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宫之门》麻糊的小说,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天宫之门

作者:麻糊

主角:无

类型:都市

简介:部队的兵王飞狐,国际地下世界令人闻风胆寒的判官,因为触犯逆鳞禁令提前退役,却发现双亲消失了。
他们消失的很彻底,整个城市甚至没有人记得他们的存在。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他相信他们还活着。
寻亲之路扑朔迷离,这里没有后宫,只有热血忠魂,没有花心男,只有极品护妻狂魔,没有傻白甜,只有精品护夫霸道女总裁。

第001章 有惊无喜

“爸、妈,我回来了,我要吃…。”韩千羽拉着行礼箱,极度抗奋的敲门、叫喊。

八年了,他终于可以吃到老妈的拿手好菜滚刀肉了,终于可以被老爸教训了。

他回家之前没有给老爸老妈打过电话,他想给他们一个惊喜。

可是当防盗门打开的瞬间,他愣了,愣是将滚刀肉三个字咽了下去,看了看开门的老太婆,又退后看了看门牌号,没错啊,江凌四期C幢8楼14号。

这个地址是两年前和老妈通电话的时候,老妈告诉他的。

“你是?”老太婆一脸的疑惑。

“江凌四期C幢8楼14号是这里吧?”韩千羽微笑询问,心想该不是老妈说错了吧。

“对啊!你找谁?”老太婆一脸的问号。

“请问沈江影、韩立书是住在这里吗?”韩千羽的心里尽是问号,老妈也太有才了,连住处都能说错。

“不认识。”老太婆冷冰冰的回了一句,赶紧关门。

韩千羽纳闷了。

这是什么情况啊!

当下也懒的再找了,直接给老妈打电话,语音提示,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他又打给老爸,依旧是语音提示,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刹那间,韩千羽有些搞不懂了。

该不是老妈从别处知道了他要退伍的消息,联合老爸也要给他一个惊喜。

他的心里猜测着,随即拖着行礼箱前往门卫处物业人司询问。

他不玩了!

老爸老妈也忒过分了,怎么可以这样耍他。

可是当他从物业办公室出来以后,却彻底无语了。

经物业核查,整个江凌四期,并没有叫沈江影和韩立书的住户。

老妈不是过份,是过火了,居然用假地址蒙他。

他的心情从起初的抗奋变成了生气。

这样很好玩吗。

他的心里尽是委屈,拨通了小姨的电话。

下一刻。

他愣了、惊了。

并不是电话没有打通,而是电话打通以后,对方不认识他,而且在他说出对方的名字和年龄以后,还被当成了骗子。

韩千羽很吃惊、很火大。

小姨怎么可以这样。

他的心里憋着一股火,拦了出租车,前往小姨的住处。

滨江市朝阳区四海庄A幢17楼6号门前,一名年约四十多岁,穿着时尚的女人,看着站在门外的男子,疑惑说道“你找谁?”

“我找谁?”韩千羽的眼睛瞬间瞪的溜圆,脸上尽是惊讶,指着自己说道“小姨,你看清楚了,我是谁,我是千羽啊!”

“你找错地方了,我没有你这么大的外甥,也没有一个叫千羽的外甥。”女人正是韩千羽的小姨沈江苹,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关门。

恰逢这个时候,一名十七八岁的小伙子,哼着歌走了过来,一手撑住即将关上的防盗门,看了韩千羽一眼,说道“老妈,这人谁啊!”

“骆林枫,你也不认识我了。”韩千羽心惊之余,不等沈江苹开口,直接叫出了对方的名字。

小伙子是沈江苹的儿子,也就是韩千羽的表弟。

这家伙小时候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韩千羽。

“既然找到了我家门前,认识我不稀奇,在外讨生活不容易,赶紧走吧。”骆林枫仔细打量了韩千羽一番,确定不认识对方以后,好心奉劝了一番进屋关门。

敢情他们都将韩千羽当成了骗子。

可是韩千羽就郁闷了。

小姨不认识自己,表弟不认识自己,这都什么情况啊!

他的心里不服,再次敲门。

片刻过后,骆林枫开门,无奈偏着脑袋说道“老兄,你是要逼着我报警吗?”

看样子骆林枫的确将韩千羽当成了骗子。

“我就问一个问题,你认识沈江影吗?”韩千羽感觉怪怪的,骆林枫以前可没有这么大的胆子。

“沈江影!跟我妈的名字就差一个字!”骆林枫念叨了一番,转身朝着厨房的方向说道“老妈,你认识一个叫沈江影的人吗?跟你的名字就差一个字。”

“不认识。”厨房里传出肯定的声音。

“不认识!别再敲门了,再敲我就报警了,你这个骗子。”骆林枫极度厌恶瞥了韩千羽一眼再次关门。

韩千羽这下彻底懵逼了。

小姨竟然不认识她的亲姐姐。

是姐妹之间发生了不愉快。

不对!

即使是姐妹之间发生了不愉快,也犯不着不认识吧。再有即使姐妹之间发生了不愉快、记仇,骆林枫总不至于不知道自己大姨叫什么名字吧。

这是怎么了。

韩千羽痴痴呆呆站在门外,心里想着为什么,可是一点头绪也没有。

他不死心,迅速离开小姨的住处,前往老爸上班的地方。

LY银行天桥路营业厅。

他清楚记得,与爸、妈的信函中,有一封信提到过老爸的工作,在银行做保安。

可是当他找到银行以后,又被银行的保安告知,天桥路营业厅没有韩立书这个人。

韩千羽再次愣了。

他想过有可能是自己在境外的仇人。

可是这样的想法很快就被推翻了,首先境外执行任务期间,一直用的是化名代号,其次境外执行任务期间,没有和家里有过任何电话联系和书信联系。

他已经三年没和家里联系了。

那些仇人即使想报复,也不知道自己是谁。

境外仇家的报复排除了,爸妈去哪了!

韩千羽的心里尽是问号。

妈妈没有固定职业,找起来很困难,她虽然有几个好朋友,可是已经八年了,估计很难找到。

韩千羽站在银行门口,分析了所有的因素,最后只能将希望寄予外公、外婆那里。

他没有打电话。

他怕得到与小姨一样的消息。

滨江市开元县骆驿镇,元河小区一幢一楼A。

韩千羽抵达目的地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他站在门外摁响了门铃,片刻过后一名七十开外的老人开门,看着门外的年轻人说道“小伙子,你找谁?”

本来韩千羽看见外公的瞬很激动,可是外公一句话,他愣了,拉着外公的手着急说道“外公,你不认识我了,我是你外孙千羽啊,韩千羽。”

“韩千羽!好像在哪听过!”老人有些糊涂,偏昂着脑袋琢磨了好一阵子说道“我就一个女儿,外孙还在上学!韩千羽、韩千羽,这个名字好熟啊!”

老人还在思考,谈话的声音引起了屋里人的注意。

一名头发花白的阿婆走到了门口,看见老人正在思考问题,随即将老人拉到身后,急赤白脸说道“天杀的保险公司,怎么什么信息都能弄到啊!赶紧走,我不会买你的保险、保健品,再不走我就报警了。”

阿婆越说火气越大,骂骂咧咧关了门。

她是韩千羽的外婆,看样子也不认识他了。

韩千羽看在眼里,愁在心里。

这是怎么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亲妹妹不记得亲姐姐,亲爹不记得亲闺女。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天宫之门》<<<<

第002章 闹到局子里

韩千羽又急又愁,拖着行礼箱离开小区,心不在焉在街上闲逛,心里回想着爸、妈的那些朋友。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恐怕只能一一拜访。

这时一阵很强的冲撞力,将他撞的往前迈了三个踉跄,尚且没有看清是谁,撞人的已经开始咒骂了“王八蛋,好狗不挡道,你不懂吗?”

韩千羽的心情本来就不好,被人撞了还要挨骂,心里憋了一团火找不到地方发泄。当下丢了行礼箱,转身看着撞人的男子。

男子年约二十一二,那头型、那嘴脸,就是一副欠揍样,活脱脱的个九流小混混。

“年轻人不要这么横。”

“我横你玛啊!”

韩千羽眼见对方年纪不大,没打算动手,可是对方反而给鼻子上脸,一脚踹了过来。

这下好了,仅剩的那一点点压制爆发了。

身形微侧、右脚后移躲开一脚,接着右脚动,一式边腿踢在男子左臂,男子的身形往右边飞出两米多的距离,落地以后脸上尽是痛苦,话都说不出来。

韩千羽瞥了对方一眼,拉上行礼箱离开,可是四名路见不平的好心人围了上来。

“打完人就想走,还有没有王法了?”一名年约三十六七的男子,拽住韩千羽的胳膊,不依不饶起来。

“帅哥,你好像骨折了。”一名胖呼呼的男子将倒在地上的男子扶了起来。

“报警,赶紧报警。”一名穿着某外卖工作服的男子大声嚷嚷。

“多大点事儿啊,报什么警啊!”一名五十开外的男子上前,先是阻止报警的行为,随后对韩千羽说道“帅哥,这事儿最好别报警,我看给他点钱算了。”

好心人的真实嘴脸曝露出来,给钱。

这种事儿韩千羽早就见怪不怪了,笑了笑说道“多少钱?”

“你看你把人家手都踢断了,这样吧,三万!”五十开外的男子副好心肠的样子。

“三万!你可真敢说,报警吧。”韩千羽乍一听,立刻不干了。

不是他没有三万块,而是这钱给的太冤,心里不舒服。

“我是一片好心,既然你不同意就算了。”五十开外的男子无奈笑了笑离开。

同时穿着某外卖工作服的男子立刻报警,随后上前抓住韩千羽和胳膊,生怕他就跑了。

五分钟以后。

派出所一辆警车赶到现场,三名警员什么都没问,直接将五人带到当地派所出,分成两波询问、记录。

询问和记录很快就完了,派出所按照惯例进行调解,受害者放弃起诉,由韩千羽承担所有的医药费、误工费、营养费,并且现场签定协议。

受害者一方自然没话说,他们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韩千羽也无话可说,因为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可是当他准备签字的时候,一名警员慌慌张张跑过来,在负责调解的警员耳旁嘀咕了一阵。

负责调解警员一直保持的那副老好人嘴脸瞬间就蔫了。

他让受害的一方去外门等着,随后关了门,换了一副嘴脸说道“大哥,我真不知道你是军人。”

其实一般二般的军人档案,他还没有放在眼前,可是挂了“绝密”二字的档案,他就不敢轻视了。

“查过我的档案了?而且是深入调查?”韩千羽明知故问,眼见调解警员陪笑点头,接着说道“警察系统的户籍档案能查到的就是我的名字和年龄!看你态度好像是知道了什么?”

调解警员大汗淋漓。

韩千羽看在眼里,坐到记录席的位置,右手食指敲着脑门说道“保密条令不用我教你,这件事我可以不追究,但是你要帮我做件事。”

调解警员乍一听,立刻点头答应。

只要韩千羽不追究,别说一件事,十件事都没有问题。

“帮我查沈江影和韩立书的户籍,同名同姓没关系,我全要。”韩千羽简单说道。

调解警员没有多想,先是去给韩千羽拿了一瓶矿泉水,随后赶紧去办。

大概十分钟的样子,调解警员拿着十多张A4纸回来。

不等调解警员送上A4纸,韩千羽立刻抢了过来。

在警察的户籍系统里,竟然有两百多个韩立书,四百多个沈江影,可是符合韩千羽父母身份的却没有一个。

韩千羽疑惑了。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连户籍也没有,所有的亲人全都不记得他们,就仿佛他们从来没有在这个世界出现,这样的消失太彻底了。

“我可以走了吗?”韩千羽看完资料,心情郁闷到了极点。

“可以,随时都可以。”调解警员陪着笑脸。

韩千羽懒的多看调警员一眼,起身拉上行礼箱离开。

目送韩千羽离开,调解警员松了一口气,情不自禁的骂了起来“王八蛋,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说罢急匆匆开门,将门外的受害者叫进询问室。

蓦地。

韩千羽离开派出所,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去元河小区附近出租房。

他感觉外公好像记得什么,可是又想不起来。

他不能放过任何线索,哪怕是一丝希望。

碰巧看见一张合租告示,就在外公住处的对门,元河小区一幢一楼B号。

韩千羽求之不得,赶紧拨了电话。

对方寻找合租伙伴的意向非常明确,但是像查户口似的询问,以及使用变声软件的作为,让韩千羽有些接受不了,但是念及对方的地理位置,他忍了。

在他回答了对方的问题,包括年龄、出生、爱好和职业以后,对方同意了合租,让他去出租房签合同。

元河小区一幢一楼B号门外,韩千羽按响了门铃。

少时瞬间,防盗门打开,一名衣着时尚,年芳二十五六的女人站在门内。

女人长相姣好,身材高挑、肌肤白皙,瓜子脸、柳叶眉,给人的第一感觉是强势。

她的长相属于美女行例,使用变声软件似乎说的过去。

“你好,我叫陆雪晴!请进!”声音清脆、甘甜。

韩千羽微笑点头迈进屋里。

屋里收拾的很干净、很整齐,给人的第一感觉很舒服。

“通常情况下,我不会找异性合租,因为你是军人所以破例,我相信军人的人品!恕我冒昧,能看一下你的退武证吗?”林雪晴的警惕性很高,并没有进屋,也没有关门,只是站在门口。

这样的要求,韩千羽通常不会答应,可是对方的地理位置正好掐住了他的要害,他想不答应都不行。

他打开行礼箱,拿出退武证。

“还是个军官!没看出来,不到三十已经是上校了。”陆雪晴打开退武证看了看惊讶不已。

韩千羽笑了笑敷衍过去,直入主题说道“还是签合同吧,一千块一个月,不贵。”

陆雪晴满意点头,送还退武证,拿出合租同。

韩千羽简单的看了一遍,签上大名,立刻微信转账三千五百块,拿到两把钥匙以后,拖着行礼箱走进属于他的房间。

房间是主卧,足够宽敞,衣柜、床垫、被褥齐全,这就是多出五百块的原因。

韩千羽挂好不多的衣服,打开手机QQ相册,看着里面的照片,心里寻思着,爸、妈究竟经历了什么、究竟在哪。

他脑海里回忆着每一次的书信内容。

由于兵种的特殊性,家里的所有书信,他都没有见过原件,他看见的全是代码,接到的电话,也在是绝对安全的环境下由特殊线路供应,才有机会和老妈唠几句。

即便如此,在执行任务期间已经足了。

所有的书信内容、所有的通话他都记得,爸妈从来没有慌乱又或者心不在焉的表现。

一对普通的夫妇,即使想招惹大人物也办不到,更何况什么样的大人物能让一对普通的夫妇彻底消失,消失在警察系统的户籍网,消失在所有新朋好友的记忆中。

这样的组织不是没有,能够将一件事做到密不透风的地步,全世界有四个这样的组织,可是爸妈的生活环境似乎接触不到那样的层面。

韩千羽很迷茫,渐渐的睡着了。

翌日一早。

零星的脚步声将韩千羽惊醒。

出于本能的反应,一下就窜到了门边蹲着,眼神冷漠呆若木鸡。

大约三十秒以后,他的神情缓了过来,缓缓起身拿了洗漱用品出门。

接下来他要做的是摸清外公、外婆的生活规律,一边照顾二老,一边查爸妈的下落。

突然间外面传进吵闹声。

韩千羽好奇,三两下洗漱完毕出去看热闹。

现在他对小区里的任何事情都上心。

撞车了。

一辆哈佛H6驶出小区大门右转的时候撞了一辆老年三轮,一男一女俩名年近六旬的老年人坐在汽车前面哀嚎,三名酷似老人的家属,又似好心的路人正在与车主讲理。

不巧的是这位车主竟然是陆雪晴,酷似老人家属,又似好心的路人,竟然是昨晚见过的。

韩千羽上前,看了众人一眼,淡淡说道“还需要再去一趟派出所吗?”

三名好心人见了韩千羽就像老鼠见了猫,灰溜溜的走了,可是俩名老年人不依不饶不起来。

“撞死人了,还有没有天理了。”

“报警、我们不能被她白撞。”

陆雪晴很无奈。

起初她真的以为撞到人了,已经准备赔钱了,可是从现在的情况看来,似乎不是这么回事。

这丫的是碰瓷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天宫之门》<<<<

第003章 断人财路

“报吧!赶紧的,不然没人收尸。”陆雪晴看了俩人一眼,打开车门拿出电话拨了一个说道“哥,撞死俩个人要赔多少钱?行,给我准备六十万。”

一边说着一边上车,启动汽车猛踩了一脚油门。

“轰!”

引擎咆哮如雷,坐在汽车前面的俩名老人吓的,一溜烟跑了,连电瓶车都不要了。

陆雪晴落下车窗说了声“谢谢”扬长而去。

韩千羽无奈苦笑,就近吃了早饭,然后去小区的门卫处和门卫大爷聊天。

从早上一直聊到中午,香烟差点没把门卫大爷熏死,了解到一条鸡肋极的信息。

沈若含,也是韩千羽的外公,只有一个女儿、一个女婿、一个外孙,住在滨江市,一个月会回来一次。

大概一年多以前,沈若含突然患了老年痴呆症。

江苹,也就是韩千羽的外婆,人民教师退休,向来涵养极高也变的不可理喻,脾气极差、今天和这家吵架,明天和那家吵架。即便跟她没关系,只要涉及到儿女的问题,她就会去帮腔,然后发展成吵架。

门卫大爷还好心提醒韩千羽,让他晚上别出门,因为他惹上了地头蛇。

韩千羽又是一番打听。

这才知道开玩县有一批地头蛇,专干碰瓷的营生,只要是刚到的外地人,几乎都被他们坑过。

类似早上那样的交通事故,这个月已经是第六次了。

“警察难道就管吗?”韩千羽很疑惑。

“人家上面有人!”门卫大爷无奈感叹,眼看已经中午了,拿出便当一边吃一边说道“这群人无法无天的,晚上啊,你最好去接你女朋友,那群混混不会就这样算了。”

女朋友。

韩千羽愣了愣,看来门卫大爷是误会了。

不过门卫大爷的提议倒是不错。

一个人的能力再怎么强终究有限,找几个地头蛇帮着查,应该会快一点。

两个大活人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亲妹妹不记得亲姐姐,亲爹不记得亲闺女。

如果真是人为的,不可能做的密不透风。

韩千羽谢过门卫大爷迅速回家,站在客厅里观察客厅里的摆设。

他不知道陆雪晴在哪里上班,可是从门卫大爷的话,不难猜测,陆雪晴应该是早出晚归。

他想通过家里的摆设找出陆雪晴的职业。

可是客厅里的摆件很普,没有一件是刻意摆放的,这样的情况下,很难猜出陆雪晴的职业。

韩千羽无奈,只能给陆雪晴打电话,声称出门忘了带钥匙,轻松拿到了陆雪晴上班的地址。

开元县经济开发区鸿福酒楼。

韩千羽没有多耽搁,立刻出门拦了出租车前往。

本以为陆雪晴只是酒楼的大堂经理,没想到竟然是酒楼的老板,而且态度还很糟糕,只是拿钥匙而已,用不着损人吧。

“丢三落四可不是军人的品质,下不为例。”酒楼正门前,陆雪晴将防盗门的钥匙抛给韩千羽扬长而去。

这妞够高冷。

韩千羽很无奈,接住钥匙离开,可是并没有走多远,就近找了一家网咖玩玩游戏,和以前出生入死兄的兄弟聊聊天。

时间过的很快,不知不觉已经晚上十点了。

韩千羽眼见酒楼招牌的霓虹灯熄了,随即下车,在网咖外看着对面的酒楼,看见陆雪晴的车出来以后,立刻拦了一辆出租车跟上。

离开酒楼大概五公里的距离,陆雪晴的汽车直接爆胎,被迫停到路边。

韩千羽能够清楚的看见,就在陆雪晴下车查看情况打电话的时候,路边窜出五名男子将她围了起来。

虽然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可是有些情况下,不用听,只用看也能猜到大概的意思。

韩千羽并不着急,因为还不到火喉,直至看见五名男子对陆雪晴动手动脚,他知道,火喉到了,当即给了车钱走了过去,没有多余的废话,抓住一名男子的头发冲到路边,就往电杆上撞。

“砰!”

一声闷响。

被抓住头发的男子,情况还没有弄明白已经晕了。

剩下的四名男子见状,刚开始还挺牛气,可是看见来人以后,不由分说立刻开溜。

“站住!”韩千羽轻喝了一声,四人立刻站住。

“大哥!给条活路吧!”

“见到您出现,我们已经绕道了,您总得给我们一条活路吧。”

“姓韩的,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你不要太过分了。”

四人的态度倒是鲜明。

韩千羽看在眼里,笑眯眯走向发狠话的男子,男子吓的步步后退。

“放心,我不打你!看样子,你们也做不了主,叫你们老大出来,否则我让你们在开元县消失。”韩千羽笑眯眯看着四人。

他的笑容人畜无害,他的声音非常和谐,可是听在四人耳里却仿佛一道不可违背的命令。

四人相互对视了一眼,赶紧给老大打电话。

现在这种情况,他们可不想招惹这位煞星。

一个连派出所都要让三分的人物,在他们眼里就是老大中的老大。

其实是实力,他们就没见过一脚将人踢飞,上前直接动手的人物。

韩千羽见状,非常的满意,拉着陆雪晴的左臂走到路边,挥手招来一直停在不远处的出租车,对陆雪晴说道“你可以走了,车子记得找人来修,我在这帮你守着。”

说罢将陆雪晴推进出租车。

半小时以后,一辆五菱宏光飞快驶来,距离韩千羽十米开外就是一脚急刹车。

一式标准的飘移,车子横在了路中间。

一个、两个、三个……十二名胖瘦不一、发型各异的男子,拿着钢管、扳手、铁链、西瓜刀、匕首从车里下来。

为首的是一个光头,看上去三十多岁,似乎为了显示他的身体好,穿着沙滩鞋、齐膝短裤、黑色背心,迈着极度嚣张的步伐走到韩千羽的面前,百般不屑打量了韩千羽一番,撇嘴说道“兄弟,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上次的事看在肖哥的面上算了,这次你是活腻味了。”

话音刚落,一伙人迅速将韩千羽围了起来。

为首的光头男子更是嚣张的没边儿,捏着鼻子深吸了一气,像个瘾君子似的说道“五十万,否则卸你一条胳膊。”

说话刚落。

韩千羽出手如电,右手宛如鬼魅,锁住为首光头男子的咽喉,走出十多人的包围圈说道“你说什么,我没听清,再说一遍。”

光头男子的呼吸越发困难,一张满是横肉的脸,憋的通红,两颗眼珠子鼓的都快掉下来了。

周围的众人,都不敢出手,只能眼巴巴的看着。

韩千羽眼见差不多了,最重要的是,他已经脱离了包围圈,动起手来不会吃亏,当下松手说道“给你们一个表现的机会,你们一起上吧。”

光头男子弯腰大口喘着粗气,撕心裂肺喊道“宰了他,宰了他。”

围在周围的人一拥而上。

韩千羽吁了一气,一脚踢在为首光头男子的脸上。

光头男子侧飞出去,撞倒了五人。

这时钢管、扳手、铁链、西瓜刀砍了过来。

韩千羽见状,直接开跑,领着十多名小混混快速冲了两百米的样子,当十多名小混混累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他却悠哉悠哉的往回走。

这时候十多名小混混的阵容已经被他拉垮了,一个个就像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他一脚抽射将冲在最前面的小混混踢的飞出五六米开外,剧烈的疼痛让他连惨叫声都叫不出来。

其余的小混混见状,没有人再敢上前,随着韩千羽的步伐一步步前迈,他们就一步步的后退。

这时候为首的光头男看出了门道,眼前的男子,不是他们可以招惹的。

试问一脚可以将人踢飞五米开外的实力,这是普通人吗!

“大哥,有话好好说,别冲动。”光头男子主动迎上前去,胆怯说道。

“现在知道好好说了 !行!”韩千羽调侃了一句,右手食指轻敲着脑门,左手从裤兜里摸出电话递上前说道“留下你的姓名和电话!帮我做一件事,尽你的力量查清楚,整个开元县有谁认识韩立书和沈江影。”

“我叫元坤,韩大哥交代的事情,我一定办好。”他接过电话留了电话号码又将电话归还。

“你要是能帮我办好,我欠你一个人情!”韩千羽非常满意,不再搭理元坤等人,走到汽车汽后面,从后备箱里找出备胎换上回家,可是刚刚回到住处,一个抱枕飞了过来。

韩千羽接过抱枕放回原位随即回房。

“站住!”陆雪晴低喝了一声,冷嘲热讽说道“军人的品行也就你这样,我不知道在哪里见过你,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的,总而言之一句话,马上给我搬出去。”

“你以为今晚这出是我自编自导的?”韩千羽听陆雪晴的话外之音,敢情这丫的以为他是她的追求者。

“难道不是吗?”陆雪晴理直气壮的质问。

韩千羽无奈苦笑,目不转睛的盯着陆雪晴。

这妞果然够强悍,被人目不转睛的着,非但没有觉得不好意思,反而挺直了腰板,那眼神仿佛在说,随便看,老娘怕你不成。

韩千羽彻底服了,坦白说道“不可否认,你很漂亮,身材也很好,但我没想过追你,顶多就是利用你。搬出去也行,请你按照合同价的三倍赔我,收到钱,我分分钟消失在你的视线里。”

说罢不理陆雪晴杏目圆狰的神情,笑呵呵回房。

此时此刻,陆雪晴不是一般的生气。

首先进了她口袋的钱,竟然有人想要回去。以前她不缺那一万多块,可是现在非常的缺。

其次她第一次被异性忽视。

最后她从来没有见过韩千羽这种,将‘利用你’说的如此直白的王八蛋。

她气不过,冲上前踹门“姓韩的,你给滚出去!”

“信不信我让你分分钟断气。”韩千羽打开房门,阴沉的笑容、仿佛刀子似的眼神让人感到胆寒。

那种眼神如果没有亲身经历杀伐是装不出来的。

这一刻陆雪晴愣住了,被吓愣了。

韩千羽懒的理她,直接将门摔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天宫之门》<<<<

第004章 父母音讯

翌日一早。

韩千羽做完一组仰卧起座、一组俯卧撑,出门洗漱的时候,看见对门的防盗门上贴了一个大大的表情包:“滚”

韩千羽很无奈,摇了摇头去卫生间洗漱,随后外出买菜,却在菜市场里,看见外婆牵着外公也在买菜。

看着二老笨拙的动作,他很想上去帮忙,可是现在他们已经不认识他了,贸然上去帮忙,只会让二老感觉他心怀不轨。

他只能悄无声息跟二老的身后。

二老买了很多菜,像是要款待什么人,一直从早上逛到了十点多才回家。

抵达家门口的时候,他听见外婆家里有人在聊天,他遂即放下菜品,绕到外婆家客厅的窗户下偷听。

“爸,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你是?”

“我是你女儿沈江苹。”

“外公,看样子你是不记得我了。”

“你是千羽,我记得。”

“千羽?谁啊?外公,你又糊涂了!老妈,外公的病好像又加重了。”

韩千羽躲在窗外听的清清楚楚,不用看他也知道,肯定是沈江苹和骆林枫来了。

他没有继续偷听,回家一边做饭一边消化听到的内容。

外公患了老年痴呆症,记忆力奏减,可是又记得千羽字个名字,但是沈江苹、骆林枫、外婆又完全不记得千羽这个人的存在。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韩千羽的心里嘀咕着。

这时裤兜里的手机响起了狮子的咆哮声,是元坤打来的电话,声称已经找到了认识韩立书和沈江影的人,还表示立刻过来接韩千羽。

韩千羽同意了,但是心里感觉怪怪的。

元坤的调查速度是不是太快了。

好,看你搞什么鬼。

韩千羽遂即出门,在小区门口等待。

大概二十分钟的样子,元坤驾驶着五菱汽车抵达韩千羽的面前“韩大哥上车吧,我这就带你去。”

韩千羽微笑点头,打量了元坤几秒,没有发现异样遂即上车。

四十分钟的车程,元韩将韩千羽带到了城外一家废弃的洗沙厂,汽车进入洗沙厂大门以后,立刻就有人将生锈的大门关上。

“你的办事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查到消息,叫你背后的人出来。”韩千羽瞅了元坤一眼,气定神闲下车。

元坤很诧异,但是并不怕,因为这个人的实力,或者说这个人背后的实力,在开元县就是大爷级的存在。

“韩大哥的洞察力果然惊人,我这就带你去。”元坤尾随下车称赞了一番,朝着废弃的办公楼走去。

办公楼一共三层,在二楼一间相对还算不是很糟糕的房间里,一名四十出头的中年男子悠闲抽着烟,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仿佛背书是的说道“能在执行卧底任务的同时闯出判官的称号,我很少欣赏一个人,你是例外。”

韩千羽来到房间门口,看见一名身形魁梧、长相忠厚的男子微笑看着自己,习惯性敲着额头说道“刚进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们不是一般二般的组织!能查到这些已经很厉害了,说吧,你都知道些什么,要我做什么?”

“爽快!”男子称赞了一番,随即反问说道“你以为韩立书只是一名银行保安,沈江影只是一名家庭主妇?”

韩千羽不答。

这样的问题,他不是没想过,而是得不到答案。

男子看在眼里,笑了笑从怀里摸出一张照片递给韩千羽“我知道的事情肯定比你多,这个男孩即将到这里生活一段时间,你帮我保护他,作为回报,我会告诉你我知道的一切。”

韩千羽接过照片瞟了一眼,是个很帅的小伙子,帅的程度甚至有些娘炮,当即收下照片,意味悠长说道“能查到判官两个字,说明你有些本事,可是判官下面的事情,你又能查到多少呢!我不喜欢望梅止渴,说点我感兴趣的。”

男子半眯着眼睛,噘了噘嘴说道“我只能告诉你现在还认识韩立书和沈江影的人不会超过一双手!保镖找谁都可以,为什么非要找你呢?你的目标今天下午十七点四十分坐客车到开元县,相信我,你不会吃亏。”

男子拍了拍韩千羽的肩膀扬长而去。

韩千羽没有阻止,在男子走后,立刻找到了元坤“楼上的大爷是什么时候联系你的。”

“我给你打电话之前二十分钟左右。”元坤老实回答。

韩千羽淡淡点头,钻进五菱汽车的副座,习惯性的敲着脑门。

按照元坤的回答,回顾陌生男子所说的一切以及口音,不难猜测,陌生男子是外地人,主要目标是自己,元坤就是一个跳板。

陌生男子为什么要找自己呢。

韩千羽想不明白。

但是这个保镖必须去做,哪怕是一丝希望,也不能放弃。

他回到住处吃了午饭,一个人在客厅里想着男子说的那些有几成的可信度。

尽管他做了决定,可是依旧会忍不住去想。

时间过的飞快,一晃已经下午五点了。

韩千羽遂即出门前往车站。

十七点三十五分,车站门前来了一批男男女女,有人手上拿着鲜花、有人手上拿着摇摇拍,看情况像是准备欢迎某个明星。

十七点五十分,从梅省开往开元县的客车抵达,旅客提着行李走出车站。

韩千羽在人群中看见了照片上的男子,本人和照片有些出入,照片上有三分娘炮气,本人有四分奶气。

他上前准备和男子汇合,就在这时车站门外突然喧闹起来。

滞留在车站外人群突然高喊起来,使劲摇着手里的摇摇拍。

“玉郎我爱你!”

“玉郎你好帅啊!”

“玉郎你是我的偶像。”

车站门外的人群嘶吼着,却没有一个人扑上前。

韩千羽看在眼里,习惯性的敲着额头,情不自禁骂了一句卧槽,这样的人还需要找保镖,真是脑袋被门夹了。

他没有打扰男子接见粉丝,挤出车站在人群后面候着。

三十五分钟。

男子满足了粉丝的部分要求离开,接着韩千羽的电话响了。

他没有接,直接上前拍了拍男子的肩膀说道“小朋友你是钱多烧的。”

男子看了看韩千羽手里正在响的电话,立刻知道了对方是谁,嘿嘿一笑说道“这是炒作必不可少的手段!韩千羽是吧,我叫水司沐,放心,跟着我,有你的好处!”

说罢拍了拍韩千羽的肩膀,拦了辆出租车钻了进去。

韩千羽尾随其后。

保镖嘛,当然是雇主去哪,他就去哪。

下一刻。

开元县经济开发区鸿福酒楼。

水司沐摸出两张百元钞票递给司机,大步走向鸿福酒楼。

韩千羽尾随其后,心里琢磨着这丫的是准备吃饭吗?

心里正想着,水司沐已经走进了酒楼,看样子不是第一次来,轻车熟路的走向总经理办公室。

这丫的不是来吃饭的。

韩千羽非常的肯定,正准备叫住水司沐。没想到这丫的一脚踹了总经理办公室的门,趾高气昂走了进去“千万别告诉我,你还没有接到通知。”

“接到通知是一回事,去不去接你又是一回事,麻烦你搞清楚,你只是副总经理而已。”陆雪晴整张脸都黑了下来,瞪了水司沐一眼,又恨了门口的韩千羽一眼。

韩千羽赶紧撇头,纯当没看见。

“我只是副总经理,哪敢让你来接啊!不好意思演过头了,我的演技怎样?”水司沐瞬间换了一副嘴脸。

“很烂!”陆雪晴送上一副极度厌恶的嘴脸。

韩千羽也在这时候彻底无语了,这丫的就是一个二百五啊!要不是为了父母的音讯,他真想给他一个大嘴巴子。

水司沐没有注意到陆雪晴和韩千羽的神情,此时他还在琢磨自己的演技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陆雪晴已经看不下去了,委婉下了逐客令“你的办公室在旁边,我还要工作。”

水司沐还在琢磨,一边琢磨一边走了。

陆雪晴质问的眼神遂即看向韩千羽“我赶你走,你就倒向我的对手,你的消息还真灵。”

“我不需要向你解释,租期到了,我会搬的。”韩千羽转身就走。

“等等!”陆雪晴急忙叫住韩千羽,又打量了韩千羽片刻“或许是我误会你了!不过跟水司沐在一起,你可真要当心了 。”

韩千羽笑了笑没有放在心上。

在他看来,水司沐就是一个纨绔子弟而已。

他来到水司沐的办公室,刚到门口就听见水司沐在讲电话。

这丫的现在不琢磨演技改置办产业了。

“奔驰就奔驰吧,凑合,反正我又不开,但是天黑之前我要看见汽车在酒楼门口。”

“租房?不是吧!买一套不就行了。”

“行,你比小妈管的都严,租就租吧。”

“已经租好了!好吧。”

“知道了,你还不放心我吗?我的嘴巴可严了!”

水司沐嘟囔着讲完电话,看见韩千羽在门口站着,赶紧叫他进屋说道“你觉得我追陆雪晴,成功的机率有多大。”

“人家是气质控,你嘛,奶味还没脱呢,你认为呢。”韩千羽坦白的回答。

水司沐挤出一抹尴尬的苦笑,气恼说道“今晚去你家吃饭。”

韩千羽乍一听,这才反应过来,这丫的虽然奶气了一些,但是贼精了,吃饭,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天宫之门》<<<<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