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羡沈念溪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免费阅读(林羡沈念溪)

小说:大佬夫人家财万贯

小说:霸道总裁

角色:沈念溪,陆景行

作者:沈念溪

简介:从乡下回来的沈念溪说:我给你钱,做我男朋友。于是,宁城所有权贵都知道了,沈家刚捡回来的大小姐养了个吃软饭的小白脸。小白脸无所事事,天天跟在沈念溪身后,寸步不离,极尽所能的揩油占便宜,时不时把人亲得气都喘不上来。他陪着她,一路看她竞赛夺奖、破获难题、为国争光。直到某天,她研究的某项专利被多家跨国公司购买,谈到价格时,她直言:要养家,所以缺钱。对面坐着的全球知名金融精英们望着她身后的男人,俱都瑟瑟发抖大佬快管管你媳妇啊,都是自家公司,要价有必要这么狠吗?大佬陆景行表示,他一点儿办法没有,毕竟他媳妇富可敌国,而他只是赚钱机器而已。真女学霸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团宠VS伪小白脸真全世界财产数不胜数大佬。

林羡沈念溪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免费阅读(林羡沈念溪)

《大佬夫人家财万贯》免费阅读
第1章 乡巴佬

“听说了吗?沈家老大早年丢的那个女儿,找回来了!”
“据说这二十年一直呆在农村,连县城都没去过。

“啊,那得土成什么样?”
“一会儿看看就知道了。

金碧辉煌的大厅,装修奢侈华丽,每一件家具和摆设都透露出“我很贵”的气息。
只是,单纯用金钱堆积出来的豪华,不见丝毫文化底蕴和艺术支撑,免不了被人吐槽一句没有品位。
正如近些年在宁城刚崛起的新贵,沈家。
俗称,暴发户。
今天是沈家老夫人六十大寿,邀请了宁城不少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此时,别墅二楼。
沈依依穿着一身珍珠白小礼服,正眉眼带笑地和几个同龄人聊天。
有人问:“听说你大伯家的姐姐找回来了,怎么没看见人?”
沈依依得体一笑:“不好意思啊,她刚回家没几天,还有些怕生,基本呆在房间不出来。
别说见你们了,平时我都是吃饭的时候才能看见她。

“那不是土里土气的?听说她在农村呆了很多年,真的假的?”
沈依依叹口气:“是真的。
听到的时候,我也很难过。
那地方连公路都没修,孩子上完小学基本就辍学了。

“还好大伯给她找了关系,等开学和我一起去明轩读书。

“她去明轩?!”
不怪别人这么大惊小怪。
毕竟能进明轩读书的,要么,很有钱,要么,成绩特别好。
沈依依道:“其实我也觉得姐姐不适合明轩,可是姐姐走失那么多年,大伯和伯母对她心存愧疚,什么都想给她最好的。

“不行!”
刚刚说话的女生柳眉皱起,顿时站了起来,“我不同意!”
沈依依也连忙起身:“班长,伯父已经和老张说好了,咱们不同意有什么办法?”
班长叫宋一诺,成绩好,家世也是沈家拍马不及的。
沈家老夫人过六十大寿,宋家能来,完全是看在俩孩子关系还不错的份上。
宋一诺气道:“咱们班可是重点班,她成绩什么样,就敢到咱们班来!老张胆子也是够大,什么学生都敢收?我去找他!”
说完,宋一诺就捏着手机打电话。
沈依依眼里笑意一闪而过,“她毕竟是我姐姐。

宋一诺道:“她成绩如果和你差不多,我还可以考虑考虑。
可她一个小山村来的,成绩差、土气,说不定还长得丑,我不可能让这样的害群之马进入我们班级,给咱们班拉后腿!”
“沈依依,叔叔叫你过去。

这时,门口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宋一诺闻声看过去,瞬间就愣住了。
站在门口的,是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孩子。
她穿着简单的黑色运动服,在黑色衣服的映衬下,她一张俏丽的小脸几乎白到发光。
瓷白娇嫩的肌肤引人注目,更叫人移不开眼睛的,是她精致艳丽的五官。


第2章 小仙女

和发色一致的眉毛,走向趋于完美;鼻梁纤直笔挺,鼻头小巧可爱;红唇透着淡淡的粉色,水润光泽;最漂亮的当属那双眼睛,漆黑如墨,像是泡在水银里的黑珍珠,纯粹又迷人。
女孩子肌肤雪白,五官艳丽,表情淡漠,周身气质更是清冷。
本身就是个美女,同时也见过很多美女的宋一诺看呆了。
这是哪里来的小仙女?
美爆了好吗?!
沈依依忙往前一步挡住她的视线:“我知道了。

待她说完,女孩再没说话,只深深看了沈依依一眼。
害群之马?
看来,沈依依对她的敌意,不是错觉。
说她什么都不懂?恐怕要让沈依依失望了,养父S都说过,她懂得有点多。
宋一诺看着她的背影,愣了几秒钟才问:“她是谁?”
沈依依没直接回答,反而道,“你不是要给老张打电话?”
宋一诺被她这么一打岔,才反应过来:“对、对。
她是你姐姐不假,可我们明轩不是收破烂的,你别劝我了,这件事我跟老张说。

沈依依一脸“为难”地离开了。
她去找自己父亲,看见大伯正在和他说话。
她上前,甜甜地叫:“大伯,爸爸。
爸,您找我?”
说着,伸手挽住沈天河的手臂。
沈如海羡慕地看了一眼,不着痕迹地收回目光,看向窗边的女孩,眼里多了几分暖意。
沈天河拍拍她的手:“正好和你伯伯说念溪读书的事,这不是想着今天来了几个你的同学,想让你带着念溪认识认识。

沈依依一脸为难:“大伯,你也知道,我们班都是学霸,最不喜欢的就是走后门进来的……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我担心姐姐会受气,有压力。

沈如海一听女儿可能会受气,顿时不想让她们见面了:“那算了。
你们去吧,我看看念溪。

沈如海大步往窗边走。
沈天河开口:“依依,等下弹琴的时候好好表现,爸爸特意找人,请了李老师的得意门生。
你表现好,能入他的眼,可就扬眉吐气了。

沈依依满脸自信:“我会的爸爸。

沈天河又说:“其他事你别担心,奶奶不喜欢你姐姐,爷爷看重的也是才能。
她一个农村来的,只有一张脸有什么用,学习学习不行,交际交际不会,你学习好,和同学关系也好,还会弹钢琴,她说不定连钢琴都没见过。

此时,他们口里连钢琴都没见过的女孩子,正托腮坐在窗边,眸子似拢了一层水雾。
沈如海走近她,“溪溪。

沈念溪回过神,起身,淡淡叫了声:“爸。

沈如海抬手碰了碰她的头发:“在想什么?怎么不去和同龄人说说话?”
沈念溪不知道如何回答,呆在这样的地方,不如给她一个实验室,让她多做几个研究。
她现在无比怀念山上陪她一起炸楼的众人。
沈如海想到沈依依从小就请了名师,心里不免苦涩,“溪溪,你想学钢琴吗?你喜欢的话,爸爸给你找最好的老师。


第3章 来祝寿

沈念溪一愣,“不用。

沈如海忙说:“没事的,是爸爸亏欠你的。
听说李老最近在宁城,爸爸找找关系,看能不能和他联系上,哪怕让他的学生教你,也是莫大的荣耀了。

李老?弹钢琴的,她倒也认识一个姓李的。
沈念溪再次开口:“不用。

她十二岁,S就说再没有人有资格做她老师了。
不止是钢琴,还有武术、茶艺、书法……
沈念溪性子清冷,沈如海刚和她相认,实在不知道怎么和她相处。
他叹口气:“那,如果你不喜欢钢琴,我们就学别的,小提琴大提琴都可以的。

这时,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喧哗。
沈念溪抬眼,只见一个俊逸高挑的青年被人群簇拥着,众星捧月般进了大厅。
很快,沈依依一众也从楼上下来。
有人说了句:“不就是个弹钢琴的?至于吗?”
旁边立即给他科普:“李老可是国际著名的钢琴大师,和京城许多世家都有私交。
林先生是他唯一的关门弟子,还是林家幺子,家里更是有钱有势,你说至于不至于?”
那人不说话了。
沈依依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下,坐在琴凳上。
一曲终了,众人纷纷鼓掌。
沈依依含羞带怯地看着林羡。
林羡道:“有一定的功底,平日里也是下了功夫的,不错。

能得林羡一句“不错”,已经很了不起了。
周围的人都围了上来,沈依依脸上的笑意止不住。
沈念溪眨了眨眼,看向窗外,忽然,她含着雾气的眸子亮了几分。
沈家司机领着一个男人进来,他进门以后大声道:“大小姐在吗?有人找您。

这种场合,来的都是贵客,沈家人又急于摆脱暴发户的身份,对下人要求很严格,这种在大庭广众之下大声喧哗的行为,平时是绝对不会出现的。
没想到这司机这么没眼力见,大吵大嚷,惹得所有人都朝门口看过去。
沈老夫人一身珠光宝气,中气十足道:“没规矩!贵客在这里,谁允许你大呼小叫?”
司机也很委屈,他好心把人带回来,路上碰到二太太,二太太对他说,大厅里人声鼎沸,不好找人,让他说话声音大一点。
没想到,他就喊了这么一句,所有人都朝他看了过来。
沈依依扶着老夫人的手臂:“奶奶,今天是您大寿,您可千万别生气。
我怎么听着说有人找姐姐啊?难不成知道您今天生日,姐姐的朋友来祝寿了?”
沈如海听见这话就皱起了眉头。
溪溪来宁城没多少日子,哪有什么朋友。
就算是溪溪的朋友来祝寿,其他人都是非富即贵,来人但凡普通一点,都会成为溪溪的笑柄。
沈如海朝司机身后看过去。
一开始沈如海都没看到人,直到司机身后的人往前一步。
来人其貌不扬,身高堪堪一米七,皮肤黝黑,一身黑色运动服,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
沈如海大步往前,想把人悄悄请进去。
可谁知道,沈依依又开口了。


第4章 格格不入

“请问您是哪位?找我姐姐吗?”
这人又矮又丑,还土里土气,大厅里自诩尊贵典雅的客人都露出嫌弃的眼神。
江停憨厚一笑:“对,我是来找溪溪的。
溪溪!”
他话音刚落,就看到沈念溪,他忍不住抬手挥了挥,笑道:“我在这里!”
沈念溪快步走到他面前,漂亮的大眼睛里满是笑意:“江叔。

周围有人议论:“这一看就是乡下人?”
“可真是够土了。
沈家这样的暴发户才会交这样的朋友吧?”
沈老夫人脸上挂不住,厉喝道,“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往家里带,还有没有规矩了?赶出去!”
司机有点懵,这、这不是大小姐认识的吗?他都听见沈念溪喊叔叔了。
沈念溪抬眼,清丽精致的五官轮廓暴露在众人眼前,目光里的雾气不见,多了几分清冷。
“这女孩是谁?这长得……也太好看了吧?”
“难道是沈家找回来的那个女孩?不可能吧?”
林羡目光停留在沈念溪脸上,许久都无法移开。
沈依依听到众人的议论,咳了一声,“姐,你别把乱七八糟的人往家里带了,奶奶会不高兴的。

乱七八糟的人?
往家里带?
这女孩果然是沈家找回来的孩子,可听这意思,是经常往家里带乱七八糟的人?
果然是农村长大的,没有规矩,平白瞎了那张脸。
沈念溪抬头,目光冰冷,声音清亮:“江叔不是乱七八糟的人。

沈依依被她看着,只觉得那目光带着寒意,叫人心里发颤。
江停扯了扯沈念溪的衣袖,不希望沈念溪因为自己和家里人起冲突。
“没事、没事,我马上就走。
我来,就是看你一眼,给你带了些东西。
今天是老太太的大寿?没想到这么巧,正好当礼物送给你奶奶。

“江叔。
”沈念溪皱眉,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
江停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沈依依看了地上一眼,道,“呀,还真的给奶奶买礼物了?是什么啊?在地上那个袋子里?”
众人听沈依依这么说,都往地上看,果然,光可照人的地板上放着一只硕大的蛇皮袋,和华丽的大厅格格不入。
看男人穷酸样,能拿出什么像样的礼物?
长得好看有什么用?
上流圈子看重的是气质和才能。
沈念溪从小在农村,什么都不会,身边还有这种不三不四的人,今天肯定丢大人了!
沈依依心里幸灾乐祸,脸上不露分毫。
沈如海这才有机会开口:“您是溪溪朋友吧?我是她的父亲,感谢您对溪溪的照顾。

江停也赶紧伸手,和他握了握:“没有、没有,溪溪就像我自己的孩子一样。

沈依依却不依不饶:“那么,礼物到底是什么?不能让我们看看吗?”
这种场合,说什么都要斟酌一下,沈依依却仗着自己年纪小,口无遮拦。
沈如海也没办法指责她。
沈老夫人道:“什么破烂礼物,我可不稀罕。
老大,你把他带到偏房,别耽误我招待贵客!”


第5章 上不了台面

沈家半道发家,老太太原来也是个乡下婆娘,即便现在有钱了,说话做事也照着自己的性子来,才会被上流圈子看不起。
不管怎么说,来者是客,说人家带的东西是破烂,还让人家去偏房,哪有这样待客的?
沈念溪眸中带了几分怒意,沈如海忙拉了她一把,对江停歉意道:“这样,我请您去外面吃饭吧?”
沈念溪深吸一口气,抬眸,语气不卑不亢:“江叔是来找我的,为什么要去外面?”
沈如海在沈念溪刚回来的时候就发现了,自己这个女儿性子清冷不说,对人情世故也不太了解。
他欣慰的同时,又有些心疼:“溪溪,今天是奶奶的生日,家里来了这么多客人……”
沈念溪顿了顿,“江叔是我的客人,我来招待他。

江停一看这架势,立马道,“溪溪,我一会儿还有事,这样,我们晚上再约,行不行?对了,这礼物你拿去送给老夫人,家里人都有份,你看着分一分。

江停说完,就往外走。
沈念溪抬脚要追,沈如海忙拉住她。
这个时候,沈念溪如果不顾一切追上去,大厅里那些人保不齐会说些什么。
沈如海见沈念溪一脸焦急,安慰她:“晚点爸爸陪你去。

沈念溪迈出的脚步顿住了。
沈如海又说:“既然是你朋友带来的礼物,就交给你负责,行吗?”
沈念溪点了点头。
沈如海想把袋子提起来:“那我帮你……”
他想帮女儿提起来,结果话说了一半,发现自己竟然提不动。
可他刚刚看那小个子男人,提着很轻松啊。
他心想,可能对方长期干农活,力气比较大。
而他这些年忙着做生意,疏于锻炼,提不起来也情有可原。
可下一秒,他眼睛就睁得老大。
“溪溪……”他不可置信,“你,你怎么提起来的?不重吗?”
沈念溪单手提着蛇皮袋,掂了掂:“还好。

比她负重爬山的东西轻的多。
如果说比不过那小个子男人,还能给自己找借口,但连自己女儿都比不了,那可真是太丢人了。
难道溪溪也是因为在农村干了太多活,所以力气才这么大?沈如海不免又开始心疼。
不止沈如海一个人这么想,看到这一幕的所有人都这么想的。
沈依依更是打从心里瞧不起沈念溪,她从小就学钢琴、芭蕾、国画,沈念溪呢?怕不是在田间插秧、除草、玩泥巴。
果然是土包子,泥腿子。
上不了台面。
她更坚定了让沈念溪出丑的念头:“奶奶,虽然那人不请自来,但来者是客,不管是什么礼物,礼轻情意重,您说呢?”
她这话一说出来,周围不少夫人都觉得她懂事识大体,比老夫人强多了。
老夫人之所以拼命让孙女学各种高端乐器,就是为了摆脱暴发户的身份。
见周围人都用赞许的目光看着沈依依,她也很满意:“依依说得对,既然这样,那就把礼物拿出来看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大佬夫人家财万贯》<<<<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