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小说《天威神将》全文_萧天慈席慕雪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天威神将

作者:萧天慈

主角:萧天慈,席慕雪

类型:都市小说

简介:六年前,他惨遭陷害,家破人亡。六年后,他王者归来,天威浩荡。为挚爱,他十步杀一人。为亲人,他一手遮九天。
免费阅读小说《天威神将》全文_萧天慈席慕雪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天威神将》在线试读

第一章

“爸爸,你为什么不要小凡了?为什么丢下小凡和奶奶不管不问?”
“好多坏人打我,也打奶奶,我的腿被坏人打断了,他们用热水浇我的手,用火烧我头发,往我胳膊里砸钉子……爸爸,小凡好疼!”
“奶奶说男孩子要坚强,可我真的坚持不住了!我流了好多血,我是不是快死了……爸爸,是不是小凡只有死了才能见到你?”
“你是天底下最不好的爸爸!小凡恨你!”
大夏南疆,珠峰山脚下。
萧天慈瞪大眼睛看着手中的信。
确切的说,是一封血书!
血书上的字迹明显是小孩子写的,歪歪扭扭,很多字甚至是用拼音代替的!
看着手中血书,萧天慈身形巨震,心头狂颤!
“少游!”
萧天慈厉吼一声,转身盯着身边一名高大男子,咬着牙,声音颤抖:“这封血书,真是我儿子写来的?我……我有儿子?”
楚少游立刻道:“信是从凌江市发来的,我刚刚也打电话确认过,确实是您儿子,叫萧凡,今年五岁了。”
五岁?
那岂不是六年前的那一夜?
六年前那一夜,他和妻子新婚大喜,洞房花烛夜,享鱼水之欢。
可那一晚也是他人生的至暗时刻,家破人亡,无数亲人死于非命,他虽然逃出生天,一颗心却早就死了,没想到自己居然有了儿子!
“快!我要回凌江!立刻!马上!”
历经两天两夜的大战,萧天慈没有慌,但此刻,他慌了!
一人独斩犯境的南疆四国九大高手,萧天慈多处负伤手都没有抖,但此刻,他手抖的厉害!
身为大夏天龙殿殿主,统御八部众,九千强者,萧天慈从来都是泰山崩于眼前而面不改色,但此刻,他脸色大变!
一架武装直升机呼啸而来,刚刚落地,萧天慈和楚少游就先后闪进机舱。
“起飞!快!快!”
萧天慈怒吼着,直升机立刻起飞,卷起无数碎石。
坐在椅子上,萧天慈如坐针毡,身上所有伤口都崩开了,鲜血流出,但他根本顾不上,全身都在颤抖着,喘着粗气,各种情绪纠结在一起爆发,眼泪不要命的往下流!
他的儿子,萧家唯一的血脉!现在正在国内遭受着非人的虐待!
腿被打断!
热水浇手!
火烧头发!
胳膊里被砸钉子!
畜生!畜生!一群畜生!
“啊!!!”
萧天慈咬着牙,发出一道凄厉的吼声,声音中夹杂着无尽的悲愤和深深的自责!
六年前,他本是凌江萧家衣食无忧的少公子,可是在他新婚之夜,萧家死对头赵家联合凌江各方势力,组成八方联盟,一夜之间将萧家灭顶,犯下滔天血案!
萧家全族三十余口人,二十五人丧生,其余生死不明!
萧天慈虽然和妻子一起逃到岳父席家避难,却被赵家大公子赵有为登门抢人,萧天慈被打成重伤,赵有为更是踩着他脑袋向所有人宣布,从今往后他不是萧天慈,是萧乞儿!
他必须一辈子在凌江市乞讨!敢爬出市区一步,就打断他双腿!
是他妻子找到机会助他逃出凌江,但衣物单薄的他,在荒郊野外被冻昏迷,可萧天慈大难不死,被一老者所救,老者不但传授他功法和医术,还引荐他进入大夏战部。
萧天慈在战部内很快露出头角,南征北战,立下赫赫战功,并在四年前创下天龙殿,时至今日,他麾下天龙殿已有八部众,九千强者!
本来这次平定南疆战乱后,他就决定回凌江了,可万万没想到突然收到了儿子的信!
萧天慈反复看着儿子小凡写的血书,见字如面,他应该是个很坚强的小男孩,可血书内,字里行间满满都是痛苦!无助!和绝望!
“爸爸,小凡好疼!小凡真的坚持不住了!”
“爸爸,小凡快死了!”
“爸爸,你怎么还不来救我?”
“你是最不好的爸爸,小凡恨你!”
每一个血写的字眼都像是一根血刺,狠狠的扎在萧天慈心口!
“啊啊啊啊!加速!加速!加速!!”
萧天慈攥紧了血书,双眼猩红的嘶吼着,全身杀气汹涌爆发!
强烈的杀气使得直升机在这苍茫天际都显得摇摇欲坠!
“哥,你冷静点。”楚少游担忧的看着他,轻声道。
萧天慈双眼充血,牙齿几乎咬碎:“我堂堂天龙殿主!守护得住大夏边境,却守护不住我的儿子!守护不住我的家人!我他妈算什么男人?!你叫我怎么冷静!!!”
直升机所过之处,云层翻滚,仿佛都是被他身上的杀气冲开!
楚少游咬咬牙,冲驾驶舱怒吼:“他妈的!能不能再快一点!”
仅仅几分钟后,直升机就停在一处军用机场上。
楚少游陪着萧天慈登上一架早就准备好的战机,战机直直冲入天际,朝凌江市流星赶月一般而去!


第二章

凌江市郊,星河机场。
几十辆军车呼啸而来,一字排开停下,跳出二百多名战士,全部荷枪实弹。
凌江战区老大陈长安匆匆下车,急急挥手大喊:“快快快!封锁机场!全部警戒!”
他刚刚得到消息,被奉为“天威将军”、“白袍至尊”的大夏天龙殿殿主萧天慈即将抵达凌江市。
为此,他把正在举行的儿子婚礼当场取消!立刻带人前来接驾!
一架战机轰鸣着降落在机场上。
陈长安率领部下刚想上前,一辆东风猛士战车已经从战机中驶下,咆哮着冲了出去!他连萧天慈的影子都没看见!
数分钟后,这辆东风猛士战车便驶入市区,在街上疾驰,已经连续闯了七个红灯了!
“少游,再快一些!前面不远就是我萧家老宅了!”萧天慈低吼着。
“嘎吱!”
战车终于停下,萧天慈从车中跳出,整个人却僵在了原地!
前方,萧家老宅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却是垃圾场!
“垃圾中转站”的牌子耸立在路边,字迹鲜亮,触目惊心!
一个身穿破烂棉袄,瘸着腿的老妇人,正往垃圾桶里面装填垃圾,然后费力的拖着垃圾桶,往停在路边的一辆垃圾车上搬运。
这老妇人正是他萧天慈的母亲,李琴!
六年前,李琴可是萧家家族企业的核心人物,毕业于名牌大学的她能力出众,气质高贵典雅,是凌江有名的贵妇人,现在的她,却满脸皱纹,满目沧桑,腿也瘸了,不到五十的年纪,却已白发苍苍!
身上的衣服更是破破烂烂,在这寒冬季节,她这身破棉袄根本无法御寒!人不停的打着哆嗦!
每一个装满垃圾的垃圾桶都接近百斤,李琴拖起来格外费劲,每走一步都像是耗尽了力气!
萧天慈怒目圆睁,牙关打颤,眼泪再一次流下!
他正要冲上去,垃圾车旁,一个抽烟的男子忽然拎起手中鞭子,狠狠的抽在李琴身上!
“啊!”
棉絮飞出,李琴身上的棉袄更加破烂,她痛呼一声,摔倒在地。
“你个死老瘸子!磨磨蹭蹭的!天天就会偷懒,给我爬起来!快一点干!”男子咒骂着,甚至咳出一口浓痰,吐到了李琴脏兮兮的头发上!
“大兄弟,你给我口吃的吧,我饿,没力气干活。”李琴头发散乱,苦苦哀求。
“饿是吧?这里面有的是东西让你吃,我让你吃个够!”男子狞笑着,把李琴往垃圾桶里摁。
忽然,一只手掌从旁边探出,捏着男子的脖子将他拎了起来。
萧天慈捏着男子的脖子将他拎起,随后重重的掼在地上!
“嘭!”
男子惨叫一声,直接昏死过去。
“噗通!”
萧天慈前冲两步,跪在李琴身前:“妈,儿子不孝,回来了!”
李琴睁大眼睛,神情呆滞,伸出手去摸萧天慈的脸,又缩了回去,满脸的不敢置信:“你……你真的是天慈?”
“是我!妈,我是天慈,我回来了!”
“为什么之前您给我的信不说明白?要不是我收到小凡的信,还不知道你们活的如此凄苦!”抓着母亲的双手,萧天慈悲痛万分!
母亲满脸污渍,头发杂乱,脸上好几处伤,血痂还没有落,双手上的皮肤粗糙不堪,裂开几道口子!羸弱的身躯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真的是天慈!真的是我儿子!”
李琴大喊着,紧紧抱住了儿子,潸然泪下。
萧天慈也跟着落泪,咬牙道:“妈,您之前在信中不是说咱家房子又建起来了吗?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不告诉我我有个儿子?我也可早点回来,是儿子不孝!让您和小凡被人折磨!受尽屈辱!”
“妈害怕赵家的人再害你啊!”
李琴呜呜哭着:“你……你回来就好,赶紧带着小凡远走高飞!”
“小凡!小凡他在哪?”萧天慈急切的追问。
李琴嘴角颤抖着,流着泪默默的往远处一指,萧天慈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整个人如遭雷击,呆立当场!
前面街角处,路边石柱上锁着一根铁链子,铁链尽头锁着一个枯瘦如柴的男孩!
男孩的衣衫破破烂烂,蜷缩着趴在冰冷的地面上,身下只有两片纸板,他娇小的身躯在寒风中不停打颤,估计这城市中的随便一条流浪狗都比他暖和。
男孩面前放着一个破烂铁盆,路过的人偶尔会扔点零钱进去,很多路人都会怜悯的看他,却没有一人上去给他温暖。
“轰!”
萧天慈胸中怒火如火山一样爆发!
以他为中心,寒风几乎吹出一个小漩涡,吹的他衣衫猎猎作响!
杀意直冲云霄!
萧天慈刚要迈步,却被李琴一把抓住:“不要,贺三的人就在附近,现在过去,你和小凡都有危险!”


第三章

“贺三是谁?还有,慕雪呢?小凡被如此虐待,她为何不管不问?!”
萧天慈眼中充斥着暴戾气息。
“贺三是赵有为的小舅子,咱老宅就是贺三铲平的,他把这里建成垃圾中转站,还逼着我天天在这里干活,不给钱也不给吃喝,还让人天天监督我,打我。”
“你走后没多久,慕雪就发现怀了小凡,赵家和贺家的人都说,允许慕雪把孩子生下来,但她要是再敢养,就一定会把小凡摔死!慕雪也没办法,只能把小凡交给我养,不然他们真的会摔死小凡的!”
“贺三的人隔三差五来欺负我和小凡,他们打断小凡的腿,用开水浇他的手,用火烧他的头发,还……还往他胳膊里砸钉子,慕雪想帮也帮不上。”
“小凡被贺三锁在那里,被逼着天天乞讨,谁也不敢管,他说你是萧乞儿,要让小凡也做一辈子的乞丐……呜呜呜。”
说到这,李琴再也忍不住伤心,泣不成声。
“噗!”
萧天慈悲伤过度,怒火攻心,一口鲜血喷出。
李琴直接被吓的昏迷过去!
楚少游吓的立刻单膝跪地,又惊又怒,牙齿咬的咯嘣响:“少游请命!愿一人前往贺家,灭贺家满门!!”
萧天慈擦去嘴角血迹,眼眸充斥着血色,声音冷到极致:“这笔账,我要亲自找他们算!”
他将母亲交给楚少游,迈步朝远处锁在铁链上的儿子走去。
楚少游立刻嘶吼着打电话:“殿主亲临凌江,但主母昏迷!少主受辱!殿主更是暴怒吐血!镇天部所有部众,火速前来!”
天龙殿共八部众,除了镇守大夏四方和海疆的五大战部之外,还有钧天部,劫天部和镇天部。
其中,钧天部负责各地情报收集。
劫天部负责刺杀和各种特殊行动。
而镇天部则是凌驾于各地市战区之上的监管督察部门,因此,在大夏境内,镇天部的权利很高。
楚少游身为镇天部指挥使,也是天龙殿副殿主之一,但也只能调动镇天部所属部众。
接到他的命令后,镇天部三千强者从大夏各地立刻出发,没有一人推迟!没有一人延误!火速朝凌江市汇集!
萧天慈对这一切并不知晓,他来到儿子身前蹲下,萧凡蜷缩着小身子趴在纸板上,眼神满是惊惧的看着他,怯怯的说:“叔叔,给点钱吧。”
他每天都这样乞讨,每天都这样要钱,不敢不要,不然会被人打的。
每天要来的钱都被几个凶狠的人搜刮走,一分钱也不会给他留下!
曾经,萧凡偷偷的只藏了一毛钱,被人发现后,就被打的死去活来,还被饿了整整两天!
萧凡对陌生人,尤其对陌生的成年男子,充满恐惧!
看着萧天慈,他很害怕,小身子直发抖,但还是张口乞讨,声音微弱:“叔叔你别打我,给我点钱好吗?”
萧天慈颤抖着伸出手,轻轻放在儿子的断腿上,看着儿子被火烧过的头皮,被开水烫过,满是疤痕的小手,他的心在滴血!
锥心一般的痛!
眼泪在猩红的眸中打转,萧天慈声音微颤:“疼吗?”
萧凡下意识的往后爬着躲开,抿着嘴直摇头,不敢搭话。
以前也有人这样可怜过他,他搭了话,但等待他的是咒骂!是毒打!是挨饿受冻!
看着儿子恐惧的眼神,孱弱的小身子,萧天慈牙根紧咬,双手抓住了铁链。
“咔哒!”
铁链应声断掉,萧天慈将萧凡抱在怀中,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儿子全身都在抖,因为害怕,更因为寒冷!
萧天慈眼中的血腥之色散去,滔天杀意也尽数收敛,声音轻柔:“小凡,别怕,爸爸回来了,以后,再没有人可以欺负你。”
“奶奶说,我爸爸叫萧天慈,他是大英雄,你……你是吗?”萧凡弱弱的问。
萧天慈勉强挤出一丝苦笑,轻轻点头:“我是萧天慈,我是大英雄……”
他的心在咆哮!
在滴血!
在颤抖!
老宅变成垃圾场!母亲受辱!儿子被虐待的不成人样!自己还是什么大英雄?
简直枉为人子!枉为人父!
“你真的是我爸爸吗?”萧凡那双清澈的眼睛中满是渴望。
萧天慈咬着牙,用力点点头。
萧凡撇嘴想哭,但他没敢哭出声,咬着嘴唇,眼泪扑簌扑簌的直掉,可怜模样更让萧天慈揪心的疼!
身后,四个小青年忽然从路边麻将馆中蹿出。
为首的是个红毛,拎着一根半米多长的木棍,抡起木棍狠狠砸在萧天慈后背上!
换作平时,萧天慈即便重伤在身,也不是红毛这种级别的人能偷袭成功的,但他此刻所有心思都在儿子身上,心神都在悲愤和自责中,没有任何防备,才被红毛偷袭得手。
看到红毛四人,萧凡吓的小脸发白,眼中满满的惊慌,小手臂用力的抱着萧天慈,身子更是因为害怕抖个不停!
也不知道他挨过这些人多少次毒打!
萧天慈的眼神瞬间阴冷下来。
但不等他开口,红毛已经手拿木棍指向他,恶狠狠的恐吓:“小子,别多管闲事!把他放下,他可是我的赚钱工具!”
赚钱工具?
他堂堂天龙殿殿主的儿子,不但被这帮畜生虐待的不成人样,还沦为他们的赚钱工具?!


第四章

四个字如同匕首在萧天慈心口狠狠扎下!
“你就是贺三?”萧天慈瞳孔猛然一缩。
红毛嘴角一翘,狞笑道:“贺三是我表哥!既然你知道我三表哥的名号,就把这小杂种放下,赶紧滚!”
“你特么聋了?没听见东哥的话吗!”
“再不放下,连你的腿也打断!”
“别惹东哥不开心,滚!”
另外三个小青年也纷纷叫嚣,一个比一个狂,萧天慈冷冷的看着他们:“我给你们一次悔罪的机会,跪下!”
“小子,你是不知道我三表哥的厉害?敢让老子跪下,你特么活腻了吧!”红毛咒骂着,挥着木棍恶狠狠的朝萧天慈砸来,另外三个小青年也冲了上来。
萧天慈用衣服把儿子的脸遮住,左手抱着他,右手成拳,一拳轰出,红毛手中的木棍直接断掉,拳头未停,直接轰在红毛左肩。
“啊!”
红毛惨叫一声,直接飞出去七八米远!
疼的他在地上抱着膀子直打滚,哀嚎连连,左肩处的骨头不知道碎了几块,彻底废了!
另外三人被吓到了,想逃,但萧天慈不会给他们机会,三拳两脚,将他们全部放倒,而且,全部被萧天慈打断了双腿!
全都废了!
轰鸣声从天空中传来,三架武装直升机呼啸而来,盘旋着降落在附近。
下来一队黑衣人,列队后以整齐的步伐来至萧天慈面前,全部单膝跪地,为首的是一名身材高大的青年男子:“凌江战区督察程铁衣,见过殿主!驻守凌江战区的所有镇天部众全到,听候差遣!”
“拿铁链把这四人锁在此处,让他们在这乞讨!不许任何人为他们治伤!”
“三个月之后再放人!当然,前提是他们没死的话。”萧天慈冷冷的看着地上蜷缩的四人。
“属下明白!”程铁衣一挥手,几名手下立刻去准备铁链。
萧天慈抱着儿子来到母亲身边,李琴已经苏醒,倚在那里有气无力,却对自己满脸关切:“天慈,你刚才吐血了,没事吧?”
萧天慈心中大痛,抓起母亲的手:“妈,您都这样了,不要再担心我了。”
旁边,拿鞭抽打李琴的男子从昏迷中醒来,抹了一把额头上的血,竟然直接开骂:“哪个狗杂种偷袭老子?”
萧天慈眼睛微眯,头也不回的对楚少游道:“他不是喜欢逼人吃垃圾桶里的东西吗?把他摁进去,让他吃够,吃饱!”
楚少游和程铁衣一起冲上去,把男子摁进垃圾桶中,男子愤怒的吼着:“我是贺家的人,你们谁敢动我!唔唔……哦啊!”
楚少游捏着他的嘴,程铁衣抓起垃圾桶内那些腥臭,腐烂,散发着刺鼻气味的食物和各种残渣,一把接一把的往他嘴里硬塞!
男子一边“吃”一边吐,一边吐一边“吃”。
足足被两人摁着“吃”了五分钟,吐的胆汁都快出来了,痛哭求饶:“几位爷爷,几位祖宗,求求你们饶了我吧!”
萧天慈一挥手,楚少游押着男子来到他面前,男子跪地,磕头如捣蒜:“祖宗,饶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欺负人了!”
“你说,你是贺家人?”萧天慈冷冷问。
“我就是个打杂的,贺家的佣人。”
“贺三在哪?”
“我不知道。”
萧天慈一摆手:“继续喂他。”
“我说我说!贺三他……他去席家下聘礼了,他要娶席定忠的女儿。”
“轰!”
像是一道炸雷在萧天慈头顶炸响,他豁然起身,全身气血激荡,目光如利剑一般,寒气森森的钉在男子身上,声音嘶哑:“娶谁?你再说一遍!”
“席定忠的女儿,就是六年前嫁给那个萧乞儿的席……席慕雪。”男子跪在那里,不敢抬头,身体直哆嗦。
母亲食不果腹,衣不蔽体,挨打受辱!
儿子被人虐待的不成人样,被人当成赚钱工具,寒风中趴在街头乞讨!
自己的妻子却要嫁人了?
甚至,嫁的还是罪魁祸首贺三!
萧天慈胸中怒火如火山一样汹涌爆发,烈焰滔天!
急怒攻心,他喉头腥涩,一口鲜血再次逆行涌上,但他狠狠咬住了牙关,将这口鲜血硬生生咽了回去!
他身上杀意澎湃,如惊涛拍岸!
楚少游,程铁衣,以及身后二十多名镇天部将士齐齐后退两步,黯然低头。
“去席家!”
三个字从萧天慈紧磨的齿缝中渗出。


第五章

李琴却一把抓住他的手臂,神色满是哀伤:“天慈,别去了,你就让慕雪嫁人吧,你不知道这些年她……”
“妈!”
萧天慈打断母亲的话,压着怒火道:“儿子既然回来,萧家的仇我要报!您和小凡这些年受的屈辱我要和他们清算!至于慕雪……您放心,我心里有数。”
他转身上了战车,直奔席家。
一路上,六年前痛苦的一幕幕在眼前不停闪过,来到席家老宅大门前时,他眼神已经彻底阴冷下来。
只是眼前的景象让萧天慈有些茫然,六年前的席家虽不是西区豪门,但也算是富贵人家,可如今,气派的大门早已不复存在,而是两扇狭小陈旧的破门,记忆中门口两尊耀武扬威的石狮子也没了痕迹,却堆积着小丘一般的垃圾。
路边停着一辆豪华奔驰,门内传来男人的声音:“席慕雪,你有什么可清高的?你早就没了拒绝本少的资本,今天晚上,你是一定要爬到我贺三床上去的!”
说话的男人就是贺三,他神色娇狂,满脸淫笑,一双小眼睛中满是贪婪之色,盯着面前的年轻女子。
女子一身普通衣衫,却遮掩不住她的绝代风华,脸色虽然不好看,皮肤也不细嫩,甚至还有些粗糙,但五官精致,尤其那双美眸,虽侵染风霜,却眼神依旧,如寒霜中绽放的红梅,正是萧天慈的妻子席慕雪。
席慕雪将手中礼盒扔在贺三面前,怒道:“贺三,你说过只要我答应你,你就不再为难我婆婆,也不会再折磨我儿子。”
“可我同样也说过,你必须下聘礼,而且聘礼要足够贵重,以保证我婆婆和我儿子以后衣食无忧,这是你答应我的。”
“但现在,这就是你所谓的贵重聘礼吗?”
礼盒落在地上散开,是一双红色的高跟鞋,但明显是破旧的!
贺三阴阴的一笑,摸着下巴哼道:“我倒是觉得这聘礼很适合你啊!席慕雪,你不就是一双破鞋嘛?还以为现在是六年前呢?”
“你是姿色动人,但你也不看看自己啥德性?你男人可是六年前名满凌江的萧乞儿!哼哼,那丧家之犬撇下你逃走,只怕早就死在外面了,你就是个没人要的寡妇!”
“还是生了一个贱种的破鞋寡妇!放眼整个凌江市,还有哪个男人敢要你?也就是我贺三不挑食,你放心,只要今晚你把本少伺候舒服了,明天一早我就让人把你婆婆和你那贱种儿子都安排到福利院去,不让他们再受苦受难。”
席慕雪咬咬牙,一双手用力攥着,眼圈微红:“你为什么屡次三番的羞辱我?”
贺三冷笑:“羞辱你又如何?席慕雪,你现在没有任何与我谈判的资本,别忘了,是我贺三一句话,就让你被席家逐出来的!”
“同样,只要你把本少伺候舒服了,让你重新回到席家中,不再住在这废弃的席家老宅里,也是我一句话的事!”贺三满脸得意。
席慕雪嘴唇颤抖着,盯着贺三那张淫笑的脸,她缓缓闭上眼睛,一滴清泪落下,用力攥着的手掌无力的松开,声音颤抖:“我……我答应你!”
“我不答应!”
破旧木门被撞开,萧天慈迈步而入,来到席慕雪身前,眼中满是温柔,刚才他听的清清楚楚,已经彻底明白了事情原委,自己之前完全错怪了妻子!
“天慈?你……你……”席慕雪睁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慕雪,是我,我萧天慈没死,我回来了!”
席慕雪目不转睛的盯着萧天慈的眼睛,手缓缓伸出,颤抖着摸到了他的脸颊,感受着他的温度,嘴唇微颤:“天慈……真的是你,对不起!对不起!”
她眼泪汹涌而出,却哭的无声。
萧天慈无比的心疼,用力将席慕雪拥入怀中:“应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慕雪,我让你受委屈了!”
“呜呜……”身子被紧紧搂住,席慕雪终于哭出了声,万般苦楚像是决堤的洪流,再也压抑不住。
“啪啪啪!”
贺三缓缓拍起巴掌,摇头晃脑的哼着:“真是让人感动啊,萧乞儿,想不到你还敢回来?”
萧天慈转身,冷冷看着他,还没开口,贺三又满脸嚣张的道:“既然你活着回来了,那就给你一个讨好本少的机会,今晚把你老婆送到我贺三的床上去,我会帮你好好的调教她,哈哈哈!”
“嘭!”
他话声刚落,人就从院内飞了出去!
落在地上抽了几下,直接昏死过去,生死不明!
楚少游和程铁衣等人到了,两人如门神一般守在门口两侧,所有镇天部众散开,神色肃然的在院外警戒。
李琴抱着萧凡进院,亲人相聚,紧紧拥在一起。
席慕雪擦掉眼泪,紧张兮兮的道:“天慈,能再次看见你我真的很开心,可你伤了贺三,贺家会找你算账的,你赶紧带着妈和小凡远走高飞,永远不要再回凌江!”
“是啊天慈,你赶紧走吧。”李琴也道。
萧凡紧紧依偎在萧天慈怀中,用力抓着他的衣服,只是咬着嘴唇,不说话。
萧天慈摇摇头,眼神坚定:“妈,慕雪,我这次回来,再也不会离开你们和小凡,至于我的安危,你们放一万个心,看见外面那些人了吗?他们都是我战友,有他们在,没有人可以伤害我们一家人。”
他拥着妻子和母亲进屋,亲人重逢,自然有很多话要说。
直到天色昏暗,萧天慈才走出大门。
门外,镇天部三千强者已从大夏各地齐聚而至,黑压压一片!
楚少游领衔,身后是镇天部十大战将,各个神色肃穆,杀意凛然!
程铁衣把贺三拽了过来,这家伙再也没有之前的娇狂嚣张,而是满脸惶恐,裤裆还湿漉漉的,刚尿过。
“殿主,我已经查明,今晚贺府有宴会,是这龟孙子的爷爷贺全宝的七十寿宴。”楚少游禀告。
萧天慈面无表情的看了贺三一眼,声音冷到骨子里:“砍了他,给贺全宝当寿礼。”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天威神将》<<<<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