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医狐妃:邪王倾世恩宠》雨后朝阳的小说,安平侯,啊希望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卜医狐妃:邪王倾世恩宠

作者:雨后朝阳

主角:安平侯,啊希望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白千寻是一只历经千年沧桑的白狐,身死后竟然意外穿越成了东启帝国的候府嫡女!拥有千年魂魄的她左手银针生死人肉白骨,右手卜卦前世今生旦夕祸福尽在我手!渣爹继母白莲花,渣男毒后小绿茶,不怕死的统统过来,看寻姐虐得你体无完肤,连亲妈都不认得!
某王爷:“爱妃,卜一卜今天哪方遇财,哪方有喜,哪方不撞渣?”某女翻了个白眼:“我很闲?”某王爷:“既然爱妃很闲,那就卜一卜咱们何时造人能够一举成双?”某女扶腰认怂!

第1章 开局,我想再死一回

白千寻的大脑此刻昏昏沉沉的,不仅身上火烧火燎,还有点想吐,跟坐过山车似的!

她不知道自己在哪,只记得作为一只狐狸,她活了整整一千年,本以为能羽化成仙,不想为了给主人挡子弹,生生剪断了她的“狐仙梦!”

她,嗝屁了!

想到前世身死,主人抱着她撕心裂肺的哀嚎,脚下是他收割的那些敌人的尸体,鲜血染红了整座庄园!

而她生前的最后一幕,也定格在主人空洞又无望的眼神中!

思绪突然被拉了回来!

“大哥,这女人长的也太特么撩人了,不如咱哥俩先快活快活,再……”

“不行!”

被叫做大哥的那个人很是肯定的道:“我们的人踩了一个多月的盘子,终于确定洛王这个时间段不在卧寝,而是在禅房打坐诵经,眼下时间就要到了,若我们耽搁了主子的大事,后果你知道的!”

那人似乎打了个激灵:“唉,算了算了,真是可惜了这么好的货色,我活了这么多年就没见过这样的女人,真是便宜了那个和尚!”

白千寻这才发现自己是被大头朝下扛在肩上,怪不得胃里翻江倒海的,你特么不来个公主抱也就算了,最起码找个麻袋背着啊,本狐仙都快把头天晚上吃的炸鸡给顶出来了!

别吐,忍住!

那是主人从美团上一家最火爆的炸鸡店给她买的,bei浪费啦!

不过和尚?白千寻心里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哪来的和尚?什么和尚?不是说洛王吗?可……洛阳又是谁?

头部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汹涌而来!

这副身体也叫做白千寻,跟前世主人给她起的名字一样!她是天玄大陆东启帝国安平侯府的嫡女,因为脑子不太够用,整日追在太子南风耀屁股后头跑,令南风耀厌恶至极!

所以南风耀联合了白芙蓉,也就是安平侯府继室所出的妹妹一起给她下了药,是双倍的合欢散跟软筋散,打算送去给东启帝国具有战鬼之神称号的皇叔摄政王,南风洛谨!

没想到药效太猛,这个时代的白千寻也嗝屁了!所以她就来了!

据她所知,南风洛谨是东启帝国的战神,之所以叫做“战鬼之神”,是因为在战场上,他如同从幽冥地狱爬出的恶鬼,手上的宝剑斩杀的敌人头颅成千上万,谱写了一个又一个战场神话,故而被东启的士兵称作战鬼之神!

三年前的那场和北陵的战役止息之后,这片大陆目前处于”伪和平”的状态,也就是说南风洛谨已经三年没有上战场了,而且这三年他几乎足不出户,全心全意为未婚妻守丧!

MMP的,守丧啊,南风耀到底跟这个皇叔有多大仇恨啊,人家一心一意为心爱之人吃斋念佛,你特么却想尽办法给叔叔送去一个身中媚.药的美人儿,那南风洛谨莫不是刨你家祖坟了?

没等她想起更多的事情,就听“砰”的一声,被人扔在了床上!

痛得白千寻呲牙咧嘴,要不是此刻她浑身提不起力气,非特么逼着这俩人吃了自己的翔不可!

TMD!

她是一只拥有千年智慧的小狐狸,更是被现代文化晕染了多年的小可爱,千万别把她当成一个只会勾引男人的狐狸精哦,那段位也太特么低了!

白千寻屈指一弹,在两个男人身上留下了两道专属印记,只有她才能辨别出来!

哼,现在治不了你们,那就再多留两日!若不打的你们跪地求饶喊奶奶,本姑娘誓不为狐!

屋子里乌漆麻黑的,只有一盏油灯摆在屏风那头,油也快烧干了,此刻正半死不活的燃着,让整个卧寝变得朦朦胧胧,平添了一丝暧昧的氛围!

就在这时,沉重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而来,听得出这人没什么好心情!

白千寻一阵心悸,此刻的她跟盘子里的炸鸡没什么区别,就算不饿的人看到,估计都能吃她几个回合!

完了完了,想她一只千年灵长类高智慧,高颜值,高情商的三高小可爱,就这样被一个古代闷骚男给强占了,她不甘啊!

白千寻用尽全力,只想让软筋散的力道散去一些,好让她有逃跑的机会,就算最后还是要被吃,那她也算努力过了,将来不至于后悔是吧!

终于,一只修长的大手将床幔掀开,白千寻衣服上合欢散的味道直冲男人口鼻!

这几年这样的事情让他屡见不鲜,被洛王府抛尸的女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真没想到,他那侄儿也是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主儿,看来,过了今日,他要好好回报一番了!

能动了,白千寻心中一喜,立马起身,可刚有动作,就被那只白皙修长的手扼住了脖子,虽然在药物的作用下,白千寻体内热的很,但是男人的手覆上来的那一刻,她却有一种如坠冰窟的感觉!

这男人太危险了,她必须得跑!

不过凭她现在的状况,想的还是太天真了,男人的手掌像钳子一般扼住她的喉咙,她就要不能呼吸了,在微弱的油灯光影下,白千寻仿佛看到了她前世的主人!

她眼睛有些湿润,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说了两个字:“南南!”

南风洛谨动作一滞,突然放开了她,然后一把将白千寻抱进了怀里!

白千寻有点懵,她想说,大哥,你不掐脖子了,可还是想要我的命啊,这“熊抱”要命法,你已经练得炉火纯青了,我特么感觉自己又要死了!

可男人没给她开口的机会,直接用唇封住了她的口,将所有的话都堵在了喉咙里!

本就中了药的白千寻哪能扛得住这样的诱惑?男人身上清冽如雪的气息让她仿佛找到了一个发泄口,在他的引导下,只想拼命的靠近,再靠近!

而男人一边吻她,口中一边呢喃着:“依依,三年了,你终于舍得回来找我了,你知不知道,这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我是怎么过来的?食不下咽,夜不能寐,相思成疾,不死不休……”

“依依,我好想你,求求你,再也不要离开我身边……”

耳边是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和伤感悲切的话语,使得白千寻恍如梦中,只有男人一遍遍的爱抚在提示着她,这一切都是真的!

当白千寻身上的药力全部消退,她便立马使了个令人昏睡的术法,南风洛谨一头栽在她身上,砸的她头昏眼花!

说实话,男人身上那种熟悉的感觉让她不想离开,但是理智告诉她,那是不可能的!

当她闪身跃上洛王府的高墙,却被突如其来对话声吓得三魂丢了两个半!

“王爷为王妃守丧终于满三年了,这几年王爷太难了!”

“是啊,希望这三年的戒斋戒色能够让王妃好好轮回转世,咱王爷也算尽心了!”

“砰”的一声闷响,两个暗卫急忙飞身过去查看,却什么也没看到!

始作俑者心中哀嚎:要是让南风洛谨知道,她在他守丧的最后一天让他破了色戒,他会不会将她碎尸万段?

苍天啊大地啊,能不能让她再死一次?穿回去吧!

这里的人太特么不友爱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卜医狐妃:邪王倾世恩宠》<<<<

第2章 本小姐明明是芙蓉

白千寻回到候府,凭着记忆摸到了自己的院子,还没进门就听到里边噼里啪啦,七尺咔嚓,哭哭啼啼,伴随着一阵谩骂声!

“二小姐奴婢求求你,你打死我都行,就是别砸小姐那些东西,那些都是小姐最喜欢的,砸了就没了!”

“我呸,玉儿本小姐告诉你,从今往后这’千寻阁’是本小姐的,这里的一花一草,一树一木都是本小姐的,包括这些东西,还有你!”

“不可能!”

玉儿大喝一声,结果又是一阵拳打脚踢!

玉儿一边呜咽一边控诉:“白芙蓉,你做梦,小姐的东西就是小姐的东西,这辈子你都别想占为己有!”

“啪!”

玉儿又挨了白芙蓉狠狠的一巴掌:“竟敢直呼本小姐名讳,我看你是活腻了,不过也好,临死之前本小姐就做回善人,让你当个明白鬼!”

“知道你家小姐为何彻夜不归吗?”

“我家小姐没有彻夜不归,她是去了丞相府,东启律法没规定不许住外祖家吧?”

白芙蓉也不跟玉儿废话:“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过那也看大家信不信,也要看你家小姐的尸体会不会出现在丞相府后院!”

玉儿大惊:“你说什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哈哈哈……”白芙蓉大笑三声,真是爽啊!

“玉儿,你死的不冤,因为你家小姐昨儿干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儿,她去了洛王府,破坏了洛王为王妃守丧三年的承诺,你可知道那是死罪?因为在洛王府,洛王就是天!”

玉儿一阵激灵,她怎么会不知道洛王府的事?而且洛王这三年杀了多少爬床的女子,帝都百姓私底下都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那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可是小姐为何会去?她明明喜欢太子殿下的?

“肯定是你!”

玉儿指着白芙蓉大吼:“你就是见不得我家小姐好,所以才做了那丧尽天良的事,对不对?枉我家小姐拿你当亲妹妹对待,你就是这样回报她的?心如蛇蝎的女人,你不得好死!”

玉儿的性子被白千寻养刁了,平时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但是也知道收敛,如今知道自家小姐被眼前这个人害了,她也可能活不成,那还有什么可顾虑的?

来吧,撕逼!

“啪!”

又是一巴掌!

白芙蓉恶狠狠的道:“白千寻那个傻缺,整天就知道追着太子殿下屁股后头跑,满脸的花痴样,太子殿下能看上她吗?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我呸!

还想当太子妃,我呸呸,去阴曹地府当吧!主子是个下贱的,教出的奴才也一样下贱,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本小姐就成全你!”

看着白芙蓉脸上闪过邪恶的笑意,玉儿有种不好的预感!

“来人,将这个小贱蹄子送去给乞丐,直接让他们玩死算了,省的脏了本小姐的地儿,从今以后这千寻阁就是本小姐的,将这里之前的丫鬟小厮全都给我发卖了,一个不留,看见他们本小姐就生气!”

“拖走,全部拖走!”

呵,这是砸我东西打我的人,卖我的丫鬟占我的窝,好一朵歹毒的小白莲,真是污了你“芙蓉”的美名,今儿本狐仙就看看你究竟有多大本事!

“呦,这不是白莲妹妹嘛,怎么?教训人教训到我千寻阁来了?你是吃饱撑了没事干还是皮痒了欠收拾,来来来,说给本小姐听听,本小姐好给你对症下药!”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让众人一惊,只有玉儿喜极而泣:“小姐,小姐你回来了,我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呜呜呜……”

大家循声望去,只见门外有一白衣少女踏着晨光而来,旭日的金光笼罩在她的周身,仿佛为她渡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唯美,尊贵!

精致的五官镶嵌在巴掌大的小脸上,白皙的额头上佩戴一枚紫色水晶玉藻,将整个人衬得越发高贵,出尘!

白衣墨发,倾城之姿,明明还是从前的白千寻,却又与从前不大一样,纨绔的外表下透着一丝清冷,还有那种居高临下,睥睨众生的大气与从容!

女子只是站在那里,就给众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仿佛空气中的氧气被抽离一般,呼吸困难,惊恐不已!

白芙蓉颤抖着双手,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是……白千寻?”

“呵!”

白千寻冷笑一声:“白莲妹妹真是搞笑,明明是你打了我的婢女,怎么好像被打的是你一样,这都蒙圈了,连长姐都不认得了?”

白芙蓉瑟缩了一下,虽然在府里父母都宠她,给她撑腰,但她还是有些怕白千寻的,因为她脑子不太够用,什么事都敢做,谁的话都不听,可尽管如此还是有人惯着她,这满院子的下人都是丞相府的心腹,是她娘亲的陪嫁,忠心耿耿,从无二心!

所以白芙蓉嫉妒自己这个傻缺长姐,恨不得她死,凭什么她一个傻了吧唧没娘疼又没爹宠的小贱人能够活的那么嚣张?而她明明是父母掌中的宝儿,却始终都要顶着继室所出的名头,低人一等?

对,这一切都是拜白千寻所赐,如果没有她,或者她死了,那么所有人关注的焦点都会聚集在她身上,万千宠爱于一身,从此扶摇直上,谁与争锋?

白芙蓉愤怒的样子显得原本俏丽的小脸越发狰狞!恨不得一口将白千寻给咬死!

“你这个败坏门风的下贱胚子,还有脸回来,别以为爬上了洛王的床榻就了不起了,洛王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之所以能让你平安走出洛王府不过是看在父亲的面子上,你等着吧,用不了几日,你必生不如死!”

白芙蓉咬牙切齿的诅咒换来白千寻微微一笑:“白莲妹妹说什么呢?我怎么一句没听懂?昨儿我跟玉儿逛街,然后就去了丞相府,因为思念外祖父和外祖母,就在府上留宿了一夜,怎么到了白莲妹妹这里就变了样了,莫不是真傻了?要不要请个大夫过来瞧瞧?这好好的大姑娘说傻就傻了可怎么整,还要不要嫁人了?”

白芙蓉气的胸脯直耸,她听着白千寻的话总觉得哪里不对,捋了捋,终于发现了异常!

她指着白千寻的鼻子骂了一句:“贱人,你叫谁白莲呢?本小姐明明是芙蓉!”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卜医狐妃:邪王倾世恩宠》<<<<

第3章 小白莲,你叫谁呢?

噗嗤……

满院子的下人都笑出了声!

“闭嘴,你们笑什么笑,一群贱蹄子!信不信本小姐把你们的嘴缝上?”

众人顿时不敢笑了,但是不包括玉儿和千寻阁的人,大家笑得前仰后合,就差满地打滚了!

可纵使白芙蓉气的哇哇大叫这些人也不理她,该笑笑,而且放肆的很!

这就是原主对待下人的方式,只要在千寻阁,他们就是主人!

白千寻双臂环胸,似笑非笑的看着白芙蓉:“小白莲呐……”

“你……”

白千寻打断她的话:“别急嘛,姐姐是觉得小白莲更符合你的气质,过去你总是柔柔弱弱的,恨不得来阵风都能把你刮走,你看看我这才一夜没回,你就跟变了个人似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多希望姐姐出事呢?”

白芙蓉身边的大丫鬟兰儿拽了她一把,小声道:“小姐,既然她回来了,我们还是给自己留条后路!”

白芙蓉压下心中的火气,换上另一副嘴脸!

“姐姐~~”

艾玛呀,白千寻鸡皮疙瘩掉一地,赶紧抖了抖!

“呵呵,你看看,这才是你小白莲本来的面貌,姐姐没说错吧?”

白芙蓉:我忍!

“姐姐,既然你去了外公家,那外公外婆身体怎么样啊?算起来我也好久没见过他们了,改天我跟你一起去拜访一下!”

放在以前,只要白芙蓉服个软,说几句好听的,就算犯下再大的错,白千寻都不会跟她计较,因为她脑子一根筋,耳根又软,只有被牵着鼻子走的份,所以白芙蓉才敢这么肆无忌惮!

白千寻冷笑一声:“行啊,改天的事情咱们改天再说,现在嘛,咱们就来说说眼下的事情!”

眼下?

白芙蓉颤了颤,一种不好的预感漫上心头!

“我屋子里的东西是你砸的?”

“这……”

“玉儿身上的伤是你打的?”

“姐姐……”

“听说这千寻阁你想占为己有?”

“不是的……”

“呵,好你个白芙蓉,我还没死呢你就惦记上本小姐的东西了?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才好呢?”

“姐姐你听我说……这都是误会……”

“误会?行,就算这些都是误会,你以为我死了才这么嚣张的,但是我既然活生生的站在你面前,你还一口一个贱人的叫,敢问一句,小白莲,你叫谁呢?”

白千寻不怒自威,明明笑着,但那笑意却不达眼底,周身泛着冷芒,仿佛下一刻就会变成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

白芙蓉承认,当她看到白千寻完好无损的回来时,她冲动了!

明明是那么好的计划,堪称天衣无缝,是她跟南风耀研究了一个多月的结果,一旦成了,南风耀不仅能摆脱白千寻的死缠烂打,还能让南风洛谨在三年期的最后一天破了色戒,即便对他造成不了实质性的伤害,也能好好恶心他一把,因为他活着就是对南风耀最大的威胁!

不仅如此,这么一来,太子妃之位非白芙蓉莫属!因为南风耀对她说过,皇上有心将白千寻赐婚与他,虽然安平候府只是个虚职,但是丞相府那边不仅实权在握,而且墨丞相对这个外孙女是疼到骨子里的,如果南风耀能够娶了白千寻,那无疑如虎添翼,身后又多了一个靠山!

奈何南风耀骄傲自大,他自认已经拉拢了不少大臣,不屑于丞相的辅佐,更让他忍受不了的是,白千寻她就是傻批花痴,怎么能成为太子妃,甚至是未来皇后呢?就她那个样儿,将来如何母仪天下,难道要让天下人耻笑他南风耀取了个傻批当皇后,那他的脸要往哪放?

绝不可能!

可是怎么就让白千寻活着回来了呢?这个一箭多雕的法子到底是哪里出了纰漏?

白芙蓉想不明白,但是既然眼下洛王府还没来找茬,她就还是侯府嫡女,是自己的姐姐,无论如何,她都得忍!

“姐姐,昨儿听说你去了外公家,妹妹一夜都没睡好,可能是梦魇缠身导致今日精神恍惚,冲撞了姐姐,还望姐姐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妹妹一回!”

说着还挤出来几滴忏悔的眼泪,看得白千寻一阵恶寒!心中腹诽,你跟小白莲还真是绝配啊!

白千寻大手一挥:“行,那就看在妹妹真心承认错误的份上,姐姐不跟你计较!”

此话一出,白芙蓉眼里顿时闪过一道奸计得逞的光!

玉儿气的小脸鼓鼓的,刚要开口,就被白千寻一个眼神制止了!

她抚了抚衣袖道:“既然妹妹真心改过,那就将我这千寻阁恢复原样吧!”

懵!

白芙蓉哆嗦着嘴唇问道:“姐姐,怎么个恢复原样?”

“哈!你连恢复原样这四个字都不明白,是不是傻缺?脑子让猪拱了?”

白芙蓉:“……”

我忍!

“屋子里砸的东西给我还原成原来的模样!玉儿身上和脸上的伤马上消除掉,还本小姐一个如花似玉的玉儿,差一丁点都不行!还有你那些打手,刚才是不是也招呼我院子里其他人了?该怎么做还用我说的更直白吗?”

话音一落,千寻阁里的下人顿时呲牙咧嘴,诶呦起来!

白芙蓉都哭了,这回是真心的,因为小白莲做不到啊!

“姐姐,你这是不是有些强人所难了?我又不是神仙,怎么能做到你说的那些呢?”

白千寻故作高深,摸了摸下巴道:“也对,这么一说好像确实是我这个做姐姐的考虑的不周全!”

白芙蓉心上一喜,就知道这个傻缺心思还是不够用,几句话就被她绕进去了!

谁知,还没等她高兴够,就听白千寻道:“姐姐有个提议,能将这件事替妹妹摆平了,就是不知道妹妹应是不应?”

白芙蓉想说,要摆平这件事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跟她在这扯什么蛋呢?

可是白千寻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屋子里那些东西摔了就摔了,就当给妹妹听个响,那些东西虽然有市无价但也着实没用,妹妹就给姐姐折合成现银吧!”

哈,没用还要银子?都说了那些东西有市无价,那得给多少钱啊?不会把她的嫁妆给坑没了吧?

不得不说,白芙蓉真相了!

只听白千寻道了句:“玉儿,当初置办这些东西的票据你还都留着呢吧?”

玉儿不顾身上的疼痛,走上前来,对着白千寻行了个礼:“回小姐的话,都留着呢?而且奴婢心中大概有个数,估计是二十万两白银左右!”

“啥?二十万两,你怎么不去抢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卜医狐妃:邪王倾世恩宠》<<<<

第4章 吃饭的家伙事得留着

玉儿挺了挺胸,一脸的义正言辞:“二小姐有所不知,我们小姐屋子里的东西都是绝世真品,看着不起眼,可单拿出来哪一样都是无价之宝,之所以要二十万两,那还不是因为看在二小姐与咱们小姐是亲姐妹的份上,正所谓一笔写不出两个白,给您个亲情价,这要是换作外人,那就是砸骨头渣子卖血也得一文不少的凑够一百万两!”

白千寻都要给这个小戏精竖大拇指了,张口一百万两,也不知道整个侯府能不能凑出来一百万两,估计得卖房卖地了!

啧啧,这小丫头的性子甚合我意啊!

白芙蓉一口老血梗在嗓子眼儿,被她生生咽下!

不过区区二十万两,待得他日,南风耀成了东启皇帝,她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二十万两,哼,到时候就怕你有命拿没命花!

再说,只要她白千寻在这座府里一天,她就能够有办法把钱再拿回去!咱们走着瞧!

”好,这钱我出了,等一会儿回去就给姐姐取来!”

白千寻岂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呵,正所谓狼入虎口,送出来的银子还想拿回去,痴人说梦!

“行,在欠条上按个手印,这东西的事儿就了了,然后我们再说说人的问题!”

白芙蓉心不甘情不愿的按了手印:“姐姐,玉儿受委屈了,妹妹愿意再出一万两银子让她养伤,还有那些下人,虽然他们没受什么伤,但是妹妹愿意每人给一百两银子,以示安慰,姐姐觉得可好?”

“不好!”

白千寻毫不犹豫的拒绝!

玉儿有心想说打都打了,能拿到一万两银子也算行了,可是当她看到白千寻眼中的寒意,不禁哆嗦了一下,看来小姐的暴脾气又上来了!

“姐,姐姐,你想如何?”

“呵!既然他们身上的伤妹妹无法消除,那就只有把你加注在他们身上的痛苦还回去喽!”

“还还还……姐姐,你的意思是……让这群下人反过来打我?”

白芙蓉一脸的不可置信,虽然过去白千寻也是目中无人,胆大妄为,但是纵奴欺主这样的事情还从没干过,她到底哪里来的自信?仰仗的又是什么?难道昨晚发生了什么她意想不到的事?

白千寻嘴脸漾开一抹邪魅的弧度,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妖媚,嗜血!

白芙蓉承认,她怕了,这样的白千寻是十几年当中她从没见过的,一股寒意从脚底生出,直冲脑门,她大喊一声:“跑!”

然后顾不得兰儿的搀扶,首当其冲,飞速向大门奔去,那速度简直能拿奥运会冠军了!

身后的婢女小厮一看主子跑了,他们也毫不犹豫的加入了这场百米冲刺比赛,好像晚了一步小命就会魂归故里似的!

玉儿有些不忿儿,气的直跺脚:“小姐,人都跑了,现在怎么办?”

白千寻嘴角微勾,眉梢微挑,薄唇轻启:“想跑?也要看本小姐答不答应!”

她打了个响指,大喝一声:“统统给我站住!”

这一声威慑力是有的,但不足以让逃命的人群乖乖听话,但是他们却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而且无论如何想动,想要离开这个充满邪恶的地方,可身子就是动不了!

一阵绝望和恐慌袭来,有胆小的已经吓尿了,这千寻阁到底是什么地方,怎么还有这种操作啊?

一看前边的人不动了,玉儿下巴都惊掉了,指着他们半晌说不出话!

白千寻有些好笑,吊儿郎当的道了一句:“有仇的报仇,有怨的抱怨,一柱香之内,他们全归你们管,只要留口气儿就行!”

此话一出,千寻阁里的下人顿时跃跃欲试,要知道因为他们忠心,二小姐屡屡在背后教训他们,有一次甚至打断了一个下人的腿,因为原主脑子不灵光,被白芙蓉好言好语哄上一哄就不了了之了!

作为下人,主子都不计较,他们能说什么?不过最后白千寻也不会看着他们委屈,该治伤治伤,该调养调养,从没有亏待过他们!

这也是他们能够一如既往忠心的原因之一,即便原主娘亲不在了,原主又是那样的性子,但这些人从没想过离开,他们得替老主子守着这个唯一的血脉啊!

“还傻愣着干什么呢?上啊!”

白千寻叹了口气,难道这些人是高兴傻了?她站在两群木头桩子中间,咋那么诡异呢?

可是下一秒

好家伙,有拿板砖的,有拿柳条的,有拿木棒的,还有拿扫帚的,玉儿实在没什么可拿的,随手抄起狗窝里小黑的一盆狗食,走到白芙蓉身后,一把扣在了她的头上!

小黑那个急啊,食它可以不要,但吃饭的家伙事它得留着啊,诶你这个厚颜无耻的人类,把狗子的饭碗顶到头上算什么能耐,赶紧给我拿下来,否则老子跟你拼命啊!

一时间,千寻阁内鬼哭狼嚎,白芙蓉跟手下众人第一次体会了什么叫“被吊打”,一动不动的看着那些人往自己身上招呼,不能还手还不能跑,简直憋出了内伤!

尤其那条狗子,往白芙蓉身上一跳一跳的,跳一下还伸出舌头舔走白芙蓉脸上的狗食,那粘腻的感觉让白芙蓉恶心到吐,难道这特么就是传说的舔狗?

白千寻坐在石桌前,翘着二郎腿,悠悠的看着这一幕,唉,做人就是好啊,能有这么多乐趣!

这仇报的也差不多了,侯爷和李氏才匆匆赶来!

一看眼前这景象,两人顿时傻了眼,这得出手多重啊,都把人给打傻了,躲不知躲,逃不知逃的!

安平侯白毅大喝一声:“住手,统统给本侯住手!”

大家也打了个痛快,此时安平侯开口了,也得给人家面子不是?

众人纷纷停手,然后春风满面的往回走,站到了白千寻身后!

白千寻挑眉:“呦,侯爷来了,快快请进,随便坐!”

白毅往院子里扫了一眼,想说一句:我坐你大爷!

这院子里就一张桌子,还特么让你和你的人围个水泄不通,你是想让你老爹坐地上啊!

可是想想他便放弃了,跟这个傻缺一般见识,他还不得早早见阎王?

于是问道:“白千寻,你怎么能纵容手下殴打你妹妹呢?还不让还手?那狗食都喂到嘴里了还不罢休,老子怎么不知道你如此歹毒?”

呕……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卜医狐妃:邪王倾世恩宠》<<<<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