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糕!女帝训练营,竟混入一男人》庄平凡的小说,陈平,叶天帝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糟糕!女帝训练营,竟混入一男人

作者:庄平凡

主角:陈平,叶天帝

类型:玄幻

简介:女帝训练营,神兽多如狗,圣体满街走。没成想,这次却混入一位废物,连大道仙音都无法点化,吞了数百枚悟道果,才堪堪引气成功。
陈平表示很无奈,为什么总有人想推倒我?女人之间,就不能有纯洁的友谊吗?
为了保护自己,最终进入时空加速塔,领悟本命神通——“和光同尘”。无论任何逆天体质,都会拉到同一水平线,被其用丰富的经验打败。
我的天!一位引气期的废物,居然成为至尊榜首席女帝,天道也太不长眼了吧?

第1章 解脱了

陈平是一位底层劳动者,在他的职业生涯里,从来没有休假二字。

他已经连续一个月熬夜了,是的,“自愿”无偿加班。

他曾感叹,为什么仅仅只是,找一份工作,就要付出自由和尊严的代价?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代价并没那么简单,还有零点零一秒,他便要猝死了。

陈平飘了起来,他感觉宇宙深处,有一股力量在召唤着自己。

“难道我之前只是一场游戏,现在就要回归真正的现实吗?”

他解脱般的笑了,感觉身子很轻,从未如此舒坦。

可不知为何,他又哭了起来,潸然泪下。

“我走了,游戏里的妹妹怎么办?”

他俯瞰着,星空中的蓝水星,发出一阵悲痛的怅叹。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穿梭过一个深邃的黑洞,眼前霍然开朗。

是一座青铜色的大门,流转着篆文,铜锈斑斓,给人以亘古神秘之感。

自陈平眉间,飞出一滴鲜血,落在铭文凹槽上,瞬间流光溢彩,蔓延整座铜门,缓缓敞开。

“欢迎来到——女帝训练营!”

虚空之中传来的声音,非男非女,没有任何感情色彩,但却庄严肃穆。

陈平陡然一惊,抓住了关键词,失声道:“女帝?可我是男的呀。”

他满头雾水,不知自己为何会来到这种地方。

熟悉的声音再次传来,清晰有力。

“你要经历的第一关,便是验明正身。”

“若是来历邪恶,抑或是非女性生灵,将就地陨灭,永不入天道轮回。”

声音倏然变得威严强势。

“女…女性?”陈平一个激灵,直打了个寒颤,哆嗦着:

“那我岂不是死定了?”

虽然因为长年熬夜,导致自己肾虚脸白,看起来似女人阴柔。

但身体的特征,是无论如何,伪装不了的啊。

他并没有时间思考。

突然,一道圣洁澄净的光,向他照来,仿佛可以看透人的一切,前世、今生、未来,思想、身体…皆无所遁形。

那道光暖洋洋的,但陈平却感觉自己,要被融化了一般,心灰意冷,颓丧不振。

“难不成,还要再死一次?”

“呵,这一次,运气还是这么差。”他嘴角掀起一股嘲弄。

就当他万念俱灰时,脑海蓦然响起一个声音:“别怕,有我帮你。”

声音富有磁性,给人以安全感。

陈平忍不住惊呼起来,原来身上的衣服,突然消失不见了。

他望向下面,却怔住了,然后欣赏了起来,不禁发出赞叹:

“哇,原来是长这样的…”

具体模样,只能想象,不可描述,否则审查小姐姐,不同意咯。

他舔了舔干燥的嘴唇,颤抖着手,忍不住去摸。

却是摸了个寂寞,准确来说,摸到何物也是不可说,其中有大恐怖,涉及低俗,无法过审。

原来只是幻象而已,陈平拍着胸松了口,颇有几分,劫后余生的感觉。

Duang—Duang—Duang—他想弹几下,却被作者君,及时制止了,不可以的,河蟹神兽出没,需小心谨慎。

“哎呀,差点以为被阉了呢,呼,真是一波三折。”

电光火石的一瞬间,陈平通过了检验,被迫伪装成女人。

在一大串检验报告中,身材一项最是好评。

“胸不平,何以平天下!一代女帝该如是也。”

这评语大气磅礴,充满了赞赏的意味。

陈平迷糊的走了出来,踏在星空烂漫的天路上。

脑海里有个声音,在和陈平不断交流着,为他释疑解惑。

“女帝训练营到底是什么呀?”

“天道培养的种子强者,来对抗一些邪恶的存在。毕竟,循规蹈矩的成长太慢了。”

“为什么只有女人?就离谱!”

“准确来说,男女是分开的。因为爱情,会影响拔剑的速度。”

“啊?那我不是应该,在雄性一方吗?”

“你活得太辛苦了,三十年还没牵过女人的手,所以…”

“所以就让我嘿嘿嘿?这…这不太好吧?”陈平不好意思的打断。

他嘴上客套,内心已经浮想联翩了。

女帝训练营竟是我后宫?这也,太刺激了吧。

“你应该听我说完的,所以…我想让你,继续保持优良的传统。”

磁性的声音,充满了调笑的味道。

“你不能越轨哦,否则天道会发现你的伪装,将你无情格杀。”

“哼,我会忍住的!”陈平赌气道。

“呵,光你忍住,可远远不够哦。”他的笑声,有些意味深长。

“啊?什么意思?”

“你不会天真的以为,女人和女人之间,只有纯洁的友谊吧?”

陈平倒吸一口凉气,细思极恐。

“对了,说到底,你还没告诉我,你是谁呢?”

陈平踏入了一道阵门,忍不住问道。

“你可以叫我鸿蒙——伫立在系统界,顶端的男人。”

话音落下,陈平脑海里陡然,显现出一个英俊潇洒的男子。

嘴角挂着一抹邪魅的笑容,有种放荡不羁,出尘洒脱的气质。

从鸿蒙口中得知,他已经培养出,无数个震古烁今的强者。

但老套的方式,已经让他腻味作呕了,鸿蒙追寻的是,好玩有趣,新颖创意。

“我鸿蒙的能力,出乎你的料想。即使想回你的家乡——蓝水星,我也可以带你去。”

“真的吗?”陈平眼前一亮,喜出望外。

鸿蒙的脸色,依旧是高深莫测,缓缓道:

“我知道一条神秘的荒古星路,是昔日蓝水星内的无上强者,用血肉搏杀出来的。”

“他叫什么来着?哦,对了,叶凡——叶天帝!

“一个连我鸿蒙,都很敬仰的强者。”

陈平兴奋得,攥紧了拳头:“那我们现在就可以出发吗?”

他终究还是放不下,自己相依为命的妹妹。

鸿蒙淡淡一笑:“傻孩子,你还太弱了。星空宇宙,可比你的家乡,危险太多了。”

“好!我一定努力修行!”陈平涨红了脸,从初始的迷茫,到现在豪情万丈。

鸿蒙面无表情,他已经看过太多,这样的孩子。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一个又接一个,像个圆周一样轮回,永无止境。

任谁都会麻木。

所以,他要寻找新鲜感,让自己不要沦为,那些低等、没有灵智的系统。

唉,什么时候,才能遇到那个特殊的男人,让我彻底打破枷锁,恢复自由之身。

几乎永恒的岁月,让他逐渐迷失了。

“我是鸿蒙,我是人!我才不要成为冰冷的系统!”

他霍然惊醒,刚才竟然又以系统自居。

他梦呓般自语,重复着这一句话,生怕自己又忘记了。

——

作者有话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糟糕!女帝训练营,竟混入一男人》<<<<

第2章 废物是天才之父

陈平从天空中落了下来,触目所及,浩瀚无际,座落着各种各样的建筑。

远古时代的茅草屋,榫卯楼阁,金碧辉煌的水晶宫,大气磅礴的天庭楼宇,科幻机甲战堡,鬼窟兽山…等不一而足。

鸿蒙说每一栋建筑,都是一片天地,芥子须弥仙法,将空间无限次折叠。

倏然,有一把三尺长剑,落在陈平的脚下,将他托起,一阵龙吟声骤响。

陈平听得懂它的意思,负责引路,带他去参加,“新生典礼”。

一路飞行,陈平目不暇接,周围莺莺燕燕,充满了异界风情的美女。

一阵香风袭来,是一位头长粉嫩犄角的小龙女,骑着一只海龟,差点撞上了他。

身后,一对姐妹花,挥展着五彩斑斓的羽翼,娇语调笑着:

“嘻嘻,九天吞龙雀,终究比不上,不死天凤…”

画风突转,一位仿佛从黑暗中,走出的女子,身材高挑,气势冷峻,容貌却比仙女还美,化作一道黑芒,冲刷而去。

竟是地狱战神——阿修罗!

嗖的又一声,是从科幻时代而来的女人,身上披着一件蓝色的盔甲,薄如蝉翼,却能带她御空飞行。

尼姑托着拂尘、三岁女婴脚踩风火轮、公主身骑八辇天龙马,雕身人首伴生雷电…

这些生灵是由无数位面,汇聚而来的女帝种子。

中心广场中,坐满了女人,陈平感觉自己置身于花的世界,各种幽香,争妍斗艳。

他闻了闻自己,只有淡淡的青草气息。

上一秒大家还在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但下一秒,都静止了下来。

天道的化身出现了,一位带着黑框眼镜,红裙黑丝,手持教鞭的御姐。

身材高挑,玉腿修长,声音极有魅惑力,但胸前的平坦,仿佛与陈平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她侃侃而谈着,女帝训练营的来历、规则。

陈平听得入神,突然向鸿蒙问道:

“我会不会受制于天道,成为一个傀儡啊?”

他的表情有些惊恐,如果只是一具行尸走肉,大帝的修为又有何用?

“你们的关系是平等的,不过你承受了这段因果,将来是要偿还的。”

陈平点头了然,这就相当于投资。

陈平笑得很开心,仿佛已经到达了人生巅峰。

“嘿嘿,四年后毕业,我就是睥睨天下的大帝了。”

从人间底层骤然到达金字塔顶端,任谁都会飘飘然。

结果却迎来一阵,透入肺腑的冷笑:

“错!错得离谱。”

第一,毕业后,你不会有修为,只会拥有一段,证道成帝的经验,无数功法典籍…

第二,四年期限只适用于,一般女帝,有些惊才绝艳的人,只需要很短的时间。

目前最高的纪录,是八个月。那个恐怖的女人,已经超脱了天道。

陈平恍然大悟,又嘿然道:

“按照“主角定律”来发展,我的资质肯定是震古烁今,力压群帝,成为纪录缔造者…”

不知不觉中,陈平昂首挺立,睁目如瞪,俨然是一代高人的气概。

“错!错得南辕北辙!”

“我又错了?”陈平纳闷。

“没错!”鸿蒙笃定道。

“错了?没错?”陈平掐着手指头,掰扯着,霍然抬头道:“我特么的到底错没错啊?”

鸿蒙啧啧赞叹道:“你完美的展示了,你的蠢驴资质。”

“不过,我就看中你这一点。我要你当一个废物。”

这“废物”二字实在太扎心了。勾起了陈平无数惨痛的记忆,癔症了一般。

“我在蓝水星就是个废物,我养活不了妹妹,有社交恐惧症、讨好型人格…”

“干啥啥不行,躺平第一名。”

“面对上司的压榨,我心里把他十八代祖宗骂了个遍,但脸上还是赔笑,不敢蹦出半个不字…”(此处省略八百万字。)

“总而言之,我就是一个卑微的废物。”陈平目光空洞,呓语道。

“谁说废物就一定要卑微?我要你做一个,八荒六合唯我独尊的废物。”

鸿蒙声音陡然拔高,像要给他注入自信。

但陈平浑身的力气,都好像被抽干了:

“呵,说得再好听,那还不是废物。”

“我现在再猝死一次,还来得及吗?”

鸿蒙知道他已经被恐惧,蒙蔽了双眼,循循善诱道:

“天才只是走了一条,通往成功的捷径。”

“而你,是要把所有的路都走一遍…”

“言以概之,失败是成功之母,废物是天才之父,陈平你明白了吗?”

鸿蒙脸含微笑的看着他,气质高深莫测。

洗脑成功!

陈平眼神又重新散发着光彩,紧握着拳头,喃喃自语道:

“我要做天才他爸爸,废物是最了不起的。”

“我要当废物,我要当八荒六合唯我独尊的废物…”

陈平觉得自己,又可以了。

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大道万千,殊途同归。只要有鸿蒙在,废物和天才,又有什么差别呢?

那鸿蒙为什么要忽悠他呢?答案只有一个——好玩!

他塑造了太多天才,这次,要换个角色来玩。

典礼终于结束了,每人发了一本——《女帝训练营简章》,就各自散去了。

霎时,虚空中,传来一道音讯,声音很淡,就好像贴着耳朵说似的。

“罗里吧嗦,卡不拉几,你滴再哔哔。”

陈平再次感叹此地的玄奇,明明说着诸天万界,不同的语言,但偏偏每个人,都听得懂其中含义。

适才那句话的意思是:“请诸位女帝,按照编号,回到各自的“修宇”。

修宇,相当于宿舍的意思。

陈平很诧异,明明可以空间折叠了,为何还要四个女帝,住一个修宇?

鸿蒙回道:“人与人之间的交际,也是修行的一部分。”

“世间再危险的禁地,也比不过人心之险恶。”

陈平点了点头,深以为然。

周围有许多,指引路途的精灵,陈平踏入一个传送门,来到了“七七七七”号修宇。

陈平很开心,他最喜欢“七”了,这是他的lucky数字。

尽管前世,他从没有幸运,连个再来一瓶都没中过。

面前的修宇很普通,就像古代的楼阁一样,但内藏乾坤。

比如这时,陈平从枕头一钻,进入了厕所。

另一位修友,同样在枕头一翻,却掏出一块燃着冰焰的兽肉,吃得津津有味,眼泪都差点流出来了。

那是她的家乡,独有美食,纾解了淡淡的乡愁。

——

作者有话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糟糕!女帝训练营,竟混入一男人》<<<<

第3章 我们孤立她吧

“你叫陈平?呵呵,果然是人如其名。”

第四位修友,目光在他胸前扫了扫,嘴角飘出鄙夷的笑容,而后挺起傲人的部位,优雅的迈向自己的床铺。

其实她也没多大,荷包蛋而已,但不妨碍,她在陈平身上找到了自信。

陈平无所谓的耸耸肩,若他真是女人,说不得真会自卑气恼。

但身为男人他很坦然,那些比女生Size还要雄伟的大肌霸,才不正常呢。

他开始观察三位修友。

适才的女子叫语薇,头顶金凤冠,身披七彩霓裳,灿如朝霞,贵比皇后。举手投足,洋溢着高不可攀的气质。

想来是出身不凡,从小娇生惯养惯了。

二号床铺的女子叫沐月,身上穿的料子异常古怪,像是兽皮和绿藤交织在一起,裸露着白皙泽润的肌肤,像凝脂玉石一般。

气质灵动出尘,整个人散发着一股野性,笑起来比阳光还灿烂,露出颗俏皮的小虎牙,煞是可爱。

与她俩的自信飞扬相比,灵姗显得唯诺了些,低眉耷眼的,一言不发,整个人在被铺里缩成一团,好像极没有安全感。

身上的素衣麻布,不知是质地太差,还是洗了太多次,薄得像张纸一样。

眼波澄净如清泉,肌肤白嫩的像能掐出水来,真是我见犹怜,有种让人忍不住,想要保护的柔弱美。

陈平为了掩盖身份,让鸿蒙精心打扮了一番。长发宫装,眉目如画,看起来真像娇滴滴的大美人。

陈平看着镜中的自己,不由露出迷醉的神色,他觉得晚上会做梦。

梦的名字叫做——《击剑》

“我要跟你换床铺!”

语薇俏盈盈的来到沐月身前,不容置疑的说道。

“为什么要换?”沐月的声音很清脆,仿佛未脱童稚。

“我的“时空任意门”上,画了一只大王八。”语薇咬牙切齿道。

沐月眯起眼有些错愕:“就这?”

“那可是噬天龙龟,我会做噩梦的~”

语薇跺了躲脚,嘟起了红润的嘴唇。

若换成男人,肯定被她媚态横生的动作,勾得心魂一荡,说不出拒绝的话。

但沐月明显不吃这一套,冷笑道:“我不怕王八,也不会做噩梦,但我就不惯你丫的!”

语薇惊愕当场:“你…你竟这样和本宫说话?”

“就说了咋地?你咬我啊?”

沐月叉腰瞪眼,直言不讳,性格泼辣。

语薇是天庭娇女,金枝玉叶,从没见过如此野蛮的女人,一时间竟乏言以对。

她气得花枝乱颤,环顾四周,目光倏然定格在灵姗。

“喂,你跟我换!”

灵姗咬了咬嘴唇,想拒绝,却又不敢开口,一副楚楚可怜的神态

陈平看得心都颤了,主动揽了过来:

“我和你换吧!”

陈平的枕头,连接着厕所的空间,总觉得不是滋味,换了正好。

灵姗低垂下头,神色有些不自然,她似乎不习惯别人的帮助,也不愿受到注意。

语薇登时笑了出来,像挽回了面子。拍了拍陈平的肩膀:

“你很自觉,不像某人…哼!”

她的声调陡然拔高,不屑的朝沐月瞥了一眼。

而后凑到陈平耳畔,吐出一口香气,低声娇纵道:“我们一起孤立她吧。”

好家伙,一言不合就孤立,女人之间的勾心斗角,竟恐怖如斯?

修宇门前,突然一阵萤光流转,第二天的功课表出来了。

只有一节必修课《修真体系概论》,综合诸天万界,无数纪元的修真体系,分析优劣利弊…

陈平看到了相当眼熟的一条,练气、筑基、结丹、元婴、化神…

不过这条修仙体系,天道给出评价,只是中等水平罢了。

语薇忽然发出一声冷哼,“本宫都已经修炼到圣果境了,居然还要重修。”

是的,刚入营时,每个人的修为都归零了。

天道的说法是,要把生灵的潜质,开发得淋漓尽致,臻至更高的境界。

入了女帝训练营,证道成帝只是起点,未来不可限量。

语薇依旧在叽叽喳喳,抱怨个不停,其实大多是在凡尔赛,炫耀自己浓浓的优越感。

沐月发出一声娇哼,修宇四分之一的区域,登时暗了下去。

仿佛隔绝了时空,连一点光、声也传不过去,当然,你也绝对不知道她在做什么。

陈平眼前一亮,干坏坏的事情,也不怕被人发现,那可真刺激~

一夜无话,陈平打开了野外模式,穹顶的银河,大自然的微风蝉鸣,陪他入眠。

翌日清晨,陈平几人踏入任意门,上面有许多时空标点,仅一瞬间,便来到了修道学院。

道室很大,像一个广场,容纳下所有新生,座位是一个金色蒲团。

陈平坐上去,就好像吸了一口仙气,精神抖擞,身子都轻了起来。

陈平的几个修友,并没有坐一起,他环顾四周,发现这是常态。

仅仅四个修友,竟分成了好几个派别,口蜜腹剑,言辞交锋,充满了火药味。

蓦然,一道仙音响起,神霞漫天,中间的道台上,显现出一位男子,仿佛从无尽时空,跨越而来。

浑身须发皆白,但俊逸的脸庞,却如刀削斧凿般,棱角分明,一双星眸深邃幽沉,就像两泓深不见底的清泉,有种摄人心魄的魔力。

哇—咔—咔—这也太帅了吧。

尤其是那种,历尽千帆的沧桑神秘,最为致命。

周围发出一阵花痴的尖叫声,许多女生表示,晚上会做不可描述的梦。

啊,这么露骨的吗?

呵,没有男人,矜持给谁看?

老师的名字叫道衍,开口舌绽金莲,异象环身。太初、荒古等时代的气息,扑面而来,让人身临其境。

虚空响起了大道仙音,让人如醍醐灌顶,陷入顿悟之中,仿佛要举霞飞升了一般。

陈平是唯一没进入状态的,他的资质实在太差了,竟连大道真言都无法将他点化。

百无聊赖下,他又和鸿蒙交流起来。

“道衍老师好厉害啊,若能成为他的徒弟,我就起飞了。”

鸿蒙回道:“他是诸神时代的强者,早已经湮灭了。”

“天道只不过,将他布道的片段,截取了出来。”

“啊?难道老师们,都是虚拟的不成?”陈平有些意兴阑珊。

“当然也有真实的存在。”

比如那个超脱天道的恐怖女人,为了回馈天道,她在女帝训练营,便有一道天外化身。

“目前是剑道学院的院长,但愿…你不会遇到她。”

鸿蒙饶有兴致的笑了笑,好像在酝酿着什么有趣的计划。

——

作者有话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糟糕!女帝训练营,竟混入一男人》<<<<

第4章 史上最废女帝

陈平对于强者的故事,异常感兴趣,一直在追问着。

鸿蒙娓娓道来。

训练营里的老师,来历大概有这四种。

第一,和天道交易。

第二,欠下因果。

第三,为了好玩、或是收徒。

第四,截取强者片段。

前三种,他们还活着,最后一种,就如道衍,不知陨落多久,可能连文字记载,都被时光磨灭了。

陈平没有继续问下去,他被周围的场景惊呆了。

各式太古遗种,仙体魔躯、道胎灵种,显露真形,散发五彩金光,交相辉映,怎一个壮丽了得?简直颠覆了人生观。

神兽多如狗,圣体满街走。

陈平震惊的发现,她的修友沐月,竟是神界赫赫有名的——天眼神虎。

这种神兽成年之后,便是半步大帝,可与五爪金龙搏杀的存在。

语薇的父亲是圣体,母亲是先天道胎,诞生了一个恐怖的存在——先天圣体道胎,堪称大道之子。

灵姗——太阴混沌体。混沌原气,仙界难寻,伴随着天地而诞生。

这种体质怕是,哪个开天辟地,便存在的老怪物,转世无数次,才谋得的。

陈平一脸懵逼,这才发现自己的同修(同学),究竟有多么牛掰。

在各自的位面,妥妥的都是气运之子,将来独断万古的存在。

而自己呢?他摊了摊手,凝眉思索了一番,嘴里蹦出一个词。

“大概是…“社畜废体”吧?”

“就你也配?”鸿蒙毫不留情的打击,他指了指一个女肥仔。

她才是“社畜废体”,来自十二级文明的星球,经历无数社畜轮回,洗尽铅华,最后证道成帝。

“世界上本没有“社畜废体”,但社畜多了,便进化成社畜大帝”。

“哇靠,这都行?”陈平惊得跳了起来,头皮发麻。

“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人遁其一。就算是废物,也有独霸天下的机会。”

陈平没有被鸿蒙煽动,幽幽叹道:“遇上鸿蒙大哥,才是我的机缘吧?”

“哟,变聪明了?居然有了逼数?”

仅在几瞬之间,周围的同修,气息节节攀升,转眼便已突破了五六个大境界,浑身流光溢彩,玉颊生辉。

而陈平依旧在原地踏步,笨拙的打着引气诀,连修真的门槛,都无法踏入。

唰的一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了过来,如果眼神有温度的话,陈平早就被烤化了。

天地之间,倏然静止了下来,连道衍都顿住了,神情微微错愕,好像有些措手不及,从没有遇到这种情况。

在大道仙音的点化下,就算是磐石草芥,都能产生灵性,获得仙缘,更何况是一个人?

好吧,退一万步来说,陈平是一个蠢货。可是蠢货怎么可能出现在,女帝训练营?

这里随意一个生灵,成帝的希望,无限接近于十成,这是经过天道衍化,得出的结论,万万不可能有误的。

短暂的平静背后,酝酿着轰雷般的爆笑哗然声。

“哈哈哈,竟连最基本的引气 都做不到,连我家小马倌都不如。”

“这样的废物,怎么可能是女帝种子?与她一届同修,不好意思,我感觉被侮辱了。”

“如果出生在铁甲星球,还可以靠营养液苟活,但无疑她没有这个福分。”

“像你这样的女子,只能是花瓶,沦为男人的炉鼎玩物 ”

有人爆笑,有人嘲讽,还有人充耳不闻,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女帝这个词,听起来高不可攀,那是因为你在仰望她。

倘若处于同一层次,你会发现,她们和普通人一样,都有七情六欲,爱恨嗔痴。

“果然,有人在便有江湖,女帝训练营,也不能幸免。”

陈平吁出口气,发出感叹。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陈平被侮辱的感觉,并不强烈。

她们骂的是女性陈平,和我有何干系?

经历过社会的毒打,这点冷嘲热讽算什么?

蓦然间,天地又安静了下来,自陈平的座位,打开一道空间裂缝,飞出一道金芒,伴随着沁人心脾的香气。

“竟然是悟道果?而且是十万年份的那种?”

有人掩嘴惊呼,这可是传说中的仙药,借大道之力,开启灵智,突破境界,顿悟神通道法。

昔年鲲鹏族的大帝,未证道时,机缘巧合,得到一枚悟道果,开创出惊世骇俗的宝术。

天鹏搏羽术——帝级道法的雏形。

可见其惊天功效,可遇而不可求。

“天啊?她竟然吞下了悟道果,真是暴殄天物。”

有人痛心疾首的说道,仿佛陈平做了某种罪大恶极的事。

这是天道,为了不让陈平落下境界,做的补偿措施。

陈平眯着眼睛,砸巴着嘴,一脸的享受,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好像在欢呼雀跃。

与此同时,升起一股玄妙的气息。陈平灵台神觉清明,狂风暴雨般的灵感,直涌上心头。

他情不自禁的,又开始打起引气诀,只是动作没有行云流水,显得艰涩困难。

没过多久,陈平玄妙的气息散去,他停了下来,望着双手,茫然失措。

“天方夜谭吧,悟道果可顿悟神通,竟支撑不了一式引气诀?”

“这资质该有多差?千生万世的蠢猪,也不至于此吧?”

大家面面相觑,惊异到极点,成了呆萌的模样。

讲道已经结束了,但所有生灵,都不约而同留下来,她们要见证一个纪录——“史上最废女帝”的纪录。

空间裂缝再次被打开,这次送出来的是,比悟道果,还要强大的仙药——妙花种子。

陈平的脑袋,陡然开出智慧的花朵,玄光熠熠,双眸精芒乍现。

他再次展开了引气诀,动作一气呵成,连畅贯通,但好景不长。

陈平的废物体质,居然产生了抗体。令他半途而废。

最后,他吞服下,上百枚悟道果、几十株妙花种子,伴随着大道仙音反复回荡。

才引气成功,堪堪踏入锻气一层,当真是步履维艰,含辛茹苦呀。

这一幕当真是,惊了一地的眼球。

就算是号称,消耗资源最恐怖的荒古圣体,也没有这么夸张吧。

大家来不及细想,因为成绩榜单出来了,清一色都是满分,九十九分的都是凤毛麟角。

所有分数都已定格,唯有陈平的分数在不断跳跃着,循环往复的突破下限。

负一亿分…负一兆分…负一千亿兆分…

最后定格的字眼是——负究极分。

也就是差到不能再差,令人发指的地步。

史上最废女帝,官方实锤了。

陈平坦然面对,同修异样的目光,夷然不惧,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振振有词道:“负究极分怎么了?我骄傲了吗?我自豪了吗?我凡尔赛了吗?”

“瞧你们这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儿。”

鸿蒙大哥说了——废物是天才之父,陈平深以为然,扬长而去。

独留众人在风中凌乱,满头黑线。

“你特么,有什么可豪横的?”

——

作者有话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糟糕!女帝训练营,竟混入一男人》<<<<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