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倾心和霍栩小说《第一甜妻:霍先生,撩错了!》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第一甜妻:霍先生,撩错了!

作者:南浅

主角:姜倾心,霍栩

类型:霸道总裁

简介:【一不小心撩到了传说中的大佬,在线求怎么办】被渣男和姐姐背叛后,姜倾心发誓要成为这对渣男贱女的小舅妈!为此,她盯上了前男友的小舅舅。万万没想到小舅舅年轻帅气还多金,从此以后她化身为甜妻撩撩撩。虽然男人每天爱搭不理,但她只想坐稳小舅妈位置就可以了。有一天,姜倾心忽然发现——自己撩、错、了、人!辛辛苦苦撩的男人根本不是渣男的小舅舅!姜倾心抓狂:“不干了,老娘要离婚!”霍栩:“......”怎么会有这么不负责任的女人。离婚,休想!

姜倾心和霍栩小说《第一甜妻:霍先生,撩错了!》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甜妻:霍先生,撩错了!》免费阅读

第1章

“啪!”

一个耳光狠狠的落在姜倾心脸上。

“你可真让我失望,你姐在外面吃了二十多年的苦回来,你还要跟她抢男人,要不要脸!”

姜倾心捂着疼痛的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母亲:“妈,筠言是我男朋友啊,你们怎么能这么不讲道理?”

她刚刚出差回家,结果就看到她失散多年、才回来不久的姐姐姜如茵正挽着男友陆筠言的手臂坐在沙发上,两人姿态亲密。

而另一边沙发坐着两家父母,相谈甚欢。

陆筠言可是她青梅竹马的男朋友啊!

她忍不住上前质问,结果母亲二话不说打了她一个耳光!

“妈,您别打倾倾。”姜如茵一脸着急心痛的说,“是我不好,我不该回来的......”

陆筠言连忙扶住她肩膀,“如茵,你别这么说,是我不好,我以前一直把倾心当妹妹,大概就是这样才让她误会了。”

姜倾心脑子里好像有什么炸开了,疼的快不能呼吸。

妹妹?

把她当妹妹会耳鬓私语的许诺未来吗?

把她当妹妹会经常抱着不肯撒手吗?

“你闭嘴!”她简直被恶心的听不下去了。

“你才闭嘴,你是怎么跟你姐说话的。”姜母不悦的斥责,“如茵吃了二十年的苦,你就不能善解人意点。”

姜倾心震惊的嘴巴微张。

善解人意也该有个度吧,把自己的爱情拱手相让,她又不是圣母。

这时,姜父也嫌弃的起身呵斥,“闹够了没有,人家筠言根本就不喜欢你,我们还要商量如茵的订婚仪式,你给我滚,别在这碍眼。”

姜倾心身体颤了颤,看了看无动于衷的陆筠言,又看了看他身边依偎着的姜如茵。

忽然之间她感觉自己像个笑话。

这些人都是她最在乎的人啊,可现在每一个人帮姜如茵。

脸上有泪水滑落。

她用力抹了一把,转身提着行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上了玛莎拉蒂后一路狂飙。

也不知道要去哪儿,停下来后拿电话打给闺蜜林繁玥。

“出来,喝两杯。”

她声音略微哽咽嘶哑,林繁玥立刻答应,“好好,马上来。”

......

S1897酒吧。

林繁玥匆匆赶到时,姜倾心已经一个人干掉了一整瓶红酒。

“来的正好,一起喝,我点了很多,没喝完不准回去。”

姜倾心扔了瓶啤酒过去。

“你到底怎么回事?”林繁玥很少看到她这样,很心疼,“陆筠言呢,不管你吗?”

听到这个人的名字,姜倾心心里头跟刀子在刮似的。

“他不要我了,他和姜如茵要订婚了。”

林繁玥目瞪口呆,“什么狗血剧情。”

姜倾心大致把傍晚的事情说了一遍。

林繁玥简直不敢相信,陆筠言和姜倾心两小无猜,高中确立了感情关系。

只不过这些年姜倾心出国留学,陆筠言工作繁忙,两人才一直没订婚。

但两家父母都是知情的,也是祝福的。

圈内人谁不知道这两人成双成对是迟早要结婚的。

到头来陆筠言却找了姜如茵,这让姜倾心不成了一场笑话吗。

“太过份了,手心手背都是肉,你爸妈脑子有坑吧。”

姜倾心捏紧酒瓶,“他们大概觉得姜如茵在外面吃了太多苦,现在回来了,想把最好的都给她吧。”

林繁玥不可置信:“可你也是他们的女儿啊!”

姜倾心苦涩一笑:

“呵呵,现在姜如茵回来了,他们心里就只有姜如茵了。”

“是他们从小说要把我嫁给陆筠言,我当真了,现在却说是我不懂事。”

“还有陆筠言,说好一辈子在一起,却说变就变了,我恨他......”

姜倾心说到后面,哽咽了,她端着酒瓶连灌了好几口,把眼泪灌下去,但脑子却有些晕了。

“少喝点,你胃不好,喝多了会不舒服。”

林繁玥抢走她酒瓶,为了转意她注意力,往酒吧里扫了扫。

谁想还真看到一抹眼熟的身影。

“哎,你看!”

她推了一把姜倾心后,指着坐在角落里的男人。

那边灯光幽暗,但隐约可见男人穿着一身和这种场合格格不入的西装。

男人闭着双眼靠沙发上,气质斐然,偶尔一抹转动的射灯扫过去,惊鸿一瞥间,简直是漫画书中描绘的完美侧脸。

姜倾心看了一眼后便收回视线,“再帅的男人我现在也没心情欣赏美色。”

“我是想告诉你这男人是陆筠言的舅舅。”

姜倾心愣了一下,“你确定?”

她是听陆筠言说起过他有个神秘的小舅舅,只是他舅舅一直在海外管理公司,没见过。

不过前些日子是听说他舅舅回来了。

“确定,十分肯定,上回和我哥参加酒会,我哥指给我看的,听说这人年纪不大,手腕了得,陆泽文也是要看他几分脸色的。”

陆泽文是陆筠言的父亲。

姜倾心眼睛一亮,一瞬间脑子里转过一个主意。

“你说......我要是嫁给这个小舅舅怎么样?”

“噗......”林繁玥震惊的一口酒喷了,“你再说一遍?”

姜倾心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那抹英挺的身影:“既然当不成陆家的儿媳妇,那我当陆筠言的小舅妈想必能膈应死那对狗男女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第一甜妻:霍先生,撩错了!》<<<


第2章

林繁玥目瞪口呆了一会儿,立刻朝她竖起大拇指:

“高,实在是高,我支持!这小舅舅长相简直极品,陆筠言都没他好看!金钱、权势也不输陆家。

另外我提醒你,一定要找一个条件好的,否则将来你在姜氏集团的地位只会越来越不如姜如茵。我看这个小舅舅很合适!”

姜倾心一怔,这话说的直,倒也是事实。

姜如茵如果再有陆家扶持,她在姜氏的地位岌岌可危。

“行,我现在就去拿下他!”

脑子一冲动,姜倾心直接抢过林繁玥的小包包,从里面找出口红、粉底。

不一会儿一张清纯的小脸艳光四射。

林繁玥眨眼,“额,你确定你能搞定?”

“不就是个男人吗,呵!”

姜倾心把长发撩至一边肩头,端着半杯红酒,仗着一丝醉意和美艳,气势汹汹的走了过去。

走的越近,那张精致的俊脸越清晰,干净冷峻的眉,精致的鼻梁,无不吸引人。

“hi,打扰一下,能告诉我现在几点吗?”

姜倾心手指在他肩膀上轻轻敲了两下。

男人睁开微醺的双眼,昏暗的灯光中,姜倾心脑子里闪过“妖孽”两个字。

她脑子短路了几秒,定定神,露出一抹绝美的笑:“我认为这是我们初次遇见的幸福起点。”

霍栩俊眉微蹙,疏冷的开口:“我不是医生,不治病。”

“啊?”

“神经病。”男人性感的薄唇微动,吐出的话却极为刻薄。

“......”

那一瞬间,姜倾心很想拿出镜子狠狠照照自己。

她不美吗,不美吗。

不过男人的心海底针,要不然陆筠言也不会背叛自己。

“我是真得了病,不过不是神经病,是相思病。”

姜倾心迅速镇定,羞涩的笑了笑,“刚看见你患上的。”

霍栩英挺的眉毛微微上挑,姜倾心趁机连忙说:“有句话怎么说的,既见君子云胡不喜,就是我现在的心情。”

“行,我知道了,你可以走了。”

男人漫不经心的收回视线,一副懒得搭理她的模样。

姜倾心深受打击,作为淮城一枝花的骄傲有转头想走的冲动,但想到能成为陆筠言小舅妈的画面,让她再次鼓起勇气:

“小哥哥,我们能加个微信吗?”

霍栩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闭眼,眉目精致贵气。

“小哥哥,那你能告诉我你电话吗?”

“小哥哥,你能告诉我你名字吗?”

“小哥哥,你闭上眼的轮廓简直帅的让女人无法抗拒噢。”

“......”

完全不知羞耻的声音吵得霍栩耳朵疼,睁开双眼,烦躁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和你结婚。”姜倾心脱口而出。

霍栩嘴角抽了抽。

姜倾心嘿嘿道:

“我要是不想和你结婚,那刚才说的那些话不是耍流氓吗,我条件其实挺不错的,今年二十二,新南威尔士毕业,进得了厨房出的了厅堂,还宠的了老公,挣得了钱,身体健康,无不良嗜好,更不花心。”

霍栩:“......”

他揉了揉眉心,目光古怪。

姜倾心举起手:“我可以发誓,从此刻开始,我只对你一个人好,答应你的每件事都做到......”

“闭嘴。”

霍栩耐忍无可忍的起身。

姜倾心仰头,这才发现他真的好高,直逼一米九,而且身材也好的过份。

“想结婚,明天早上十点,带上户口本民政局见。”

男人单手抄着口袋,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姜倾心傻眼,结结巴巴问:“你是在骗我吗?”

“你可以试试。”霍栩敛了敛眸,转身扬长而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第一甜妻:霍先生,撩错了!》<<<


第3章

剧情反转太快,姜倾心怀疑自己喝多了。

直到林繁玥过来拍了她肩膀一把,一脸同情的说:

“别太难过了,高富帅不是那么容易拿下的,再接再厉......”

“不是,他刚说明天十点民政局门口见。”姜倾心懵懵的说。

“......”

林繁玥诡异的沉默了一会儿哈哈笑起来,“恭喜你啊,即将荣升为陆筠言的小舅妈。”

姜倾心:“你相信?”

林繁玥使劲揉了一把她嫩嫩的小脸:

“我为什么不相信,拜托,就你这纯天然的长相,秒杀娱乐圈的那些大小花,我要是个男人都会对你一见钟情,走吧,为了庆祝你新婚,咱们喝酒去。”

姜倾心严重怀疑离开这一小会儿,林繁玥到底喝了多少酒。

不过她刚才喝酒的后劲窜了上来,也隐隐的有些头脑发胀了。

酒吧门口,一辆宾利慕尚缓缓开过来。

泊车员打开车门,霍栩步入后座,解开胸前两粒衬衣纽扣,懒懒靠在皮座上:“我不是说过这次要低调吗。”

言赫恭敬道:“这已经是霍家在桐城最便宜的车了。”

霍栩微微蹙眉,“我来桐城这件事还有谁知道?”

“除了老太太之外,无人知晓。”

霍栩眉头释然,看样子刚才出现的那个女人只是偶然,“给我去查个人,天亮之前我要知道相关资料。”

......

清晨一抹阳光透过窗帘照进来。

姜倾心睡得迷迷糊糊的,被外面声音吵醒。

她刚睁开眼,就看到陆筠言打开房门大步走进来。

林繁玥跟在他后面怒骂:“这是我家,你这是擅长民宅。”

“你果然在这。”陆筠言灼灼的注视着她,墨黑的发丝微微凌乱,眼底藏着血丝。

姜倾心这会儿也完全清醒了,眸露哀伤。

“你们俩好好聊聊吧,在一起这么多年也不容易。”林繁玥想了想,转身出去带上了门。

房间静了下来,陆筠言坐到床边上,伸手欲摸她头发。

姜倾心偏头躲开,满脸嘲讽,“你在这的事姜如茵知道吗?”

陆筠言俊颜一僵,半响握拳,“倾倾,你恐怕还不清楚,姜家已经决定把公司百分之八十的股权将来交给姜如茵。”

姜倾心一震,嘴唇发白,“不可能。”

“这是事实,你爸亲口说的。”

一瞬间,姜倾心好像什么都懂了。

她仰头看着面前青梅竹马的昔日恋人,眼眸中涌出泪水,“所以你才放弃我选择姜如茵是吗?”

陆筠言握紧她手,“这只是暂时的,我们也只是订婚,结婚的事我会往后拖,你知道的,我爸在外面有私生子,如果我不这么做,竞争的权力我都会失去,倾倾,我想给你好的生活。”

“放屁。”

姜倾心甩开他手,爆粗口,“你才二十五岁,年纪轻轻的,就算家里不让你继承,你难道不会自己去创业吗。”

“你太天真了。”

陆筠言缓缓站起身来,眼神隐忍且无奈,“有些事我们的出身注定没办法选择。”

姜倾心冷笑不语,这是根本说不通了。

安静片刻,陆筠言轻声叹了口气,“给我三年时间,倾倾,你还年轻,等得起。”

姜倾心差点被气死。

让她把最美好的岁月花在等待上,他还理直气壮了。

“你当我傻白甜吗,现在你可以为了事业选择和姜如茵订婚,谁知道三年后你会不会和她结婚,行了,请你从我面前消失,我不想看到你!”

“时间会证明我对你的感情,你可以生气,但不要再出去喝闷酒,对身体不好。”

陆筠言见说不通,认真嘱咐几句,转身离开了。

听到外面传来关门声后,姜倾心红着眼眶把枕头扔墙壁上后,静坐了几秒,飞快的穿衣服往外冲。

“他人都走了,你干什么去。”林繁玥赶紧拦住她。

姜倾心深吸口气,咬牙切齿,“我还约了人十点钟领证。”

林繁玥:“......你真信了?”

“你昨晚不是这么说的?”

林繁玥讪讪:“喝多了。”

“万一人家说真的呢。”姜倾心推开她就冲了出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第一甜妻:霍先生,撩错了!》<<<


第4章

姜倾心直接坐的士回了姜家,这个时间姜父上班去了。

她冲上楼拿了户口本,刚走到客厅,迎面看到姜如茵捧着一大堆文件从书房出来。

清汤挂面的黑发,小脸素净,一副出淤泥而不染的清纯模样。

“妹妹,你总算回来啦,昨天的事我还挺担心的。”姜如茵一脸内疚的模样,“可是筠言真的不喜欢你,感情的事是没办法勉强的。”

姜倾心眼神微冷:“行了,这里没别人,别装了,以前,是我低估了你。”

“你别这样。”姜如茵咬唇,眼泪掉下来,“大不了以后你想要的我都让着你好吗,公司的事我也不插手,这些资料都给你。”

说着就把资料往她手上塞。

姜倾心莫名其妙,下意识的伸手推开,结果刚碰上文件“哗啦啦”全掉地上了。

“你们在干什么?”

突然,骆心怡从楼下走上来,正好看到一脸泪水的姜如茵和凌乱的文件:

“这不是你爸让你看的公司文件吗。”

“妈,您别生她的气,是我不好。”姜如茵连忙白着脸解释,“倾倾说让我别管公司的事,把这些文件给她,我想给她,可她大概是因为筠言的事心情不好......”

“你胡说......”

“闭嘴。”骆心怡怒瞪向姜倾心,“公司的事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指手画脚了,这些资料是我和你爸给她看的,下星期如茵会正式进入公司担任经理,你给我安份点。”

姜倾心错愕:“我学历比她高、经验比她足,先进公司一年都还不是经理,凭什么她就能空降了。”

“妈,我还是不当经理了,我不想影响和倾倾的感情。”姜如茵连忙哽咽的说。

骆心怡更是心疼不已,“你听听,如茵一心念着这份姐妹情谊,你呢,心胸狭隘、斤斤计较,根本不够资格当经理,也难怪筠言会选择如茵。”

母亲刻薄的话像鞭子一样抽在姜倾心身上。

明明都是女儿啊,她怎么那么偏心。

姜如茵说什么都信。

而她从小在母亲身边长大,她是怎样的人做母亲的难道不清楚吗。

从昨天到现在,没有一个人安慰过她,似乎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她也是个人啊。

一股从来没有过的愤怒涌上来,姜倾心后退两步,“行,既然我这么不好,那我走行吗。”

她说完回到房里拿箱子胡乱塞衣服。

门口传来姜如茵的声音:“妈,倾倾生气了,我们还是劝劝她吧。”

“别理她,她就是这种性子,被惯坏了,过两天就自己回来了,走,你要订婚了,我陪你去买衣服。”

“......”

声音渐渐远去。

大滴大滴的眼泪掉在手背上,姜倾心拎着箱子下楼驱车离开。

这一瞬间,她有种自己好像失去一切的念头。

她明明没有做错任何事,为什么大家都要这样对她。

她用力捏紧方向盘,眼底闪过一抹浓烈的不甘。

四十分钟后。

姜倾心在民政局门口看见一抹男人身影,很醒目,身上穿着一件熨的一丝不苟的白衬衫,下身黑色长裤,身材颀长挺拔,气度卓尔不凡。

她赶紧停好车,匆匆跑过去,“你真的来了?”

女子的声音带着一丝惊喜。

霍栩回身,闻到她一身隔夜的酒气皱紧眉峰,“你没洗澡?”

姜倾心瞬间尴尬,“昨晚喝多了回去就没意识了,今早起来又很匆忙......”

看着男人越来越嫌弃的眼神,她赶紧做发誓状:“今天真的是个意外,平时我每天一个澡,很爱干净。”

她边说边打量他五官。

酒吧那种昏暗灯光的情况下,会把一个男人的颜值提高,到了白天后光线明亮会发现其实长得并没有那么好看。

但这个男人似乎是个例外。

他不仅没有降低颜值,反而更加俊美逼人,五官清隽清冷,眉目若画,皮肤更是连一丝毛孔都没有。

她已经注意到路过好几个进去扯证的年轻女人往他身上瞄了。

“这男人长得也太帅了点吧。”

女人边上的男人道:“那女孩子也长得不差啊。”

“倒也是,郎才女貌,将来生出来的小孩肯定好看,不像我们,担忧啊......”

“......”

议论声飘过来,霍栩直接说道:“我们不会有小孩。”

姜倾心:“......”

霍栩:“三年后我们离婚,我会给你一笔钱,足够你下辈子衣食无忧,我也不会和你的家人见面,你自己想清楚,不同意可以离开。”

姜倾心感觉一口气憋在心里,上不来下不去。

还以为昨晚对她一见钟情呢。

算了,不钟情就不钟情吧。

三年的时间以她的魅力还怕拿不下这个男人吗。

她一定要稳坐陆筠言小舅妈这个位置。

“好。”

两人走进民政局,先拍合照。

摄影师拿着相机拍了半天不满意,“你们能不能靠近点、甜蜜点,还有这位先生,请你笑笑。”

霍栩俊脸上露出一丝不耐烦,姜倾心赶紧抱住他手臂,笑眯眯的说:“我先生面神经受损导致面肌瘫痪,别为难他了,就这样吧。”

“......”

深受污蔑的霍栩带着一丝凛意俯视着怀里巧笑倩兮的女人。

“如果你不想继续拍下去最好别说话。”姜倾心丝毫不畏惧的踮起脚尖凑到他耳边轻声细语。

气息拂在他耳垂上,又酥又痒。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第一甜妻:霍先生,撩错了!》<<<


第5章

他僵硬着身体只好不作声。

摄影师暗暗惋惜,长得这么好看,却面瘫,可惜了。

拍完照,两人去二楼办理登记手续。

霍栩掏出身份证,姜倾心也是在这一刻才得知他的真实姓名:霍栩。

可陆筠言的妈妈不是姓梁吗,他舅也应该姓梁吧。

姜倾心懵了下,问:“你怎么姓霍?”

“嗯。”

霍栩正低头在签字,没太注意她话里的意思,随口回答,“随母姓。”

“噢。”姜倾心恍然,还以为自己认错人了,吓死她了。

她可是冲着这男人是陆筠言小舅舅才来撩的。

只是,她怎么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十分钟后,一个结婚证本本发了下来。

姜倾心除了有一丝丝的悲伤外,还觉得有点神奇。

从小到大,她都以为自己会嫁给陆筠言的,没想到竟然嫁给了一个只见过一次的男人。

“这是我联系方式,我还有事,我先走了。”霍栩用白纸写了一个电话给她就要离开。

“等等......”姜倾心回过神连忙拦住他,“我们现在是夫妻,应该住一块吧。”

霍栩一脸淡漠:“我不喜欢别人和我住。”

“我不是别人啊,我是你合法的妻子,就算三年后离婚,我也是名正言顺的。”

姜倾心拿着结婚证摇了摇后,又嘟嘴卖可怜,“我真的很可怜,自从我失散多年的姐回来后,我爸妈就嫌弃我,我现在被赶出来连住的地方都没有。”

“你可以自己去租房子。”

霍栩不为所动的抬腿就走。

“老公,别抛下我!”姜倾心忽然嚎叫一声,抱着他胳膊不撒手,“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就只有你。”

她的声音越说越大,惹得办证大厅很多人的侧目。

霍栩黑脸,都有点后悔为什么要随便跟她扯证了。

“行了,我住翡翠湾,你自己过去。”

霍栩忍无可忍的拽着她大步走出民政局,低声警告,“你睡客房,我的房间不准踏入。”

姜倾心暗自呵呵,以后有你求着我进的时候。

“另外,不要打扰梵梵休息。”

“梵梵?”姜倾心倒吸口气,“你有儿子了?”

霍栩扬扬眉梢,“照顾好他。”

言罢,径直离开了。

姜倾心震惊的都忘了追,她已经做好嫁给一个不爱的人,但还没做好要当后妈的准备啊啊啊。

她在路边站了半小时,脑子里天人交战着“后妈”、“小舅妈”等未来身份。

最后瞅了瞅陆筠言那张可恨的照片,不再犹豫的毅然冲进商场买小孩子玩具。

叫梵梵想必肯定是男孩子,她选了几样玩具车和乐高便开车去了翡翠湾。

提着一堆东西她在门口深呼吸后输入密码,门“咚”了声打开。

她露出一抹和蔼可亲的笑:“hi,梵梵......”

“喵!”

寂静的客厅里,一只白色身体、浅黄色耳朵的肥猫慵懒的趴在沙发上奶声奶气的叫了声。

“......”

姜倾心眨眨眼,“梵梵?”

“喵嗷~~”

肥猫伸了个懒腰,跳下沙发,走到她脚边上,闻了闻她手里提着的玩具,然后不感兴趣的高傲着又回沙发上躺着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第一甜妻:霍先生,撩错了!》<<<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