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圣灵石》玲珑盏的小说,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轩辕圣灵石

作者:玲珑盏

主角:无

类型:玄幻

简介:【古典仙侠、穿越】一个抽丝剥茧的悬疑仙侠类故事。。。江湖人人有,却不尽相同。神秘出身的李天启自幼戴着一根草绳项链,上面有一颗圣灵石,在某一天由此引发了一场跌宕起伏的仙侠冒险。

第1章 举国同庆

白雪皑皑,星光烁烁。

大唐繁华帝都长安,气势恢宏。

寒风凛冽,雪花飘飘,高耸厚实的城墙上火把簇簇,站立着一列列严谨军姿的守城卫兵。

长安内城穿梭巡逻的禁卫羽林军身披铁甲战衣,手握锋利剑戟,严密守护着帝皇周全。

正值除夕,这中土大唐万人之尊正在宴请朝廷诸臣。

除夕是中原各族人民盛大的节日,家人朋友趁此欢聚一堂,其乐融融。而红色在中土象征着美满和睦,因此张灯结彩映入眼帘都是红色,街道更是人声鼎沸,各种商贩趁机大赚一把,热闹非凡,一片祥和景象。

天下大小城邦,村落集市,莫不如此。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随着一声齐呼,一身崭新金黄色龙袍的大唐皇帝李世民坐席之下,跪满一地朝廷大员和诸多国外使臣,跪在最前面一个人,是穿着淡黄色绣龙袍服的太子李承乾,而在其后是一排皇子,皇九子李治亦在其中。

“众臣平身。”李世民微笑抬手。

太子李承乾率一众人等从红毯中站起来,拱手道:“父皇千秋万岁,此时正应瑞雪兆丰年,而天下臣服,百姓承欢,此我等之幸,天下之幸也。”遂再次跪拜,众臣也跟着跪拜:“儿臣领诸皇子李恪、李泰…李治……,率众臣,携东胜神州、南瞻部洲、西牛贺洲、北俱芦洲交好各国朝拜使臣,祝吾皇,盛世绵绵,威震宙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人皆再次行大礼。

“平身。”李世民继续微笑抬手。

看着众臣喜庆的面容,李世民左右指了宴席,说道:“今除夕夜,华夏喜庆之节日,众臣就不必多礼了,请入座。”

“谢皇上。”众人施礼,按朝制落座。

皇帝宴请大臣们的宴席,都是山珍海味,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里种的,均被御厨子们做成了珍馐美馔,飘香十里。

守护皇庭的铁甲卫士虽然已用过晚膳,但闻到美味的菜肴香气也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众臣,与朕共饮此杯。”李世民举起了杯中酒。

“谢皇上。”诸人共举酒杯。

众人饮罢,李世民很是欢喜,遂继续说道:“此情此景,朕心里很是感慨,偶得一诗,姑且念来,给这节日气氛添加几分颜色。”

“臣愿闻圣听。”众臣再次施礼,以示恭敬。

皇帝李世民站了起来,望着殿堂之外,思绪飘远,念道:“高轩暧春色,邃阁媚朝光。彤庭飞彩旆,翠幌曜明珰。恭己临四极,垂衣驭八荒。霜戟列丹陛,丝竹韵长廊。穆矣熏风茂,康哉帝道昌。继文遵后轨,循古鉴前王。草秀故春色,梅艳昔年妆。巨川思欲济,终以寄舟航。”

措辞优美,不由让人感念那帝皇的情怀。

众臣皆是一片喝彩附和之声。

就在皇帝有感而念诵诗句之时,长安街一僻静之处出现了个戴着斗笠的男子,背上一个长条形的物件被紫色绸缎包裹得严实。男子并不十分高大,但也让人感到玉树临风的气势,虽然头上戴上了斗笠,遮住了相貌。他望向皇城,取出腰间的葫芦,喝了口老酒。

皇宫中宴席上已是载歌载舞,欢快愉悦的气象。

太子李承乾从宫内走了出来,一灰袍男子早已躬身守候在旁,一抬头看到李承乾出来,赶紧上前施礼。

“不必了。纥干承基,有何要事?”李承乾心里有些不痛快,正是借着新年之际,向其父皇大献殷勤的时候,偏偏有人来打扰,虽然这个叫做纥干承基的人是他最信得过的亲信,但依然还是颇为不乐。

纥干承基长年陪伴太子左右,当然晓得太子的脾性。是以方才一看到李承乾出来,他就赶紧上前施礼赔罪。

“太子殿下,请恕属下冒失,但事情紧急,属下只能急忙来报。还望太子殿下宽宥。”纥干承基拱手低头,态度甚是诚恳。

李承乾见状,心里的怒气顿消,毕竟他也知道这个下属的本事,如不是实在重大的事情,此人绝不敢造次,于是说道:“罢了。说吧。”

纥干承基略微施礼,直起腰身,对着李承乾说道:“太子殿下,属下夜观星相,特别留意今年此夜会有重大变故,遂掐指算卦,却算出……”纥干承基没有再往下说下去,而是瞧了瞧李承乾的脸色。

“说下去啊。”李承乾催促道。

“属下……大胆,可否太子移步到僻静之处?”纥干承基看了大殿之下巡逻的卫队,又望了一眼两人身后正守着大门的卫兵。

李承乾略微思索,“走,去偏殿。”

两人来到偏殿,支开了偏殿门口的卫兵,关上了大门。

李承乾问道:“什么事情,却非要在这里说?”

纥干承基说道:“殿下,要出大事了。哦,不,太子恕罪。是大唐要出大事了。”

李承乾闻言一惊,道:“什么大事?”

纥干承基继续说道:“紫洛星飞落黄道十二宫……”

李承乾扬手道:“别跟本宫说这许多学术之语,直接说要点。”

“是。”纥干承基道:“属下算得今夜子时左右,南方会有异象,而这个事件,在今后十年内会导致天下纷争不已,内外困扰,大唐危矣。”

“怎么会?”李承乾略一沉吟,道:“钦天监并没有说及此事,在今晨还向父皇禀报吉日诸多事宜。”

纥干承基眉目掠过一丝得意,但那神色稍纵即逝,正色说道:“属下修炼星相之学已颇有所得,那钦天监兴许只是为了避免打扰皇上雅兴,是以没有报告。”

李承乾想想也的确有理,说道:“你继续说。”

纥干承基:“太子殿下,当务之急是准备人手,如确实出现异象,必须立刻着人前往调查,发现原委,无论是何种原因,都可以及时处置,而避免其他纠葛。”

纥干承基看了李承乾正在思考,就继续说道:“此举,一来未雨绸缪,以后皇上知晓,必然满心欢喜,龙颜大悦,圣宠可不再缺失,二来,太子年少尊奉为太子,却一直未有建树,如此次抓得先机,肃乱平反,那可是大功一件,为自己平添一道筹码,三来,经过此事历练,增加调兵遣将的实战本领。

“不错。纥干承基,你所说,正合本宫之意。”李承乾恍然大悟,但忽然脸上又现淡淡的忧愁,“万一……并没有出现异象呢?”

“太子殿下,请相信属下的本领。”

“本宫是说万一,万一”

“万一没有出现异象,没有找到线索,也不碍事,属下所说的事情,只要太子出于真心要为皇上分忧,即使没有出现,那不更好吗?天下太平,皇上还是会赞赏太子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啊。”

“对对对。你说得正确。”

“谢太子夸奖。”

“你拿上我的腰牌,火速去把风火雷电人马调过来,人全权由你安排,稍后本宫会让人带上印信文书给他们传达本宫旨意,如真出现异象,就随时准备出发。”李承乾摘下挂在腰间的腰牌,交给了纥干承基。

“得令。”纥干承基恭敬接过腰牌,转身刚要走出偏殿。

“慢着!”李承乾忽然叫住他,说道:“今夜之事,休要提起。只有本宫和你知道。”

纥干承基:“是。”

李承乾看着渐渐走出大门的纥干承基,心里隐隐感觉到一股热血涌上心头,我这个太子终于要干出一番大事了。被册封为太子这么多年,总是被人暗地里笑窝囊。这次,也定让我扬名海内外。这皇位……

想到这里,李承乾心里暗暗欢喜。

话说大踏步而去的纥干承基,也是一副意气风发的样子,走出偏殿后,顿时施展了轻功,很快消失在了九曲十八弯的皇宫之内。

李承乾匆匆从偏殿出来,回到了酒席中。

此时不知是什么时候,偏殿上的屋顶居然坐着那位斗笠男子,依然遮挡着面容,他还是拿着混金色酒葫芦,往嘴里灌着黄汤,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眼睛盯着他手里握着的那紫色绸缎包裹的长棍般的物件,手上一阵淡淡黑烟。就那么眨眼之际,斗笠男子已然无影无踪,连那覆盖屋顶之上的冰雪都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一柱香时间过后,忽从半空跳下一个黑色锦衣虬髯红发老者,信步来到那斗笠男子所在之处,此人面目怪异,浑身带着一股骇人的煞气。他仔细端详着斗笠男所坐过的位置,看似想发现些什么。

虬髯老者怒意渐生,心想追踪此子已有十年,未曾想却总是徒劳无功,奈何自己一身玄妙本领,天意如此作弄,奈何!他仰天怒吼一声,化作一团黑雾飘散,那房顶上的积雪顿时四下飞洒,居然片雪不剩!

那声怒吼,一时震得皇城内外守城士兵剑拔弩张。

清水村,距帝都千里之外的小村庄。

虽地处偏远之地,但理应也该是贴对联喜迎新年的时候,然而此时却显得一片冷寂,一百多户人家闭门熄灯,门户没有过节应有的气氛。偌大个村庄,居然鸡不鸣狗不叫。

村边一座孤立的陋室,陋室内隐隐传来哭泣的声音。

月儿弯弯,光亮透过陋室屋顶的缝隙,落在一位满面沧桑,双眼早已泪水迷蒙的老妇人脸上。

老妇人望着手里捧着的少年穿用的衣裳,伤心痛哭。

暗夜寒风掠过,村里只剩下凄凉哀伤的气息。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轩辕圣灵石》<<<<

第2章 献供山神

清水村附近有座高山,山腰有座山神庙。

山神庙显然已多年失修,破败不堪。然而此时却是红布遮瑕,红灯笼高挂,庙前摆满三牲供奉,四时瓜果。正对着庙门的青铜鼎上插满了香火,喜庆的景象。

青铜鼎里那一对巨大的大红香烛已将燃尽,火苗犹自在微风中挣扎。

庙门虽紧闭,庙里却是灯火辉煌,然而却是一片安静,没有看到一点人影。静得只听到风的声音,一些嗦嗦的声音,似乎有蟑虫盗鼠在爬动。

破落的山神像前放着一张三丈长的桌子,长桌子摆放着供品——一位被捆绑着,嘴里塞着布,被红绸缎蒙眼的少年。

少年挣扎着,发出嗦嗦的声音。

他的胸脯由于用力过巨而急剧起伏,渐渐又平静下去。汗水已浸湿蒙着双眼的红布。

显然他挣脱不了。

绳索绑得很结实,挣扎只是徒劳。

紧闭的庙门突然“吖”发出了一声怪响,一扇门被轻轻推开了,摇摇欲坠。

一阵恶臭随风吹了进来,少年剧烈反应,拼命挣扎,长桌子也咯咯作响。

三只毛茸茸半尺多长的黑色虫子快速灵活地从门槛上爬了进来,触角不停探寻着什么。

它们爬到了少年身上,少年察觉到了异样,急忙晃动身体,想把它们甩下来,无奈毫无作用。

其中一只毛虫,爬上了少年衣领,来到脖子动脉的位置,突然露出了两颗乌黑发亮的尖牙,就要咬下去……

少年似乎感觉到了危险,挣扎得更剧烈了。那只虫子忽然又缩成一团,滚下长桌,飘落在地,其他那两只也跟随缩成一团飘落下地。

庙门的另一扇门不知何时也已经打开了,一只满面狰狞的巨大虫子脑袋探进了庙内,嘴里还吐着黑水般的泡沫。恶臭更浓了。

巨虫隆起肥胖的身躯蠕动着地挪进了庙里。

庙内的烛火一阵晃动,巨大如牛的虫子居然缓缓站了起来!慢慢变成了一个满脸胡须拄着拐杖的老者。

“小崽子们想造反?”

老者露出恐怖的眼神,喷着臭水,盯着那三只毛虫,“本山神的贡品也敢尝鲜?”

那三只毛虫哆哆嗦嗦退缩到了墙边。

少年反而不动了,思忖着对策。

老者抬头从房梁上的破烂瓦顶看着月亮,“时辰快到了,要用餐了。就让你看看无妨吧”

老者用拐杖撩下了少年蒙着双眼的红布,阴恻恻地笑着:“果是俊美的童男啊,而且真嫩啊。”

被撩下红布的少年,露出了俊美的脸庞,而双眼突然受到亮光刺激,不得不眯成了一条缝,却依然凭着顽强的意志,欲在眼缝里要看到老者的模样,嘴里呜呜却说不出什么。

老者那黑大的眼睛端详着少年,嘴里顿时流出墨绿色的口水,“满意了吧?让你看看无妨,嘿嘿”

老者缓缓踱着方步,嘴里喃喃说道:“我修炼上百年,化成人形。现在掌管一方妖界。一年仅一次让你们进贡童男童女尝鲜,不为过吧?”

他俯身将鼻子贴近少年的脸:“香”。

口水黏膜落了大团在少年的脖子里,少年不由微蹙眉头,心里感觉到一阵恶心。

少年逐渐适应了光亮,睁大了双眼,清晰地看到了面目狰狞满脸胡须的老者,五官移位,很丑陋。

难道这就是山神?他心里想到。

老者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他笑笑:“小子,你也别笑话,再吃多几个童男童女,修炼多几年,我就完全和你们一样模样了。而你……”

老者继续哈哈大笑:“明天就是地里的一坨屎了。”

月光透过屋顶的残破的洞照了进来。

“时辰到了。美味啊……”

老者用拐杖在少年胸口轻轻一点,少年穿着的衣裳顿时裂开,露出健康的身躯。

少年有些着急了,扭动着身体。

“别怕,我先喝干你的血,不会有痛楚的”

老者举起拐杖,轻轻摁着少年的肌肉,“这几年的供奉,就数这次最上等。”

“有点不舍得吃了……”老者哈哈大笑。

拐杖触碰到了挂在少年脖子上的项链,所谓项链,也就是一根草绳拴着一个小石头。

“哟,果然是清贫人家,不过清贫人家出好肉……”又是一阵狂傲的笑声。

少年感觉到脖头一丝疼痛,原来尖锐的拐杖已划破了他血管。鲜血从他的脖子流了出来。此刻,他不再乱动,一动血流得更快。

“光是闻味就已知道是极品。”

老者将手里的拐杖插在桌前,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片刻老者露出两颗乌黑的大牙,“小子,我百足大王,咳咳……本山神要送你西去了”。

鲜血沿着草绳流淌到少年胸前,浸透了小石头。

那三只一直缩在墙角的毛虫,已经立了起来,嘴里也流出了黑沫,瞪大黑眼,露出艳羡的神情。

百足大王张大黑嘴,俯身对着少年的脖子就咬下去……

少年紧张地瞪眼盯着百足大王,双臂用力想从绳索中挣扎出来,进行最后的反抗,无奈却受制于绳索,依旧不能动弹。

眼看百足大王就要咬到少年的脖子。

“啪!”一声响。

百足大王突然噔噔噔,摇晃着肥大的身子往后倒退了几步。原来少年忽然奋力用前额狠狠撞到了百足大王的突起的鼻梁,那大王丑脸顿时唾液、青浆齐飞。同时少年也感到了阵阵眩晕。

“啊,啊,胆敢戏弄本尊神!”

百足大王有点气急败坏。

那三只毛虫吓得将脑袋缩了一缩,又缓缓探出脑袋继续看着。

百足大王咳喘两声,吐了一口墨绿色的浓痰在地。

少年痛出眼泪的双眼,依旧露出愤怒的目光。

百足大王突然拿起拐杖,敲了一下少年的脑袋,少年顿时晕了过去。

百足大王惨笑道:“捆着这么结实还不老实。偏要本王来硬的。”

说完,撩起衣袖擦了一下嘴巴,又露出两颗黑牙,俯身而下。

那三只毛虫继续口水直流。

突然,一道炫目的亮光向百足大王双眼直射开来。

“哇!眼睛!”

瞬间墨绿色的液体飞扬,碎肉四射。

百足大王瞬间感觉双目异样疼痛,自己也惨呼连连,双手护着两眼,重重摔倒在地上,扬起一片灰尘,又化作一条巨虫。

庙内一片大亮,刺眼炫目。

“大王!哎呀……”

三只毛虫惊呼声中将脑袋尽力缩进了身体,身体似乎也被某些物体撕裂,迸射出绿色的血液,蜷缩成一团毛球,不断颤抖。

“快跑!”

百足大王化作一股黑风,卷起那三只毛虫,跌跌撞撞刮出了山神庙。两扇残破的庙门也被撞得七零八落。

一股山风吹了进来,吹得烛光不断晃动。

山神庙内重归宁静。

过了半晌。

长桌上,少年胸前草绳系着的石头在烛光下有些暗淡的光亮,此时他躺在上面开始有些动弹。

墙角鼠洞,探出两个贼头贼脑的东西。一灰一黑两只老鼠。

灰鼠:“哥,怎么回事?那百足大王这次没享用贡品?

黑鼠:“哥也不清楚,我俩别参合此事。”

灰鼠:“是是。”

它盯着那少年:“这小娃儿,命不该绝。”

黑鼠:“是啊,每年供奉的这些童男童女都被吃得骨头全无啊。”

少年听到老鼠说话的声音,一个激灵,醒了过来,轻轻扭头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哥啊,他醒了!”

灰鼠有些激动。

“嘘嘘”

黑鼠制止它,“别这么大声。”

“怕什么?他听不明白。”

灰鼠有些不服气。

“轻声”黑鼠跑在前头,跳上了一个果盘,“我们去找些吃的,赶快。”

少年感觉身上的绳索松了一些,稍微用力就挣开了,他抖掉已经断开的绳索,翻身坐了起来。仔细一看,原来百足大虫划开他衣裳的时候,把绳索也割开了许多,经过他这么长时间的挣扎,再用点力就可以挣脱。

少年拿掉了嘴里塞着的布块,松开了身上的所有绳索,摸了一下脖子的伤口,已经开始凝结不再流血了。

他拿着布块,擦掉了脖子上恶心的大虫子的唾液。

“呸呸,我不怕你!奈何捆住我手脚。”

少年喃喃地说:“老怪物,待我学成本事,必灭尔!”

“快跑!”正在啃吃着美味果盘的两只老鼠吓得赶紧跳下来,跑回洞里。

少年对着老鼠赶紧说:“你们吃吧,反正有很多。”

“他听到我们说的话了?”灰鼠在洞口边对着黑鼠说。

“胡说,他怎知道我们说什么。”黑鼠低声说道,“他憋了这许久,只是找些话说说吧。”

“我们怎么忽然能听得懂人话呢?”灰鼠喃喃地说,声音太低,黑鼠将脑袋已经探出洞口,没听到。灰鼠见状,干脆轻轻跳出了洞口。

少年滑下长桌,双腿突然发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还好手扶着桌边。缓了一缓,少年渐渐恢复正常。

“好险。”刚试探着走出洞口的两只老鼠又跳回了洞里。

“咕咕”肚子一阵叫唤,少年端来果盘和烧鸡,大口吃了起来,又想起了那两只老鼠,于是对着鼠洞的方向,说:“你俩出来吃吧。我不会伤害你们。”另外搬来了果盘和烤鸭烧鸡,放在了洞口附近。

“走吧。”灰鼠说。

“你相信人?”黑鼠问。

“哥,好多好吃的,我要吃。”灰鼠说。

两只老鼠在洞前商量了一会,吱吱叫着跑了出来。

少年、两只老鼠,除夕之夜,大快朵颐。

“走了。”吃饱喝足的少年站了起来,对着黑灰两只老鼠说道,“你们慢慢吃吧。”

两只老鼠吱吱叫着。

少年觉得自己怎么和老鼠说话,也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他似乎听到了这两只老鼠的诸多对话,感到有趣,但兴许是因为独自被困庙里太久,又经历了生死存亡,意识有些模糊了。现在认真听,却是两只老鼠不断吱吱的叫声,不明所以。

“小娃儿,祝你好运!”灰鼠望着少年的背影。

“吃吧,兄弟!还想再见呐。”黑鼠说道。

少年走出山神庙,居然发现供奉的四时瓜果和三牲等还都原封不动地摆放在供桌上,于是找了块红布,包好了一大袋后使劲背起,缓缓向村子走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轩辕圣灵石》<<<<

第3章 村庄劫难

寒风依然凄厉。

那村边陋室仍旧显得孤独,屋里桌上的灯并没有点燃,黑暗中的老妇人早已哭红了双眼,此刻静静待在从屋顶透落下来的微弱月光下,回忆着……

环境一切如旧,却已失去至亲,似乎已没有改变的可能。老妇人心里之苦谁又可知?

“娘!”随着响亮的呼唤,少年光着膀子,哈着热气,背挎着一大袋食物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老妇人心里砰然一惊,抬眼望去却看到是那少年,她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脑海曾闪过许多画面,却不曾想到这个意外的情景,顿时起身又惊又喜:“启儿啊,真是你吗?”

“娘!是我。李天启啊”少年将包裹放到桌上,抱住老妇人痛哭。

“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李母擦拭着眼泪说道。

“娘,没事的。我就说没事的。”李天启大咧咧地笑道,“吉人自有天相。”

李母点着了灯,仔细端详着李天启。

“娘给你拿件衣裳。”李母转身,从床头取来了那件她抚摸了不知道多少遍的衣裳。

李天启把放在桌子上的包裹打开,将里面的食物摆满了桌面。

“娘,这都是好东西,我们一年都难以吃上。我从庙里拿来的,不吃就坏了。反正这段时间也无人敢去。”

李天启接过衣裳,一边穿一边说。

李母双手撕下一块鸡腿,却是递到了李天启面前,“启儿啊。你也吃。饿了一天了。”

“娘,我吃过了,您坐下,慢慢吃,我讲述给您听。”

李天启让母亲坐在凳子上,从头到尾把经过讲述给她听。

“那山神的样子真恐怖,而且直流恶心的口水。”李天启绘声绘色地说道,“虽然恶心,但总算见过神仙的模样了,只是一个坏的神仙。”

李天启倒了杯水,喝了一碗,继续说道:“后来,我想着跟它拼了,但无奈手脚被捆绑,眼看那老神怪的血盆大口就要咬下来了,我奋力用头撞得他七荤八素的,可我自己也撞得晕头转向。”

李母面色一变,惊叫:“啊”伸手摸着李天启头额。

“娘,我没事,那家伙一脸的臭血,很气啊,后来他用拐杖打我一下,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醒来时候那些个神怪已不知去向。肚子饿了,看到好多好吃的,我就吃饱了,于是就回来了,喏,这桌上还包了许多,实在拿不动了。”

李母慈祥地望着眼前的孩儿,听到这里,忽而双手合十,“菩萨保佑。好孩子。”

说完这句话,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心里不由冒出一股寒意,而表情也开始凝重起来,那一抹幸福的光华顿然消失无痕。

“娘,怎么了?”细心的李天启发现了母亲的变化,赶紧跪在母亲身前,急切问道。

“儿啊,这山神也来了好些年了,此次负伤离去,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事?”李母缓缓说着,忽而抱住李天启。

李天启在她怀里,说道:“娘,那怎么办?”

“唉……”李母轻轻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当初那山神才来做恶之时,我们曾经也请过法师道士,但都没有用,反而白送性命,那山神也变本加厉祸害乡里地里的庄稼,村里的牛羊猪狗都更是遭殃。直到后来才有了每年一次童男童女的捉阄供奉。无奈啊。”

“嗯嗯。”李天启不住点头,“那厮实足可恨。如此居然还枉称山神。”

“嘘……”李母示意轻声,缓缓说道:“我想它一定还会再来的。”

忽而李母抚摸着李天启的头发:“启儿啊,娘真舍不得你啊。”

李天启并没有听明白这句话的含义,但却默默抱住了母亲。

“呼呼……”寒风大作,并从陋室的缝隙中使劲钻进来,吹着屋内灯火摇摇摆摆。陋室内感觉到了阵阵寒意且有股淡淡腥臭味。

“娘,就是这个味道!”李天启闻了闻,急忙说道,“像是那家伙的气味。”

“啊。那……”李母突然想起了什么,对着李天启说道:“启儿,你赶紧启程,去苏州找你姨母万花香,恳请她收留你,一定要好好说话,她看在与为娘姐妹一场的份上,一定会收留你的,你要逃得远远的。”

“娘,我不走,我不去苏州。”李天启跪在地上,“那山神来找我了,我要陪着娘。”

李母推开李天启抱着她的双手,转身开始收拾行囊,“这路神仙,来历不明,你此次好不容易逃出虎口,它们应是回来找你的。你赶紧逃。”

李天启哭了起来,“娘,那我不走。大不了,就给他吃了也不离开娘。”

李母一巴掌拍到了李天启的脸颊上,心登时一痛:“你说什么?好不容易逃了出来!不许这样说话!”

李天启捂着脸,泪水从双眼涌出:“娘!”自打记事起,他娘不仅教会他读书识字,还教会他做人的道理,虽然学习过程中不免还是会犯错,但他却从未就此挨过娘的打,心里一阵委屈。

李母见状,心中更痛,再次抱紧了眼前的儿子,但转而又推开了他:“快走!以后再回来看娘!”她手脚麻利地收拾好了包裹。

李天启擦拭着眼泪,忽然跪了下来:“娘,我还没能报母恩啊”。

李母:“你保全自己,就是最大的报恩。”双手将李天启从地上扯了起来,拍打着他膝盖上的灰土。

李天启:“娘!”

李母迅速从衣摆下掏出六枚铜板,塞到了李天启手里:“这是几文钱,娘就这点积蓄了。你省着点花。”

风力更强了,灌进来的寒风吹熄了灯火,屋内顿时暗了下来。

李天启却不愿意起来。

李母:“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

李天启咬牙切齿道:“我不怕山神,可恨我没本事。”

李母:“傻孩子,快走,它们找不到你,自然就会离开了。不会对我怎么样的,以后我再去看你。”

李母将包裹塞到了李天启的手里。

“娘!”李天启再次跪在母亲面前。

“快走!”李母怒道:“不然休怪我不认你这个儿!”

李天启“铿铿……”连磕几个头。

李母急忙将桌上的食物打包起来,也交到李天启手里,将李天启推出了门口,“快走!”

李天启含泪:“娘!我走了,你保重!”再次跪在地上,拜别母亲。

李母背靠着门板,强忍着眼泪。她心里多么不舍心中的孩子,好不容易将他拉扯大,十年光景却像转瞬即逝。李母从门缝往外望去,隐约看到李天启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心里更是一阵揪心,眼泪再也忍受不住,哗哗流下。

风更大了,呼呼作响。乌云滚滚而来。

李天启闻到那股腥臭味更浓,他往夜空上望去,原本朗月繁星的夜空,居然都是黑压压一片,什么也看不清。

他含泪离开村口,不知在黑暗中走了多久,那股腥臭味渐渐淡去。

“不遵教诲,无视法相,无灭老祖,带尔归去。”身后远方村子的上空隐隐传来恐怖震撼的隆隆之音。伴随隆隆声音,那大片滚滚乌云之中忽然落下无数缕黑烟,直扑向村庄。

在那一刻,顿时一阵鸡飞狗走,村里吵杂声一片,破罐烂坛,火光顿起。

“娘。”早已摸黑走了好一段路程的李天启回头看到那村里升起的点点火光。

不及思索,“我要回去。”他把心一横,转身往家里跑去。

摸黑而跑的他跌跌撞撞,一不小心掉进了路旁一个深坑中,头撞到了坚硬的坑壁上,顿时昏了过去。

本来就精疲力竭的他昏睡了很久,等他醒来,已是第二天的午后。

娘!他醒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快跑回去看看母亲。

借着藤蔓爬上洞口的他,已然顾不上摔落的包裹,拼命往村子跑去。

弥漫中的那股腥臭之气早已散去。

气喘如牛的他看到眼前的一幕,愣了,呆了。

泪水从他脸上冲下一片泥痕。

眼前的村庄已被夷为平地,只有一些还没燃尽的木桩在冒着轻烟。

而他的家,那陋室,也只剩下一堆残枝破土。

村庄所有人都已消失无踪,就连鸡犬猪牛也不见踪影。

“娘!等我!”李天启对天大吼,心里甚是愤懑。

“神!回答我,我做了什么?还我的家,还我娘亲!”

眼光回旋之处,偶然瞧见火光!确是火光,山神庙的方向冒出火光。

李天启深吸一口气,很费力地跑到了山神庙前。

但本已破败的山神庙此时已被烧得只剩下了一堆木架。

灰黑两只老鼠吱吱叫着,在山神庙前乱窜,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事情。

李天启喘着粗气,握紧拳头,重重打在了地面上,汗水泪水齐滴下了土地。

寒风依旧,却不解此少年之意。

面对已是一堆灰烬的家,李天启多次跪拜不忍离开……

“报仇!”李天启走到山边,回首最后望了一眼村子。他回到坑洞,把包裹捡了起来,带在身上。掏出身上的几枚铜板,小心翼翼地收妥,却再次睹物思情,想起母亲的叮咛,泪水再次挥洒而下。

如何才能学得本领?

去哪找那丑陋的山神?

娘亲所说之苏州,是什么样的地方呢?

长路漫漫……

前路是何方向,少年并不知道,带着满腔的愤怒和哀思走了出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轩辕圣灵石》<<<<

第4章 山庙废墟

山神庙已成废墟,灰黑的木炭中偶尔蹦出一些火星。

三位身着蔚蓝色披风的男子骑着骠骑疾驰而至,一路烟尘来到废墟面前飘然落下,马匹显然已奔波许久,口鼻喷出白沫。

领头的一位头发有一缕金黄,戴着金色面具,后面跟着两位戴着银色面具的黑发男子,领头的金色面具男子走动时腰间不时闪现出一个“风”字腰牌。

“杨都尉,请看这里。”一位银色面具男子快速走到废墟前面,蹲下手指着地面一坨绿色的唾液。

“这是松毛虫的唾液,恶臭难挡,显然已成半妖。”杨都尉语气肯定。

闻言两个银色面具男子突然警惕般面对山林,手握腰间佩剑,“噌”一声按住剑把。

杨都尉:“此虫不足为惧,从地面上点点滴滴流下的绿色虫血看,已然受伤。”

他拿出八卦罗盘,走进废墟,继续说道:“昨夜太子亲信纥干承基传话说星相大师观星算卦多年,终发现圣灵石在东南方向现身。是以太子殿下特命我等立刻启程追踪至此。不想此地山峦密布,道路九曲,耽误许多时间。圣灵石此刻也是泥牛入海,忽然踪迹全无。”杨都尉说道,“我等须仔细勘验此处。”

“遵命。”两银色面具男子收剑入鞘,拱手作揖。继而分别踏入废墟中寻找线索。

杨都尉来到已烧成黑炭的长桌子前,捏起了一些暗黑色粉末,并放在鼻头上闻了一闻,“人血?”

“都尉!”左边银色面具男子叫了一声。

杨都尉迅速跑了过去。在一堵残存的墙体上,赫然插着一根几近透明的针,如牛毛大小,针稳稳地扎在了墙体上,针似乎将一块东西钉在了墙上,但因经过火烧,早已变得焦黑。

杨都尉抽出袖箭,拨了一下那块黑色东西。

“杨都尉,这好像是一块皮?”

“没错,就是一块皮,一块虫皮。”

“是那成妖的松毛虫的?”

“对。”杨都尉轻轻将那块黑皮挑了下来。

“是什么武器如此犀利?”银色面具男子眼光瞟向那根银针,“难道仅仅是这根针吗?”

杨都尉也往银针瞧去。

几近透明的针却突然从两人的视野中消失了!

“这!”银色面具男极其惊讶,他用力眨了下双眼,再看也是一样,墙体已无东西。

“遇妖则显,显然这是上等法器。此处一定曾经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但我们却无从知晓。”杨都尉将那黑皮扔掉,“人与妖发生了什么?是否与太子殿下亲信纥干承基所说的圣灵石有关?”

他看了看手中的八卦罗盘,没有任何反应,像是在自言自语:“此罗盘也是纥干承基给的,说是圣灵石出现,此罗盘就会给予定位。极其准确。这就太奇怪了,昨夜子丑时分还反应颇大,此时却毫无任何动静,难道是出了故障?或是说圣灵石已不在此地?”

“都尉,在下这边没发现任何线索,但那边山下似乎有个村庄。”在右边搜索的银色面具男叫唤起来,手指着山下已成灰烬的清水村。

“走,赶紧去那村庄看看。”杨都尉将手一挥,“一个月期限说长不长,若果我们无功而返,难以面见太子殿下,有负重托,只能领罚了。”

两银色面具男子双双下意识地摸了一下戴在脸上的面具,那露出的双眼眼神里顿时流露出恐惧,显然未能完成任务的责罚将极其可怕。

“小心!”杨都尉忽然高高跃起喊道,并挥手向脚下的地面射出袖箭。

两银色面具男不愧修为颇高,闻警顿时施展轻功,也跳跃开,拨出了手中的佩刀。

袖箭咻咻两声深入地里。

地面突然隆起一个三尺见方的大土堆,一只无眼蛆虫钻了出来,满嘴均是黏滑的液体,头上插着一把袖箭的末端,流出浓黄的液体。

“噬魂蛆。”杨都尉落在不远处。

两银色面具男子挥起佩刀,做好攻击的姿势,闻言暗暗吃惊。

“注意它喷出的毒液。别近身使刀!”杨都尉淡淡说道。

噬魂蛆蠕动着,高高抬起那浑圆的身躯,循声向杨都尉喷射出一股墨黑的液体,杨都尉侧身躲开,“用暗器打它头部。”墨黑色的液体落在地面,顿时嗤嗤冒出一股青烟。

这么厉害?两银色面具男迅速收刀入鞘,各自亮出手里的暗器。如雨般打向那条恶心的怪虫。

“咻咻咻……”多枚暗器准确打在了那蛆虫的圆滑的脑袋上,噬魂蛆负痛,露出上下两排密布的黑牙,吐出一坨坨黏液流淌在地上。

三人心里都感到一阵恶心。

蛆虫弓身触地,欲钻回土里,一阵翻滚,尘土顿时飞扬。

“哪里走!”杨都尉叱喝一声,掏出两颗乌黑的雷鸣弹,扬手打进了蛆虫的身体,蛆虫身体顿时迸射出两股脓液。

话音刚落,蛆虫已重新钻进了泥地里。微微感到脚底一阵抖动。

“轰隆”两声巨响,碎石烂泥夹杂蛆虫碎肉从烧毁的废墟中爆射而出,随之而起的是一股冲天的黑烟。

三人不约而同均向后又跃开几丈。

“杨都尉,没想到这雷鸣弹威力如此巨大。”右边的银色面具男恭维道。

杨都尉刚想说些什么,三人同时又感觉到地里又传来剧烈的响动,地面一阵乱抖。

“地震?”左边的银色面具男呼道。

“噬魂蛆群!”杨都尉此时才喊了出来。

两位下属倒吸一口冷气,正待有所准备。

右边银色面具男感到脚下泥土猛然被拱起,还未来得及施展轻功,感觉就被什么牢牢吸住了双脚,转而失去重心,倒挂下来。一条数倍于方才那只噬魂蛆的蛆虫从地里钻出来,牢牢吸住了他的脚踝,此时银色面具男离地居然有两丈高。

空气中立刻弥漫出浓烈让人作呕的气味。

这只庞大如龙的噬魂蛆似乎也很机灵,生怕一张嘴,让到嘴的食物趁机逃跑,是以巨口慢慢蠕动,像是要把银色面具男活吞进肚。巨蛆身上不断掉落一团一坨粘稠的液体。

银色面具男子何曾看到过如此丑陋恐怖的巨蛆,起初煞是慌张,但生命系于一刻,又逼迫他必须镇定心神,不愧是久经考验之人,他迅速调整心神,定睛一看,原来是双脚的裤腿均被巨虫咬住,难以挣脱,毫不犹豫的他拔出腰刀,想与巨虫拼个鱼死网破,即使挣脱不了,关键时刻他也会废腿逃生。

忽然,巨蛆庞大的身体里一阵快速蠕动,不同部位的肉芽同时内凹,均露出了个一尺多宽的黑洞,三条如方才那条噬魂蛆一般大小的蛆虫奋力将虫体挤将出来,带下不少粘稠的液体。

钻出巨蛆虫体的三条蛆虫毫不停留,立即露出黑牙,向银色面具男同时咬来,银色面具男挥起手中配刀,要向蛆虫砍去。

杨都尉急忙腾空而起,抽刀划开巨蛆咬着的那名银色面具男子的裤腿,同时接住银色面具男下落的身躯,往旁边滑开。

此时那银色面具男子挥出的刀,却已然击中一条蛆虫的脑壳,划拉出一条深沟,蛆虫深沟伤口顿时溅射出浓黄的浆液,部分浆液击中了他挥刀的手臂,登时冒出烧焦的黑烟。

“啊呀……”落地后的银色面具男疼得已握不住手里的佩刀,佩刀掉落在地,“腌臜臭虫!焉敢伤我!”

另一名银色面具男飘身而至,从杨都尉手中接过受伤的同伴,扶着移至较安全的地方。

一阵风吹起毅然站立在无眼巨蛆前的杨都尉蓝色披风,他显得淡定无惧。

三条蛆虫滑落下无眼巨蛆的身体,迅速蠕动猛扑过来。

巨蛆狠狠地咽下了巨口撕下的裤腿布条,扭动丑陋的身躯,将最后一截身体也从土里抽了出来,足足有五六丈长。

杨都尉双手各亮出两颗雷鸣弹。

四条无眼蛆虫毫无畏惧地扑了上来。

杨都尉高高跃起“突突突”,三颗乌黑的雷鸣弹直入那三只已扑上来的蛆虫嘴里,他跃起的身躯已然落下,跟着轻点其中一只蛆虫的脑袋,再次拔高身形,已然掠到了迎面扑来的巨蛆面前,巨蛆张着满是黑牙的巨口,喉咙里咕咕作响冲了过来。

“都尉小心!”两名下属惊叫。

那三只被塞了银弹的噬魂蛆咽下了银弹,同时跃起,对着杨都尉的双脚就是一顿疯狗般地狂咬。

杨都尉手疾眼快,甩手将手里剩下的一颗雷鸣弹射入巨蛆喉咙,然后一个翻身,双脚蹬向巨蛆脑壳,再反身打出两枚袖箭。

三只蛆虫扑了个空,反而咬到了巨蛆蠕动的庞大赘肉。

此时杨都尉借一蹬之力,迅速腾跃到两名下属面前,一手一个,拉着他们飘下了山神庙下的一个山岗。

只听四声“轰隆”的巨响,废墟上空飘下一阵恶臭烂肉雨。

三人重新上到废墟的时候,看到满地尽是噬魂蛆的碎肉和粘稠的汁液。

虫子腐蚀的液体已蒸得地面热气腾腾,轻烟缈缈。

那银色面具男拿出金创药为受伤的同伴疗伤,并撕开布条给予包扎。

受伤的下属道:“没想到这恶蛆如此厉害。幸得都尉出手相救。”

“无大碍就好,自家兄弟,勿要客气。”杨都尉道:“这无眼巨蛆已多年未现踪迹,不想却在此处得见,真是让人称奇。”

“是啊,看来这里的确是发生了耐人寻味的事情。”

“走,速去那村庄查查,看有无线索。”杨都尉挥手道。

“遵命!”

三人的坐骑不知什么时候早已吓得跑到山下,焦躁不安地等待着他们的主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轩辕圣灵石》<<<<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