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少今天吃醋了吗》免费阅读_顾朝慕战云骁小说最新章节

小说:战少今天吃醋了吗

作者:明璃

主角:顾朝慕,战云骁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初相见,她豪气干云的许诺会对他负责,结果第二天却消失无踪。六年后,她携一双龙凤胎强势归来,却被人堵在黑暗走廊,男人笑意危险:“宝贝,我来找你负责。”本以为自己终于抱得美人归,结果各种烂桃花接踵而来,某人每天都在捧醋狂欢。“爹地,国民影帝公开向妈咪表白了!”“全网封杀!”“爹地,你的死对头跟妈咪求婚了!”“全球追杀!”“爹地,有五个超帅的叔叔说要带妈咪和我们回家!”某人顿时暴走:“我刀呢?...
《战少今天吃醋了吗》免费阅读_顾朝慕战云骁小说最新章节

《战少今天吃醋了吗》在线试读

第一章

盛世酒店,顶楼总统套房内。
一双身影亲密融合在一起。
黑暗中,喝的醉醺醺的顾朝慕豪气干云的许诺:“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
“是吗?”男人语调轻讽,似乎在笑她的天真……
第二天,顾朝慕被手机铃声给吵醒,昨晚上她几乎都没睡,现在实在是困的睁不开眼睛,伸手摸过手机接听,“喂?”
“顾朝慕你昨晚死哪儿去了?人家小哥哥刚才打电话来抱怨说等了你一整夜。

顾朝慕本来还睡的迷糊,听到这话,整个人顿时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差点从床上滚下去。
她脸色苍白的环视了一眼这个房间,这里不是陆华瑶安排的房间?那昨晚上跟她在一起的男人是谁?
就在这时,浴室里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顾朝慕倒吸了一口凉气,顾不上跟陆华瑶多说,直接挂断电话。
然后趁着对方还在洗澡之际,捡起地上散落的衣服胡乱穿上,连滚带爬逃之夭夭。
……
顾朝慕从计程车上下来,看着面前住了十八年的顾家别墅,满身疲惫。
昨天,是顾暖暖十八岁的生日,顾家全家欢庆,却没有人一个人记得,那也是顾朝慕十八岁的生日。
因为她根本不是顾家的孩子,她只是十八年前被抱错回顾家的孤儿,顾暖暖才是顾家的真千金。
不仅如此,她还是间接害死自己哥哥顾朝澜的凶手……
推开家门,顾朝慕正准备换鞋,突然听到咚隆一阵巨响。
她吓了一跳,连忙抬头去看,就看到爷爷顾行舟从楼梯上滚了下来!
顾朝慕脸色顿时大变,急忙跑了过去:“爷爷!”
顾老爷子额头上撞破了一大块,正汨汨流着鲜红,他看了顾朝慕一眼,动了动唇没发出声音就昏了过去。
“爷爷!”顾朝慕慌了神,手足无措又不敢随意移动老人。
她想叫人来帮忙,结果一抬头就看到了楼梯上神色慌乱的顾暖暖。
就在这时,顾家父母正好从外面进来,看到楼梯口的场景,齐齐变了脸色,快步冲过来:“爸,您怎么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等顾朝慕开口,楼梯上的顾暖暖抢先出声反咬一口:“顾朝慕,爷爷只是想知道你昨晚为什么彻夜未归,你怎么能这么狠心把爷爷推下楼?”
顾朝慕不敢置信的张大眼,没想到顾暖暖竟然会把事情推到自己身上。
顾父闻言顿时震怒,抬手一巴掌重重打在顾朝慕脸上,怒问道:“畜生,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
顾朝慕猝不及防,被这一巴掌打的耳朵嗡鸣,她捂着脸拼命摇头道:“爸,不是我,是顾暖暖,是她——”
她的话还没说完,脸上就又狠狠挨了一下,顾母双眼通红气的浑身发抖,指着她痛心疾首道:
“我们都亲眼看见了,你还想污蔑暖暖!顾朝慕,我们顾家到底欠了你什么,你要这么狠毒?”
“害死了你哥哥不算,现在连你爷爷也不放过,你是不是非要害得我们顾家家破人亡你才肯罢休?!”
“我没有,爸妈……”
顾朝慕百口莫辩,然而没有人给她解释的机会,更没有人相信她。
顾老爷子被紧急送往了医院,顾朝慕想跟着,却被赶了回来,不允许她这个罪魁祸首跟着。
经过抢救,顾老爷子虽然性命无忧,可是因为头部撞伤严重,可能会成为植物人,再也无法醒来。
顾朝慕彻底成了顾家的千古罪人。
……
“爸,妈,求求你们,让我再见爷爷最后一面好不好?”顾朝慕跪在地上哀求着父母。
顾老爷子对顾朝慕恩重如山,她只想再见他老人家最后一面。
“你把你爷爷害成这样,我们没有直接报警已经是手下留情,你还有什么资格去见他?”
顾母眼中充满了憎恨,再不见往日半分怜爱。
顾朝慕眼眶发红,“妈——”
“别叫我妈,我没有你这种女儿!”
屋外暴雨滂沱,顾家大门被人从里面打开,顾父直接将顾朝慕推了出去,紧接着扔出一只行李箱。
顾父站在门口看着站在大雨中的顾朝慕,表情冷漠的开口:
“顾朝慕,我们顾家养了你十八年已经仁至义尽,从今往后,你不再是我顾江潮的女儿,顾家跟你再无干系,你是生是死,都不要再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顾朝慕在大雨中跪了两天两夜,顾江潮都不肯让她去医院见顾老爷子一面。
最后,她因为淋雨高烧加上体力不支,昏倒在了顾家门外。
昏迷之前,她看到打扮精致优雅的顾暖暖撑着伞走到她面前,脸上笑容轻蔑而恶毒。
“顾朝慕,你输了,以后顾家的女儿,只有我一个!”
……
六年后。
华鼎酒店外,七八辆黑色轿车在门口停下,从车上迅速下来数名黑衣保镖,气势汹汹的快步进入酒店。
“封锁所有出入口,严格排查,绝对不能再让人跑了!”
“是!”
保镖一层一层排查,最终将目标位置锁定在了21楼的一个洗手间。
“哥,信号源最后消失在这里,人应该就躲在里面。
”战云归低声对身边神色冷酷的男人道。
三天前,神偷弧月偷走了他哥当成命根子的宝贝项链,惹的他哥震怒,亲自带人追踪。
这回弧月要是被抓住,他觉得明年的今天就可以顺便帮对方上香了。
战云骁眸光冰冷的扫了眼紧闭的洗手间大门,冷冷下令:“进!”
可是不等手下人行动,洗手间大门却先被人从里面拉开了。
众人神色顿时一紧,严阵以待。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出现在门后的人却并不是他们要抓的神偷弧月,而是一个五六岁年纪,模样粉雕玉琢的小女孩。


第二章

在场众人都是一愣,小女孩似乎也被外面的大阵仗吓了一跳。
战云归第一个反应过来,立即露出一个和蔼的微笑上前,温声问道:
“小可爱,厕所里面还有没有其他人?”
他笑起来颊边有两个酒窝,看起来平易近人,小女孩明显放松了一点,摇头软糯糯的道:“没有。

“那在这之前你有看到什么人吗?”
战云归边问边将小女孩从门里拉了出来,同时不动声色的挥手示意手下人进去搜查。
小女孩再次摇头:“没有。

很快,进入里面搜查的手下出来,对他摇了摇头,里面没有人。
战云归顿时懊恼不已,居然又被弧月给跑掉了!
就在这时,小女孩灵动的眸子闪了闪,开口问道:“叔叔,你们是在找什么东西吗?”
战云归见小姑娘长的玉雪可爱,便答了一句:“嗯,叔叔丢了很重要的东西。

那条项链对他哥来说意义非凡,再找不到他觉得自己大概也要被扒层皮了。
“是不是这个?”
小女孩摊开手,在她手心里,躺着一条白色细链,中间吊着一个红色玉坠,鲜艳欲滴。
“这是我在里面捡到的。

战云归本以为弧月逃走,这回找不到项链了,结果没想到峰回路转,项链竟然在这个小姑娘手里。
他顿时狂喜,伸手指了指身后的战云骁,说道:
“小可爱,这条项链是这位叔叔很重要的东西,你能不能还给我们呢?”
顾星辰顺着他的手看向站在他身后的男人。
在看到对方的长相后,她的双眼微不可见的一亮,脸上露出一个几乎甜化人的笑容,声音甜甜道:“好啊!”
见她答应,战云归下意识伸手想去拿项链。
然而小姑娘却直接错身走到站在他身后的战云骁跟前,仰着头将项链递给他,眸光熠熠:“叔叔,给你。

战云归:“……”
看着自己落空的手,战云归略微心塞了两秒。
他哥这张脸的杀伤力实在太厉害了,连几岁的小姑娘都不能幸免。
只是可惜,他哥那病……
战云骁垂眸看着面前递项链给自己的顾星辰。
小姑娘长的极为粉嫩可爱,玉团子一般,眼神纯净澄澈,她似乎一点都不怕他,毫无畏惧与他对视着。
要知道,即便是成年人,也没几个敢这么跟他对视的。
是以,破天荒的,战云骁对这个素不相识的小姑娘多了丝好感。
“谢谢。
”战云骁缓缓开口,声线低沉优雅。
他弯腰伸手接过项链,就在这时,顾星辰突然道:“叔叔,我帮你捡到了项链,你要怎么谢我呢?”
战云骁的动作一顿,掀眸看向小姑娘,眸光暗藏锋锐:“你想要我怎么谢你?”
若是寻常人被他这一眼扫过来,一定会觉得心惊胆战。
可顾星辰不仅没有丝毫怯意,反而灿烂一笑,语出惊人:“那你以身相许吧!”
此话一出,在场除战云骁以外,其他人脸上都露出了吃惊的神色,诧异于这个小丫头的大胆和言辞。
顾星辰见战云骁不说话,不由撇了撇嘴道:
“叔叔,你不愿意吗?我可是看在你长的好看的份上,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哦,我妈咪很漂亮的!”
“你妈咪?”战云骁眉梢微挑。
“是啊。
”顾星辰说着,拿起脖子上挂着的手机,按亮屏幕,献宝一般将屏保照片递到战云骁眼前。
“叔叔你看,这就是我妈咪。

战云骁本只是随意瞥去一眼,可在看到屏幕里女人的脸时,视线却蓦地顿住了,曜黑的眸子瞬间一暗,锐利逼人。
“她是你妈咪?”
“对啊,怎么样?漂亮吧!”顾星辰一扬小眉毛,小脸上满是自豪。
“没有人会不喜欢我妈咪的,叔叔你运气好,我可以给你排个队哦,你是第十七号。

“第十七号?什么意思?”一旁战云归不解的问,眼睛好奇的瞄了一眼手机屏幕,然后就是一愣。
哪怕他从小到大见过无数美女,也还是被照片里的女人惊艳了。
顾星辰给了他一个你真笨的眼神,解释道:“第十七号备选男朋友呀!”
在场众人:“……”
战云归凌乱了几秒,瞪大眼:“十、十七号?前面还有这么多人?”
“当然!我妈咪这么漂亮,必须要有很多男朋友疼她才行!”小姑娘一脸理所当然的道。
她以后还要给妈咪找更多更帅的男朋友呢!
战云归真情实感的震惊了,看不出来,这姑娘小小年纪居然还有海王的潜质!
不过,更令他意外的,是他那向来冷酷无情的大哥非但没有不耐烦的冷着脸走人,居然还问了句:“能不能让我插个队?”
“唔,这个嘛……也不是不可以。

顾星辰咬唇考虑一下,才点头答应:“好吧,叔叔,那你蹲下来,我给你拍张照片回去给我妈咪看。

战云骁没说什么,从善如流的蹲了下来。
顾星辰打开手机相机,然后自己凑到战云骁身边,亲昵的挨着他咔嚓给两人拍了一张合照。
她这一连串动作连贯而自然,可却在其他人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跟在战云骁身边的人,谁不知道大BOSS最不喜欢与人亲近,特别是对异性的接触,可以说到了厌恶至极的程度,就算是小孩子也不例外。
可是今天竟然对这个小女孩破例了!而且还没有丝毫动怒的迹象,简直是奇迹!
顾星辰压根不知道自己做了件多了不得的事,拍完照又对战云骁伸手道:“叔叔,给一张名片给我吧!”
“好。
”战云骁直接朝身后伸手,特助裴竟立即拿出一张黑色烫金的名片递到他手里。
战云骁将名片递给顾星辰。
顾星辰接过名片,看着上面烫金的战云骁三个字,然后自我介绍道:
“战叔叔,我叫顾星辰,你可以叫我的小名星星。

说着,她将名片收了起来,对战云骁挥手告别:
“好啦,我该回去了,战叔叔,如果我妈咪看了你的照片对你满意的话,会再联系你,拜拜!”
等顾星辰的身影消失,战云骁对身边的裴竟微抬了抬下巴,“跟上去。

“是。

战云归见战云骁又是拍照又是给名片,还让裴竟去跟踪顾星辰,终于忍不住问道:“哥,你想做什么?”
战云骁却没回答他,只是垂眸看着手中的项链,嘴角勾起抹渗人的冷笑:“总算找到你了。

战云归闻言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不敢置信的瞪大眼,“哥,你的意思是……”
战云骁唇角弧度压了下去,声音多了几分咬牙切齿:“就是她!”


第三章

战云骁唇角弧度压了下去,声音多了几分咬牙切齿:“就是她!”

另一边,顾星辰跟战云骁等人分开后,用手机回了一条消息:搞定!
很快,手机上就收到了一个么么哒的表情回复,外加一条转账短信。
顾星辰财迷的数了一下上面的零,心满意足的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同时忍不住在心里想:
唉,大人就是好骗,看到她年纪小又这么天真可爱就完全不怀疑了。
成功赚到一笔外块,又给妈咪养了一条鱼的顾星辰心情愉快的往餐厅走去。
餐厅里,陆华瑶见顾星辰迟迟没有回来,不由有些担心道:“星星怎么还没回来?会不会出什么事?”
“不会,估计遇到什么好玩的事耽搁了。
”顾朝慕神色随意道。
陆华瑶看她完全不担心的样子,不由翻了个白眼。
“你是亲妈吗?星星才五岁!她那么可爱,万一被别人拐走了呢?”
顾朝慕想到自家鬼精鬼精的闺女,果断摇头:“不可能,她不把别人卖了就不错了。

陆华瑶:“……”好有道理,她竟然无法反驳。
就在这时,顾星辰正好回来:“妈咪,我回来啦!”
顾朝慕转头看到回来的女儿,问道:“怎么去了这么久?”
“因为我刚才在走廊遇见了一个超级超级帅的叔叔,妈咪,让他给你当男朋友好不好?”顾星辰一脸兴奋的道。
顾朝慕:“……”
自家宝贝女儿什么都好,就是只要一看到长的好看的男人,就会想方设法拐回来给她当男朋友的爱好,实在让她颇为头疼。
对面的陆华瑶听了这话,顿时扑哧一笑,“宝贝儿,你这才回国第一天,这么快就给你妈咪物色到新男朋友了?”
“对呀!这个叔叔比以前的男朋友都要帅呢!”
说着,顾星辰将手机里拍的照片递给顾朝慕,“妈咪你先看看嘛,我绝对没有骗你!”
顾朝慕被迫接过手机,低头看了一眼。
照片里的男人容貌昳丽俊美,五官是东方人少有的深邃俊美,气质冷漠非常,可这样的男人,却偏生生了一双多情的桃花眼,勾人心魄,令人明知危险无望又控制不住想要沉沦。
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男人那双冷冰冰的桃花眼时,顾朝慕心脏没有来的猛地一缩,像是人类对未知的危险产生的本能反应。
多年的经验告诉她,这男人绝对是个危险人物!
陆华瑶也好奇的探头过来看了一眼,忍不住惊艳道:“哇哇哇,这颜值我可以!”
“怎么样?我的眼光好吧!”顾星辰像只得意的小孔雀。
陆华瑶比了个大拇指:“不错,但是星星,你给你妈咪找这么多男朋友,就不怕你妈咪破产吗?”
“不会!哥哥很会赚钱,我也会赚钱,我们可以给妈咪养很多很多男朋友!”顾星辰壕气十足的拍着小胸脯道。
闻言陆华瑶被扎心了。
人比人气死人,这种神仙宝贝有一个都很让人羡慕了。
顾朝慕偏偏还生了一对,两个孩子聪明漂亮又孝顺。
简直让人酸成柠檬精。
“妈咪,这个男朋友你喜不喜欢呀?”顾星辰追问道。
顾朝慕有些无奈的放下手机:“星星,妈咪不要什么男朋友,妈咪有你和你哥哥就够了。

顾星辰顿时嘟嘴切了声,“又是这样,我就知道,妈咪只喜欢爹地!”
顾朝慕刮了下女儿的鼻子,“难道你不喜欢爹地吗?”
“喜欢有什么用?他又不会回来看我!”顾星辰气呼呼的别过脸,像只小河豚。
看着一脸傲娇的女儿,顾朝慕不由在心里叹了口气。
当初孩子们问自己爹地为什么不和他们在一起,她撒了个谎,说爹地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进行很重要的工作,没办法回家。
以致于现在顾星辰乐此不疲的给她找男朋友,其实只是想给她在‘远方的爹地’制造危机感,希望他能早点回来而已。
可顾朝慕却无法告诉她,她等的那个人,永远都无法回来。
因为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当年那个人是谁。
吃饭聊到一半,话题不可避免聊到了顾家。
“顾暖暖这些年各种给自己吹天才设计师的人设,所有人都把她当女神,听说她过两天还要办个人设计展,真不知道她脸皮怎么这么厚!”陆华瑶厌恶道。
“看来这些年她的确混的风生水起。
”顾朝慕淡淡道。
“她要不是盗用了你那么多设计,她能有今天?顾暖暖根本就是不要脸的小偷!”陆华瑶一脸愤怒道。
顾朝慕垂眸搅动着杯中的咖啡,没什么情绪道:“毕竟当年是我自己答应让给她的。

“你那是自愿吗?根本就是威逼好吗!”陆华瑶愤愤不平。
当年顾家逼顾朝慕‘自愿’交出设计册给顾暖暖,不然就要把她送出顾家。
顾朝慕那时因为顾朝澜的死自责不已,又骤然得知自己不是顾家的女儿,正是惊惶无措的时候。
她害怕再失去父母,会变的一无所有,最终只能选择了委曲求全。
可最后,却还是被顾暖暖陷害推顾老爷子下楼,赶出了顾家。
“多说无益,已经过去了。
”顾朝慕淡淡一笑,最委屈难过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再回忆这些过往,她已经可以淡然面对。
“算了,反正你现在也回来了,以后你一定会顾暖暖过的更好更出名,来干杯!”
“干杯!”
坐在一旁的顾星辰听着两个大人的对话,漂亮的桃花眼眼底闪过一丝冷意。
哼!以前欺负过她亲亲妈咪的人,她会亲自帮妈咪收拾他们!


第四章

A市最大的展览中心内,当红设计师顾暖暖年度个人珠宝作品展,今晚在这里举行。
顾暖暖这两年名声大噪,被业内评价为最有潜力的天才设计师之一。
不仅如此,她还是顾氏企业的独女,未婚夫又是谢氏少东谢子安,可谓家世好颜值高还有才华,妥妥的人间富贵花,被粉丝直呼女神,人气堪比流量明星。
顾朝慕踏入展厅,一眼就看到了展厅中央正在和来宾笑谈的顾暖暖。
她穿着一身孔雀蓝晚礼服,手挽着身边高大俊朗的谢子安,两人犹如一对璧人。
在他们旁边,站着一脸慈祥微笑的顾江潮沈英夫妇,一家人看起来和乐融融。
时间差不多了,顾暖暖在助理的提醒下走上小讲台,微笑着发表开场讲话:
“大家好,我是顾暖暖,很荣幸今天能邀请到这么多业界前辈同好来宾参加我的年度作品展……”
顾朝慕站在台下的人群中,看着台上顾暖暖叙说着自己这一年来的创作经历和心得感言,嘴角扬起一抹微嘲。
就在顾暖暖说到一半的时候,台下突然有记者高声打断了她,大声问道:
“顾设计师,我刚刚在网上看到一条热搜,内容里爆料你近几年的作品全部都是暗中请枪手所作,请问这是真的吗?”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台上顾暖暖脸色瞬间大变,下意识反驳道:“谁爆料的?这是污蔑!我没有!”
“可是爆料者是知名的网红珠宝博主,他的微博里列出了你这些年来的所有作品,并且一一作出分析,指出你的作品风格从你出道至今这六年,有过四次转变。

“他说每个设计师都有自己独特的风格,一两次的转变还可以说是在摸索定位,但是你几乎每年变一次,并且风格南辕北辙,这实在也太不合理了,请问这点你要怎么解释?”
那名记者再度逼问,态度咄咄逼人,似乎一定要在今天追问出个所以然。
在场的众人心中也是大为惊诧,看顾暖暖的眼神渐渐多了怀疑和审视。
顾暖暖心中恨极,今天这个设计展她特意大办,请来了许多设计界大佬给自己造势,就是为了让自己的名气更上一层楼,结果没想到竟然半路杀出这么个挑事者。
她强压下心头的怒火,微笑道:“对于这种捕风捉影的泼脏水行为,我不是第一次遇到了,我一向追求创新,也愿意尝试不同的风格。

“我的每一个作品都是经过长时间的认真创作打磨出来的,绝对没有什么枪手。

“这位记者朋友,今天是我的设计展,如果你还有什么问题,我们可以私下再谈,就不要耽误在场来宾的时间了好吗?”
说完,她看了眼台下的助理,助理立刻带人去把那名记者‘请’走了。
这个小风波就这么被揭过,但是记者的那些话却在不少人心里埋下了怀疑的种子,空穴不来风,谁知道是不是真的有枪手存在。
这次的设计展因此事也留下了不可抹去的污点。
接下来,顾暖暖匆匆说了几句话就下了台,她急着要去处理记者所说的热搜之事。
结果,却意外在人群中看到了顾朝慕的身影。
顾暖暖心头大惊,迅速快步走上前一把抓住正准备离开的顾朝慕。
“顾朝慕,真的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刚才的事是不是你指使的,想要破坏我的设计展!”
顾朝慕蹙眉,一把甩开顾暖暖,“我还没这么闲。

“不是你你为什么会来这里?”顾暖暖根本不信,心中已经认定了是顾朝慕在捣鬼。
她一定是嫉妒自己如今的成就,所以想来毁了她!
顾朝慕漫不经心的一笑,目光投向一旁的展台,淡淡道:“我只是想来看看它而已。

顾暖暖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发现这个展台上摆着的正是当年令她一夜成名的作品——朝阳。
她脸色顿变,眸光尖锐的看着顾朝慕:“你到底想干什么?”
“它的名字应该叫暮光。
”顾朝慕答非所问。
这条日光石项链是她为了纪念死去的哥哥顾朝澜所设计的。
他的生命本该如旭日般永远灿烂耀眼,可是却陨落在八年前一场意外车祸。
就像美丽的晚霞,短暂绚烂过后便是永寂。
而朝阳这个名字的含义却恰恰相反。
然而她的话听在顾暖暖耳中,立即就变成了她是在刻意嘲讽自己,提醒她这是她顾朝慕设计的东西。
“顾朝慕,这是我的作品,我有自己的诠释,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顾暖暖咬牙强调道。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劝你别做无用功,否则到时候丢脸的只会是你自己,你要是敢搞砸我的设计展,毁了我的名声,爸妈绝对不会饶了你!”
顾朝慕嘴角笑意嘲弄:“我要是真的做了什么,你觉得你还有空站在这里跟我说话?”
“我要是你,就先去把那个记者和热搜的事解决,而不是在这里跟我磨嘴皮子。

顾暖暖当然也知道那些事需要赶紧处理,可是她也不放心顾朝慕。
“你要是敢轻举妄动,我绝对不会放过你!”最终,她只能警告了一句匆匆离开。
顾朝慕对此并不放在心上,就在这时,手中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看到来电显示,顾朝慕的眸光瞬间柔软下来。
“喂,崽崽,你不是说今天有演出吗?怎么现在给妈咪打电话?”
电话里响起一个稚嫩的小男孩声音:“妈咪,收到我送给你的惊喜了吗?”
“啊?”顾朝慕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压低了声音:“热搜的事是你做的?”
“妈咪现在开心了吗?”顾星寒问道。
顾朝慕没想到儿子会特意为自己出气。
刚来设计展的时候,她心中的确是有些意难平的,但是此刻全部都烟消云散,心中只剩感动和窝心。
“嗯,开心了,谢谢崽崽。”
“那就好,妈咪我要上台了,先不聊了,拜。
”顾星寒说完匆匆挂了电话。
顾朝慕最后又看了几眼那条‘暮光’项链,然后转身准备离开。
却不小心被一个侍者撞到,托盘上的红酒泼了不少在她衣服上。
她皱了皱眉,接受了对方的道歉后,改变方向去了洗手间。
在洗手间里将衣服清理干净后,顾朝慕推开门出去,却发现外面走廊漆黑一片。
她一愣,也没多想,摸黑顺着来时的方向走去。
走到半路,黑暗中突然有人按住她的肩膀。
顾朝慕一惊,本能反应出手还击。
可对方动作更快,一把扣住她双手反剪至背后,牢牢将她压在了走廊墙上。
随即,男人高大健硕的身躯紧贴上她的后背。
一道低沉至极的嗓音在耳边响起,犹如撒旦低语:“宝贝,好久不见。”


第五章

顾朝慕还是第一次被人如此轻易制住,知道对方身手不简单,便不再挣扎,冷静问道:“你是谁?”
听到她的话,战云骁顿时不悦的眯起眼。
不记得了?很好!
心中涌起一股怒火,战云骁直接低头在她后颈上重重咬了一口、
顾朝慕猝不及防吃疼,怒道:“你干什么?!”
战云骁咬的一点不留情,齿间直接尝到了血腥味,才冷笑道:“给你长长记性。”
顾朝慕忍不住在心里大骂神经病,“你到底是谁?”
战云骁侧首贴着顾朝慕的耳朵,语气低哑暧昧,“六年前,盛世酒店……还需要我提醒么?”
男人的话瞬间勾起了顾朝慕埋藏在心底深处的记忆,她不敢置信的张大眼,吃惊道:“是你?!”
见她终于记起,战云骁心情这才算稍稍好了几分。
长指勾起她一缕秀发轻嗅了一下,带着丝怀念道:“六年不见,想我吗?”
自从知道来人的身份后,顾朝慕就开始浑身僵硬。
六年前那晚不过是个乌龙,她喝醉酒进错了房间,误把他当成了陆华瑶安排的人。
本以为两人不会再有交集,却没想到,对方竟然会在六年后找上自己!
难道,他发现了什么?他知道星星的存在了?
这个猜测让顾朝慕心底一紧,她勉强镇定下来。
“先生,我们之间可能有些误会,你能不能先松开我再说?”
误会?战云骁脸色顿时一沉,手臂环住顾朝慕的纤腰收力,将她紧紧扣进怀里,语气不善:
“你觉得我们能有什么误会?”
当年是她先招惹他,事后还胆敢逃跑,让他找了她整整六年,这笔账,可有的算!
身后男人胸膛紧紧贴着她的背脊,顾朝慕整个人被圈在他的领域之中。
男人身上冷冽的气息强势侵袭着她,她只觉得危险至极。
除了当年那一晚,这些年顾朝慕从来没有跟其他异性有过这么亲密的接触,这让她十分不适应。
她只能忍耐着解释道:“当年的事很抱歉,是我不小心走错了房间,认错了人,希望你能见谅。”
她不解释还好,一解释战云骁直接气笑了,咬牙切齿道:“认错了人?嗯?”
这么说,她当时是打算去找别人的?
“是。
”顾朝慕无奈点头,当初她也是头脑发热,才会跟陆华瑶说想找个人陪自己过生日。
其实她当时真的就只是想找个小哥哥陪自己过生日而已,至少让自己十八岁生日不那么凄惨。
结果没想到走错了房间,又阴差阳错的跟这男人发生了关系……
顾朝慕停下回忆,歉意道:“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对你来说也没什么损失——”
“谁说我没损失?”战云骁冷冷打断她。
要不是她,他至于这么多年辗转反侧,找了她六年?
而且因为她,他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到现在完全无法接受任何异性靠近。
顾朝慕觉得对方实在是无理取闹,就算当年是她进错房间,可他一个大男人,难不成还吃亏了?
“那你想怎样?”
战云骁等的就是这句话,他的唇吻上顾朝慕的耳朵,在她耳畔一字一顿道:“找你负责。”
顾朝慕浑身一个激灵,猛地一缩脖子躲开他的唇,震惊道:“你开什么玩笑!”
要她对他负责?怎么可能!
不说她对他没兴趣,她家里可还藏着两个宝贝疙瘩呢,要是被他知道孩子的存在,他肯定会跟她抢的!
见她这般抗拒的反应,战云骁顿时心生不满,带着惩罚意味的狠狠咬住她的耳垂。
“你觉得我在开玩笑?”
顾朝慕再次吃痛,心中不由火冒三丈,这男人是狗吗?这么喜欢咬人?
奈何现在受制于人,她只能深吸一口气,压下怒火,尝试和他讲道理:
“先生,你能不能先放开我,我们再谈?”
她现在被桎梏在走廊墙壁和男人之间,主动权完全在对方,实在是太憋屈了。
“想我放开你,然后你好趁机逃跑?”战云骁毫不客气的戳穿她的小心思。
顾朝慕眼中闪过一丝恼火,但还是强忍着语气诚恳的保证道:“当然不是,我保证不跑。”
“保证不跑?”
见对方似乎信了她的话,顾朝慕立即信誓旦旦道:“绝对不跑!”才怪!
只要他一放松对她的桎梏,顾朝慕就有把握马上脱身!
就在顾朝慕以为对方会放开自己的时候,耳边却响起男人欠扁的声音:“可惜我不信。”
顾朝慕差点气的吐血,扭头愤怒的瞪向身后,可惜走廊黑暗,她根本看不清楚这个可恶的男人长什么样!
就在这时,走廊另一端突然响起一个疑惑的声音:“咦?这边的灯怎么全是黑的?”
顾朝慕看到希望,立即张口准备呼救,结果身后男人动作却更快,直接伸手捂住了她的嘴。
“唔!”
紧接着,顾朝慕后颈一痛,整个人就失去了意识。
战云骁接住顾朝慕软倒的身子,抱起她转身朝另一个方向离开。
展览中心外,战云骁抱着顾朝慕上了路边等候的迈巴赫。
战云归一脸惊奇看着自家大哥亲自将人给抱了回来,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要知道他哥这些年厌女症越来越严重,别说碰女人了,就连女人靠近他周围两米之内都不行,严重的时候甚至会出现过敏的症状。
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他哥接触女人,而且还是直接抱在怀里,看来这个顾朝慕的确是特例。
他忍不住好奇的想去看看顾朝慕的长相,结果战云骁将人往怀里一带,就将她的脸藏了起来。
见状,战云归顿时哭笑不得,“哥,你至于吗?让我看一眼又不会掉块肉!”
战云骁面无表情:“我的人,不准看!”
战云归:“……”这独占欲,真是绝了!
……
顾朝慕再次睁眼,眼前依旧是一片黑暗,她愣了半秒,立即就想坐起身。
结果才刚刚一动,腰间就是一紧,整个人跌入一个炙热的怀抱中。
紧接着耳边响起男人低沉性感的声音:“醒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战少今天吃醋了吗》<<<<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