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悠然宋子慕慕晋杨的小说《爱是一道光》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爱是一道光

小说:现代言情

角色:顾清诺,厉墨池

作者:春雷炮

简介:主角是叶悠然宋子慕慕晋杨的小说叫《叶悠然慕晋扬抖音》,改编自《爱是一道光》(原主角顾清诺,厉墨池)它的作者是春雷炮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年前,她从他的心尖宠变成了他最恨的背叛者。她曾红着眼对他说:“厉墨池,我从不做伤害你的事情。”可他不信,还嗤之以鼻。于是,她不再解释,两人越走越远。当她被绑架,为了孩子而向他打电话求救的时候,声音绝望又挣扎,“我,我怀孕了,你救救我们……”他冰冷开口,“这么爱演戏,那就都去死吧。”后来,她的尸体被找到。他看着她惨死的模样,却突然疯魔了……...

叶悠然宋子慕慕晋杨的小说《爱是一道光》全文免费阅读

《爱是一道光》免费阅读

第1章 她被绑架了

郊外废弃的建筑里。

顾清诺被踹在地上,身上却被绳索死死地捆着。

手脚也被紧紧地勒着,她想挣开束缚,用尽全力却是徒劳。

而宋子慕一改往日的温润,面目狰狞地瞪着她,拿着手机的手微微颤抖着。

手机开的扩音——

“厉墨池,顾清诺现在在我手上,如果想要她活着,那就帮我妹妹找到合适的肾源,让她顺利进行换肾手术,再给我转两百万,否则,我会让你的女人生不如死!”

他妹妹在医院的重症病房里命悬一线,仅仅因为厉墨池的一句话,本来拿来救他妹妹命的肾,却被强行夺走了。

没有肾源,他妹妹就活不下去了,身为医生,他救得了别人,却救不了与他相依为命的妹妹……

电话那头静默了两秒,才传来一道凉薄的声音,“你们又打算玩什么把戏?”

顾清诺咬了咬唇,眼睛里的光微微暗了下去。

而宋子慕急了,双眼赤红,“我没跟你开玩笑,如果不想让你的女人死,最好按我说的去做。”

厉墨池低沉的嗓音依旧淡漠,“人都陪你睡过了,就这么杀了,你舍得?”

“我们什么也没做!”宋子慕大声吼道:“无论你相不相信,我跟顾清诺清清白白。该死的你就为了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事情,扼杀了我妹妹活着的机会,厉墨池,你还是人吗!”

“说完了?”

“厉墨池,我真的会杀了她!”

“你随意。”话音未散,那头已经挂断了电话。

宋子慕癫狂的大喊:“厉墨池!”

听着手机里那一句,“你随意。”

蜷缩在地板上的顾清诺,眼中微弱的期盼彻底寂灭。

是啊,他早已不是那个会把她宠上天的厉墨池了。

他恨她,恨不得她立刻死去,又怎么可能会浪费心机去救她呢。

心脏被宛如被最尖锐的利器狠狠扎了进去一样,痛的连呼吸都带着倒刺。

她轻笑出声,神情孤寂而落寞。

“你笑什么?”断了希望的宋子慕,双眼充血一般猩红,他扔掉手机,缓步走到顾清诺身边,蹲下。

他用手狠狠掐住她的脖子,声音狠厉,“很好笑吗?”

顾清诺悲凉一笑,声音沙哑,“我早就说过,没用的,他恨不得我去死,怎么可能会为了我,而浪费时间……”

“啪!”他用力的甩了她一巴掌。

顾清诺漂亮的脸上瞬间浮现五个清晰可见的手指印,嘴角溢出血流。

她的脸上火辣辣的痛,腹部也隐隐作痛,可是这些痛,都没有心痛来得让她绝望。

宋子慕眸底的疯狂隐约可见,“他之前那么爱你,不会说不管就不管的,我妹妹还等着肾来救命呢,你必须有用!”

他的手指越发的收拢,她快要喘不过气了。

“那不过是从前,现在他有多恨我,你难道不知道?”

“闭嘴!”

宋子慕猛地松开了钳制她脖子的手,暴跳如雷的站起来,狠狠地踹了她一脚。

顾清诺直接被踹到的一边,腹部压到地上散落的石块,痛感袭来,泪水瞬间被逼了出来。

“我不管,就因为你,他拦截了我妹妹的救命用的肾源,我妹妹快死了!”

宋子慕奔溃地来回走动,神情疯狂,“我再给他三天的时间,他一天不把肾源给我妹妹,我就剁了你的手指,两天不给,我就砍了你的手腕,三天不给……我就割了你的头!”

宋子慕悲愤绝望的声音,在整个楼房里回荡——

“我妹妹活不了,那你就去给她陪葬!”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是一道光》<<<<


第2章 他们分开了

顾清诺的脸色苍白。

她忍着身体上的不适,仰头看向宋子慕,“何必做这种无谓的举动,你明知道我对他根本无关重要,你就算杀了我,也救不了你妹妹。”

喉咙有腥甜上溢,她顿了下,将那抹腥甜咽了回去,才继续道:“现在,他捧在手心上宠着的人是夏艺璇,你如果真想救你妹妹,就应该去找她。”

“让她帮你求情,她现在是唯一能动摇厉墨池的人了。只要她能答应帮你,那一切都有退路,你也不用走这么极端的路,把自己的一生给毁了……”

曾经,安城人人都说顾家大少姐生来高贵,命好到足以让安城的所有女人羡慕。

遇见厉墨池之前,她被父母捧在手心上宠。

遇到厉墨池后,她被厉墨池刻进骨子里爱。

都说人的运气有限,而昔日的顾清诺,仿佛就是幸运女神本尊。

而后来,厉家破产,顾清诺终于跟厉墨池分开了,这才终于平衡了安城所有女人,忿忿不平的心。

“我不信!”宋子慕嘶吼道:“你是他的妻子,当初他爱你爱到骨子里,怎么可能说不爱就不爱了!”

两年前,安城谁人不知厉家独子——厉墨池倾心顾家长女!

厉墨池为顾清诺,可以豪掷千万,买拍一颗红宝石送给她当生日礼物。

佳偶天成仿佛说的就是他们两个,安城少男少女哪个看着不羡慕?

后来厉家衰败,厉墨池在最落魄的时候,仍想着把最好的一切给顾清诺,可惜,落败的龙连狗都不如,那还有能力给顾清诺幸福呢。

一个仍然是安城富贵人家的女儿,一个却成了落难公子。

他们的分离成了理所当然的事。

顾清诺的父亲嫌弃厉墨池一无所有,不许厉墨池再来纠缠自己的女儿,并在对待厉家的事情上,伙同其他合作伙伴一同打压,让厉氏彻底破产。

安城人人都道,顾清诺在还没和厉墨池彻底分手之前,勾搭上了医学奇才宋子慕,给厉墨池带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

可是后来,厉墨池凭自己的能力,用一年多的时间,将已经破产的厉氏重新扶了起来,打造了一个全新的商业帝国,再次成为安城经济圈的领头人。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要将顾家彻底踩在脚底下的时候,他却再次出人意料地,娶了顾清诺——

如果不是因为爱,他为什么要娶她!

“你也说了,那是曾经啊,他早就不爱我了……”温热的泪水滚落,顾清诺苍白的脸上悲怆欲绝,“他娶我……不过是想报复我,报复顾家。子慕,我跟他过往种种,你都看在眼里,你觉得我跟他之间,还有可能吗?”

“在他妈妈心脏病发去世的那一天,我跟他……再无可能了。”

那个曾经会紧紧将她拥入怀中,柔声跟她说,会宠她一辈子的男人,早就不要她了。

“当初你为什么不跟他解释?”宋子慕狠狠的抓着头发,他瞪着顾清诺,“那天晚上我们明明只是喝醉了,什么都没做,你为什么不跟他解释清楚,为什么要让他误会我们?”

那日,顾清诺伤心痛哭,宋子慕担心她一个人在街上游荡会出意外,他只好将她带回他家。

为了排解她的悲伤,他陪她喝酒,听她诉苦,直至两人都喝醉酒了,趴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着了。

他们不过是因为喝多了几杯,在一起待了一晚,什么也没做!

却不知道厉墨池的母亲,从哪里得到他家门口的监控,第二天一早和夏艺璇一起直接冲到他家里来。

她们冲进来的时候,他和顾清诺正好睡醒,一脸的怔愣,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夏艺璇便开始添油加醋地给厉母说,顾清诺与他之间有奸情。

在夏艺璇不遗余力的诋毁下,厉母怒气暴涨,手指颤颤巍巍地指着顾清诺,忽然脸色剧变,捂着胸口,倒在了地上。

就在那天,厉母心脏病发,去世了,尽管安城最有才华的医生在现场,也没能抢救回她的命……

时至今日,宋子慕仍清晰的记得,就在当日,厉墨池看完监控与母亲的遗体,冷得如同万年寒冰一般的目光,轻轻的从他和她身上扫过。

而后,他冷漠地凝着顾清诺,声音寒的让人心底发颤,“顾清诺,你真好!”

顾清诺的脑海里,也慢慢的浮现出厉墨池的模样。

嘴里含笑的,宠溺的,生气的,淡漠的,冰冷的……

到最后,他看她的眸光只剩下蚀骨的恨了。

“没有用的,他根本不会相信。”顾清诺的肚子太疼了,将脸贴在地上,灰尘沾了半边脸,“他不会再相信我了,再也不会了。”

那天,她不顾父亲的劝阻,不顾一切冲上去,拉住他,没有尊严的跟他解释。

“墨池,我跟宋子慕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我们只是一起喝了点……”

她还没有说完,夏艺璇便打断了她,“呵呵,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喝了那么多的酒,能什么也没做?除非是宋子慕不行吧。”

顾清诺没有理会夏艺璇的冷嘲热讽,继续向厉墨池解释道:“墨池,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是知道的,就算我们感情出现问题,我也不会失控到利用子慕去刺激你。”

厉墨池冷漠的站在那里,没有吭声。

夏艺璇冷哼一声,不屑道:“事实就是因为你和宋子慕,厉伯母被刺激到心脏病发,去世了!”

顾清诺红着眼瞪着夏艺璇,“厉伯母为什么会看到那个监控,又为什么会赶到宋子慕家,这一切你最清楚,如果当时不是你在厉伯母跟前胡说八道,伯母她也不会……”

“够了!”

冰冷刺骨的声音沉沉响起,厉墨池狠狠地甩开顾清诺的手,他深沉的眸光落在她的身上,“你现在最好离我远点,不然我会直接掐死你。”

顾清诺再次拽住他的手臂,弱声喊道:“墨池,我真的没有……”

厉墨池一把将她推倒在地,毫不怜惜,“滚!”

她趴在地上,泪水满溢,却只能无措地看着他们渐行渐远。

至今,她还清晰地记得,当时他眼中无法磨灭的恨,以及夏艺璇洋洋得意的嘴脸。

“你解释过吗?为了你那该死的骄傲,你有低头向他解释过吗?”

宋子慕的神情越来越激动,如果顾清诺解释过,那么爱她的厉墨池怎么会不信,他的妹妹……

他控制不住的对顾清诺拳打脚踢起来,一下一下,踹在她的身上,力气很重。

“如果不是因为他误会了我们,他怎么可能对我妹妹下手,这都是你的错,你为什么不解释,为什么?就因为你那该死的自尊心,我妹妹连求生的机会都没有了!”

明明一切都是个误会,都可以解释清楚,最后却让他妹妹承受生死折磨!

“唔!”顾清诺的冷汗直冒,脸色白的像鬼一样,她蜷缩着身体,身上锥心刺骨的疼痛,让她整个人都止不住地发抖。

她解释了,解释过很多遍,但是厉墨池不信她,他不信她……

宋子慕魔怔了一般,由着已经扭曲的心理,将所有的愤怒与怨恨通通发泄在顾清诺的身上。

几番拳打脚踢,顾清诺的肚子疼得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绞。

可她根本来不及说话,便痛晕过去了……

……

瑞奇国际酒店。

三十楼旋转的西餐厅里。

夏艺璇轻轻的翻着手中的菜单,偶尔抬头看向对面正在接电话的男人,嘴角含笑。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东西,是夏艺璇势必要得到的,那厉墨池就是其中之一。

她喜欢厉墨池,当他与顾清诺还在一起的时候,她便已经染染地喜欢上了他。

人人都说顾清诺是被幸运女神眷顾的人,那她夏艺璇,便做那个专门打碎她所有幸运的地狱使者!

她安静地等他说完电话。

待他挂断电话,她才轻柔的开口,“顾清诺发生什么事了?”

其实在他刚才简短的回话中,她就已经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了,但还是故作好奇地问他。

厉墨池冷着眸,“宋子慕说,他绑架了顾清诺,让我去救她。”

“什么?”夏艺璇微讶,“宋子慕不是喜欢顾清诺吗?怎么会绑架她?”

厉墨池漠然地放下手机,神色很淡。

“没什么,就是想弄点事出来,引人注目……”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是一道光》<<<<


第3章 她怀孕了

夏艺璇嗤笑一声,“都这个时候了,她还想赖着你呢。当年她联合宋子慕害死伯母的时候,可没想过你会有多难过呢。”

当年厉家败落,顾清诺与宋子慕气得厉母的心脏病发,最终抢救无效去世。

这件事当年在安城闹得沸沸扬扬,几乎所有人都认为,顾清诺因厉家落败,不愿与厉墨池继续在一起,便与当时在医学届名声刚起的宋子慕,有了暧昧,后来直接被厉母当众撞见奸情。

夏艺璇不屑的语气更重了些,“真想不通,她怎么还有脸在你面前闹。”

厉墨池脸色更冷了些,声音淡漠,“别提她,污了耳朵。”

“好,不提她。”夏艺璇乖巧应道:“来,我们今天尝尝这个菜吧,听说味道挺好的。”

……

冰冷的触感遍布全身,顾清诺瑟缩几下,缓缓的睁开了眼。

初醒的迷茫,让她有片刻的怔愣。

好一会,她才慢慢的想起自己的处境,浑身的疼痛席卷而来。

地板微微响动,有人迈步走了过来。

是宋子慕。

顾清诺的身子下意识往后缩了一下,宋子慕看在眼里,眸光微暗,却依旧没有动摇。

妹妹还在等着肾源救命,他顾不了其他人了。

“顾清诺,你怀孕了。”

宋子慕低沉的声音恍如一个平地炸弹,瞬间在顾清诺的耳膜、脑门间炸开。

她愣了好半响,才哑声问:“你说什么?”

宋子慕已经冷静下来,声音不带丝毫感情,“有流产的征兆,但我刚刚给你吃了点药,暂时没有大碍。”

“你,你说,我怀孕了?”

顾清诺的脑袋一片空白,怀孕了,怎么会怀孕呢?

她忽然想起那一夜,她回了厉家别墅想拿一些衣物,照厉墨池往常的工作习惯,这时他应该还在公司工作。

但那天,她踏入客厅,却撞见在那里喝酒的厉墨池。

自从上次因为夏艺璇的事吵架后,她再也没有回来过。

她以为厉墨池也不会再来这里,所以在见他抱着酒瓶醉的一塌糊涂,躺在沙发上的时候,她的心中百感交集,苦涩无比。

她吃力的扶他回了房间,把他放回床上,还没等她帮他盖好被子,她突然就被他翻身,压在了身下……

他醉了,所以一切的动作都只不过是遵循本能。

彻夜沉沦,他甚至不知道,那晚他们之间有过那么一夜。

宋子慕蹲在顾清诺的面前,眼里有点点希望。

“你跟他说你怀了他的孩子,就算他不要你,但看在孩子的份上,他一定会来救你。”

“不,不会的。”突如其来的孩子,让顾清诺忽然有了强烈求生的欲望,“他不会相信的,他根本不知道我跟他有过一晚……”

顾清诺挣扎着拽住宋子慕的裤脚,乞求般开口,“子慕,放过我吧,拜托了。”

“我会求他把肾源给你妹妹的,你放了我和孩子好不好?”

她的声音很沙哑,说到最后,声音都快出不来了,“放过我们吧,看在我们曾经是朋友的份上……”

宋子慕死海般的双眸中,风暴狂涌,他甩开她的手,站了起来,“等你去求他?不,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等了,我妹妹她等不起。”

况且,他根本不信厉墨池真的会不管顾清诺,即便他那么恨她,但在婚后,他也不仅一次见到厉墨池对她的占有欲,还有保护欲。

厉墨池是恨她,却也爱她……

何况他们还有孩子!

他脸上的表情越发狰狞,与顾清诺曾经认识的,那个温润如玉的宋子慕大相径庭。

顾清诺再次伸手拽住他的裤脚,哀求道:“不会的,我一定会用最短的时间劝服厉墨池,你相信我,我一定会做到的——”

“顾清诺,我不会用我妹妹的命跟你赌!”宋子慕单膝蹲在她面前,手用力掐住她的脖子,声音如冰,“我要用自己的办法,让厉墨池答应。”

“你的孩子我会暂时帮你保住,剩下的就看厉墨池怎么做了,如果他不救我妹妹,那你,就给我妹妹陪葬吧!”

墨般深幽的眸中,狠厉遍布,宋子慕眼中的凶狠,让顾清诺的心止不住地颤抖。

他掐她脖子的力度很大,仿佛要生生折断她的喉咙。

说完这句话,宋子慕便拿出手机,要给厉墨池打电话,“等会你求他救你,跟他说你们有孩子了,让他答应我的条件!”

“咳咳……”顾清诺的双手捂着自己的脖子,摇着头,苍白的脸上表情凄苦,出口的声音断断续续,喉咙火烧一般疼痛,“没,没用的,他不,不会相信,不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是一道光》<<<<


第4章 救救我,墨池

夜幕降临,厉墨池送夏艺璇回家后,他回到自己的别墅,女佣恭敬问好,然后熟练地接过他的外套。

厉墨池回到二楼书房,准备看一会资料,这时手机却响了。

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顿了两秒,才淡然接通,身体自然地靠着椅背上。

“厉墨池,是我。”微弱的女声从电话里传出来,厉墨池没有说话,只安静地维持一个姿势,想看她到底想演一出什么样的戏。

电话那头安静了片刻,忽然“唔”的一声沉痛,厉墨池半敛眼皮,脸上始终没有什么表情。

顾清诺白着一张脸,目光落在胸口处泛着寒光的刀尖,语气带着明显的颤抖,“我,墨池,我真的被绑架了,而且我怀孕了,厉墨池,你救救我吧……”

厉墨池瞬间捏紧了手机,眸光彻底沉了下来。

她果然与宋子慕睡了,连孩子都有了。

她把他当什么了,傻子么?

顾清诺绷紧了身体,凝神等着电话那头的动静,含泪的眸中带着最后一丝希望。

厉墨池的声音冷到极致,“孩子?”

宋子慕听着厉墨池低沉的声音,下意识将手中的刀往前递进了一点,刀尖直接刺穿顾清诺的纱裙,划破皮肤。

鲜红的液体溢出,沾染了白纱,格外显眼。

“啊!”顾清诺痛叫出声,皮肤割裂的锐痛,让她呼吸都越发沉重起来。

宋子慕阴着脸,给她做了个口型,“让他救你!”

汗水从顾清诺的额头一路滑落,穿过眉心,流进她的眼睛里。

她抽着气,断断续续地开口,“墨池,我,我怀孕了,那是你,你的孩子,孩子是无辜的,你救……救救他,救救他好不好……”

“玩够了吗?”厉墨池冰冷的开口,“既然那么爱演戏,那就都去死吧,好给故事写个结局。”

这场愚蠢到了极致的闹剧,他受够了。

说完,他直接将电话挂断了……

顾清诺听着手机里传来的滴滴声,眼中仅存的微光湮灭了,“墨池,厉墨池……”

“砰!”

宋子慕听到电话里传出来的最后一句,怒气暴涨。

他倏然扔掉手中的刀,猛地抬脚踹掉了遗落在这里的废桌子和凳子,嘴里发出野兽般的嘶吼,“啊啊啊!”

“为什么要逼我,为什么要逼我!”

在宋子慕离开身边的瞬间,顾清诺软趴在地上,手颤抖地捂住刀口处。

宋子慕抓着手机抱着头,来回转了两圈,随后抄起地上的一条棍子,然后走向顾清诺。

顾清诺的心脏漏了一跳,蠕动身子,想要往后退。

可是半分也动不了。

“不要……”顾清诺红着眼睛,摇头道:“子慕,看……看在昔日的友谊,也看在欣欣的份上,放过我吧。”

“闭嘴,你没有资格提起欣欣!”宋子慕的双眸一片猩红,脸上满是戾气,“如果不是你和厉墨池,欣欣根本不用遭那么多的罪,这一切都是你们造成的。”

他可怜的妹妹,原本应该肆无忌惮地在阳光奔跑,大笑的。

如今却被病魔束缚在了重症病里,靠着呼吸机和各种药物吊着命。

她那么坚强的求生,差一点她就能做换肾手术,重新成为一个健健康康的人,可这点机会都被拦截了。

顾清诺的脸色惨白,身上的血流不止。

“子慕,冷静一点,我知道,知道欣欣的事让你很难过,我会想办法想她进行手术的,相,相信我。孩子是无辜的,放过他,好吗?”

“孩子是无辜的?呵……”宋子慕冷笑,“你的孩子是无辜的,那我的欣欣呢?她不无辜吗?是你们逼我的,既然你们不让我好过,那我们就一起下地狱!”

宋子慕抡着棍子,直直地朝顾清诺的手砸了过去。

“啊!”

撕心裂肺的尖叫在四周响起,惊动了夜宿在楼房里不知名的生物,展翅而飞。

顾清诺惨白着一张脸,浑身颤抖,手上剧烈的疼痛,让她丧失了开口的能力。腹部胀痛,下面,有一股热流蜿蜒而出……

她用尽最后的力气,朝他哀声道:“救,救,我的,孩子……”

“救你的孩子,那谁救我妹妹?啊?”宋子慕掐住她的脖子,神情癫狂,“我妹妹做错了什么,要承受这样的痛苦?”

“她原本是那么活泼开朗,善良可爱的女孩,像个天使的一样。就算是生病治疗,身上插满了管子针孔,但为了不让我担心,还是会笑着对我说,哥,我不痛。”

“你说这样的她有什么错,她那么努力地想要活下去,我差一点就能救她了,就差一点……可就因为厉墨池,就因为你!她连这样一丝微弱的机会都快没了!”

“她不无辜吗?我的妹妹她不无辜吗?”

泪水潸然而下,顾清诺缓缓地闭上眼睛,默然接受一切……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是一道光》<<<<


第5章 她死了

看见顾清诺的身体彻底软瘫在地上,下面流出一滩血水,宋子慕猩红的双眼瞬间停滞,他慢慢的恢复了一丝理智,看着手里的棍子都有些发颤。

急忙丢掉了棍子,他走到急救箱前,慌乱地翻找药物。

这个急救箱是在他知道顾清诺怀孕的时候,他去车尾箱里拿的,身为医生,他的车上随时都备着充足的急救药物。

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翻找药物的动作。

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来电显示是医院的电话。

他心头一紧,迅速按了接听键,他按了扩音,一边听一边拿急救箱。

“喂,我是宋子慕。”

说这句的时候,宋子慕的声音带了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电话那端的声音很为难,“宋医生,你妹妹她突发性衰竭,没抢救回来,已经去世了……”

手机“啪”的一下,忽然摔落在地,四分五裂。

一滴泪自宋子慕的眼睛里瞬间滚出,说不出是绝望还是寂灭,只是这最后的光,也随着这一滴泪彻底消失了。

躺在在地板上,身上已经痛到麻木的顾清诺,听到电话里判决般的声音,心瞬间落入一个无尽的深渊里。

她看着宋子慕忽然大笑起来,笑声悲怆凄绝,“哈哈,哈哈哈……”

可顾清诺动不了,就连开口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忍着肚子的阵阵坠痛,痛苦且绝望地看着,彻底陷入疯狂的宋子慕。

“欣欣,欣欣…”宋子慕双膝跪地,笑着笑着,眼泪便出来了,“是哥哥没用,是哥哥保护不了你……对不起,欣欣,都是哥哥的错……”

“哥哥知道你一个人怕黑,也怕孤单,别怕,哥哥不会让你孤单,很快哥哥就来陪你……”

一场哭笑过后,他麻木地站起来,拿起急救箱里的一把手术刀,然后朝倒在地上的顾清诺走去。

“欣欣走了,我连她最后一面也没见到。”他跪在顾清诺面前,低声开口,“记得吗,她很喜欢跟在你的屁股后面,喊你诺姐姐。第一次见到你后,回家她特别兴奋地跟我说,哥哥,诺姐姐好漂亮,你让她做我嫂子吧。”

宋子慕慢慢的陷入曾经的回忆里,难以自拔。

他当时的神情有些落寞,摸了摸欣欣的脸蛋,轻声道:“诺姐姐有喜欢的人了。”

欣欣轻轻“啊”了一声,奇怪地问:“那个人不是哥哥吗?”

在她的心中,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比哥哥更优秀的男人了。

宋子慕含笑摇摇头,笑容有些无奈,“不是。”

“噢。”欣欣懊恼了片刻,忽然仰起头,眨着扑闪扑闪的大眼睛,开心道:“那看来诺姐姐舍不得,将哥哥从欣欣的身边抢走……”

……

“欣欣……”他善良可爱如同天使一般的妹妹,再也不能甜甜地喊他一声哥哥了。

他深深地闭上眼,任由泪水肆虐。

良久,他才睁开眼,看着眼前即将失去意识的顾清诺。

“欣欣喜欢你。”宋子慕撩开顾清诺粘在额头的发丝,哑声道:“厉墨池不要你了,我们一起让他后悔终生,好不好?”

顾清诺苍白的脸上已经没有了任何表情,只余眼角泪水止不住的流,腹部疼得她说不出话,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

宋子慕已经癫狂了。

“对不起,清诺。我喜欢你,但我更爱我的妹妹。她从小与我相依为命,她小我十岁,是我一手带大的……我看着她从一个小婴儿,慢慢长大成一个小姑娘。”

“她很乖的,从小就不爱闹脾气,生病了给她打针,她也不哭,还会笑着安慰我说一点也不痛。怎么可能会不痛呢,那么多的针管插进她单薄瘦弱的身体里,只不过是怕我担心而已。”

宋子慕哑声诉说着自己与妹妹的点点滴滴,也不管顾清诺什么反应,他只一味地往下说。

“呵呵……现在什么都没了。”他来回打量着手中的手术刀,神情死寂般落寞。

“我知道你怕疼,你放心,这手术刀是新的,很锋利,从心脏的位置插进去,不过几秒,就能让心脏停止跳动。”

他的目光落到她身下的那瘫血水上,“你的孩子也没有,厉墨池让你那么痛苦,那就由我来帮你解脱吧,嗯?”

顾清诺的目光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褪去所有的恐惧与绝望,变得平静下来,像一湖死水,再无半点涟漪。

她安静地与宋子慕对视,什么也没说,目光落在尖刀上,也无半点恐惧。

她看着宋子慕缓缓举起手术刀,对准她心脏的位置,用力的刺了进去,噬心的疼席卷而来,鲜艳的血液,瞬间涌了出来……

……

厉氏集团,60层总裁办公室。

“哎,小姐,您不能乱闯进来,小姐,小姐……”

“砰”一声,总裁办公室的门,被人从外面用力推开。

林依沫神色凝重地冲了进来,“厉墨池,我有事要问你!”

秘书慌乱地跟在她身后,歉意地向总裁颔了颔首,“抱歉总裁,我拦不住她。”

厉墨池抬头看了一眼来人,淡声对秘书道:“你先出去。”

“是。”

秘书看了一眼来人,然后安静地退了出去。

林依沫走前两步,沉着脸问:“清诺去哪里了?我找了她两天都找不到她人。手机打不通,信息也没回。”

厉墨池收回视线,重新翻看手中的文件夹,淡漠道:“你好朋友不见了,来问我?”

那女人的把戏越发拙劣了,既然要演戏给他看,就应该演全才是,演到一半人不见了,她对他就剩那么点耐心了么?

还是……她真的跟宋子慕跑了?

林依沫没有在意他话中的嘲讽,一脸担忧地问:“她没有找过你吗?”

“林小姐是智商不太好么?”厉墨池冷声讽刺,“你觉得我有义务知道她在哪里?”

“她是你的妻子!”

“那又如何?”

林依沫被他无所谓的神情刺激到了,怒气暴涨,“那又如何?厉墨池你到底有没有心?清诺她那么爱你,现在她失踪了,你居然一点也不担心,那你当初为什么还要娶她?”

“这是我的事,你没资格问。”厉墨池的神情依旧很淡,仿佛与顾清诺的一切事情,都不足以引起他的注意,“祸害遗千年,她舍不得那么快死,林小姐多虑了。我的时间很宝贵,不想让任何人浪费分毫,尤其是不相干的人。”

林依沫被嘲讽得脸色一阵白一阵红,她攥了下拳头,咬牙道:“抱歉厉大总裁,清诺我自己会去找,打扰了!”

她瞪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走出厉氏集团,林依沫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心里真的不安。

清诺从来不会无缘无故的消失……

她拿出手机,再次拨打顾清诺的电话。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有事那该死的机械女声,林依沫着急地跺了跺脚,“顾清诺你个傻子,到底去哪了。”

她犹豫了一下,最终拨打了报警电话。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是一道光》<<<<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