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南南帅强者之姿归来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徐南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医武帝婿

作者:帝九

主角:徐南,秦妃月

类型:现代都市

简介:《医武帝婿》(主人公是徐南,红妆)是来自帝九倾心创作的小说作品。主要内容讲诉的是:六年前如丧家之犬一般逃离的徐家大少,以强者之姿归来。护得了天下家国,也守得住至亲挚爱。仇怨与恩德,都必须要报!

徐南南帅强者之姿归来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徐南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全文

《医武帝婿》免费试读

第1章 天塌了!

“南帅,这是敌国递来的投降文书,愿割地三千里,换我南疆退军。”

“主动挑衅我泱泱龙国,被南帅杀得溃不成军,现在区区三千里,也想罢战?可笑!”

龙国南疆边地,战区作战会议室里,十一个将领目光齐齐看向首座上那身穿军装,星眉剑目的年轻人,眼中满是狂热之色。

此人,名为徐南,南疆主帅!

六年前以逃犯身份入南疆,一步一个脚印从炮灰军中爬起,逆转南疆弱势,鏖战六年,一己之力斩杀敌国九大战神,令敌国大军心胆俱裂,才有了如今的投降之举。

众人议论纷纷,但全都知晓,最终决定权,还是在这个年仅二十六岁,却已经被封帅的年轻人身上。

笃~笃~笃……

徐南并未开口,手指轻轻在会议桌上敲击。

不急着做决定。

他在等。

等那个人臣服,否则,此战绝不会轻易罢休。

砰!

就在这时,会议室大门突然被人推开。

所有人目光汇聚,落在了大门处一个漂亮至极的女人身上。

女人身穿军装,柔美身段携带飒爽之风,巾帼不让须眉。

正是徐南麾下十二无生将之一,红妆。

见红妆快步走来,徐南嘴角微勾。

看来是有结果了。

“南帅!”

红妆走来,仓促敬礼,脸上却有一抹不易察觉的忧色。

徐南敏锐察觉,不禁眉头微皱。

红妆跟随他身边多年,从未有这般表现,难道是有什么意外?

“南帅,重城传来消息,您的妹妹……”

徐南猛的起身,目光里泛起凌厉之色:“我妹妹怎么了?”

红妆咬牙,她伸手入兜,却又顿住,不敢将照片拿出。

她很清楚,眼前这个男人一旦动怒,无人能担得起,重城,必将血流成河!

“拿出来。”

徐南冷声开口。

“是……”

红妆深吸一口气,还是将照片拿了出来。

徐南伸手夺过,一眼看去,瞳孔扩张。

霎时间,滔天的愤怒宣泄,整个会议室里都被一股可怕的压力笼罩。

“南帅!”

其余将领齐齐起身,心头震颤。

他们看到了什么?

这个独自一人敢挡千军万马的男人,他的手在发抖!

照片上,是一个年轻女孩。

躺在病床上,已经面目全非,鲜血侵染残破衣裳,垂落在床边的手里,紧紧握着一样东西。

这个女孩,是他的妹妹!

他南疆主帅的亲妹妹啊!

“属下该死!”

红妆咬牙,单膝跪地:“没能保护好您的妹妹,让她……”

“我妹妹现在什么情况?”

徐南用力之下,手中照片化为齑粉。

更加沉重的气息弥漫,会议室中所有南疆将领,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坠楼!五脏破裂,无人能救!只是凭着一股求生意念支撑,恐怕……”

轰!

徐南脑海中,一道惊雷轰然炸响,令他眼前发黑。

其余将领也都面露骇然之色。

他们内心震颤,有种天塌一般的感觉。

南帅的妹妹,怎么会落到这般地步?

下一刻,徐南厉喝:“备战机,我要回重城!”

一个穿西装,戴墨镜的男人连忙道:“南帅不可啊!这时候正值敌国投降关键时刻,您不在南疆,万一……”

徐南猛的看向他,眼中有滔天凶芒:“没有万一!本帅的妹妹要死了!要死了你知道吗?”

男人吓得脸色苍白,连忙低头,完全不敢与徐南对视。

“备战机!”

“是!”

一架战机从南疆冲天而起,朝着内陆重城而去。

云层之上,徐南心急如焚,又悔恨难当。

六年前他犯了事,从家里逃出,不敢联系家里。

后来在南疆崛起,名震敌国,又怕敌国密探查出他的身份,让妹妹陷入危险,更是不能联系。

甚至连派人保护都不行。

信息时代,任何多余的举动都有可能暴露身份。

没想到妹妹会遭遇这样的劫难!

铁拳紧握,徐南眼中的杀意几乎凝成实质。

无论是谁,都该死!

“快点!再快点!”

徐南心如刀绞,忍不住开口厉喝。

轰……

战机于天空上留下一道喷气痕迹,快速划过,速度惊人。

但还没有离开南疆,三架印有金色龙纹的战机追了上来。

红妆脸上一变:“南帅,是金龙监察!”

徐南面容冰冷,一言不发。

“南帅!请立刻停下战机!身为南疆主帅,您不能离开南疆!重复,您不能离开南疆!”

声音从通讯器传入战机内,回荡在徐南耳旁。

徐南冷喝:“今天本帅必须回重城,哪怕是易天龙来了也不能阻我!限你们一分钟时间离开!否则别怪本帅无情!”

妹妹危在旦夕,那些庸医束手无策,只有自己能救!

值此与阎亡抢命的紧要关头,天王老子来了,徐南也不会给面子!

此时,三架监察战机依旧跟随,却不再开口。

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换做别人,强行闯离南疆,他们可以直接攻击。

可这个男人,他们不敢,也不能!

没有徐南,南疆早在数年前就已经被攻破,哪里还有南疆?

“拦不住,快联系监察使大人。”

京城监察司,易天龙接到下属消息,一脸茫然:“速查,南帅为什么要离开南疆?”

片刻后,易天龙看到手机上显示的消息,脸色大变,朝着通讯器狂吼:“快!快离开!”

南疆战机中,徐南身边,红妆看着手表,心跳加速。

徐南说一分钟,那就是一分钟,一旦监察战机不离开,就一定会攻击。

可一旦对金龙监察出手,等同叛国!

“五十五……五十六……五十七……”

红妆的心脏在这一刻死死揪紧。

她的手,已经按在了发射键上,只要稍稍用力,一切都将无法挽回!

“五十八!”

“五十九!”

“六……”

红妆在即将数出最后一秒的时候,全身有种虚脱感。

前方,三架监察战机分别往两个方向闪开了!

连忙将手从发射键挪开,红妆才发现自己的脸上有冷汗流淌下来。

对这一切,徐南脸上没有半点情绪变化。

轰……

如棉花糖一般纯白的云层之上,印有南疆二字的战机,毫不犹豫的冲过了南疆分界线。

以战机的速度,一切顺利的情况下,赶回重城,还需要半小时!

对徐南而言,如同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的,三十分钟!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医武帝婿》<<<<


第2章 三道诏令!

重城,军民两用机场。

“快快!快!”

一列列全副武装的士-兵快速布防,凝神以待。

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听说出了大事,紧急出动,戒严整个机场。

重城总督陈启明额头上冷汗不断冒出,内心却似烈火灼烧,让他如热锅上的蚂蚁。

轰轰轰……

当轰隆声响彻,陈启明看到高空上一架战机俯冲而下,内心更是颤抖。

来了!

还是来了!

狂风席卷,战机平稳落下。

舱门打开,徐南在红妆的陪同下大步走出。

下一刻,他看到了包围过来的士-兵,枪口全都对准了他。

“闪开!”

红妆明媚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狠戾之色,发出冰冷之声。

常年边地厮杀而诞生的无形杀气,让得所有人汗毛倒竖。

“南帅!”

陈启明连忙跑来,在徐南面前躬身行礼,都不敢看徐南的眼睛,艰难道:“下臣重城总督陈启明,不知道南帅从南疆赶来,是发生了什么?”

红妆冷喝道:“让你的人立刻闪开,备车,南帅要去第一医院!”

“这……”

陈启明微微抬头,看了一眼徐南。

但就这一眼,让他双腿发软。

那是怎样的双眸啊!

似乎蕴含着尸山血海!

红妆再度厉喝:“备车!”

“启禀南帅,您身为南疆主帅,不该擅离职守,国主有令,令你立刻返回……”

没等陈启明说完,红妆已经一脚踹去,将陈启明踹倒,双目圆睁,杀意凛冽:“让你备车!”

咔咔咔……

数百士-兵,齐齐枪口转移对准红妆,子弹上膛!

“南帅!”

剑拔弩张之际,有人匆匆赶来。

陈启明大口喘息,像是快被干死的鱼。

来人正是易天龙,金龙监察使,拥有监察战区之责。

徐南看易天龙,目光冰冷。

“本帅没有时间再耽搁,备车。”

易天龙满嘴苦涩:“南帅您放心,我从京城带来了一位神医,眼下已经赶往医院为您妹妹进行治疗。”

说着,易天龙从怀里拿出一道令牌:“南帅,国主有令,您身为南疆主帅,不得诏令不能回内陆城市,现在已经是违背了国法,还请立刻返回南疆,主持完敌国相关事宜,再去京城见国主。”

徐南深吸一口气,平静道:“本帅的妹妹生死不知,你让我怎么回南疆?易天龙,让开!”

“南帅!”

易天龙想说什么,但又顿住,目光看向陈启明,道:“陈总督,带兵离开吧。”

“是,是!”

陈启明如蒙大赦一般连忙点头。

要不是国主的命令,他根本就不想来,这尊杀神可不是谁都能面对的啊。

陈启明带队离开了。

易天龙挥退属下,苦笑道:“我的南帅哟,你就回南疆去吧,敌国正在投降关键时刻,你不在,如何威慑敌国?看在你曾经救我一命的份上,我偷偷跟你说,大人物们正在商量为你封号的事情,只等战事平定,你就是是封号战神,甚至跻身五大战神之首!”

徐南淡淡道:“我不在乎。”

“我知道你不在乎,但你也得为你南疆麾下着想吧?此战之后,南疆无生军十二将,都能得到封赏。”

舔了舔嘴唇,易天龙又道:“你是南疆主帅,位高权重,坐镇一方,依国法,不得诏令,不能回内陆城市,你这贸贸然的跑回来,已经是犯了大忌,万一上面震怒……”

轰轰……

易天龙话没说完,引擎轰鸣。

一辆红色牌照的轿车疾驰而来,车门打开,一个男人朝着徐南敬礼,拿出一块令牌,冷漠道:“不得诏令,南帅不得回内陆城市,请南帅返回南疆!”

徐南嘴角勾起一抹刀锋般的弧度,看向易天龙:“给我备车,我要去医院看我妹妹。”

“南帅!”

易天龙一个头两个大,这人就是这般,油盐不进。

徐南不再理会易天龙,大步离去。

“南……唉!”

机场外,陈启明没敢离开,带着士-兵们依旧戒严。

见徐南出来,陈启明瞳孔猛缩,内心颤栗。

国主诏令都挡不住?

“这辆车,本帅征用了,到医院来取。”

徐南说的是陈启明的车。

陈启明哪里敢反对?

喉咙涌动,连连点头。

易天龙追来,看到徐南准备上车。

“给我拦下他!”

咔咔咔……

数百士-兵,枪口再度对准徐南,团团包围。

易天龙怒吼道:“你到底要干什么?莫要自误!”

此时!

轰……

马达声再度响起。

又是一辆红色牌照的车驶来,挡在了轿车前方。

车内下来一个穿西装的青年,伸手入怀摸出一块令牌:“国主诏令,南帅速回南疆!”

徐南瞥了一眼,回头看易天龙:“你挡不住我。”

话语淡然,却让易天龙汗毛倒竖,心头拔凉。

眼睁睁看着徐南上车,却不敢再说一个字。

这个男人,他已经处于暴怒边缘!

马达响彻,红妆驱车绕过前方车辆,打着导航往重城医院而去。

陈启明眼前发黑。

金龙监察使拦不住!

三道诏令也拦不住!

……

重城医院,重症楼。

十二楼走廊上,一张移动病床,躺着面目全非的女孩。

她叫徐北。

徐南的妹妹!

一个白发老人面沉似水,以几枚银针在徐北身上各处小心刺下,又搭脉试探。

此时,徐北身体抽搐了一下,肿胀的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却看不清一切画面。

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反手拉住老人的手,艰难开口:“哥……哥……我……我想……你……”

噗!

一口鲜血从她嘴里喷出,这血猩红里带着一抹黑色。

然后,徐北又昏迷过去。

老人大惊,连忙以三根金针刺入徐北头顶,感受着她微弱得如风中残烛一般的脉象,微微摇头叹了口气。

旁边一个俏丽女孩连忙问道:“师父,她怎么样?”

“五脏破裂,命不久矣,老夫以三道玄针刺命,但也只能多拖延一点时间,恐怕……”

女孩心头一沉,看向徐北的眼中闪过怜悯。

连自己师父都救不了,普天之下,怕是也没人能救。

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怎么会忍心这么折磨她?

作孽哟!

嗡……

骤然间,女孩只觉得全身发软,双腿都在打颤,似乎肩上扛了一座山!

发生了什么?

她满是茫然,艰难回头,视野里,多出了两个人。

一男一女,穿着军装。

男人与她年龄相差不多,紧抿着嘴唇,目光里所有一切都被忽视,只剩下病床上的徐北。

“他……”

“南帅。”

女孩听到了师父的惊呼。

什么?

南帅?

这天下,只有一个人可被称之为南帅。

难道这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男人就是……

六年戎马镇守国门,一人独掌百万雄兵!

翻手可救天下苍生,覆手能屠万丈红尘!

的……

南疆主帅!

震惊情绪还未落下,下一刻,女孩内心涌动滔天骇浪。

这位传说中的人物,他双目爬满血丝,有一滴泪从眼角悄然滑落。

他哭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医武帝婿》<<<<


第3章 求死!

“哥,乖乖吃药哦,妈妈说吃了药你就会好起来的。”

从小体弱多病,算命先生说活不过十岁的徐南躺在床边,才五岁的徐北端着药碗小心翼翼的喂药,粉雕玉琢的脸蛋上洋溢着治愈人心的笑容。

“你们这些坏人,不准欺负我哥!”

小学三年级的徐南总被班上的同学欺负,扎着羊角辫的徐北张开小胳膊,龇牙咧嘴的挡在徐南身前,小脸上装出凶恶的模样,殊不知在别人眼中看来,一点都不凶,还很可爱。

“哥,我为什么会牙齿掉了呀?说话都漏风,好难看……你还笑!坏哥哥,恨恨!”

乳牙掉了的徐北满是惊慌,见徐南幸灾乐祸,气得直跺脚。

“哥,看我的小裙裙好不好看?”

母亲给徐北买的新裙子,徐北总是第一时间跑到徐南面前炫耀,而徐南每次都会撇撇嘴,说好丑。

“呜呜呜,妈妈没了,哥,我想妈妈……”

母亲车祸去世的那天,天性开朗活泼的徐北,拽着徐南的衣角,哭得像是被抛弃的小狗。

“哥,你快跑,我看到巡查来了,这些钱我偷偷攒了好久,你拿去,在外面千万小心照顾自己……”

徐北脸蛋涨红,气喘吁吁,拿出一叠面值不一的钱塞进徐南怀里,匆匆忙忙往另一个方向跑,为徐南引开抓捕他的巡查。

那一天,徐南二十岁生日刚过,攥紧了那些钱,看妹妹奔跑的背影消失在夜幕里,整个世界陷入了黑暗。

泪水不知道什么时候模糊了视线。

往昔活泼可爱的妹妹,与眼前病床上凄惨的女孩,身影渐渐重叠。

似有一张无形的手,狠狠揪住徐南的心脏。

用力,再用力!

要把这颗心捏爆!

嗒嗒……嗒嗒……

沉重的脚步声回荡。

徐南每一步踏出,都用尽全力。

挺拔的脊梁微微有些弯曲。

似乎把南疆十万座大山,也都背了过来。

“见过南帅!”

老者连忙躬身,还拉了拉身旁发愣的徒弟。

女孩心乱如麻,也连忙低头。

徐南没有理会,他站在病床边,仔细打量妹妹的模样。

金戈铁马六年而锻造的强大心脏,于这一刻,支离破碎。

伸手搭在妹妹的手腕上,徐南略一感知,可怕的杀意不可抑制的四散。

无论是被易天龙称之为神医的老者,还是老者身旁的女孩,只觉得呼吸困难,脸色苍白,控制不住的颤栗。

好在,这杀意顷刻间散去。

“玄门三针?”

徐南平静开口。

“是……是……”

老者连忙应声,语气里带着控制不住的颤抖。

虽然只是一瞬间,他却仿佛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这可怕的杀意,看不见摸不着,却是由无尽鲜血汇聚。

连红妆都有些承受不了,更何况老者与女孩。

徐南这才侧头看了一眼须发皆白的老者,郑重道:“谢谢,你为我妹妹争取了宝贵的时间,本帅欠你一个人情,等我空了,帮你补全后面六针。”

“什么?”

老者猛的一颤,大惊失色抬头看徐南,激动道:“南帅真能补全玄门缺失的后面六针?”

红妆开口道:“南帅一言九鼎,从不轻诺,你大可放心。”

“是……是……老朽当然信得过,信得过……信得过!”

老者拉着木雕一般呆愣当场的女孩连忙靠边。

他很清楚,徐南现在最要紧的,是救治病床上的女孩。

杂乱的脚步声匆匆而至。

易天龙,陈启明,都来了。

同行的还有两个白大褂。

徐南目光一扫,问道:“为什么我妹妹会在走廊上?医院没病房了吗?”

话语平静,可易天龙却是心头发毛。

与徐南相处不是一天两天,他很清楚,这个男人越平静,代表事情越大,愤怒越深。

当初敌国强者偷袭,屠戮南疆边陲小镇,这个男人赶到后,见到遍地尸体倒在血泊中,就是这幅表情,就是这样的口吻。

很快,屠戮小镇的敌国强者,被徐南深入敌国追杀,逃了七座城也没逃掉。

生怕徐南出手,出现流血事件,易天龙催促道:“怎么回事?说!”

“这……”

两个白大褂脸色苍白,欲言又止。

红妆拿出手机,指尖在手机上快速点动,片刻后,将手机递到了徐南面前。

手机屏幕上,跛着脚走路的倨傲青年打开病房门,颐指气使的道:“这个病房我要了,把里面的人赶出来。”

旁边一个穿着白大褂的肥胖男人谄媚点头,朝护士不满的吼道:“这女的都要死了,占用什么病房?推出去推出去,真是晦气,该直接送停尸间去才对,都成这样了,还挣扎个什么劲,死了算了!”

然后,徐北被推出了病房,神色倨傲的年轻人舒服的躺了上去。

徐南看得眼角抽搐,开口道:“这个医生在重城生活得太舒适了,带去南疆锻炼一下,至于抢了我妹妹病房的人,这么喜欢在病房里躺着,那就让他多享受享受。”

红妆眼中闪过一抹煞气,恭敬行礼:“是!”

斜对面,病房空着的,徐南推着移动病床走了进去。

红妆守在门外,从腰间拿出了一把暗红色的匕首,眼神冷漠的看向所有人:“三米之内,禁止踏入,违者,死!”

病房里,徐南手腕一翻,机括弹出后,他取出了长短不一的九根银针。

一边取针,一边温柔开口:“小北别怕,哥回来了,哥会救你的,哥可是鬼医传人,敢跟阎亡抢命……”

嘴上这么说着,徐南握针的手却颤抖得厉害。

翻手可救天下苍生的他,小心翼翼得如同第一次施针救人,生怕扎错一分一毫,会让妹妹丧命,生怕力道稍重一些,会让妹妹受疼。

“哥……”

蓦然,一声轻微得几乎听不见的呼喊响起。

徐南浑身一颤,看向徐北,发现徐北双目无神,瞳孔涣散,根本就没认出他,只是在呢喃自语。

“小北,小北别怕,哥在!哥马上就救你,别担心,很快……”

或许是徐南的回应起了作用,徐北努力的睁大眼睛,她的意识在清醒!

模糊的视线,终于清晰,徐北看到了一身军装的徐南,勉强笑了笑:“哥,我……好想你……”

“哥也想你,小北放心,有哥在,绝对不会让你有事!”

徐北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睛,再一次晕了过去。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

徐南的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顺着脸颊滑到下巴,再掉到地上,啪嗒一声,摔得粉碎。

渐渐的,徐南脸上露出慌乱。

他明明已经施针保住了妹妹的命。

可是……

妹妹没有半点醒来的迹象!

之前妹妹有极其强烈的求生欲,可现在……

这股求生欲没了!

她在……

求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医武帝婿》<<<<


第4章 代价!

为什么?

为什么!

徐南目眦欲裂看着躺在病床上,浑身充斥浓浓死意的妹妹,铁拳紧紧握住,指甲都潜入了掌心,鲜血一滴一滴的落下。

很痛!

可这种痛,比不上内心伤痛的万分之一。

他重重喘息,内心似乎有一座火山要爆发出来,想毁灭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