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田苟道》种花小子的小说,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种田苟道

作者:种花小子

主角:无

类型:玄幻

简介:中平五十六年三月,天降异象,昼夜颠倒,赤月当空,紫薇星降。
民恐王惊,诏钦勘察。
无果,王怒,着钦男发配,女发卖。

第1章 史上最悲催的穿越者(一)

中平五十六年三月,天降异象,昼夜颠倒,赤月当空,紫薇星降。

民恐王惊,诏钦勘察。

无果,王怒,着钦男发配,女发卖。

一片连绵不断的群山中,山风呼呼作响着。

此刻,在一处背风的山坡旁,一群拿着弓箭和长刀的男人脸色很不好看,甚至可以说剑拔弩张。

或许是天冷的原因,又或许是不想这种紧张气氛继续下去,一个约莫三十出头的男人先是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一个约莫十五六岁的男孩,而后长长叹了一气,“大家心情不好,我也理解,但事情都发生了,说说该怎么办?”

“哼!三元,你说的到轻松,可这是死了人的事情,又不是别的事情,你说我们该怎么解决,之前进山捕猎时,我就不同意带大郎出来,但奈何三元老黑你们说要给大郎一个机会,现在出了这事,我看你们怎么和未央交待。”

“云正,你少说两句,带大郎进山学习捕猎这事我们都同意了的,你不能指责三元和云墨他们,你也知道自五年前大郎老汉儿带我们进山捕猎失踪后,原本好好的大郎也消沉了下来,眼看着都要开亲的年纪,难得大郎他主动跟我着我们捕猎队学习。”

“云海哥,这不是我指责三元和云墨他们,我也知道带大郎出来学习是好事,但总得要让大郎先在家练练,系统的学习下,在跟着我们捕猎队进山也好,可你们到好,直接带着大郎这个白丁进山,没出事还好,出事了云文他那脉可就绝嗣了。”

绝嗣这话一出口,山坡上的气氛顿时变得压抑了起来。

压抑的气氛持续了半刻钟左右,刘三元看了不远处的丛林,然后又看了躺在地上一脸苍白的刘大郎,“云正哥,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在说什么也无事于补。”

“鉴于这次的事情,等回到乡里把大郎的事情处理完后,我就不再担任捕猎队队长了,到时队长云海云正哥你们大家伙商量。”

“自云文哥五年前失踪后,蒙大空伙的抬爱,我成了捕猎队的新队长,但这五年其实我做的并不好,几次都想让大伙再重新选队长,可每次说到队长人选一事时,大家伙都转移话题。”

“今天借着大郎的事情,我就先把话说明,现在大郎已经出事了,捕猎一事只好先停下,我们得先把大郎给送回到乡里去,至于嫂子到时要打要骂甚至要赔命,就由我这个队长担着,毕竟要不是我点头同意,大郎也不会遭此一劫。”

刘三元的话顿时让刘云正炸了锅,“老三,你什么意思?捕猎队是我们大家的捕猎队,又不是你一个人的,需要你一个人来担责,你们我们当什么人了。”

“至于队长这事,当初大家伙既然认定了你,让你当我们蓬山乡的捕猎队队长,就是认可你的能力,现在你却想摞挑子,这可不行。”

“带大郎进山学习捕猎之事,虽然开始我是不同意,但后面我也改了主意,同意了,所以这事也有我的责任,之前为兄话说的有点过了,老三你也别往心里去。”

刘云正说完还很正式的向刘三元拱了拱手。

看着行礼的刘云正,刘三元一脸苦笑,“云正哥,我没有怪你,至于这队长我是真的不想当,在没有当队长时,还信心满满的,誓要带着捕猎队让蓬山乡过山好日子。”

“可经过五年的折腾,我除了年龄虚长了五岁外,蓬山乡还是老样子,要不是大郎这事,或许我还要等这次捕错完成后,在同大家伙说,可出了大郎这档子事,我真不想当这个队长了。”

望着脸露苦笑神情坚毅的刘三元,刘云正摇了摇头,“老三,你这话就过于贬低自己了,你真要不想当队长,得等我们回到乡里大家伙再讨论,现在我们先把大郎送回去安顿了。”

几乎刘云正的话刚说完,刘云海刘云墨等人附合的点了点头,“老三三哥,云正哥话有理,队长一事先放一边,我们得先把大郎给送回乡安顿了才是眼下大事。”

感受着刘云海刘云正等人的坚决,刘三元知道眼下在说下去也没有用,索性点了点头,“也好,先把大郎的事情给处理了,不管怎么说,大郎也是我们这些叔叔伯伯看着长大的,怎么都要给大郎娘嫂子一个交待。”

随着刘三元话,刘云正就带着几个捕猎队员准备担架。

准备好担架好后,刘三元刘云海两人把身体有些僵硬的刘大郎给抬到的用树杆和藤条做成的担架上,然后在检查一遍担架没有问题后,就向蓬山乡赶去。

因为是山里,虽然捕猎队都是老猎户了,但抬着担架让捕猎队的刘三元他们走的并不快,当他们出现在蓬山乡地界时已经是七天后中午了。

看着近在咫尺的蓬山乡,无论是刘三元还是刘云海等人,都露出了近乡心切的心情。

原本他们还希望回来的路上会出现奇迹,让中了雪蛤之毒的大郎能死而复生,但结果直到回到乡里都没有出现奇迹,要不是雪蛤之毒的特性和初春的原因,怕还不等他们回到蓬山乡,大郎身体或许就臭了。

在驻足一会儿后,知道该来的怎么躲也躲不了,刘三元等人索性抬着刘大郎的家里赶去,只不过回乡没多久,刘三元等捕猎队人就被人给拦下了。

望着拦在路前的刘云中等人,刘三元冷哼一声,“刘云中,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赶紧把路给让开,要不然别怪我们捕猎队对你们不客气。”

面对刘三元的冷哼和喝斥声,刘云中嬉笑一声,“三哥,你别吓我,我可不是吓大的,虽然乡里是你们捕猎队在管,可并不意味着乡你们可以随意破坏乡里的规矩。”

“要是我没有看错的话,你们担架上抬的是云文哥家的大郎吧!看大郎的那苍白的脸色及那紧闭的双眼,我没有判断错的话,大郎应该是出意外了,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虽然很想否认,但刘三元知道这明显糊弄不过去,原本因为就有火的他,看着刘云中一脸嬉笑得意的神情,不由得瞪了刘云中一眼,“怎么,刘云中你有意见?什么时候我们蓬山乡的事情需要你刘云中这个二杆子来管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种田苟道》<<<<

第2章 史上最悲催的穿越者(二)

刘三元的直接让刘云中脸色一黑,“三哥,我知道你们看不起我,可你们不可否认我刘云中也是蓬山乡的一员,我也不和三哥你们争论这些,我只想提醒三哥你们遵守我们蓬山乡的规矩。”

“按照我们蓬山乡的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少亡者不准停灵不准进祖坟,更何况大郎不是在乡里出的意外,可看三哥你们这动作,显然是准备把大郎送回家了。”

“对于这些规矩,三哥你们别说不知道。”

几乎刘云中的话刚说完,跟着他一起几个人顿时起哄,“云中哥说的对,死在外面的人都不准进乡,更不要说还是少亡了,要是进了乡影响了大家运势可就不好了。”

瞟了一眼起哄的几人后,刘三元也不废话,直接挑明,“刘云中,你也别给我讲什么规矩,虽然乡里是有这样的传统,但也得看情况。”

“大郎是出了意外,可大郎并没有死,只是陷入了深度昏迷,我们是送大郎回来救治的,因此刘云中你说的规矩并不适用于大郎,要是因为你的阻拦,导致了大郎的最佳救治时间,到时可别怪我们拿你刘云中的命来偿命。”

“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马上让开路让我们过去;要么我们动手打你们一顿,然后让我们过去,不过因为担心大郎出意外,后果你们自负。”

作为捕猎队的成员,除了负责抬担架的两个队员外,刘云海刘云正等人在刘三元的话说完后,就做出了动手的准备。

眼见只要自己不同意,就要给自己等人一个教训的刘三元等人,刘云中很想强势一番,但考虑自己这边的力量和后果后,果断的选择让开道路。

不过在让开道路的同时,刘云中也放话威胁道,“三哥,你们可别骗我,要不然别怪我把事情给闹大,到时可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见刘云中都放开了路,还要威胁他们,刘三元不由得呵呵一声,“刘云中,不是我们小瞧你,你尽管试试,看看是你的话在这蓬山乡好使,还是我们捕猎队的话在这蓬山乡好使。”

摞下这句话后,刘三元等人抬着担架头也不回的向刘大郎家赶去。

望着远去的刘三元等人,刘云中对着地上狠狠的啐了一口,“呸,什么玩意儿,要不是你们是捕猎队的,什么都不是。”

“二狗,你们几个去盯着刘三元他们,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要知道他们这次进山都快半个月了,按刘三元他们的能力来算,进山肯定很远了,因此,我估计刘大郎的情况肯定不是刘三元他们说的那么简单。”

对于刘云中的怀疑,刘二狗颇为认同的点了点头,“中哥,我同你也是这样想的,刚才中哥你在同刘三元他们说话时,我暗中观察了下,怕是刘大郎根本就不是什么深度昏迷,说不定根本就已经没命了,只不过没有近距离看,并不确定。”

一听刘二狗的话,刘云中眼睛不由得一亮,“既然这样,那我们也别愣着了,赶紧过去看看,要是真如我们猜想的那样,那就可有着热闹可看了。”

伴随着刘云中这话,一行几人跟着向刘大郎家跑去。

与此同时,刘三元等人也在加快脚步向刘大郎家赶去。

当刘三元等人穿过乡里的小河来到刘大郎家院坝外时,就看到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正在忙碌着,或许是女人太过于专心,直到刘三元叫她时,女人才发现刘三元等人。

正当女人要给刘三元等打招呼时,突然看到担架上的小男孩,看到小男孩的瞬间,女人就想起了几天前的突然心悸,一想到这女人瞬间就有种不好预感。

女人的神情变化自然落入到刘三元等人眼中,知道这事情躲不过,作为捕猎队队长的刘三元主动开口,“嫂子,因为意外,大郎在山里被雪蛤咬了,虽然我们多方努力,但最终还是没有留住大郎生命,要是嫂子有什么气,就冲我刘三元来吧!”

正准备询问的未央一个踉跄,然后发疯般的冲到了担架旁,看着一脸苍白,摸着有些冻手的脸颊,未央仿佛被人抽了魂一样一下子瘫倒在院坝的地上。

感受着未央的伤心,刘三元刘云海等人也不知该怎么安慰,毕竟这可是失子之痛,而且还和他们有着密切的关系。

虽然不知道如何安慰未央,但刘三元刘云海等人还是把瘫倒在地的未央给扶到凳子上,在让未央坐好后,刘三元一脸内疚道,“嫂子,大郎出意外都是我们没有看好,让他才遭了这一劫,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毕竟人死不能复生。”

“要是嫂子你有火有怨气尽管向我招呼,哪怕就是嫂子你让我赔大郎的命,我刘三元也无话可说,毕竟进山之前我可答应了嫂子你照顾好大郎的。”

或许是赔命话触动了未央,虽然还是一脸伤心欲绝的神情,但终于开口了,“三元,你这是什么话,在你眼里嫂子就是这么不讲理,你们能带大郎进山跟着学习捕猎,嫂子就很高兴了。”

“至于大郎现在的情况,只能说是大郎的命数如此,嫂子我累了,麻烦三元你们把大郎先安顿到他的床上,我想同大郎单独说说话,三元你们这一路赶来也肯定累得不轻吧!等三元你们帮我安顿好大郎后,就回家去休息。”

看着不愿意多说的未央,刘三元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在同刘云海等人把刘大郎放到床上后,刘三元等人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守着未央,他们担心他们走后未央会犯傻事,毕竟短短的几年时间先后失去夫君和儿子,这对一个女人打击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了。

只不过刘三元等人的想法是好的,但未央并没有如他们的意,坚决的让他们回去休息,为了安刘三元等人的心,未央最后甚至流露出笑容。

确定了未央是真的不会做傻事后,在未央的坚持下,刘三元刘云海等人一道离开了未央的家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种田苟道》<<<<

第3章 史上最悲催的穿越者(三)

送走了刘三元等捕猎队成员后,原本脸上还带着笑意的未央脸上顿时流露出无尽的痛苦,在栓好门后,借着灯光,看着床上一脸苍白的人儿,未央一脸自责,“大郎,早知道你会出意外,娘就不该同意你跟着你三元叔他们进山学习捕猎了。”

“是娘害了你啊!原本娘还期望着大郎你学习捕猎后,娘好托人去给你寻门亲事,早日为老刘家传下香火,结果却没想到大郎你这一去不复返。”

“都怪娘没有本事,要是娘有本事,也不需要大郎你冒险进山学习捕猎之术了,想想你爹几年前也是进山捕猎就一去不复返,娘的心说不出的痛楚。”

“这几年要不考虑大郎你没有成年,娘还没有看到大郎你为老刘家传下香火,娘早就随你爹而去了,透过你爹和大郎你的遭遇,看来娘就是天煞孤星,天生克夫克儿了。”

当未央同刘大郎絮絮叨叨的说着事情,回到家的刘三元屁股还没有坐热,就被他娘子询问了起来,还没等刘三元说完,刘三元娘子吴桂香猛的一排大腿,“当家的,你糊涂啊!要出大事,快随我去大郎家。”

吴桂香说完也不管刘三元做何反应,直接拉着刘三元的手往外拽,在要快出院坝时,吴桂香看着在一边玩的小丫头交代一句,“小丫,娘和爹有事要出去一趟,你在家不要乱跑。”

交代完这一句后,吴桂香在没有停顿,大跑向未央家跑去。

被拽着的刘三元见此,也只得跟着跑,不过在跑的同时也让吴桂香放开手。

因为担心出大事,吴桂香可是全力奔跑着,当她和刘三元两人出现在未央家时,看着紧闭的房门,吴桂香心中的不好预感越发强烈。

看了一眼在一旁大口喘气的刘三元,吴桂香问道,“当家的,你们把大郎安顿在哪里的,赶紧去推门找嫂子。”

望着一脸焦急的吴桂香,反应过来的刘三元如何不知道事情的紧急,知道人命关天,他三步并作两步来到房门前,一边喊着嫂子一边推门。

只不过他的呼叫并没有得到回应,加上门也推不动,心下明白要遭的刘三元也没有顾忌什么,直接对着门踹了起来。

或许是房门太结实了,直到踹第六脚时,房门伴随着嘎吱一起才被踹开,几乎门被踹开的瞬间,刘三元和吴桂香就冲了进去。

当两人进屋后,顿时就看到一脸解脱的未央正挂在绳子上,见到这一幕的瞬间,刘三元和吴桂香两人脸色都不好看,特别是刘三元,本着尽人事听天命的原则,刘三元吴桂香两人快速把一脸解脱的未央给救了下来。

摸着还有体温的未央,吴桂香用力掐着未央的人中,同时大声呼叫着未央的名字。

或许是刘三元吴桂香出现的太及时,又或许是未央命不该绝,经过吴桂香一番折腾,未央幽幽的醒了过来,醒过来的未央在看到是吴桂香后,不由得抱着吴桂香失声痛哭了起来。

感受着未央的伤心,吴桂香轻轻的抚了抚未央的后背,“嫂子,你这是何苦呢!要是我和三元不是来的及时,怕是想救嫂子也没有那个机会了。”

“我知道嫂子你心里很苦,但在苦这日子也得过下去,要是文哥和大郎看到嫂子你在犯傻,怕是九泉之下也不会安宁的。”

吴桂香这话刚说完,未央哭的就更加伤心了,直到好一会儿,未央可能是哭累了,终于停止了哭泣。

见未央停止了哭泣,吴桂香拿出手帕为未央擦了擦泪水,同时安慰道,“嫂子,你心里真有什么话,就说出来,不要憋在心里,要不然你这样会钻牛角尖。”

“我相信要是云哥和大郎在天有灵,也不希望看到嫂子你这伤心欲绝的样子。”

在吴桂香的安慰中,未央身体一僵,然后幽幽的长叹一声,“桂香,嫂子心里苦啊!几年前你云哥带捕猎队进山捕猎,一去不复返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要不是大郎还没有成年没有开亲,怕是五年前就没有活下去的信念。”

“也正因为大郎的存在,哪怕在苦在累,嫂子我也能坚持下来,原本想着为云哥教导好大郎,让云哥他们这一脉能传承下去,谁成想最后竟然让云哥这一脉绝嗣了,你让我怎么向你云哥交代。”

“你云哥的失踪,大郎的意外,你让嫂子拿什么活下去,之前要不是大郎存在,不说这些年的苦和累,单乡里的风言风语就够你嫂子我难受。”

“自你云哥失踪后,这几年为了减少在乡里的存在感,除了桂香你们家和捕猎队,乡里其他人,嫂子鲜少接触,就怕给大郎带来不好的影响。”

听着未央的心里话,吴桂香除了倾听,根本就不敢插话,她怕一个不好让未央又受到刺激想不开,那可就麻烦了。

待未央吐露完心声后,为了让未央不钻牛角尖,吴桂香瞟了一眼床上的刘大郎,“嫂子,这人生十有八九不如意,就拿我来说,前些年要不是当家的全力维护我,怕是以我多年无出的情况,早就被乡里的风言风语给击垮了。”

“哪怕后面我生下小丫,乡里的风言风语也没有少多少,所以这人活一世不要太过于在乎外人的言语,要不然活的会太累。”

“云哥和大郎虽然先后出了意外,但嫂子你始终是我们的嫂子,在这蓬山乡一亩三分地上有三元他们捕猎队的存在,没有谁能欺负嫂子你,因此嫂子你要好好的活着,不要在做什么傻事。”

吴桂香的一通安慰让未央轻轻的点了点头,“桂香,嫂子犯过一次傻了,不会在犯傻了,嫂子我一定会好好的活着,桂香你先扶我起来,我这腿有点麻。”

让吴桂香把自己扶起后,未央缓了缓神,这才来到床边,看着脸色依旧苍白的刘大郎,未央伸手摸向刘文龙的脸颊,准备作最后告别,毕竟人死不能复生这道理她还是明白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种田苟道》<<<<

第4章 史上最悲催的穿越者(四)

只不过当未央的手摸到刘大郎的脸颊后,手突然颤抖了起来,然后对着吴桂香刘三元两人招呼道,“桂香三元,你们快看看大郎,是不是我的错觉,我从大郎脸上感觉到了温度。”

其实不用未央特意招呼,一旁的刘三元和吴桂香在看到未央的手颤抖时就明白有情况出现了。

用手轻轻的刘大郎的脸颊上的摸了摸后,无论是刘三元还是吴桂香都露出惊讶的神色,而这其中特别是刘三的神情更加夸张,早就确定死的不能死的人,身体上竟然有了体温,这可让人着实惊讶不已。

反复确定不是自己的错错觉后,刘三元吴桂香两人相继点了点头,“嫂子,你的感觉不是错觉,大郎身体确实恢复了体温,至于这是为什么我们也不知道,不过肯定的是大郎肯定还有得救。”

在刘三元吴桂香两确定不是她的错觉后,未央顿时狂喜,然后也没有管刘三元吴桂香两人,转身就向门外冲了出去。

几乎未央刚冲出门,刘三元吴桂香就猜到未央这是去找人了,猜到未央的心思后,吴桂香碰了一下刘三元,“当家的,你快跟着嫂子一起,别因为她太过激动出现意外,我在这里守着大郎。”

吴桂香的话,刘三元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追了出去。

只不过当刘三元追出房门后,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天怎么黑的这么快,特别是天上悬挂的那轮赤月显得格外怪异。

因为担心未央的原因,刘三元并没有多想,当他顺着心中猜测追上未央后,果然看到未央是向六叔家赶去,在叮嘱未央慢点后,知道未央心急刘三元也没有在废话,只是默默的跟着未向的脚步。

当未央刘三元两人停下脚步时,已经一刻钟后的事情了,来到目的地后,不等未央开口,刘三元老远就叫道,“六叔,你在家没?大郎进山出了意外,需要马上救治。”

刘三元这人未到话却先到,顿时惊动了房子中的人。

当一须发皆白的六叔从房间里出来后,瞪了一眼刘三元,“原来是三元和未央你们,你六叔我虽然上了年纪,但耳朵还没有聋,下次记得不要吼这么大声,要不然小心抽你,说说吧怎么回事。”

对于六叔的瞪眼和提醒,刘三元并不在意,“六叔,这事三言两句说不清,人命关天,你还是先同我和嫂子回去救大郎要紧。”

几乎刘三元的话刚说完,未央一脸焦急的直接跪倒在六叔面前,“六叔,你快去救救我家大郎吧!我怕去晚了又会出什么意外。”

未央的突然跪倒举动让六叔刘三元两人都不由得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的六叔一脸苦笑,“你这丫头有事说事,怎么突然来这么一出,赶紧起来。”

说到这瞪了一眼刘三元,“三元还不快把你嫂子扶起来,让叔救人总得说下什么原因,要不然叔咋准备东西。”

在扶未央的同时,刘三元知道人命关天,也没有废话,“六叔,进山出了点意外,大郎被雪蛤咬了。”

原本还老神在在的六叔一听,顿时露出一脸惊讶的神情,“三元,你说啥,大郎被雪蛤咬了,雪蛤是什么我不相信三元你不明白。”

看着一脸惊讶的六叔,刘三元点了点头,“六叔,我自然明白被雪蛤咬了意味着什么,不过大郎不一样,就在刚才大郎身体突然有了体温,这才让我和嫂子急急忙忙来找六叔你。”

听刘三元这么一解释,六叔顿时明白过来,看了一眼突然从白天变成黑夜的天空,六叔对着身边两个儿子吩咐道,“云鹤云飞,你们俩去把为父的医药包拿上,同为父去一趟未央她们家。”

知道人命关天,刘云鹤刘云飞兄弟俩人也没有啰嗦,动作迅速的准备好药包和器械。

待刘云鹤刘云飞再次出现后,六叔挥了挥手,“未央走,我们现在去你家。”

随着六叔的话,一行五人迈着大步向未央家赶去。

当六叔等几人跟着未央回到家后,也不待未央吱声,六叔刘云鹤刘云飞就进屋检查躺在床上的刘大郎。

望着床上脸色苍白的人儿,六叔伸手抓起刘大郎的左手先是把了下脉,然后又换右手,在把完脉,六叔又伸手翻了翻刘大郎双眼,检查完眼睛后又把嘴巴给弄开检查了一舌笞。

弄完这一切后,六叔脸上露出了讶然的神色,“未央,叔刚才仔细检查了一遍,大郎身体机能完好,要不是苍白脸颊及昏迷不醒人事,大郎与常人并没有什么不同。”

“叔自从成为郎中后,大郎这种情况可以说是第一次遇见,一时间叔也拿不定治疗方案,为了确保大郎不出意外,叔给你开一幅补方,等叔回去了后,就让你云鹤哥给你送过来。”

“拿到补方后,未央你三碗水煎成一碗,然后用小汤勺尽量给大郎喂食一点,要不然怕是大郎没有问题的身体也会出问题。”

六叔的话,未央心里虽然有些失望,但却并没有表现出来,相对于之前以为儿子大郎离开人世来说,现在的昏迷状态也让她心里多少有些期待。

压下心中的想法,未央对着六叔作揖行礼后点了点头,“六叔,未央在这里谢谢您了,这大晚上的还麻烦您来我家救治大郎,等拿到六叔你给的补药后,未央一点会想办法让大郎喝一点。”

感受着未央的真诚,六叔抬了抬手,“你这丫头,不要同叔太拘礼客气了,不说云文以前对我们照顾,单未央你是我们蓬山乡刘家的媳妇,叔就该跑这一趟。”

“更何况大郎这孩子以前也深得叔的喜欢,要是云文没有出意外,叔都准备同云文商量让云文同叔学这治病救人之术。”

“可惜的是云文那孩子离开的太突然了,加上大郎大概是被云文离开打击到了,叔也就没有来找未央你说这事。”

“至于天黑的事情,未央三元桂香你们可能是太过于担心大郎,并没有发现异常,之前的天黑可不是正常的天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原本还有几个时辰才天黑的天,突然黑了下来,并且升起了一轮赤月。”

“要不是除此之外并没有出现异常外,你叔我怕是也不敢出门的,这看也看了,叔也就不在这里陪着了,夜等叔回家后,就给大郎准备补方,到时未央你记得按照叔的吩咐做就是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种田苟道》<<<<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