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浩顾锦秋小说,一世豪雄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回到过去当首富

小说:都市小说

角色:陈浩,顾锦秋

作者:封尘往昔

简介:抖音陈浩顾锦秋完结小说《回到过去当首富》又名《一世豪雄》。(主人公是陈浩,顾锦秋)是来自封尘往昔倾心创作的小说作品。主要内容讲诉的是:在陈浩的一生中,他做过许多错事,而最让他难以忘记的就是妻女的死亡,那是他的罪过,是他用一生也弥补不了的遗憾。当初的他是那么的让人厌恶,整日就像一个失心疯的赌徒般,陷入了欲望的世界里,将家人置之度外,最终报应来了,他失去了一切,也让他的一生都不好过。当幸运来临,时空轮转,陈浩回到了过去,而这次他能够改变历史吗?

陈浩顾锦秋小说,一世豪雄全文免费阅读

《回到过去当首富》免费阅读

第1章

“陈浩,你他娘的还真能跑!”

“这次,我看你往哪跑!”

安阳市,一栋破旧的筒子楼里,陈浩的脖子上,顶着一把明晃晃的开山刀。

房间里,四个拎着刀的大汉,正看向他。

陈浩有些恍惚,半个小时之前,他在家附近的胡同里醒来,满身酒气,喝得烂醉如泥。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不是十五年前,自己住的那栋筒子楼?

可十年前,这里就已经动迁了啊......

他用尽了力气,朝记忆中的家里跑来,可还没进屋,就被人用刀架在了脖子上。

“你个狗东西,老子跟你说话呢!”

领头的大汉一脚踹在陈浩身上,陈浩一个踉跄,看向房间里。

他十五年前的结发妻子顾锦秋,正跪在地上,满脸泪痕,一旁女儿陈晓晓,正瑟瑟发抖的躲在顾锦秋身后。

陈浩猛然一愣,眼泪差一点从眼中流了下来......

妻女不是十五年前就死了吗?这,怎么可能......

他永远记得,十五年前妻子和女儿出事的那天早上,他打了一宿的牌,把妻子给女儿上学的钱输的一干二净。

用兜里仅剩的十块钱,买了一瓶白酒,在家旁边的胡同里,喝得烂醉如泥。

等他醒来的时候,妻子和女儿,已经被上门要债的人绑走!

他借遍了身边的亲戚朋友,也只借到了三万块钱。

妻子和女儿,就在那天深夜,被沉了江,尸体被打捞上来的时候,他跪在地上,痛哭流涕。

从那天之后,他疯了,发疯一样的赚钱。

五年时间,他利用手里的三万块钱,赚到了三千万。

十五年的时间,让他放眼大夏,无可匹敌,被誉为一代商业奇才。

可只有他自己知道,每个深夜,辗转反侧,闭上眼睛,就是妻女惨死的画面。

他报了仇,亲手手刃了仇人,让他们生不如死!

就算他再成功又能如何,就算赚再多的钱,又能如何?

妻子和女儿,再也回不来了......

但现在,妻子和女儿就活生生的出现在了陈浩眼前!

陈浩双眼通红,眼泪终于止不住,他看着屋里的顾锦秋和陈晓晓,跪在地上,痛哭流涕。

“妈妈,我害怕。

陈晓晓抱住顾锦秋,顾锦秋想把晓晓护到身后。

可才伸出手,陈晓晓瘦小的身影,就被大汉一脚踹倒在地。

“哭踏马什么哭,哭得老子心烦!”

顾锦秋死死的护住晓晓。

“晓晓,快过来,快过来!”

她不顾一切的扑到陈晓晓身上,一面擦去脸上的眼泪,一面跪倒在大汉面前,给他磕头。

“孩子是无辜的!”

“我求求你,钱我们一定会还的,我求求你放过孩子......”

“求求你,放过孩子!”

顾锦秋一头接着一头的磕在地上,她瘦弱的身躯,万分无力。

可此时此刻,除了哀求,她什么也做不到。

心如刀绞一般,如果有可能,她恨不得替女儿去死!

将刀架在陈浩脖子上的大汉,冷笑了一声。

“三十万,你拿什么来还?”

“你出去打听打听,这方圆十里之内,谁敢赖我季东海的账?”

“陈浩,你今天要是还不上钱,我就把你老婆孩子都绑走!”

“什么时候能还上钱了,老子什么时候再把他们放回来!”

“要是你还不上钱,我就先把你老婆卖了,再把你女儿卖了......”

“你老婆长得这么漂亮,一定很抢手!”

季东海抬起手,阴鸷的笑容,拍了拍陈浩的脸。

陈浩看向季东海,眼中一片赤红!

上一世,就是这个混蛋,将他的妻子和女儿沉江。

让他望着茫茫江面,抱着妻子和女儿的尸体,泣不成声。

如果不是这个混蛋设局,他怎么会输的倾家荡产,怎么会欠下三十万的巨款?

怎么会将自己妻子和女儿,逼的走投无路!

他后悔了十五年,承受了十五年的煎熬!

十五年,多少个日日夜夜!

他怎么可能再让妻女遭受这种侮辱!

“我杀了你!”

陈浩抬起手,一拳砸在了季东海的脸上!

被陈浩突如其来的一圈,打的眼冒金星。

季东海还没反应过来,陈浩的下一拳,已经砸在了他的下巴上!

“我让你踏马的放贷!”

“我让你踏马的,杀我全家!”

没有丝毫的留手!

对待季东海,陈浩的拳头,一拳接着一拳砸了下去!

直到满手鲜血,季东海倒在地上,跟着季东海的三个小弟,被陈浩吓得直哆嗦。

刚才踹了陈晓晓一脚的那人,更是往后退了半步,让自己尽量离陈晓晓远一点。

他们才跟了季东海没多长时间,像陈浩这种上来就下死手的狠茬子,他们真是第一次见。

跪在地上的顾锦秋,抬头看向陈浩,她总觉得,今天的陈浩,跟往常,有些不太一样......

陈浩接了一盆水,泼到了季东海脸上,让他恢复了几分清醒。

“季东海!”

“我欠了你十八万!”

“连本带利,三十万,我三天之内,还给你!”

“三天内,你要是再敢跑到我家来,动我老婆和我女儿一根汗毛!”

“我保证,让你从安阳市消失的无影无踪!”

季东海从嘴里吐出一口血来,一阵心悸,被打的直哆嗦。

他今天只带了三个人,还都是怂货,根本不是陈浩的对手。

再纠缠下去,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可他想不明白,原本见了他怕的要死,恨不得跪下来求饶的陈浩。

怎么今天突然硬气了起来?竟然能把他按在地上打!

陈浩目光冰冷的看向季东海。

只一眼,季东海竟然觉得自己浑身冷若寒蝉,一股凉气从后背,蔓延全身。

“我和你之间的事情,和我家人无关!”

“季东海,你也有儿有女......”

“你总不想给他们收尸!”

陈浩的话,让季东海皱紧了眉头,现在陈浩被逼到了绝路,要是他真犯浑,得不偿失。

“行!”

“今天这笔账,我先给你记着!”

“三天之后,我来拿钱!”

“到那时候,我要是再拿不到钱!”

“我保证你们一家,会比我死的更难看!”

季东海让几个小弟搀扶着自己,擦了擦脸上的血,走出了筒子楼。

陈浩脸上的寒意消失不见,他赶紧走到顾锦秋身边,想要伸手扶起她。

可让他没想到,跪在地上,满是泪痕的顾锦秋,却抬起手,一个巴掌,抽在了他的脸上!

“混蛋!”

“陈浩,三十万,你哪里来的三十万?”

“你有工作吗?”

“身边的亲戚朋友,都被你借遍了!”

“谁还会借给你三十万!”

顾锦秋从地上爬了起来,她那洗的泛白的衣服上,沾着几滴鲜血。

额头上,渗出丝丝血迹,这是她刚刚跪下磕头的时候撞得,伤口,疼的痛心,疼的刺骨!

陈浩握住了顾锦秋的手:“老婆,你相信我,我一定能赚到三十万!”

“你把家里的存折给我,三天时间,我不光能赚到三十万,我还能赚够给晓晓上学的钱,我还能给你换个大房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回到过去当首富》<<<<


第2章

陈浩满怀希冀的看着顾锦秋,可顾锦秋眼中,却满是绝望。

她嫁给陈浩六年,到今天,她跪在地上给季东海磕头的时候,她的心,彻底死了......

差一点,差一点她和女儿,就死在了陈浩的手里!

“存折?”

“家里的钱,早就被你输光了!”

“三天时间,你能赚到三十万?”

“你又要去赌是吗?”

顾锦秋浑身颤抖,她满脸的泪痕,一把抱过躲在她身后的陈晓晓。

“既然你这么爱赌,那你就去赌吧!”

“离婚协议书,我已经放在了桌子上,我不会把晓晓给你的!”

“陈浩,从今天开始,我和你,再没有任何关系!”

顾锦秋抱着晓晓,向门外走去,嫁给陈浩的六年来,她没有过过一天安稳日子,从自己的家里,搬到了出租屋,又从出租屋,搬到了筒子楼。

她一次次的期望陈浩能浪子回头,可换来的,却是变本加厉!

她被人耻笑,被人侮辱,就连晓晓在幼儿园里,都被人排挤,说晓晓是烂赌鬼的女儿,她爸爸整天待在家里,什么也不干,只知道喝酒。

陈浩着急的拉住顾锦秋,不想让她走。

“锦秋!”

“给我三天时间!”

“我只要三天时间,我真的能赚到三十万!”

以他的本事,在三天之内赚到三十万,简直易如反掌。

可顾锦秋要是走了,就真的不会再回来了......

从前的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伤透了顾锦秋的心,可这一世,他不光要还上债,他还要让妻子和女儿过上最好的生活!

“放开我!”

顾锦秋用尽全身力气推开陈江!

她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剪刀,顶在自己脖子上!

在季东海冲进来之前,她就想好了,如果季东海敢对她不轨,她就先一步死在季东海面前!

她就算是死,也不会让季东海玷污了自己!

“你要是再敢往前一步,我就死在你面前!”

顾锦秋搂着陈晓晓,不让她去看自己,她怕陈晓晓看见她狼狈的模样,会给陈晓晓留下阴影。

顾锦秋握紧剪刀的手,攥的发紫,脖子上,渗出血来。

陈浩赶紧后退半步,松开了手。

万一顾锦秋一时冲动,做了什么傻事,他后悔都来不及!

顾锦秋看着陈浩,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那眼中,满是拒人之千里之外的寒冷。

“你让我给你三天时间?”

“你真以为,自己能赚到三十万?”

“陈浩,你怎么不照镜子看看,你自己是什么德行?”

“就算外面掉钱,你拿麻袋去捡,都捡不到三十万!”

“别再来找我和晓晓,否则,我就死在你面前!”

顾锦秋紧握剪刀,走出家门,她看向陈浩的最后一眼,除了绝望,还是绝望。

绝望到窒息,绝望到让她再也不愿见到这个男人!

六年前,她认识的那个体贴,温柔的陈浩,已经死了......

现在她认识的这个陈浩,是个人渣, 是个畜生!

是个她连看,都不值得看一眼的废物!

听着房门关闭的声音,陈浩看向空荡荡的家里,只觉得心中一阵苦闷。

如果不是他这六年对顾锦秋的所作所为,顾锦秋,又何至于对他如此失望!

可现在,不是去追顾锦秋的时候,他知道,无论自己说什么,顾锦秋都不会再相信他了。

只有还上债,才能让顾锦秋相信自己,让她带着晓晓,回到这个家。

陈浩在家里翻了翻,上上下下,只找到一百多块钱,其中五十多,还是在一件旧衣服的口袋里。

靠着一百多块钱,三天,赚到三十万,虽然难,也并非不可能!

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可他知道的机会,实在太多太多。

就先从这三十万,让顾锦秋见到他的改变!

上一世,他所有的亏欠,这一世,都要加倍补偿给妻子和女儿。

......

第二天一早。

陈浩徒步从家里,来到了安阳市有名的古玩市场。

他跑到这来,倒不是因为他有什么通天的本事,分辨清这古玩市场里的东西,那个是真,那个是假。

而是他清楚的记得,妻子和女儿身死那天的报纸。

头版头条,是从江中捞出两具尸体。

而次版上,就是安阳市著名收藏家杨世明意外去世的消息。

杨世明在康阳街上去世,去世的原因,是因为一场地震。

康阳街,在安阳市的老城区,周围不少房子都是违建,施工不达标,基本就是砖头垒起来,用水泥糊上,勉强能遮风避雨。

可这种房子,怎么能扛得住地震,一场地震,刚好震倒了一栋违建,砸在了杨世明身上。

如果他没记错,那场地震,就在今天上午。

杨世明是他赚钱计划中重要的一环,他现在赶过去,或许能救杨世明一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回到过去当首富》<<<<


第3章

第3章

陈浩迎着日头,走进了康阳街。

这条街,说是卖古玩的,可实际上,卖的是杂货,什么都有,路边摆摊,屋里开店。

“老板,你这铜钱,怎么卖的?”

一声问价声,吸引了陈浩的注意,他看向蹲在路边,穿着练功服的老头。

老头掂量起几摞锈在一起的铜钱,这是生坑出土的东西,前后两个铜钱上的字看不清了,想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得回家一个一个撬开,要是有好东西,那就算捡漏。

摊主看了老头一眼:“十五块钱一摞,你得拿回家自己开去。

老头端详了半天,点了点头,正要付钱,却被陈浩从身后一把拦住。

“等会老板,我出二十!”

老头瞪了他一眼:“小伙子,凡事分个先来后到,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你也不怕二十块钱打了水漂?”

陈浩笑了笑。

“我认不认识,不重要,杨老爷子认识就行了。

“杨老爷子想要的东西,我多出五块钱,肯定不会赔!”

杨世明被陈浩气得吹胡子瞪眼。

他看向摊主:“这事得分个先来后到吧,我都要付钱了,被他半路截个胡?”

摊主笑了笑。

“人家现在出二十了,你要是出二十,我还卖给你,你要是出十五,那你就放下,再看看别的。

杨世明盯着手里的铜钱,说什么也不肯放手,实话实说,他手里这摞铜钱,的确有点说道。

虽然前后的铜钱磨损有些严重,但是他还是能看出这铜钱下面,带着四个点。

而铜钱背面,依稀还能看到一个歪七扭八的字符,那是满文。

这一摞,应该是康熙通宝无疑,那四个点,正是康熙通宝的熙字。

唯一带点赌性的,就是铜钱背后的字。

这背后的字不同,对于康熙通宝而言,价值也不同,背后的满文和汉字,代表着铸造的地点。

各地铸造数量不同,存世量不同,价格自然也不同。

但十五块钱,买这么一摞康熙通宝,怎么也没有赔钱的可能。

却偏偏半路不知道从哪杀出来个愣头青!

“给你二十块钱!”

杨世明赌气的扔出二十块钱给摊主。

摊主正要收下,却看着陈浩掏出二十五块钱,递给了自己。

“我出二十五块钱,就要杨老爷子手里的那一摞。

杨世明被气得直咧嘴。

“我说你他娘是不是诚心给我添堵来了?”

“你认识我吗?”

“你打那听说的我?”

“我说你懂不懂规矩!”

“我出一百块钱,你卖不卖!”

杨世明掏出一百块钱,扔到摊主的摊位上。

陈浩扣扣搜搜,把兜里所有的钱,都放到了一旁。

“我出一百二十五,杨老爷子,您要是出的比我高,这东西您就拿走,要是出不到,这东西,就归我了。

陈浩笑着看着杨世明,活了两世,他对杨世明的心理,拿捏的太过到位,别看杨世明年纪大了,可是年纪越大,越把规矩看得越重,也就越爱中激将法。

杨世明赌气的把一百块钱揣进兜里,转身就走。

他今早锻炼完身体,寻思到康阳街溜达一圈,哪知道遇到陈浩这个玩意!

诚心来膈应他的!

陈浩付了钱,拿上那一摞铜钱。

他今天就是奔着杨世明来的,要是他一个不留神,等会杨世明死了,那他这身上仅剩的一百二十五块钱,算是白瞎了!

“杨老爷子,杨老爷子。

陈浩追上了杨世明,杨世明眉头紧锁。

“我说你到底要干什么?”

“那铜钱我不是让给你了吗,你拿着走人就是了!”

“怎么还没完没了?”

“我告诉你,我儿子可是警察局的,你要是再跟着我,我让你进去吃两天牢饭信不信?”

杨世明盯着陈浩。

陈浩摆了摆手:“杨老爷子,您误会了,我买下这东西,就是打算送给您的,小小礼物,不成敬意,送给您了。

陈浩把手里的一摞铜钱送到杨世明面前。

杨世明眉头紧锁,不知道陈浩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真要想巴结他,刚才为什么要急赤白脸的跟他抢铜钱,可他要是不想巴结自己,为什么又把这铜钱,送给自己了?

杨世明根本不知道,才见了第一面,他就被陈浩给摆了一道。

杨世明身为安阳市的顶级收藏家,身边阿谀奉承的人多了,平常老爷子说东没人敢说西,老爷子说吃鸭,那桌上就绝对不会出现鸡。

陈浩的确是想要结交杨世明,但他兜里就一百二十五块钱,花完就没了,他当然不能让这钱白花!

他跟杨世明对着干,就是为了给他留下深刻印象,再把铜钱送给杨世明,打消杨世明心里的怨气。

只有这样,才能让杨世明记住他,记住他说的话。

杨世明看了看手里的铜钱,想了想,掏出一百五十块钱,递给陈浩。

“你这个人,我不想认识,也别说我占了你便宜,给你一百五十块钱,你离我远点!”

“以后出门,别不要脸跟人说认识我,我丢不起那个人。

杨世明转身就要走,却被陈浩一把拽住。

“杨老爷子,您先等等!”

“我有一句话要跟您说,您听完再走,也不迟。

杨世明停住脚步,转过身来。

陈浩笑呵呵的看着他:“实不相瞒,我出门之前,给您卜了一卦,有句话,性命攸关,必须得跟您说。

“您今天,无论遇到多好的物件,多么值钱,都请您一定要离墙远点。

“千万要离墙远点!”

陈浩再次强调了一遍。

杨世明愣了一下,可下一秒,却眉头紧锁,气得一把将铜钱摔到地上!

“你什么意思?你意思我今天得被墙砸死?”

“什么踏马的东西!”

“你这个人,满嘴跑火车,还在这咒我死?我告诉你,我要是被墙砸死了,我跟你姓!”

杨世明赌气的转身就走,连地上的铜钱也不捡了。

他这么大的年纪,什么人没见过!

这种第一次见面,就咒他要死的,还踏马真是第一次见!

陈浩碰了一鼻子灰,叹了口气。

好话说尽,杨世明要是还被墙砸死了,那就是命了。

三天三十万的事情,他也只能想想别的办法了。

离开陈浩的杨世明,在康阳街上继续闲逛着,可怎么逛,他都觉得浑身不自在,尤其是看着路边的几堵高墙,更是莫名的想起陈浩说的话。

这个王八蛋的东西,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真是晦气。

杨世明又在心里骂了几句,走到一个路边摊旁,扫了一圈,盯着一个小铜炉,眼前一亮,他抬手漫不经心的拿起铜炉,心中不由得啧啧两声。

这做工,还真是精细!

虽然是仿的明朝宣德炉,但也不是近代仿品,起码得是清朝的物件,不知道怎么就流到这来了。

“老板,这东西怎么卖的?”

杨世明看向摊主。

摊主笑了笑:“您可真识货,这是宣德炉,整个安阳市,就我这一个,不贵,十八万,图个吉利,发发发。

漫天要价,就地还钱的道理,杨世明太清楚不过,他放下小铜炉。

“三百块钱,能卖就卖,不卖我就走了。

杨世明作势要起身,果然摊主坐不住了。

“别别别,一千块钱,您给个本钱,这宣德炉是我收来的,您看这品相,这可是正经明朝宣德炉,这下面还有款呢,就算是卖铜,他也不止三百块钱啊!”

杨世明不理会他,就三百块钱,他绝对能拿下这炉子。

只是他看着摊主身后的这栋墙,犹豫了一下,脑袋里莫名的,又想起了陈浩的那句话。

这个王八蛋的东西,咒他被墙砸死!

“行行行,就三百块钱!”

摊主见杨世明要跑了,赶紧答应下来,这玩意是他花五十块钱从乡下收的,卖三百块钱,算是大赚了。

杨世明正要掏钱,一只手突然拽了他一把,让他挪动了半步。

杨世明转过身,发现拽他的竟然是陈浩,眉头紧锁,怒火中烧,他三番五次不愿意搭理这个咒他死的混账东西,这小子竟然还蹬鼻子上脸?

一嘴骂人的话正要出口,康阳街上,猛然一阵晃动!

轰的一声!

各个摊位上的瓷器,一个接一个的倒在地上,摔得粉碎。

杨世明只感觉身旁一股劲风吹过,在他身旁,一堵高墙,轰然倒塌,将他刚刚站的位置,埋成了一片废墟。

地......地震了?

杨世明在地上还没站稳,看着周遭乱做一团的康阳街古玩市场,冷汗刷的一下从身后冒了出来。

他要是站在那堵墙下,岂不是真的被墙砸死了......

还真让陈浩给算准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回到过去当首富》<<<<


第4章

“小,小兄弟......”

杨世明转身看向陈浩,连手都在抖,陈浩就是他的救命恩人啊!

他刚刚竟然还把人家当成满嘴跑火车的骗子!

真踏马是做了大孽了!

救命之恩,他不感激人家也就是了,还差点把人家骂跑了。

“我老杨服了,你是怎么知道,这墙会倒?”

“难道你真能算出来,什么时候地震?”

陈浩笑了笑,他花了全部身家,就是为了掉到杨世明这条大鱼,钱都花了,他怎么可能轻易放手。

“杨老爷子,我说了,出门之前,我给你算了一卦,这事,自然是我算出来的。

杨世明倒吸了一口凉气。

“老弟,刚刚老哥多有得罪,你千万别怪罪!”

“走走走,你今天中午就别回家了,到我家去,我让你嫂子给你烧两道好菜,咱们哥俩喝两杯!”

劫后余生的杨世明,异常的兴奋,根本顾不得陈浩跟他儿子差不多一个岁数,一口一个老弟叫着。

被杨世明生拉硬拽的往家走去。

陈浩自然不会拒绝。

他跑到康阳街来以身犯险,本来就是为了结交杨世明,毕竟三天赚到三十万的事情,搞不好还得让杨世明帮忙。

两人一路上交谈着,一直来到杨世明家小区楼下,陈浩却突然愣在原地。

过了快十五年......

他竟然不知道,杨世明和他岳父顾济民,住在一个小区!

“陈老弟,傻愣着干什么,快往里进啊。

杨世明招呼着陈浩。

陈浩目光微微颤动,他看向不远处的单元楼下,一个瘦弱的女人,怀里抱着孩子,正跪在水泥地上。

他心里一阵撕心裂肺的疼!

陈浩咬紧牙,朝着那女人走去,他怎么可能认不出,跪在地上的,正是他妻子,顾锦秋!

“呵,你就在这跪着吧,以为哭就有用了,你就算跪死在这,我也不会让你进这个家门!”

“当初要死要活的,非得嫁给那个混账东西,到现在还好意思跪在我门前哭?”

“还有脸带着你女儿回来,赶紧给我滚,别在这给我丢人!”

顾锦秋身前,顾济民一张老脸拧成了钢筋,当年顾锦秋和陈浩结婚的时候,他就百般阻拦这门亲事,谁知道顾锦秋以命相逼,非得嫁给陈浩!

结果呢?

他早就看出来陈浩不是个好东西,结婚之后,酗酒,家暴,还染上了赌博!

现在顾锦秋知道后悔了,想要回家了?

顾济民冷哼了一声。

顾锦秋抱着陈晓晓,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她身上的伤还没好,在这跪了一个上午,脸色苍白的可怕。

脆弱的仿佛一阵风,就能将她吹倒......

“爸,我不是想要回家,我是想拜托您帮我照顾几天晓晓,等我找到工作,租到房子,就把晓晓接走,不会麻烦您太久的。

“我已经决定跟陈浩离婚了。

陈晓晓伸出手,帮顾锦秋擦了擦眼泪。

“妈妈,不要哭......”

“姥爷,你能不能,不要骂妈妈了......”

顾济民看着顾锦秋怀里的孩子,心中的怒气,顿时消散了不少。

“早点离婚,何至于闹到这种地步,你还年轻,就算带着孩子,遍大街那个男人不比陈浩那个混账王八蛋强?”

“当年我和你妈就不同意这门婚事,现在离婚,还算为时不晚!”

“最好别再让我见到陈浩,否则,老子扒了他的皮!”

顾济民满腔的怒火。

顾锦秋身后,一只手将她从地上扶起。

顾锦秋转过身,看见陈浩,目光一怔,她没想到,陈浩竟然追到这来了。

陈晓晓朝着陈浩伸出手。

“爸爸,爸爸!”

陈浩强挤出笑容,伸手想要抱起陈晓晓,可还没碰到陈晓晓,就被顾锦秋一把推开,顾锦秋抱着孩子,满脸厌恶的看着陈浩。

“你到这来干什么?”

“我说了,别再来找我!”

“你是想让我死在你面前吗!”

顾锦秋苍白的脸上,被憋得通红。

陈浩有苦说不出,没还上那三十万之前,他的确是没打算来找顾锦秋,可他哪知道,杨世明和顾济民住在一个小区!

他亲眼看着顾锦秋跪在地上,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锦秋,我,我只是刚好路过......”

陈浩想要把她从地上扶起来,顾锦秋一把把他推开,万般委屈涌上心头。

“陈浩,你嘴里还有一句真话吗!”

“你刚好路过?你怎么不告诉我,你根本没想来找我?”

“我说过了,你别再来找我了,我们马上就要离婚了!”

顾锦秋被气得浑身发抖,她可以承受一切,陈浩赌博,酗酒,夜不归宿,可她唯一无法忍受的,就是欺骗!

如果陈浩告诉她,他是来找自己,或者是来见晓晓的,或许她心底还会有一丝心软,可陈浩呢?竟然说自己只是路过?

真把她当成傻子骗吗?

顾济民看见陈浩,如同看见仇人一般,暴躁的怒不可遏。

“陈浩!”

“你还有脸来这!”

“还敢再来找我女儿!”

“我弄死你!”

他从地上抄起一块砖头,抬起手,照着陈浩的脑袋上,一板砖就拍了下去!

跟在陈浩身后,紧赶慢赶的杨世明,看见顾济民这一转头,猛地拍了下大腿!

“老顾,你干什么呢,快住手!”

砰的一声,陈浩看着顾济民,伸出手,摸了摸脑袋上流下来的血,有些苦涩的笑了笑。

“爸,没事了,我知道锦秋和晓晓在您这落脚,我就放心了。

“等我把债还上,就把他们接回去。

“这段时间,麻烦您了......”

顾济民拎着手里的砖头,有些无所适从,他还是头一次见陈浩,这么反常的跟他说话。

按照以往陈浩的性格,他这一板砖拍上去,不跟他动手都不错了。

“老顾,你干什么呢?”

“这是我的贵客,你怎么一板砖拍上去了?”

杨世明跑到顾济民身边,看着脑袋上流血的陈浩,心里多少有些内疚,他要是刚刚早点叫住顾济民,也不至于让陈浩挨了一板砖。

顾济民看着杨世明,扔下板砖。

“杨老师,你可快别开玩笑了,他算是哪门子的贵客!”

“他就是我之前跟你说过的,我们家的那个废物女婿!”

杨世明猛然一愣。

“废物女婿?”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回到过去当首富》<<<<


第5章

顾济民说话的时候,没有半点好语气。

对待陈浩,他恨不得生撕了,骂他一句废物,算是轻的了。

杨世明一愣,他和顾济民住在一个小区,也是十几年的老邻居了,平常早就听过,说顾家大女儿嫁的女婿,是个赌鬼,平常除了酗酒就是在家睡觉,懒汉一个,连个工作都没有。

这几年,全都是顾家女儿在养活着那个好吃懒做的东西......

可他怎么也想不到,顾家的女婿,竟然是陈浩!

他这一路上跟陈浩交谈,别看他这么大的年纪,也不由得为陈浩的见识折服,这么一个人,怎么看,也不像是个不学无术的废物啊?

顾济民叹了口气。

“杨老师,也不怕你笑话,我女儿已经打算和他离婚了,可这个混账东西,他竟然不要脸的跑到我家来了!”

“还跟我女儿说他是碰巧路过?”

杨世明苦笑了一声。

“老顾,陈浩是跟我回来的,的确是碰巧路过。

顾济民瞪了陈浩一眼,碍于杨世明在这,才没发作。

“杨老师,你还是多加点小心,这小子满嘴没有一句真话,就是个烂赌鬼,现在外面欠了几十万的债,他要是管你借钱,你可得加点小心。

顾济民说着,从顾锦秋怀里,抱起陈晓晓。

“别在这跪着了,进屋再说,看见他,我就觉得晦气!”

顾济民转身上了楼。

顾锦秋看了一眼,头上不停有血迹往下流的陈浩,心中一阵刺痛,她递给陈浩一张纸。

“陈浩,以后,别再来找我了......”

“离婚协议书,你尽快签完。

“我们好去民政部门离婚......”

顾锦秋跟在顾济民身后,上了楼。

陈浩叹了一口气,这六年来,他对顾锦秋犯下了太多的错,这些错,不是一时半刻能够弥补的。

包括顾济民对他的偏见,一切都是他自作自受。

“陈老弟,你这......”

杨世明看着陈浩。

陈浩苦笑了一声:“杨老爷子,让您看笑话了,实不相瞒,我的确欠了几十万的债。

“我找到您,也的确是有事相求。

杨世明心中一动,刚刚顾济民的话,他不是没听见,可他总有些狐疑,眼前的陈浩,和顾济民口中的,完全是两个人。

可才刚认识没多久,陈浩就开口找他帮忙......

陈浩擦了擦头上的血。

“不过您放心,我不是要管您借钱。

“而是想要,让您介绍个人给我认识。

杨世明眉头紧锁:“介绍个人,什么人?”

陈浩笑了笑:“今天这场地震,不光救了您一命,接下来,还会不少商机,如果您信任我,请把安阳市首富洛诚介绍给我。

他也是无奈之举,这个年代,花呗借呗还没开通,连信用卡都是稀罕玩意,他连个工作都没有,更别说贷款了。

想要还上三十万容易,可想要赚到钱,还是要有大笔的资金。

搭上杨老爷子这条线,让杨老爷子把安阳市首富介绍给他,也算是铺一条路。

只是杨世明看着陈浩,目光有些复杂,他到现在才知道,原来陈浩和他交好,是为了认识洛诚。

看来,是他老眼昏花,看错了人,又是一个趋炎附势的东西。

杨世明从兜里掏出一个小本子,调出一个电话号码,写在本子上撕下来,递给陈浩。

“这是洛诚的私人电话,你可以随时联系他,看在你救我一命的份上,我帮你这个忙。

“除此之外,我再给你一张卡,这卡里,有五万块钱,就当是偿还了我的救命之恩。

“你拿去还赌债,好好做人吧......”

杨世明眉头紧锁,他是真希望陈浩别跑到洛诚面前,打着他的名号,坑蒙拐骗。

他平生做人有几个规矩,其中一个,就是绝对不借钱给赌鬼。

可陈浩今天救他一命,他给陈浩钱,就算是了结了这段缘分,五万块钱,一个电话,两人缘分已尽,就算再见面,也是陌生人了。

至于陈浩说的商机,他要是信了,那简直是白活了几十年。

原本他还想要与陈浩结交一番,现在看来,五万块钱,看清了一个人,解决一个隐患,倒是不亏。

不然,把陈浩这么一个烂赌鬼留在身边,谁知道会给他招惹什么麻烦。

陈浩接过杨世明的卡,他现在的确缺钱,也不必假装客气,他心里清楚,贸然管杨世明要洛诚的电话,肯定会惹得杨老爷子不满,只是陈浩没想到,杨世明的态度,竟然如此激烈。

“谢谢杨老爷子,不过我陈浩从来不白收钱,您这五万块钱,我当做入股了,明天晚上八点之前,我会将五万块钱,如数奉还,另外,还会给您五万块钱的利息!”

杨世明摆了摆手,冷笑了一声,这陈浩还真是满嘴跑火车,拿他当傻子。

这世界上哪有一晚上翻一倍的生意,要是这么好赚钱,人人都是亿万富翁了。

陈浩看着杨世明回家,也不再多言,转身就走。

时间不等人,不管杨世明信不信他,有了这五万块钱,等明天,他做成了生意,把十万块放在杨世明面前,他不信也得信了。

......

安阳市,普平街的一家胡同里。

陈浩拎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塑料袋里,是他刚刚取出来的五万块钱。

胡同里,是一家矿泉水批发仓库。

他清楚的记得,就在这场地震的第二天,一则流言传遍整个安阳市。

安阳市上游的化工厂,因为地震,发生泄漏,污染了地下水,整个安阳市所有的自来水,都不能喝了。

短短一天时间,矿泉水暴涨七倍。

虽然第二天,自来水公司发布公告,谣言不攻自破,可所有矿泉水批发仓库,全都因此赚的盆满钵满。

他早一步来到这,就是为了包下这家仓库所有的库存。

这家仓库不大,五万块钱,应该差不多。

跟仓库老板商谈了一番,整个仓库里,总共两千箱矿泉水,被他以四万九千块钱拿下,剩下一千块钱,租两天仓库。

仓库老板也乐得愿意,这两千多箱矿泉水,正常他也得卖半周,一天全都清走,还多给一千块钱租仓库。

这种生意要是天天有,他得乐疯了。

把仓库钥匙交给陈浩,老板带着人就走了,今天提早下班。

坐在仓库里,望着一仓库的矿泉水,陈浩点着了一根烟,心中莫名有些期待,虽然他早就赚到过百亿身家,十五年后的他,钱财不过犹如过眼云烟。

但现在,即将赚到第一桶金的他,还是忍不住有些激动。

一夜未眠,第二天一早,太阳从东方升起。

安阳市晨练的公园里,不少大爷大妈谈论起昨天的地震。

“听说了吗,昨天地震,把康阳街震塌了好几栋房子......”

“不止,我听说咱们安阳上面的化工厂,昨天地震的时候,泄露了,现在这地下水,都被污染了。

“化工泄露可不是小事,那这几天,可不能喝自来水了,等会晨练回去,多买几桶矿泉水吧。

流言蜚语,一时间传遍安阳市。

早上七点,陈浩正躺在仓库里,仓库门外,就迎来了疯狂的拍门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回到过去当首富》<<<<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