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弱反派撩不得》入海鱼的小说,徐亦航,傅老师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病弱反派撩不得

作者:入海鱼

主角:徐亦航,傅老师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厌世小姐x执拗先生(救赎文)
 
康媞(tí)有轻微抑郁症,因为一场意外,她在26岁的时候挂掉了,原本想着这辈子终于结束,下辈子做虫做鸟也不要做人了。谁能想到到南柯一梦,再一睁眼康媞回到了幼年。
 
看着崭新的2年级课本,康媞欲哭无泪。
 
正当她暗搓搓的再准备删号的时候,一个小家伙闯进了她的世界。
 
得,
 
谁活着不是一场试炼,
 
看你这么可怜的份上,帮帮你好了。

第1章 不忍心

2004年,全国性的大事件非典刚刚过去。

在人类的历史中,几乎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那么几件大事件发生。

这很容易让人理解,

毕竟,不发生一些事情怎么能证明他们这一代人的存在呢?

人活着就要不断地刷存在感。

康媞有些意兴阑珊,无精打采的翻看着课桌上的语文课本,漂亮的封皮上绘着两个喜庆的小学生,戴着鲜艳的红领巾靠在一起看书。

啧,他们幸福的样子真是碍眼。

康媞叹了一口气,以她曾经26的高龄,同龄人都当妈了,睁眼闭眼的功夫让她回到了小学二年级。

前一秒她还在6平米的出租房里敲键盘,后一秒就被同桌的小屁孩捅了一下胳膊,说是下课了。

这算是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

康媞懒得去思考了。

不过她得感谢她那个抠门的操着本地口音的大胖女房东,要不是她总不修下水道,自己也不至于插笔记本电源的时候,因为线路短路被电电死。

这下好了,她都不用做自杀计划表,挂掉的同时,家里也能得一笔赔偿金。

康媞脑袋里播放着她去世后的情景剧,都已经联想到胖房东追悔莫及的哭喊声了,身后的位置传来喧哗声干扰到了她的思绪,应该是小孩子打起来了。

康媞眉头一皱,好吵,这个年纪的小屁孩都这么好斗吗?回头一看,是两个小男孩打起来了。

男孩一胖一瘦,瘦的男孩子皮肤要白一些,身上的校服被小胖子扯到了肩膀处,露出了里面的灰蓝色方格小衬衫。

小胖子也没落到多少好处,康媞老远看到他脖子上有几道红痕,应该是格子衫小孩挠的。

“快去找老师!”

“严子铭,你太弱了。”

“动手再狠点,揍这个小疯子。”

旁边的小孩子叽叽喳喳,他们缩在周围,有的目露兴奋,恨不得自己上去打两下,有的神情恐惧,几个胆小的女孩子已经哭出声了。

严子铭应该是那个小胖子,康媞为数不多的童年记忆里记得这个名字,因为他的右眼看不见,在学生圈里很有名。

等会儿!这个小胖子现在两只眼睛还好好的,康媞眨了眨眼睛,又仔细瞧了瞧,她没看错。

康媞觉得前世严子铭右眼失明这件事挺正常的。看他现在打架的劲头就知道了,小脸憋的涨红,腮帮子鼓鼓的。

耳朵边净是吵嚷声,康媞眼中闪过一丝不耐烦,老师怎么还没来。

不好!

康媞眼角余光瞄到格子衫的小男孩从课桌上面拿起了铅笔,伸手就准备刺向严子铭。

怎么说她也是个拥有成年人思维的假小孩,康媞错过身,一个箭步冲到严子铭身前,一只手挥开小男孩的铅笔,另一只手攒住他的手腕。

眼看铅笔冲自己过来,小胖子严子铭也吓傻了,完全没有刚才万夫莫开的士气,左脚绊右脚一屁股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

“哇!”

康媞:……

又没伤到他,哭个屁啊。

“你给我闭嘴,吵死了。”

大概是康媞的眼神过于凶狠,小胖子严子铭哭了一半憋了回去。哭也不是,不哭也不是,眼眶里圈着眼泪,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耳朵边消停了,康媞扭头看着她攥着胳膊的小男孩。如果不是她挡了一下,小胖子的右眼睛就瞎了。

和男孩刚刚对视上,康媞一愣。

这孩子太冷静了,脸上没有表情,连眼睛都清清澈澈的看不到一丝情绪,他的手腕任由康媞握着,仿佛刚才打架的人不是他一般。

这是哪里来的小怪物?

“老师来了,老师!”

康媞连忙放开男孩的手腕,往后退了一步。

她这举动早就被班主任傅老师看在眼里了。

傅老师今年35岁了,有着十年的教学经验,在整个实验小学也是数的上的班主任。

“你们怎么回事?”傅老师板着脸,严肃的眼神在严子铭,徐亦航和康媞身上扫过。

严子铭本来就被康媞的话吓到了,再被傅老师用眼神一扫,圏着的眼泪大有往下掉的趋势。

康媞刚变回小孩子,一时不知道用什么语气和班主任说话,所以就沉默了。

身边的徐亦航呆呆的看着被康媞用手握过的手腕,也没出声。

傅老师身上的气压越来越低,可三个人没有一个说话的。

“老师,我知道,徐亦航和严子铭打架,徐亦航要用铅笔戳严子铭,被康媞挡住了。”

是她的小同桌,刚才晃她胳膊叫康媞下课的那个小女孩。

叫什么名字来着?康媞没注意,等找机会再看看她课本上名字。

听了女孩的话,傅老师又看看其他同学,旁边的同学纷纷点头,表示她说的是真的

傅老师松了一下眉头,两个人打架比三个人打群架要好教育一些,尤其里面还有一个女孩子。她可不想班级里有不好管的刺头。

“你们三个跟着我去办公室,其他人等老师来上课。”

康媞和严子铭乖乖的跟在傅老师后面,临到门口的时候,傅老师回头发现,徐亦航还在原地站着。

“徐亦航,跟老师到办公室。”

傅老师蹙眉看着站在教室中央的孩子,开学接这个班的时候,她就被领导叮嘱过,要重点照顾他,孩子的家长也给她塞了红包。她有关注过这个小男孩,平时不怎么爱说话,开学几个星期都老老实实的,傅老师还以为这小男孩挺好带的,结果转眼就和别的孩子打起来了。

“徐亦航,老师说的话你没听到吗。跟我去办公室!”

见徐亦航没有动,老师的火气也上来了。大步流星走上前,要拉他走。

手刚拉起徐亦航的胳膊,就被徐亦航咬住了。

“斯....徐亦航你松口,怎么能咬人呢。”

别看徐亦航瘦瘦小小的,牙口挺硬,硬是咬着傅老师的手不松口。

“有什么话你好好和老师说,你先松口。”傅老师被徐亦航咬疼了,不过她还记得自己是位班主任,也不敢和孩子动手,只能缓言劝她松口。

上二年级,才七八岁,能懂什么呢。

其他孩子不敢出声,康媞在门口看到清清楚楚,她越看越不对劲,这孩子好像有点问题。

她的位置正对徐亦航的正脸,他在咬傅老师的时候,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连小孩该有的情绪他都没有,康媞的心中涌起一丝疑惑,怕不是这个孩子......他有病吧。

康媞越看越觉得像,她老家堂叔的孩子就是这种症状,这个叫徐亦航的男孩,应该是有自闭症。

像是印证康媞的猜测,旁边有小孩子窃窃私语,“我从来没看到徐亦航说话,他老是自己玩。”,“就是,他是都不理的。”

不爱说话,离群,行为刻板....

这些都是自闭症儿童早期的症状,康媞觉得自己猜对了。

傅老师和徐亦航仍在僵持,一个不松口,一个怕伤着孩子不敢下重手。

“铃...铃...”

上课铃声响了。下一堂课的任课老师看着站在教室的学生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们都站在这里做什么。”

康媞站在最门口,用手指了指站在教室中央的一大一小。

任课老师也被这场面震撼到了,“这是什么情况?”

紧接着,任课老师也加入了包围圈。

哪怕是新加入一个老师,徐亦航也没有松口,小米牙咬得紧紧的,就是不松口,不吭声。

康媞叹了一口气,再这么下去,课都不用上了。

“老师,麻烦你让一下。”

说到底,康媞还是心软了,她想帮一把,只是她自己也不知道是要帮老师还是要帮这个有自闭症的男孩子。

听到说话的声音,在旁边帮不上忙的任课老师下意识的让开了,让开后才觉得不对劲,她一个大人,给个孩子让地方。“你....”帮不上忙别添乱....

话还没说完,康媞已经开始对徐亦航下手了。

她一只手拉开徐亦航的衣领,用另一只手的拇指和食指微微用力,按压徐亦航的脖颈。

康媞看着和自己一般高的小男孩,忍不住在心里又叹了一口气,她不想管闲事的。前世她的小堂弟有自闭症,她上司的女儿也有自闭症。这种按压脖颈让自闭症儿童放轻松的方法还是她上司告诉她的。

男孩的皮肤很柔软,身上带着一股甜甜的奶香味。

按揉了两三分钟,徐亦航渐渐放松下来,牙齿的力度也小了。

不知谁说了一声,“他松口了。”

傅老师挽开衣袖,斯,牙印咬的很深,都渗出血丝了。

任课老师老师看着这牙印也觉得瘆得慌,“傅老师,先把学生带到办公室,能叫家长,叫家长吧。”

傅老师点点头,她现在只想离徐亦航远一点。

“康媞,你带着徐亦航到我办公室。”

康媞点点头,表示同意。

自闭症小孩不喜欢旁人的碰触,康媞用手指了指门口,“走吧,老师在等我们。”

徐亦航平平的盯了一会儿康媞的脸,然后转身往教室门外走。

站在附近的小同学纷纷让出一条道,连老师都敢咬的孩子,惹不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病弱反派撩不得》<<<<

第2章 请家长

“说,你们为什么打架?”

面对傅老师的问题,康媞摇摇头,她才穿回来不到一个小时,鬼知道他们因为什么吵架,无外乎就是小孩子磕磕碰碰的事情。

徐亦航沉默不合作,傅老师也没打算从他嘴里知道点什么。

就剩下小胖子严子铭了。

他不说也不行啊,傅老师虎视眈眈的盯着呢。

严子铭抽抽噎噎的说了事情经过。

听完原因后,康媞和傅老师嘴角直抽抽,这小胖子打的好。

严子铭是徐亦航的同桌,今天上课的时候,徐亦航从铅笔盒中拿出一只崭新的自动铅笔,上面带着卡通小超人,严子铭想要好久了。下课他想和徐亦航借来看看,徐亦航没理睬他,严子铭气不过,就动手抢,这才打了起来。

“老师已经给你们的家长打电话了,等会当着你们父母的面把事情说清楚。”

“啊?老师,别请家长啊。”严子铭苦着一张脸,就他爸的那双手跟个铁砂掌似的,他的屁股还能要吗?

“现在知道害怕了?那你打架的时候怎么不想想老师会请家长呢。”傅老师虎着脸说。

本来她没打算叫家长的,成年人 的世界不容易,因为孩子的事情请假耽误工作,路上还要担心孩子,她也是做母亲的人。将心比心,不到特殊情况,傅老师从来不会叫家长的,只是这次打架的情节比较严重,她不得不把家长叫来。

“老师,我能回教室了吗?”

康媞站的有些累了,看时间还有一个小时放学,她要到教室想想回家怎么办,也不知道她现在的爸妈年轻了多少。

“你在这里呆会吧,不着急。”

傅老师手上的牙印还隐隐作痛,她想让康媞留下来,康媞在,她心里还有点安全感。

傅老师找了个位置让三个小孩坐下。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办公室门口传来啪嗒啪嗒的高跟鞋的声音。

“傅老师在吗?”

在三声敲门声后,进来一个看起不到三十岁的女人,她烫着一头冷栗色的梨花卷,身上穿着一套淡粉色的职业套装,五官看起来和徐亦航特别相似,看起来是个干练又不失温柔的女强人,卢红进门的时候不动声色瞄了自己儿子一眼,见他没事,她的心才稍稍放松下来。

康媞忍不住在心里给这位女士打了个高分,这身打扮放在2022年都不过时。

“徐亦航妈妈,你来了。请坐。”

卢红冲傅老师点一下头,没急着坐下,先是蹲在徐亦航面前,仔细检查徐亦航有没有受伤。

“航航,你没事吧?”

徐亦航摇摇头,对卢红的到来不带任何情绪,不悲不喜。

“徐亦航妈妈,能坐下了吗?”

傅老师忍不住提醒了一句,叫徐亦航妈妈来可不是为了表现母子情深的。

“不好意思傅老师,听说航航在学校打架了,是出了什么情况?”

“噢,在课间的时候,徐亦航和同桌打起来了,我本来不想叫家长的,后来出了一些情况……”

没等傅老师说完,卢红看到了傅老师手上的牙印,“傅老师,你的手…..”

看傅老师的眼神,卢红知道傅老师叫她来的意思了。

不用问,这牙印肯定是她家航航咬的。

徐亦航在出生的时候全家人都很欢喜,小家伙玉雪可爱浑身透着一股灵气,谁看见都喜欢,家里人都觉得他将来一定会有大成就,谁成想没过几个月,孩子就被医院诊断为先天性自闭症。儿子是母亲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谁能舍得扔掉自己的孩子。为了治病,她和丈夫不知道跑了多少医院,一直到现在,他们都不曾放弃过。

只是,自闭症儿童和普通孩子还是有区别的,航航对外界的反应能力很慢,很少能和别的孩子玩到一起去。他的声带没有任何问题,但是航航很少说话。他特别容易被激怒,一被激怒就会动手,小孩子动起手来没轻没重的,为了他,卢红夫妻没少往学校跑。

“傅老师,实在是对不起,你伤口没事吧。”

傅老师摆摆手,“没事,就是破点皮。”

没等卢红再说点什么,门口又传来了敲门声。

“傅老师在吗?我是严子铭的爸爸。”

“请进!”

听到自己老爸的声音,严子铭努力缩了缩身子。

康媞扯了一下嘴角,小胖子这么大块头,躲自己身后也没什么用啊。

“臭小子,等我回去收拾你。”

一进门,严爸爸先冲老师一笑,在傅老师不注意的时候,回头给了自家儿子一个恶狠狠的眼神。

康媞坐在严子铭旁边,以她成年的人的灵魂,对这种中年大叔的震慑免疫了,不过小胖子吓得够呛,又努力的往康媞身后躲。

他现在可佩服康媞了,徐亦航那个疯子,连傅老师都敢咬,康媞竟然能治住他,严子铭决定了,康媞是他心目中第二厉害的人。

就在严子铭胡想八想的时候,傅老师已经和两位家长说完打架的原因和过程了。

“严子铭爸爸,这次的打架最开始是由严子铭引起来的。”

严爸爸涨红着一张脸,一米八五的汉子微微俯着腰,“傅老师你放心,我回家就收拾这小子。”

严子铭一脸崩溃,完了,他屁股真的不能要了。

“严爸爸,教育孩子不能用暴力,家长是孩子最好的老师,严子铭在学校动手,和你在家里的教育有很大的关系。”

“我…”严爸爸语塞,看看傅老师,又看看自己儿子。“傅老师,我知道了,我以后一定改进教育孩子的方法。”

严子铭的事情解决了,接着就是徐亦航的问题。

“徐亦航妈妈,徐亦航的问题就更严重了。今天受伤的是我,哪天伤到班里的孩子那就不好了。我们做老师的,平时需要备课,不可能一天十二个小时都跟在孩子后面的。”

卢红非常诚恳的点头,“傅老师,你说的我明白。那个,傅老师,我能看一下班里的监控吗?”

2004年的学校还没有那么高的安全意识,实验小学很先进,整个学校32个班级都装有监控。

卢红夫妻赞助的,要不校长能对傅老师多加嘱咐呢。

傅老师有些不高兴,“徐亦航妈妈,你觉得我会编瞎话骗你吗?”

卢红连忙摇头,她苦笑着对傅老师说:“傅老师,我自己家孩子自己清楚,他要是发起脾气来谁也拦不住,我是想看看孩子是怎么被安抚下来的。”

徐亦航小学一年级是在别的地方上的,每次回家身上总能找到青一块紫一块的伤口,卢红心疼儿子又没有别的办法,上一个学校实在待不下去了,才给徐亦航操的转学。

她总有老的一天,剩下的路还得航航自己走。

“这样啊。”傅老师看了一眼康媞,“我电脑就可以看监控,等我给你调出来。”

卢红夫妻为了儿子花了大价钱,买的监控设备都是最好的,监控投出来的画面非常清晰。

等看到徐亦航拿起铅笔的那一幕,卢红和严子铭爸爸的心都提起来了。

尤其是严子铭爸爸,心就像在坐过山车,随着视频的进度忽上忽下。要是康媞没有挥走铅笔或者严子铭躲闪不及时,严子铭的眼珠子就被戳爆了。

两位家长一直到看完视频,仍觉得心有余悸。

严爸爸蹭的一下从位置上站起来,来到康媞面前,一把握住她的手

“小姑娘,叔叔谢谢你啊,要不是你,我儿子的眼睛就要受伤了。”

康媞有些纠结,大哥(按康媞前世的年纪)咱说归说,聊归聊,能先放手不?

傅老师看出了康媞的不适,替康媞解围,“那个严子铭爸爸,你先放开手,别吓着小姑娘。”

“哦,好。”

康媞冲严子铭爸爸和卢红笑笑,“叔叔,阿姨你们不用客气,我和严子铭徐亦航是同学,傅老师教过我们要互相帮助的。”

这句话说的,让在场的三个大人身心舒畅,尤其是傅老师,看着康媞的眼神越发慈爱。

瞧瞧,这才是她的得意门生。

“小同学,你叫康媞是吧,你告诉阿姨,为什么会想到用按压脖颈的办法来安抚徐亦航?”

康媞一时语塞,她假装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阿姨,我小弟弟,不是我邻居家的小弟弟得了自闭症,在他不舒服的时候,他妈妈就是这样照顾他的。我见到过几次,就学会了。”

听到自闭症三个字,卢红的瞳孔蓦得一缩。

徐亦航转来这所学校的时候,她没有告诉班主任儿子有自闭症,只是在见到傅老师的时候,她隐晦的告诉傅老师她儿子性格不太好。

现在航航在学校出了事,她应不应该告诉班主任孩子的病。

严子铭爸爸在旁边看着康媞越看越欢喜,他在媳妇怀孕的时候就想要个闺女,没成想生下来是个臭小子,现在二胎政策还放开,这让没抱上闺女的严爸爸很是遗憾。

要是小康媞是他闺女就好了,闺女好啊,不惹事,哪像这个臭小子。

见学生打架的事情差不多解决了,傅老师说了几句总结的话,就准备让家长回去,作为老师,她的时间也是很紧张的好不好。

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卢红犹豫了,傅老师见卢红好像有话要说,就把她留下了。

“徐亦航妈妈,有什么事你说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病弱反派撩不得》<<<<

第3章 父母

“康媞,傅老师叫你们去办公室说什么了?”

进教室的时候任课老师还在上课,康媞喊了声报告后就进来了。回到位置上屁股都没坐下,同桌的小女孩就把头歪过来打探情况。

“没什么。”

康媞瞄了一眼同桌课本上的名字,任婷婷。挺热心的一个小女孩,刚才就是她和傅老师解释当时情况的。

“今天严子铭和徐亦航打的好凶啊,康媞你好勇敢,还敢去挡徐亦航。”

任婷婷越说越兴奋,连讲台上的任课老师都注意到了。

“那位小声说话的同学,有什么事情下课说。不会的问题过来问我。”

任婷婷注意到任课老师说话的时候看的是自己,上课说话被发现了。她悄悄的正了正自己的姿势,在老师不注意的时候冲康媞吐吐舌头。

“等下课我们再聊。”

…………

康媞他们回教室的时候,课已经上了一半,所以大约过了20分钟,下课铃声响了。这是今天下午的最后一节课,意味着要放学了。

“康媞,康媞,等等我。”

一打下课铃康媞就揣书包往外走,完全忽略任婷婷期待的小眼神,只是躲过了任婷婷,没躲过小胖子严子铭。

“干嘛?”

“你等我会儿啊。”

严子铭气喘吁吁的拉住康媞的袖子,“你,你先等会儿。”看不出来,康媞个子不高,脚步真快。

“有什么事你说吧。”

严子铭挺挺小肚腩,“我爸让我叫你去我家吃饭。”

康媞摇摇头,“不用了,我回家吃。”说完她就抬腿往校门口走。

“别啊,我爸都和我说了,让我一定带你回家。”

要是完不成他爸交代的任务,他就惨了,本来今天因为和徐亦航打架,他还欠着一顿揍呢。

“严子铭,我不去你家,你爸爸知道了,我爸爸妈妈可知道我去别人家,找不到我,他们会担心的。”

严子铭低头一想,“也对哦。”

再一抬头康媞已经走远了,严子铭连忙追着喊“我回去和我爸说,你下次一定去我家吃饭啊!”

康媞头也没回,冲身后摆摆手,“以后我再说吧。”

…………

下了班车,康媞来到自己曾经住了十几年的小区。她的幼儿园到高中都是在这个小区生活的。后来房主的儿子需要买婚房结婚,她们一家就不住在这里了。

康媞的爸爸康国华是做装修的,出来混了大半辈子,没什么本事,一直跟在别的人后面做零工。

虽然康国华事业上没什么起色,可在康媞眼里,康国华是个真男人,她妈有心脏病,从结婚到现在,康国华没让她妈出去工作过一天。他用自己的一身力气养活着一家四口。

“妈,我回来了。”

康媞在门口把鞋换下来,鞋架上放着一只蓝色的布偶兔子,她顺手摸了两把,这只兔子在她上初中的时候被她妈扔了。现在看这兔子还很新。

“把衣服换了,水果在桌子上,自己拿着吃。”

“哦。”

客厅里,康媞妈妈陈翠芬正在看电视,听到闺女的回答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儿,按康媞平时的作风,一回家话匣子就打开了,哪有她这个当妈的说话的份。

“小媞,你是不是今天被老师训了?”

康媞摇摇头,“没有。”

十八年前的陈女士真是年轻啊,眼神清亮,头发乌黑,完全不是十八年后那副气血亏空的模样。

“没有?”陈翠芬狐疑的看着康媞,“那你今天怎么这么老实。”

康媞淡淡的说:“我累了。”

这句话把陈翠芬逗笑了,“小小年纪,累个屁,赶紧给我写作业去,等你爸回来了咱们吃饭。”

康媞没有动,她盯了陈翠芬半晌,盯的陈女士心里直发毛。“你,你干嘛。”

“妈,你现在可真年轻啊。”

说完康媞就回房间去了,留下陈翠芬一人在客厅凌乱。

她才36岁,哪里老了。

康媞回房间后,书包扔一边,把自己也丢进床上。她的房间很小,为了能够放一张书桌让她和妹妹学习,她爸硬生生的做了一张上下铺给她姐妹俩睡觉。

不过妹妹康姣姣太小了,现在还跟着康爸康妈一起睡。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康媞出神的望着头顶的吊灯。

因为生活压力和自身心理问题,她刚刚被医生确诊为轻度抑郁症。

整宿整宿的失眠,挥斥不去的悲观,永远提不上去的嘴角。

有好长一段时间康媞都在想着怎么自杀,生活太绝望了,上班看老板脸色,稍微做错一点就会被训斥。赶公交车永远是最后一班,人挨人人挤人。连有父母的家都不是唯一的港湾,一回家都被老妈逼婚,邻居听到风吹草动就赶着上门来炫耀她家的宝贝女儿。

在她的生活中好像找不到能够喘息的机会,不是她不努力,是她太笨了,要不到她想要的东西。

小孩子的泪腺发达,拥有成年人经历,小孩身体的康媞忍不住哭了,眼泪越流越多。她闭上眼睛,任由眼泪肆意淌落。

活着,好累啊。

………

“我回来了,”

门口出来几句男声,应该是康国华回来了。

“小媞呢?”

康国华脱下外套,放衣服的时候觉得有些不对劲,怎么没听到自家大闺女的动静。

“不知道,今天一回家就回自己屋了,不知道干什么呢。等会儿我检查她作业,要是没写,看我怎么收拾她。”

“我去看看。”

康姣姣现在才上幼儿园,二舅家的小表弟回家里,姣姣为了小表弟一起玩,跑到外婆家住去了,现在家里就康爸康妈和康媞三个人。

康媞哭着哭着睡着了,连康国华进屋都没有发觉。

康爸原本想叫康媞来着,刚一走近就发现到了康媞小脸上挂着的泪痕,看湫湿的枕头痕迹就知道孩子哭的有多厉害。

谁让闺女受委屈了。

康国华虎着脸从康媞房间退出来。

“孩子爸,怎么了?”陈翠芬见康国华脸色不太对。

“闺女哭了,枕头布都湿了一大片。”

这下陈翠芬也急了,“我说这孩子今天回家怎么死气沉沉的,我去问问。”

康国华稍微侧侧身子,还不忘嘱咐道:“你轻点问,别吓着孩子。”

陈翠芬生气的给康国华一个白眼,“我知道,那也是我闺女。”

陈翠芬进屋也看到了枕头上的泪渍,心一下就皱起来了。

“小媞,小媞?”

康媞在睡梦中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在叫自己。

“唔~妈?你怎么变年轻了?”

陈翠芬:……

你妈在你眼里到底有多老……

“小媞,学校里谁欺负你了?告诉妈,妈带你找老师去。”

学校?欺负?找老师?

康媞思绪渐渐清晰起来,哦,她现在返老还童了,是个八岁上二年级的小孩子。

康媞的沉默在陈翠芬眼中变成了害怕,站在门口的康国华急了,“小媞,告诉爸爸,谁欺负你了,爸爸带你找回来。”

康媞见爸妈生气的样子不像是作假,她连忙打起精神来。

“爸,妈,我没受欺负,我………我,就是被小区门口的狗吓到了。”

听到这个解释,康国华和陈翠芬信了,康媞怕狗,不管多大的,哪怕是拴着绳子的泰迪,只要是会叫,她就管不住自己的腿,能跑多远就多远。

问题就是,狗只会追跑的人啊。

对康媞来说,怕狗这件事就是个死局。

“你这孩子,把你爸妈吓的不轻,还以为你在学校受欺负了呢。”

陈翠芬轻抚着胸口,她还以为多大的事呢。

康国华的心也放下了,不过他有点不满意,“小媞,你的胆子太小了。”

康媞假装不好意思的揉揉头,“爸,我管不住自己啊。”

“不说了,先吃饭。”

“好。”

………

另一边,徐家

卢红一家三口也在吃饭。

徐家的发展是从徐亦航的爷爷开始的。当年徐老爷子参加过抗日战争,是立过功勋的老战士,从部队退下来后回到家乡在政府工作,前年的时候退下来了,老爷子退休但虎威犹在,现任的市委书记见到徐老爷子都要叫一声老前辈。

徐亦航的爸爸徐辉是徐老爷子的小儿子,徐爸爸不喜从政,喜欢从商,他和妻子卢红一起经营着一家专做出口工艺花架的生产公司,每年的销售额五六个亿,在不大的胶市算是龙头企业了。

“老婆,今天去办公室的时候,老师没说什么吧。”

卢红看了一眼在旁边默默吃饭的儿子,“航航今天和他们班的学生打起来了,差点用铅笔戳伤同学的眼睛。”

徐辉心里一惊,“那孩子没事吧?”

卢红摇摇头,“没事,多亏被人拦下了。”

徐辉叹了口气,“小红,不是我不心疼儿子,你和我工作都忙,还是听我的,把孩子送到特殊学校吧。”

“我不!”卢红的眼睛渐渐红了,“这是我唯一的儿子,他没缺胳膊少腿,凭什么被送到那种地方去。”

徐辉抬手做告饶手势,“小红,你先别着急,航航也是我的儿子,我这么做也是没办法,航航毕竟有缺陷,他在特殊学校会受到更好的照顾。”

卢红猛的放下筷子,“好了,你别说了。我已经找到照顾航航的办法了。”

“什么办法?”徐辉有些怀疑。

卢红深吸一口气,脑海中想到视频中康媞沉稳的动作。

“这你就不用管了,要是航航这次以后再被请家长,我就同意你把他送到特殊学校去。”

她知道把希望寄托在一个八岁的孩子身上不靠谱,可是,这是卢红最后的希望了。

她不想航航到那个周围全是残缺孩子的环境去生活,她的航航一定会健康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病弱反派撩不得》<<<<

第4章 同桌

班车上,张雪和康媞坐到了同一排上。

她们住的小区离实验小学远一些,为了学生安全,市政府为每个小学都安排了校车。

“康媞,听说你们班昨天有人打架了?打的厉害吗?”

康媞认真的看了一眼张雪,“你什么时候也这么八卦了。”

张雪是康媞的发小,这丫头从小都是别人家的孩子,学习从来没跌过前三,高中毕业时被保送到华中科技大学。

按她的话说,清大北大天才太多了,还不如找个中等偏上的学校称王称霸。

等她们大学毕业后,康媞和张雪就联系的少了,两个人的交际圈不一样了,硬凑在一起也没什么话聊。

听到康媞问她,张雪眨眨眼睛,“我这不是好奇嘛,听说有个打架的小男孩还把老师的手给咬了,太吓人了。”

“嗯,”

咬的挺深的,估计傅老师要一辈子带着徐亦航的牙印了。

张雪没注意到康媞态度的冷淡,她的脑袋凑近窗台看着窗外飞驰而去的汽车,“这小男孩太危险了,谁和他同桌可倒霉了。”

康媞无所谓的耸耸肩,二十分钟后到教室,发现张雪说要倒霉的人,好像是自己。

卢红一早就带着徐亦航来班里了,她昨天就和傅老师商量过了,让康媞和徐亦航做同桌。

本来她不用来的,但是为了自己儿子,她还是要来和小姑娘谈一谈。

“康媞。”

康媞老远就看到徐亦航的妈妈了,她今天穿一身卡其色的连体衣,脚上踩了双同色的方跟皮鞋。衣品满分,嗯……颜值也满分。

徐亦航的五官随妈妈,卢红有一张非常精致的鹅蛋脸。精心修剪过的眉毛很是贴合脸型,眼睛有点像杏仁的形状,微微上挑。

看他妈妈的样子,徐亦航以后难看不了。

“阿姨好。”打完招呼康媞就要进教室。

“康媞,等等。”

卢红有些意外,昨天在办公室的时候,小姑娘笑的甜甜的,看起来是个可爱贴心的模样。

今天她见到康媞的时候,小姑娘脸色淡淡,看起来没什么热情。

小丫头还有两副面孔呢。

这倒是卢红想错了,康媞在前世的时候就是一副“丧丧”的样子,没表情就是平时最常用的表情。变成小孩子后一时没有转变过来。在办公室笑的甜,那是因为康媞还要在傅老师手底下活着。

给班主任摆臭脸,死不死啊。

“阿姨,你还有事吗?”

卢红瞧着进班的学生越来越多,就拉着康媞到了楼梯拐角处。

“康媞,阿姨有件事想请你帮忙,你的同学徐亦航生病了,你是个善良的孩子,在上学的时候,你能帮阿姨照顾他吗?”

康媞看着卢红,“阿姨,徐亦航是有自闭症吗?”

卢红点点头,“是的。”

康媞有些不明白,“为什么是我。”

她现在也是个孩子,小孩子能照顾小孩子吗?还是一个有心理疾病的孩子。

卢红心里预先排练好的节奏被打乱了,不过她很开心,眼前这个小姑娘比她预想的还要成熟,如果说以前有百分之三十的把握让康媞照顾徐亦航,那么现在,卢红有百分之七十的把握,因为这个小姑娘够理智,够成熟。

卢红一手握住康媞的肩膀,和康媞对视,“因为阿姨信任你。”

康媞………

这信任来的好突然。

“阿姨知道让你照顾徐亦航,有点难为你了,可阿姨也有自己难处,如果徐亦航再在这个学校待不下去,他就要被送到特殊学校上课了。”

康媞听到卢红的话,脸色不太好看。因为老家的小堂弟得了自闭症,所以康媞比普通人要多了解一些这种病。

现在的特殊学校机制还不够完善。送进去的孩子只能保证他的正常需求。病情改善什么的,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康媞的脑海中想到了那个没有表情的小男孩。把这么小的孩子和一群身体有残缺的小孩子放在一起生活。

康媞心软了。

“阿姨,我知道了,我会尽力照顾徐亦航的。”

听到康媞的保证,卢红的心放下了一大半。

“康媞,谢谢你,要是你有什么想要的就告诉阿姨,阿姨给你买。”

康媞摇了摇头。“阿姨,我还是个小孩子,我也不能照顾他多少,只能是在学校里帮着他。”

“这就足够了。”

卢红本来也没想过一个小孩子能够帮到自己儿子多少,只希望康媞能在航航受欺负或者攻击别人的时候,能拦住些。

卢红又捡着一些重要的禁忌告诉康媞,直到早读铃声响第一遍的时候,她才依依不舍的让康媞离开。

“傅老师。”

康媞在进教室的时候,傅老师正站在门口。卢红冲傅老师笑笑。

“航航这孩子以后就麻烦傅老师了,请您多尽点儿心。”

“这是我们做老师的应该做的。徐亦航妈妈,要是没别的事情的话,你就先回去吧。”

康媞在孩子们的读书声中,慢慢回到自己的位置。

她的小同桌任婷婷早就忍不住了。手里拿着课本儿,眼睛一直盯着门口,就等着康媞回来满足她的好奇心。

“康媞,今天在楼梯角和你说话的阿姨是谁呀?她是你妈妈吗?长得好漂亮呀!”

康媞把自己的书从桌洞中拿出来。“她不是我妈妈。”

“那是?”

谁字还没有说出口,傅老师就朝康媞的位置来了,任婷婷以为是自己说话,被班主任发现了,吓得连忙坐正身子。

“康媞下了早读,你和严子铭换一下位子。”’

“好。”

听到傅老师的话,任婷婷都惊呆了。“康媞,我没听错吧,傅老师竟然让你和徐亦航同桌。他打起架来可是会咬人的,你看他把傅老师的手给咬的,到现在还包着呢。”

“老师让换的,我先收拾东西了。”

在小姑娘依依不舍的眼神中,康媞收拾好书包,就往严子铭的位置上去了。

康媞所在的班级一共有四十多个孩子。有七排位置,徐亦航和严子铭刚好坐在倒数第二排靠门口的地方。

昨天康媞帮严子铭挡掉铅笔后,康媞就成了严子铭心中顶顶厉害的小朋友。

自己认定的小伙伴,竟然要和徐亦航这个小疯子做同桌。严子明心中的正义感爆发了。

“康媞,你不要和徐宇航坐在一起,我们去找傅老师说,还让我继续坐在这里好了。”

康媞瞅瞅严子铭。这小胖子一脸英勇就义的表情,是怎么做出来的?

“我坐在这里挺好的,你不用管我。”

“可是,”

“没有可是,你厉害还是我厉害。”

康媞凉凉的看了一眼严子铭,小胖子怂了,他打不过徐亦航,好像连康媞也打不过,还是乖乖的收拾东西吧。

康媞和严子铭一连串的互动,并没有干扰到徐亦航。他仍旧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手里拿着一个小巧的魔方两手摆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打了预备铃,孩子们都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康媞想了想,还是决定和徐亦航打声招呼。“徐亦航,你好,我叫康媞,以后是你的新同桌了。”

在康媞的意料之中,徐亦航仍是一副没听见的样子。

康媞耸了耸肩,她才不会和小屁孩计较呢。

徐亦航才转学一个星期,老师没有明说徐亦航有自闭症,但从举止能看出来,他和其他小朋友不太一样。

小孩子喜欢聚堆玩,还特别排外。徐亦航位置的前后桌间隔特别大,那些小孩子宁愿自己挤一点也不想靠近徐亦航,生怕离得近了传染上什么大病。

这样正好方便康媞了,她一个26岁的老阿姨实在不想和一群八岁的小屁孩做好朋友。

她是返老还童了,但还不至于智力退化。

等把自己的课本整理好,康媞也不管还没到的任课老师,双臂一叠,趴桌子上补觉了。

后桌小同学:………

徐亦航:……

徐亦航在康媞趴在桌子上的时候,眼睛悄悄的从魔方上移开,好奇的看着他的新同桌。

从小他就知道自己和别的小孩子不一样,旁人可以和小伙伴玩的很开心,但是他不可以。

他不明白别的小朋友在说什么,不理解他们的举动,不明白为什么说着说着话就用水彩笔划他的白衣服。

就像昨天,他不是故意的,那个小胖子要抢他的笔,他只是保护自己罢了,哦,广播上说,这种行为叫做反击。

为什么老师和妈妈都会那么紧张?

徐亦航记得坐在他旁边的这个女生,她的手很小,很舒服。他还记得女孩用手握住他手腕时的感触。她叫康媞,妈妈在家里提到过这个名字。

她的手揉捏自己脖颈时很舒服,舒服的让他放下防备……

徐亦航有些担心,这个女孩会不会像其他小孩子那样,一开始对他温和,然后对他不耐烦,最后再欺负他……

这是他第一次有这种奇怪的情绪,好在他对这种情绪并不排斥。

(航航的自闭症不影响智力,他只是对外界反应不敏感,人家是好孩子啦。)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病弱反派撩不得》<<<<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