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医狂妃,战神王爷放肆宠》明月清衣的小说,江雯雯,江岚岚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毒医狂妃,战神王爷放肆宠

作者:明月清衣

主角:江雯雯,江岚岚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双洁+互宠+医妃+1v1】穿越成了傻子,醒来竟然在成亲,庶妹夺嫡,她火烧花轿,当众扒衣,啪啪打脸!
洞房花烛?她可不稀罕,一根银针,直接把新郎子放倒!
安排了抓奸,准备休妻的战神王爷,抓了个寂寞。
身为医毒界大国手的江雯雯,一心要和离,搞事业。
王爷上演大型真香现场,用上男美计,手撕和离书。
开启了火葬厂式漫漫追妻路!

第1章 花轿被烧了,啪啪打脸

头痛欲裂!

轿子里一身新娘服的江雯雯,抬手揉着额头。

她刚刚在做一台手术,一颗炸弹在头顶炸了,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此时这疼痛感是怎么回事?

轿子突然停下来,让她的身体更加不适。

“把她抬进去吧,你们随便玩!回头老爷夫人重重有赏!”喜婆掀开轿帘子,对着轿夫说着,一张嘴咧到了耳根子。

笑得十分恶心。

江雯雯这时才反映过来,随便玩的目标是她。

想她维和部队的军医,枪林弹雨中闯出来的。

竟然有人敢打她的主意!找死!

下一秒,江雯雯睁开眸子,面上染着寒霜,一把捏住了喜婆抓着轿帘子的手臂。

一根簪子直接刺穿了喜婆的手腕。

在她发出惨叫之前,江雯雯用盖头堵了她的嘴。

然后再无情的拔出簪子抵在喜婆的脖子上。

声音冰冷的对着几个跃跃欲试的轿夫说道:“你们,把轿子抬出去,否则,和她一个下场!”

喜婆的手腕汩汩冒血,鲜红刺眼。

整个人都颤抖着,却没有晕过去,就那样承受着痛楚。

几个轿夫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哆哆嗦嗦的抬起轿子原路返回。

此时江雯雯才清楚自己的处境,那一颗炸弹确实要了自己的命!

只是魂魄不死,借尸还魂到了与自己同名同姓的傻子身体里。

这原主是当朝太师的嫡女,今天是她和同父异母的庶妹一起嫁进镇南王府的大喜之日。

她为正妃,庶妹为侧妃。

她却被灌了毒药,带到了王府的偏院,这些人想将她毁了,以成全她的庶妹。

真是好算计,那么,她就让他们自食其果!

出了院子,绕了个大半圈,到了正门前。

片喜气洋洋,欢天喜地。

吹吹打打好不热闹。

另一顶八抬的花轿停在那里。

轿子里的新娘子正一脸娇羞的等着新郎来踢轿门呢!

“你们谁身上有火折子?”江雯雯扫了几个轿夫一眼,冷声喝问。

喜婆已经痛晕过去,被江雯雯一脚踢开,破布一样倒在了路边。

轿夫害怕,其中一个轿夫犹豫着拿出一个火折子,不知道江雯雯要做什么,有些惧怕。

这个女人真可怕!

江雯雯抬手抢了过来,在人们诧异的目光中走向了江岚岚的花轿旁。

王府里,青哲看着面上没什么表情,正在执笔写字的楚玉清:“爷,江家大小姐闹到府门前了!”

楚玉清停了动作,却没有动。

他坐在那里,身姿挺拔,侧颜清俊如玉,没有穿新郎服,只是一身素衣。

风吹过,束在头顶的带子吹到了面前,遮了他的视线。

他没有拨开,而是静坐着:“随她!”

青哲点头:“反正结局都一样!”

江雯雯打开火折子吹起了一簇火苗。

在人们没有反映过来之前,将火折子直接扔进了轿子里。

“啊……”本来等着镇南王来踢花轿的江岚岚却失声尖叫。

叫声凄厉!

因为轿子是木头的,里面更有大量的红稠。

沾火即着。

瞬间,火光冲天。

“快,救人啊!大小姐还在轿子里。”江岚岚的贴身婆子也懵了,怎么也没想到江雯雯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此时慌乱的大叫。

“啊,该死!”江岚岚顾不得太多,自己踢开轿子,跳了出来,她是想保持温柔贤淑的形象,可眼下,根本保持不住。

她没想到,江雯雯敢这样做!

心下恼恨,后悔当时没能把药量加大,直接毒死这个贱女人!

火势很猛,人群一阵骚动。

都吓得不轻,四处逃窜。

“贱人,傻子,你疯了吗……”江岚岚的随嫁婆子李妈妈暴跳如雷。

大声怒骂。

直接上前来,抬起厚厚的手掌就向江雯雯的脸上招呼过去。

虽然江雯雯是江府嫡女,下人婆子却是随意打骂,此时,王府门前就上演恶仆欺主的戏码。

江雯雯眉眼间闪过凌厉的杀气。

后退了几步。

看着李妈妈的巴掌拍过来,一个侧身避到了正在跳脚骂人的江岚岚身侧。

顺带抬手捉住江岚岚的手臂,推向了李妈妈,顺势在她的小腿上踢了一脚。

还沉浸在愤怒中的江岚岚还没反应过来,“啪”的一个巴掌就落在了脸上。

十分清脆。

在场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甚至都觉得,这巴掌一定很疼。

更是在江雯雯刚才那一脚的力道下,直接向前趴了过去。

李妈妈刚要去扶江岚岚,江雯雯顺势掷出手里的簪子,打在了李妈妈的手臂上,没能扶住江岚岚,让她来了个狗啃屎!

整个人趴在地上,十分狼狈!

“啊……”江岚岚发出一声惨叫,一张脸羞的通红,不顾一切的爬起来,抬手给了李妈妈两巴掌:“老贱人,你敢打我!”

李妈妈也吓坏了,一脸懵逼,顾不得被打得脸颊生疼,立即跪下来磕头道歉:“二小姐息怒,老奴该死,老奴该死!”

“这下,李妈妈出了心底的怒气了吧!二妹打残了你的儿子,你打坏她的脸,也算扯平了!”江雯雯一脸嘲讽的说道。

那些轿夫和喜婆,都是李妈妈安排的,江雯雯自然不会放过她。

相信刚刚那一番话说出来 ,这李妈妈一定活不到明天。

而围观众人笑了半晌,此时听到江雯雯说二妹两个字,也都低低议论了起来,不是说江家大小姐嫁进王府做正妃吗?怎么从轿子出来的是二小姐?

——

作者有话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毒医狂妃,战神王爷放肆宠》<<<<

第2章 扒了嫁衣,王爷与鸭子更配

江岚岚本是一手捂着脸,一边恶狠狠的瞪着李妈妈,眼底涌动着杀意。

听到江雯雯的话,却很快又掩了情绪:“李妈妈,快起来!我知道你是无心的!花轿被烧了,就不必等王爷出来了,扶我进王府!”

她怕再生出变故来。

这江雯雯竟然性情大变,让她有些惧怕。

“二妹别急!有花轿!”江雯雯倒是低估了原主这个绿茶婊妹妹,笑着说道:“吩咐几个人将侧妃的轿子抬过来就是。”

“胡说八道!”李妈妈刚刚闯了祸,急于表现,大喝一声:“那是留给你的花轿!”

“是吗?我的花轿我已经烧了啊!”江雯雯的不高不低,围观百姓却都听得一清二楚。

“别给脸不要脸,竟然妄想顶替大小姐!做梦!”李妈妈的声音更高几分。

江雯雯掏了掏耳朵,一双眼睛笑成了月牙弯:“你刚刚跪地求饶的时候,为什么要喊她二小姐呢?”

李妈妈的双唇颤抖着,却不知道如何回答。

换来江岚岚一声冷哼:“废物!”

刚刚在场的人可都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此时都对着江岚岚指指点点起来。

这可是天大的笑话。

江岚岚一张脸白了黑,黑了白,不断变化着,暗自握着拳头,恨不得现在就扑过去掐死江雯雯。

棋差一招,满盘皆输。

“二妹,抢来的终究不是自己的!”江雯雯上前一步,趁江岚岚不备,抬手就扯下了她身上的嫁衣,然后披到了自己身上:“你是侧妃,受不起这正妃的行头!”

说着,自顾自向王府大门走去。

眼下,她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江府不能回去!

“这……不合规矩,新娘子自己走进去了……”人们也都被震撼到了。

加上江岚岚身份被戳穿,花轿被烧,嫁衣被扒,人们也都津津乐道。

“小贱人!早晚有一天,我会弄死你!”江岚岚外衫被扒,只剩了里面的中衣,十分狼狈,狠狠握着拳头,长长的指甲划破了手心,都不觉得痛。

她今天是丢尽了脸面。

更是计划尽毁。

王府里倒是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却无人迎接新娘子。

江雯雯大步走进正堂,就看到一个下人抱着一只身上系了红色绸子的大公鸡。

更是不冷不热的看了一眼披着红衣的江雯雯:“王爷身体欠佳,就由八喜与王妃拜堂成亲吧!”

看着这一幕,江雯雯也是哭笑不得。

这江岚岚算计来算计去,也不过是一场无果的婚姻罢了。

这楚玉清明显的不想娶江家姑娘。

“等一等!”江雯雯正了正脸色:“王爷身体欠佳,如此冷落新娘子,我提个条件,总应该满足吧。”

一旁的管家也很意外,没想到江雯雯如此冷静。

外面闹了这样一通,此时倒是安分了下来。

“王爷不会来的。”下人扬着头,冷哼了一声。

“不需要王爷来,这样,你去捉一只鸭子,系上红绸子代替王爷与我拜堂成亲就好!王爷与鸭子更配哦!”江雯雯的语气始终很平静。

管家和下人都变了脸色。

鸭子的意思他们还是知道的。

这是咒骂他们主子!

“你……”管家咬牙瞪着江雯雯:“不要太过份。”

“还有更过份的呢!”江雯雯冷哼:“不想死的太难看,就给我闭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毒医狂妃,战神王爷放肆宠》<<<<

第3章 新房不对劲,王妃把新郎放倒了

管家的脸色别提多难看,就那样瞪着江雯雯。

真不是省油的灯。

“没有鸭子是吧,那拜堂就算了吧。”江雯雯摆了摆手:“不过,你这只大公鸡也不错,我那二妹妹,侧王妃应该愿意与它拜堂的。”

原主死在了江岚岚手里,她江雯雯魂穿来之后,又受毒药折磨之苦,又被偷梁换柱,绝对不能善罢甘休。

不等管家接话,江雯雯又说道:“好了,新房在哪里,我先过去了。”

直接让王府的人都无言以对了。

这新王妃真的太彪悍了。

自己下轿,自己进王府,自己去新房。

根本不管王府是什么样的态度。

也不管新郎从头到尾从未出现。

“还愣着做什么,送王妃娘娘去新房。”管家也头大的不行,一张脸别提多难看。

楚玉清听着青哲的话,面色冷了几分:“没关系,早晚都得死。”

“江家二姑娘倒是安安份份的,拜堂了。”青哲轻轻咳了一声。

“一个侧妃,拜什么堂!”楚玉清那清冷的眸底闪过一抹嘲讽之色。

总归是让这江家的女儿丢尽了脸面,倒也大快人心。

青哲倒是带了几分冷意,这江家还把两个女儿都塞进来,还要用手段耍心计争正侧妃位,他们根本不知道,今天就是他们身败名裂的日子吧。

“去前厅吧,宾客都等着呢。”楚玉清抬手推动身下的轮椅,声音没有起伏的说了一句。

江雯雯看着新房外面守着的侍卫和婆子,狠狠拧了眉头。

江府,她是不能回去了,可这镇南王府也有问题。

新房里的有淡淡的熏香味道,很清淡。

若不是她平日接触的药类多,鼻子特别敏感,根本发现不了。

这里怕是难以容身。

得趁早打算。

一边在新房里翻找了些值钱的东西,准备着夜深人静的时候离开这里。

“王爷!”这时门外的婆子低声招呼了一句。

然后是轮椅推动的声音。

江雯雯的心沉了几分,这镇南王还真是心急呢。

这才什么时辰。

四下看了看,没有发现可以防身之物。

手在袖子里摸了一下,发现有一包绣花针。

面色才缓和过来。

不管这镇南王有多么强势可怕,就算三头六臂,这一包绣花针也够了。

她江雯雯可是毒医界的大国手,一包绣花针,能让人生,能让人死,能让人生不如死。

她已经拿出绣花针在大红的蜡烛上烧了一下简单消毒,然后在自己的几处穴道点刺。

不让自己被熏香迷晕过去。

才又快速坐到床边,一副乖顺温顺的样子。

门被推开,轮椅靠近过来。

江雯雯没心情与之周旋,人一靠近,就准确无误的扬手将绣花针刺进了对方的心口处和喉咙处。

不至于要人命,却让人动弹不得,口不能言。

做好这些,江雯雯又将轮椅上的人拖到了床上。

虽然是个坐在轮椅上的残废,却也费了好大的力气。

从始至终江雯雯,都没有去看镇南王狰狞的脸,替他盖好被子,做了一个再也不见的手势,推开房门,消失在了夜色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毒医狂妃,战神王爷放肆宠》<<<<

第4章 新娶的王妃在偷人,一起看热闹吧

江雯雯避开王府里的视线,按着进王府时记忆中的方向,向后院方向走去。

无意中路过了江岚岚所在的院子。

本来,她没有想太多,可此时却听到了一阵压抑的声音,可又似乎有意拔高声音,让所有人听到。

让江雯雯有些疑惑不解。

楚玉清已经被她放倒扔到正院的新房里了。

这江岚岚在新婚之夜与什么人在一起鬼混?

还不知道低调一些!

动静这么大。

胆子还真够大的。

要不是为了早些离开这里,她真想看看热闹。

“什么人?”在江雯雯探头探脑的时候,一把刀子抵在了她的脖子上。

对方来的无声无息。

让江雯雯整个人都僵在那里,不敢乱动。

这王府竟然如此危险。

逃出了新房,却在这里被劫住了。

“那个……有热闹看!”江雯雯低头看了看脖子上明晃晃的刀,狠狠拧眉,鼻端是浓重的血腥味,脑子忙快速转着。

这个男人应该受伤了,而且伤的不轻。

来人似乎有些愣:“什么?”

“看到没,里面是镇南王刚娶回来的王妃,在偷人……”江雯雯一边说着话,声音里夹着意味不明,一边捏了手中的绣花针,随时准备反击。

这个人拿着刀,深更半夜跑来镇南王府,一定有问题。

她倒是不管他是来刺杀什么人的,只要自己能逃命就行。

来人轻轻抽了一口气,情绪似乎有些不稳。

或者是因为受伤了。

江雯雯又低声说了一句:“你也是来看王妃偷人的吗?”一边摇了摇头,“真激烈呢!”

然后出奇不意的将手中的绣花针递向了对方握剑的手腕上。

“找死!”男人却低喝了一声。

不知道如何动作的,已经抬手捏住了江雯雯的手指。

力道之大,几乎捏碎。

“大侠饶命!”痛意让江雯雯忙低声求饶:“你是来刺杀镇南王的吧?是不是被侍卫发现无法逃出去了,我能帮你,让你安然无恙的逃出去。”

她是医生,这双手可是十分重要的。

绝对不能毁。

识时务者为俊杰。

来人是准备捏断江雯雯手指的,听到这话,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

动作也下意识的停下来。

借着月光低头打量起来。

入鬓的剑眉仿佛拧成了一根麻绳。

“你受伤了,我是医生,医术非凡,能给你处理伤口,免得一会儿再被围住加重伤势!”其实这一交手,江雯雯就知道二人实力相差有多么悬殊了,所以,不敢硬碰硬,只能先用缓兵之计。

这可是一心为对方着想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来人握剑的手再次用力,声音都低沉了几分,夹着寒意。

让江雯雯的心也沉了一下。

忙开口说道:“我是镇南王妃!正王妃,这样,你拿我当人质吧!”

要是能一起出去,也是不错的选择。

一边在心底计议着,出去再想办法摆脱这个人。

话落,却感觉脖子上的剑贴的皮肤更紧了,痛意传遍了全身上下。

心下大骇。

她这一步棋似乎走错了。

对方竟然动了杀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毒医狂妃,战神王爷放肆宠》<<<<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