抖音现代言情小说爱你不负情深全文免费阅读,陆知宴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爱你不负情深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三月

简介:原名《曾经爱过你》《陆总别虐了,夫人才是你的白月光》男女主原名沐秋烟,陆知宴。顾暖是陆霆琛养在外面的小情儿,她和别的小情儿不太一样,她是陆霆琛在路边捡来的,出过车祸,脑子里没有任何记忆,除了陆霆琛,她什么都不想要,可陆霆琛呢,从头到尾,只把她当成白月光的廉价替身罢了,“陆霆琛,如果我死了,你会后悔吗?” “那你就去死!” ...... 失忆后,陆霆琛把顾暖当傻子圈养在家里,他把她当替身,不断的伤害,可当完全被他控制的小傻子突然有一天不在了,他才发现,一切都太迟了............

角色:陆霆琛,顾暖

抖音现代言情小说爱你不负情深全文免费阅读,陆知宴免费阅读全文

《爱你不负情深》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记忆空白的傻子

“阿琛,你是在养我吗?”

顾暖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声音有些发抖。

“你从哪听来这些乱七八糟的词汇?把衣服脱了。”陆霆琛有些不耐烦,合上婚戒设计图,头疼的指了指床面上的一套婚纱。“穿上,我看看。”

“好漂亮的裙子。”顾暖硕大的眼睛闪闪发光,爱不释手的抚摸着床上的婚纱。

“别乱碰!”怕被顾暖弄脏,陆霆琛的语调有些不善。

顾暖吓得一个哆嗦,赶紧把手收了回去。

瑟瑟发抖的把衣服脱下,小心翼翼的换上那套婚纱。

“洛洛身材比顾暖要丰满一些,她穿着都紧,你怎么量的尺寸?还有,重新设计,把抹胸改成立领。”盯着顾暖的胸口,陆霆琛莫名有些火大。

“哎吆,陆总,这么大火气呢?秦洛身材那么好还怕看啊?”电话那边,设计师笑着打趣。

“我的女人只有我能看,挂了。”深吸了口气,陆霆琛起身走到顾暖身边。

不得不承认,在那么多女人里,顾暖是最能挑起他兴趣的一个。

“阿琛......阿琛,我把衣服脱下来好不好......”顾暖的声音带着哭腔,她不是傻子,当然知道这件好看的裙子不是属于她的。

陆霆琛不爱她,她爱的女人叫秦洛。

听说,他们最近要结婚了。

结婚,就是永远在一起了,再也没有可能属于别人了。

“不用脱,穿着好看。”陆霆琛的声音有些低沉,坏心眼儿的把人压在墙上。

那套婚纱很笨重,顾暖无处可逃。

她真的好喜欢这套婚纱,也真的好爱这个男人。

“阿琛......”

陆霆琛只想着占有顾暖,根本不在乎她的感受。

在他眼中,顾暖只是一个工具,一个捡的工具。

刺痛感让顾暖的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珍珠,每一次的触碰都像是最致命的惩罚。

......

第二日清晨。

“阿琛,今晚还回来吃饭吗?”

宽大的床面上,顾暖眼前发黑,小声问了一句。

“顾暖,我有在你这连续留两晚的特例吗?”陆霆琛有些不耐烦,起身示意顾暖帮他系衬衣纽扣。

顾暖赶紧起身,双腿发软光脚站在冰冷的地面上。“对不起......”

“行了,别整天一副受欺负的样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要什么,我喜欢聪明的女人,明白吗?”陆霆琛烦躁的推开顾暖的手,自顾自的整理好衣领接听了一个电话。

顾暖双腿一软摔在了地上,眼眶红的像只小兔子。

她没有想要什么......

她只是想让陆霆琛多留一晚而已。

“洛洛,到机场了?我马上过去,在那等我,不许乱跑听见没?”挂了电话,陆霆琛急匆匆的拿着外套出门,都怪他昨晚要顾暖要的太狠,差点忘了洛洛今天的飞机。

“阿琛,不吃......早饭了吗?”顾暖卑微的起身,小心翼翼的跟在他屁股后面,好歹也吃一口暖暖胃啊。

“滚!”陆霆琛嫌顾暖碍眼,要不是她和秦洛长得有那么几分相似,他连看都不愿意多看她一眼。

嘭的一声关上房门,陆霆琛仿佛把门外的世界一并隔绝在了顾暖眼前。

双手发麻的垂落,顾暖低眸看着自己的脚丫。

冬天要来了。

她跟了陆霆琛整整一年了。

去年海城的第一场大雪,陆霆琛在路边捡了车祸满身是血的顾暖。

医生说她大脑受创,失忆了。

可能很快想起来,也可能一辈子都记不得过去的一切。

>>>点此继续阅读《爱你不负情深》全文<<<


第二章 他爱的人叫秦洛

“我叫顾暖......我只记得这些,你能......收留我吗?”

白雪皑皑,那年的顾暖怯懦的像只雪地觅食的小兔子。

陆霆琛鬼使神差的把人带回家,还住在了西城的别墅里。

一住,就是一整年。

海城的人都知道陆霆琛喜欢秦家大小姐秦洛,可秦洛却去M国留学后爱上了别人。

听说秦洛有几年的时间不曾和陆霆琛有过任何联系,陆霆琛放不下心中的执念,养在身边的女人一个比一个长得像秦洛。

尤其是顾暖,不仅仅长得像秦洛,也是留在陆霆琛身边时间最长的一个。

“那傻子不出来吃早饭了?”楼下,保姆碎碎念了一句。

“陆先生走了,她吃什么吃。”

下人讽刺的嘀咕,对顾暖并不友好。

这一年的时间,顾暖没少受她们欺负。

“陆先生怎么想的,小情儿也要选个聪明的,这傻子从被先生带回来就没有走出过这扇门,天天窝在家里,一问三不知。”

一年前,顾暖丢了记忆。

这一整年,她连心也丢了。

身体发抖的蜷缩在窗台边,顾暖眼巴巴的看着陆霆琛开车离开,然后像望夫石一样的坐在家里等他下次光临。

陆霆琛小情儿无数,这是顾暖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听保姆说的。

而她,只是陆霆琛养在外面的女人之一。

知道真相的那天,她哭了一夜。她以为自己对陆霆琛来说是不同的,可原来......还有很多像她一样的女人被养在‘笼子’里,眼巴巴的等着陆霆琛去宠幸。

“你跟我耍什么小性子?你以为你算个什么东西?最好乖乖听话,学会怎么讨好我。”

陆霆琛说的最多的话就是威胁,从头到尾,只有威胁。

顾暖性子软糯,没有了记忆也失去了安全感。

她不记得任何人,也不信任任何人。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喜欢陆霆琛,一眼就爱上了他。

......

那次离开后,陆霆琛有半个月的时间没有再出现。

听说秦洛刚回国就被陆霆琛求婚了,但秦洛似乎并没有很痛快就答应他,而是一直含糊其辞的敷衍,像是拖着他,又怕他爱上别人。

得不到的永远在自卑,只有像秦洛这样被偏爱的才能有恃无恐。

陆霆琛是谁啊,陆氏集团总裁,年纪轻轻站在商界顶端。这样的青年才俊,海城哪个女人不想费尽心机的得到他?可只有秦洛,敢把高不可攀的陆霆琛当做备胎。

秦洛是海城秦家的独女,从小和陆霆琛一起长大,甜美好看如同一只高贵天鹅。而顾暖呢?一个车祸失忆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的傻子。在海城查无此人,身份成谜。

陆霆琛喜欢的是秦洛,而顾暖在他眼中一文不值。

“嘭!”许是在秦洛那里受了气,陆霆琛脾气很差的踹开卧室的门。

那日被折腾的太厉害,陆霆琛走后顾暖就病了,低烧没有食欲,时常眼前发黑吐的昏天暗地。

“装死?”陆霆琛进卧室的时候,顾暖正狼狈的晕倒在浴室的地板上。

厌恶的蹙了蹙眉,陆霆琛有些烦躁。“把自己弄干净,滚出来!”

“阿琛?”顾暖清醒了一下,眼中闪过惊喜。“你回来了!”

用最快的时间把自己收拾干净,顾暖受宠若惊的站在陆霆琛面前。“饿不饿?我学会了做糖醋排骨......”

“过来。”陆霆琛打断了顾暖的话,声音凉薄。

能感受到陆霆琛气压很低,顾暖小心翼翼的挪了过去。“阿琛,我这几天有点不舒服......”

“怎么?”陆霆琛有些不耐烦,把人扯到身前。

顾暖眼眶红了一下,犹豫片刻,摇了摇头。

“你好像忘记了自己是什么身份,我养你可不是用来做摆件的!”陆霆琛火气很大,这些天秦洛一直躲着他。

回国前明明问他还愿不愿意娶她,可回国后就开始犹豫不决。

陆霆琛有些没了耐性。

“疼......”顾暖疼的哭了起来,皙白的皮肤上瞬间出现道道血痕。

“阿琛,疼......求你了。”

>>>点此继续阅读《爱你不负情深》全文<<<


第三章 断了线的木偶

她病了,连呼吸都快没了力气。

陆霆琛从没有把顾暖当人看,这一点......顾暖看的明白。

“阿琛,好疼,你饶了我吧......”

顾暖的呼吸越来越弱,像是断了线的木偶。

眼前发黑的厉害,顾暖连发抖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花钱救你,把你带回来养着,是让你在我这当大小姐的吗?”陆霆琛心底那股火气愈发压制不住。

秦洛本来就是被他宠坏的大小姐,这点他认了。可顾暖算个什么东西?一个车祸失忆身份空白的傻子,一无是处。

“阿琛,我会把钱还给你的......”顾暖哭的有些力竭,她只是忘记了一切。

自从被陆霆琛带回别墅,顾暖就像一只被圈养的兔子。

“还给我?你一个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的傻子,拿什么还给我?”陆霆琛冷笑。

“阿琛,好疼”

肚子突然疼的痉挛,顾暖用尽全部力气把自己蜷缩了起来。

顾暖的呼吸越发薄弱。

陆霆琛蹙了蹙眉,有些扫兴的捏了捏顾暖的下巴。“别给我装死。”

“顾暖!”

......

陆霆琛觉得有些晦气,在秦洛那积攒的怒火不仅没有发泄出来,还被顾暖无端添了把火。

“阿琛......”顾暖昏迷半醒,高烧不退。

她是有多爱陆霆琛,才会在被他伤害到体无完肤以后,还在喊着他的名字。

“我说,你包养小情人也得把她当人看吧,这么好看的小家伙,你怎么下得去手,送给我吧?。”医生打趣的说了一句,抬手摸了摸顾暖的额头。

半昏迷中,顾暖打了个哆嗦,求生欲极强的扯住陆霆琛的胳膊。

不要,不要把她送人。

陆霆琛烦躁的甩开顾暖的手,倚靠在一旁点了颗烟。“一个傻子,我扔都扔不掉,你想要赶紧弄走。”

眼泪瞬间涌了出来,顾暖有些不愿意相信。

她像断了线的玩偶一样被陆霆琛整整折磨了一年,到头来......她在他心中没有一丝一毫的地位。

“都被你折磨坏了,有点嫌弃。”医生一脸的讽刺,捏着顾暖的下巴仔细打量。“别说,和秦洛还真有几分相似。”

“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留着一个傻子,给自己添晦气?”吐了口烟,陆霆琛满脸不屑。

被烟味呛的厉害,顾暖咳嗽的脸颊通红,眼眶灼热的像是被硫酸腐蚀。

和秦洛长得像。

陆霆琛留着她的原因,只是因为她和秦洛长得像。

心口像是扎了一把刀子,嘴角生生被自己咬破,血腥气极重。

“秦洛都回来半个月了,你这婚纱也设计好了,婚戒也选好了,还没成功呢?”医生故意给陆霆琛找不痛快。

陆霆琛蹙了蹙眉,眉宇间的戾气愈发浓郁。“程继舟,会说话你就多说两句!”

医生挑了挑眉,这是触雷了。

“咱们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不是哥们儿没提醒你,秦洛把你当备胎当得也太明显了。你被爱情蒙蔽双眼可以看不见,我在M国的朋友可跟我说了,你捧在手心当公主的大小姐,在M国追在别人屁股后面。”医生指了指顾暖,再次开口。“我看,她和你养的小兔子没什么区别,女人就是不能太惯着。”

“程继舟!你说话给我客气点!”陆霆琛生气了,要不是程继舟是他兄弟,敢说秦洛一句不好他都会弄死他。

疲惫的睁了睁眼睛,顾暖的视线被泪水模糊。

陆霆琛对她和秦洛的态度,天差地别。

“行行行,不说了行不行?”医生赶紧投降,抬手想去检查顾暖的身体。“你继续追你的大小姐,顾暖我今天可带走了。”

>>>点此继续阅读《爱你不负情深》全文<<<


第四章 顾暖怀孕了

“阿琛......求你。”顾暖求救的抱紧自己,拒绝程继舟检查身体。

她不想,不想被除陆霆琛以外的任何人触碰。

陆霆琛啊,是她车祸失忆以后见到的第一个男人。

他愿意花钱救她,还愿意带她回家。

她以为,陆霆琛是喜欢她的,是拯救她的天神。

“吆,还挺贞烈的。”程继舟打趣的说了一句,越发觉得苍白没有血色的顾暖像极了待宰的小兔子。“小家伙,陆霆琛能给你的,我也能给......”

顾暖疼的咬紧牙关,蜷缩起身体如同脆弱的玩具,轻轻一碰就会粉碎。

求救的看着陆霆琛,顾暖还是把希望放在他身上。

“行了,你是医生!”陆霆琛不耐烦的踹了程继舟一脚,示意他赶紧看病。

“检查结果明天给你,外伤你让人给她处理一下。”程继舟收敛了自己,把东西收拾好,再次捏了捏顾暖的脸颊。“小兔子,陆霆琛可把你交给我了,好好休息。”

顾暖吓得蜷缩的更紧,颤抖又警惕的盯着程继舟。

把药放在桌子上,程继舟提着药箱要走。“对了,她的身份还没有线索?”

程继舟知道陆霆琛在西城别墅住了个失忆的女人,这个女人车祸后对自己的记忆完全丧失,除了名字,她什么都不记得。

以陆霆琛的本事都没有查到顾暖的身份背景,只能说明......这个女人要么是偷渡的黑户,要么就是不简单。

“呵,一个女人而已,我需要调查她家户口?”陆霆琛有些不屑,把烟蒂扔进垃圾桶。

“不是,只是让你悠着点,万一顾暖不简单,你这么对人家,小心惹上麻烦。”程继舟摇了摇头,想起了什么,但欲言又止。

“行了,一个一无是处的傻子。”陆霆琛当然不愿意大张旗鼓的去查顾暖的身份,他还不配放在心上。

再说了,秦洛去M国的这四年,他陆霆琛女人无数。

顾暖只是在他身边留的时间最长的一个而已。

秦洛说要回国,陆霆琛把身边所有的女人都打发了,却唯独没有打发顾暖。

何况顾暖车祸失忆,离开他,连怎么生活都是问题。

这样的小傻子,除了在男人身边,还真的是一无是处。

哭到再次昏迷,顾暖没有安全感的抱紧自己。

她努力了这么久,依旧在陆霆琛眼中看不到一丝一毫的怜惜。

“别装死了,起来吃东西!”

再次醒来的时候,陆霆琛端着清粥站在床边。

他居然没有离开。

全身散架的疼痛让顾暖思绪清醒,小心翼翼的坐了起来,看着窗外发呆。

“阿琛,下雪了......”

下雪了呢。

她和陆霆琛第一次相遇,也是在海城的雪天。

陆霆琛蹙了蹙眉,感觉顾暖眼中的光黯淡了很多。

昨晚的一切就像是一场噩梦,顾暖不敢提,也不愿意去回忆。

如果不是那个医生嫌弃他受伤了,也许陆霆琛真的会毫不犹豫的把她送人吧。

“阿琛,你说今年下雪的时候会带我去海边看看,还作数吗?”顾暖小心翼翼的看着陆霆琛,她被关在这座‘笼子’里一关就是一整年,从没有离开过,也没有见过大海。

陆霆琛不耐烦的点了颗烟,一点也不在意顾暖会不会呼吸困难。“顾暖,收拾一下你的东西,搬出去吧。”

秦洛知道了顾暖的存在,昨天晚上开始就哭闹着让他解决顾暖。

秦洛不愿意嫁给陆霆琛,拖着陆霆琛,却还看不得陆霆琛养其他女人。

“阿琛......你不要我了吗?”顾暖的声音颤抖,但没有哭闹。

“洛洛回来了,她和家里吵架了,想住在这里,你换个地方。”蹙了蹙眉,陆霆琛冷声开口。

“我和她比,是不是一文不值?”顾暖隐忍的问了一句。

如果陆霆琛和秦洛结婚了,她会乖乖离开。

“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陆霆琛抬手捏住顾暖的下巴,莫名有股怒火。

一直以来,顾暖对他唯唯诺诺,软糯好欺负的很。

可她居然敢质问他?

“嗡。”手机震动。

陆霆琛接听了电话,周身的气压越发低沉。

“兄弟,恭喜你,顾暖怀孕了。”

>>>点此继续阅读《爱你不负情深》全文<<<


第五章 他可以多绝情

算什么东西......

顾暖也不知道自己在陆霆琛眼中究竟算个什么东西,被圈养的情人?还是一无是处的傻子?

秦洛没有回来之前,陆霆琛对她不算好,但有时候还愿意花点儿心思骗骗她。可秦洛回来了,她这个替身便一无是处,该滚得越远越好了。

“阿琛,我想回家......”顾暖的声音有些哽咽。

陆霆琛曾经答应过,会帮她找到家,会帮她想起记忆,会在来年大雪的时候,带她去看海城的大海。

“顾暖,你很不乖。”陆霆琛的话语透着浓郁的威胁,扼住顾暖的手也愈发用力。

顾暖痛的眼泪都涌了出来,有些不解的看着陆霆琛。“阿琛......”

“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失忆的傻子,看来你想要的很多。”陆霆琛眯了眯眼睛,气压越发冷凝。“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停药的?嗯?”

为了不让情人怀孕,平白无故的招惹麻烦,陆霆琛对每一个女人的要求都很严格。

他以为顾暖是最单纯的一个,没想到她算计的深沉。

“你以为你怀孕了我就会娶你?还是说你自以为是的认为有了孩子就能改变什么?”用力推开顾暖,陆霆琛的耐心有限。“把孩子打掉!”

顾暖震惊了很久,鼻头泛酸的厉害。

怀孕?孩子?

惊慌的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顾暖的心像是没了底一般惶恐不安。“我没有......”

“阿琛,我没有,我有乖乖吃药的。”

顾暖慌了,怀孕了,她有了宝宝。

是陆霆琛的孩子。

“够了!”陆霆琛根本不信顾暖,烦躁的给程继舟回了电话。“过来把人弄走,孩子打掉!”

......

顾暖惊慌的看着陆霆琛,他让她把孩子打掉。

可这是他的孩子啊,为什么可以这么残忍......

“阿琛,孩子是无辜的,我可不可以带它走?你和秦小姐好好的,我把孩子带走,我一个人照顾,绝对不会给你找麻烦的,好不好?”顾暖慌乱的从床上摔了下去,紧张的扯着陆霆琛的衣角。

孩子可是他的啊......

“我再说一遍,把孩子打掉!”陆霆琛的气压异常低沉,眼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惜。“给我生孩子,你还不配。”

顾暖倒吸了一口凉气,心像是被彻底撕成了两半,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涌。

给他生孩子,她不配。

是啊,除了秦洛,谁又配呢?

无力的摔在地上,顾暖已经绝望了。

陆霆琛啊,不会爱她的。

“顾暖,聪明点,乖乖把孩子打掉,也许我还能多留你一段时间。”陆霆琛揉了揉顾暖的脑袋,软硬并施。

......

呼吸有些凝滞,顾暖感觉陆霆琛的温柔比凌迟还要残忍。

“孩子是我的!”从地上爬了起来,顾暖用尽全身的力气推开陆霆琛。

她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这是她第一次冲顶撞陆霆琛。

看着一直唯唯诺诺的小兔子突然咬人,陆霆琛的眸子瞬间冰冷暗沉。

“把人抓回来。”懒得亲自动手,陆霆琛示意下人去追顾暖。

她一个失忆的傻子,这一年的时间从没有离开过别墅。

他就不信她离了自己能活!

海城下雪了。

顾暖没来得及穿外套,光着脚丫拼了命的想要逃离。

陆霆琛啊,从来不是她的天神。

他是魔鬼。

那年的冬天,很冷。

蜷缩在角落里,顾暖的脚丫已经冻裂出血。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过这个冬天,如果能......她想带孩子离开。

“宝宝。”小声的呢喃了一句,顾暖哭着哭着就笑了。

她有了孩子,是陆霆琛的孩子。

这是她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

高烧还没有痊愈,在雪地中冻的久了,顾暖整个人都像是被点燃一样。

“会没事的,我们会没事的......”

她不能死,还不能死。

......

“你好,请问,吊坠可以换钱吗?”为了活下去,顾暖走进商场一家首饰店,把脖子上的吊坠拿了下来。

她没有任何记忆,身上也没有多少值钱的东西,这块吊坠是她失忆以前便一直带着的。除了那块吊坠,顾暖手腕上还有一条不是很精致的手链,那是陆霆琛唯一送过她的东西,她不舍得拿去换钱。

店员惊愕的看着顾暖,这么冷的天,她居然光着脚丫穿的单薄。“你稍等一下,我让我们店长看一下。”

财务室,店长看了眼那款吊坠,慌张的站了起来。

“这是哪来的!”

>>>点此继续阅读《爱你不负情深》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