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星辰,也是大海》加糖不放辣的小说,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你是星辰,也是大海

作者:加糖不放辣

主角:无

类型:都市生活

简介:安诺是言硕的一见钟情,言硕是安诺的从一而终,本是双向奔赴的感情,却处处充满了荆棘。
曾经,安诺说:“只要阿硕可以安好,这辈子做什么我都是心甘情愿的。”
后来,言硕讲:“只要诺诺能活着,就算是要用我的命去换都行!”

第1章 原来她叫安诺

“嗤!”

僻静的小巷口忽而传来一道轻蔑的笑声。

女孩的视线穿过面前挡着的人的肩膀,正好能远远瞧见刚刚那个声音的主人,是个长得很好看的少年。

少年穿着纯白的T袖,身子痞懒的倚在巷口的墙壁上,嘴角叼着一根烟,忽明忽暗。

明明不大的年纪,却给人一种超乎年龄之外的……成熟。

“胆子够肥的呀,在这一片碰到你硕哥居然还不跑。”

音落,刚刚还堵在女孩儿跟前的两个不知道是男是女的身影“嗖”的一下就从巷子另一端跑掉了。

“呵!原来等着冲刺呢!”

少年讥笑一声,啐掉了嘴里的烟,脚尖碾了碾,然后双手插兜,朝着像是被吓傻了的女孩儿走了过来。

少年上下打量了女孩儿两眼,似乎是在检查她有没有受伤,下一秒却是语出惊人。

“喂,小不点,我刚刚救了你,保护费总要让我收点的吧?”

女孩儿微微垂下了头,齐刘海挡在额前,看不到她此时的表情。

少年见她不说话,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似的站着,不耐烦的“啧”了一声,随即将她身后的书包伸手扯了过来,边翻边说道:“看你这一身的名牌,怎么着家里人给你的零花钱也不能少吧,我收的保护费也不多,意思意思就行!”

说到这里,他从女孩儿的书包里翻出了一个小巧的粉色钱包,将里的一沓纸币抽了出来。

少年数钱的动作很快,比银行里的职员还要快。

“就两千?”

他看着手里被展开成扇形的一叠钞票,有些难以置信。

女孩儿这才仰头看向他,握着的手缓缓松开,迟疑着点了点头。

少年深吸了一口气,将手上的钞票放进裤兜,“算了算了,两千就两千吧,平时打底都要两千五的。”

说着,他将书包连着那个瘪下去的钱包一股脑的塞进了女孩儿怀里,转身直接走了。

但不知道什么原因,走到巷口的时候他又停了下来,转过身看着还傻傻愣愣捧着书包站在原地的女孩儿。

舌尖剔了下牙龈,有个叫同情心的朋友首次找上了门。

“得,好人做到底,你是哪个学校的,这一片儿不安全,我免费送你到学校门口。”

女孩儿抬眸看着他,清澈透亮的眼睛像盛满了星星的夏夜,干净得一尘不染。

少年的视线猝不及防的撞了进去,整个人怔愣住了。

他刚刚光仔细看她身上穿的衣服牌子了,倒是没太注意这张脸。

好看,就像小仙女似的。

“落城一中。”

女孩儿说话的时候,声音轻轻柔柔的,像是羽毛落在了心尖上,让少年的心跟着颤了颤。

这声音真好听!

怔愣中少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扬起了嘴角。

等回过神来,他立马压下了嘴角的笑意,轻咳一声,转过身。

Shit,他刚刚一定很像个傻冒!

真特么丢人!

少年个子很高,身影被阳光拉得很长。

女孩儿重新背好了书包,踩着他的影子,跟着他往学校去。

两人一前一后走着,谁都没有讲话,很快就到了落城一中的学校门口。

许是已经晚了,这会儿门口已经没有多少学生进去了。

“到了,你……快进去吧!”

少年转身,视线却不敢再落在身后那小小的一只身上。

不对劲了,英雄救美不应该都是女的先看上男的吗?

他这会儿乱了的心跳是几个意思?

总不会是……

他对这个小不点一见钟情了?

少女抿着唇,微微顿了几秒才说了句“谢谢”,然后朝着学校里去了。

她从他身旁经过,头发上淡淡的茉莉花香不经意侵入了他的鼻腔。

少年用力踢了下脚边的石子,有些烦躁的跟了进去。

高三(七)班?

少年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个走进了他的班级的娇小身影,甚至他还站在原地揉了揉眼睛,生怕是自己看花了眼。

可她的的确确是进了他所在的班级。

少年拔腿跑了过去,却在教室门口刹住了脚。

因为这会儿已经到了上课时间,作为数学老师的班主任已经两只手撑在讲台上了。

班主任旁边站着的,就是刚刚进去的女孩儿。

淡淡撇了门口的少年一眼,班主任继续说着。

“接下来的两个月,安诺同学将在我们班借读,到时候也会和大家一起参加高考,……”

冗长的一段话,少年只记住了“安诺”两个字。

原来她叫安诺,很好听的名字,跟她的人也很像,安静甜美。

班主任安排好了安诺,这才正式的看向了门口站着的人。

“言硕!”

这声音仿佛是咬碎了牙。

“别以为成绩好就无视学校纪律,你说说看,你哪天不迟到?”

班主任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跟门外言硕无所谓的态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只是这样的情况所有人早就已经习惯了,就连班主任自己都不想听言硕一年如一日的狡辩了。

深吸了口气,班主任冲言硕无奈的抬了下手,示意他赶紧进教室坐好。

还有两个月就眼不见心不烦了,希望下一届学生里可别再有这么个让他又爱又恨的学生了。

言硕双手插兜,闲散的步子往教室后面走去。

安诺……

视线落在女孩儿身上的时候,他默念着她的名字。

头顶罩下来一团黑影,安诺下意识的抬起头,却撞入了少年幽黑明亮的瞳眸。

没想到他也在这所学校,没想到他也在这个班,有点巧了。

安诺眨了眨眼睛,不明所以的看着站在走道里的人。

“我坐里面。”

言硕道。

安诺蹙了下眉,坐里面?

可是里面已经……

侧头看去,她里面的位置的确空着。

刚刚明明坐了人的呀?

难道她出现幻觉了?

因为正在课上,安诺怕打扰到其他人,急忙把凳子往前挪了挪,但没有起身。

她觉得他腿那么长,跨就能跨过去了。

然而,事实也是如此。

言硕坐下,正准备道句“谢谢”,面前就出现了一个小纸团:老大,把我桌兜里的手机递给我。

言硕皱了下眉,低头从桌兜里掏出手机丟给了手机的主人,裴佑。

末了还用眼神跟他道了句,“好兄弟。”

裴佑看了一眼讲台上正背着身奋笔疾书的班主任,冲隔了条走道的言硕暧昧的挑了挑眉。

论谁是老大肚子里的蛔虫,舍他裴佑还有谁?

只一个眼神他就知道老大这是怀了摧残祖国花朵的心思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你是星辰,也是大海》<<<<

第2章 我叫言硕

言硕扭过头想继续刚刚没道完的谢,可是右手边的女孩儿已经趴在桌上,而且像是已经睡着了。

言硕木愣的眨了眨眼睛。

敢在“斑秃”的课上明目张胆的睡觉,这不是只有他才会做的事情吗?

不行,“斑秃”那火气,小不点估计会被骂哭。

这么想着,言硕看了一眼讲台上,恰好对上了班主任那双永远睡不醒的小细眼巡视着大家。

抬着的手正准备提醒身旁的人,可是班主任的反应却让言硕倍感意外了。

有人在“斑秃”的课上睡觉,“斑秃”居然只是瞄了一眼,却没有生气!

这……

不应该只有他言硕睡觉“斑秃”才不生气吗?

毕竟年纪大了也已经气不动了。

所以,他不再是“斑秃”的“偏爱”了吗?

言硕撇了撇嘴,缩回了手,索性也趴在了桌上。

女孩儿的头发是规规矩矩的黑长直,这么近距离的挨着,头发上洗发水的香味更浓了。

“真香!”

言硕小声嘀咕了一下,跟着闭上了眼睛。

少年扬起的嘴角,今天才第一次可以称之为温柔。

安诺足足睡了一节课,下课铃声响的前一秒她自己醒了过来。

小脸压红了半边,就连手臂都有些麻了。

原本最后两排是教室最为热闹的区域,可是今天,安静得出奇。

裴佑见到不远处的女孩儿醒了,这才敢拱了拱挤在自己凳子上的人,小声道:“哎,老大,是不是太小了点,看着也就十五六吧?你可别来真的呀!”

对于一个连续复读了两年的老高中生来说,安诺在裴佑眼里简直就跟个刚毕业的初中生似的。

言硕侧眸看了一眼正在揉着手臂的女孩儿,随即将手机丢给了裴佑。

“跟你站一起是隔了辈分,和我,正好!”

说完,起身离开了。

裴佑努了努嘴。

咋就隔辈分了?

他不也就才二十吗?

“哎,耗子,我老吗?”

一旁正忙着打游戏的张宇昊抽空瞅了他一眼,语气痞懒,“不老不老,不就比硕哥大了一岁,比我大了两岁嘛!”

裴佑正准备赞同的点点头,却听到一旁的人又突然来了一句。

“非但不老,还特别显嫩呢,不然怎么能在咱们哥儿三里面排行老末呢!”

裴佑牙一咬,眼一闭,深提一口气。

顿了几秒,终究还是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瘪了下去。

这是事实,也是耻辱。

言硕今天坐的座位原本是裴佑的,桌兜里全是其他班的女生送的情书。

言硕坐下的时候不小心推了下桌子,一张粉色的信纸就飘到了安诺的脚下。

言硕本打算趁着女孩儿不注意的时候捡起来的,却没想到,当他直起腰的时候,女孩儿正略带好奇的看着他手里的东西。

言硕眨了眨眼睛,“不是我的!”

这话,很坦然,也很忐忑。

安诺看得出来,他没有说谎。

微微点了下头,安诺收回了视线,心道,这年头还在写情书,好像幼稚了点吧?

下一秒言硕的声音又响起来,“你看,这儿写的是裴佑的名字,我叫言硕!”

这么执着解释,他是觉得她不相信他么?

不过,认真撇清关系的模样倒是有点可爱。

安诺的视线再次落在了那张粉色的信纸上。

可她看的却是他指着“裴佑”这两个字的手指。

修长,好看。

不能说是漫画手,但至少,比她的要好看多了。

“嗯!”

看到她点头,言硕这才觉得松了一口气。

而隔了条走道的那边,两个座位上,裴佑和张宇昊俨然一副看热闹的模样。

他们可是第一次从老大的脸上看到“求生欲”这三个字呢!

接下来的几节课,于言硕而言,比往常都快了许多。

听到放学铃声的那一刻,他还意犹未尽的盯着旁边女孩儿在演算纸上画着画。

言硕心想,整整三节课都在画画,这大概是要考美院的吧?

安诺甩了甩有些发酸的手腕,心道,终于打发掉了上午的时间了。

可是,还有一下午的时间,她要做点什么呢?

上课,她是真的不感兴趣。

安诺背好了书包往外走,言硕的脚不由自主的跟了上去。

她的书包里好像没有课本吧?

言硕忽然想到早上翻她书包的时候,里面只有笔袋和白纸,真的没有课本。

这……

言硕见过不爱学习的,比如裴佑跟张宇昊,但是还没见过像安诺这样不爱学习的。

连课本都懒得带。

“啧!”

看着前面不远处那个乖乖巧巧的背影,言硕完全不能把那个背影的主人跟“学渣”两个字放在一起。

“哎,老大,中午去吃麻辣烫吗?”

裴佑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只手搭在言硕的肩上,身后跟上来的还有张宇昊。

言硕斜睨了他一眼,“不去!”

说着拿开裴佑的手,跟上了不远处的背影。

裴佑双手环胸停在原地,张宇昊上前,拱了拱他的胳膊,下巴指了指前方。

“老大什么情况?来真的啊?”

裴佑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安诺回去的时候还是走的早上来时的路。

空荡的巷子里能很清楚听到身后跟着的脚步声。

她转身,不解的眼神看着离自己两三米远的少年。

言硕也立马停下了脚步,眼神有些闪躲,“我……就是担心你再碰到坏人。”

还有,就是想知道你住在哪里。

安诺眨了眨眼睛,一脸认真,“可是我没有钱交保护费了。”

明明是很轻柔的声音,言硕却觉得像是铁砂掌呼在了他的脸上。

疼!

放在裤子口袋里的一沓钞票像是被火点着了似的,隔着那一层薄薄的布料,烫的他腿上的皮都要掉了。

轻咳一声,少年走上前,两手搭在女孩儿肩膀上,将女孩儿身子掰了过去。

他拉开女孩儿的书包,从里面翻出了那个粉色的钱包,又把裤子口袋里的钞票原封不动的塞了进去。

最后将钱包放进书包,将书包拉链拉上。

这是什么意思?

安诺不明白他为什么又把钱还给她了。

言硕做完这些,抬眸对上了表情有些疑惑的小脸。

“走吧!”

言硕笑了笑,忍不住揉了揉安诺的头发。

只是在收回手的时候,指尖都是颤抖的。

少年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身体不受大脑控制。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你是星辰,也是大海》<<<<

第3章 这姑娘,你打劫来的?

少年的动作让女孩儿怔愣了片刻。

感觉脸上有些发烫,安诺微微慌乱的扭过头去,闷声朝着巷子的另一端出口走去。

落城的天气,阴晴不定得要命,尤其是在四月。

刚走到巷口,一阵过堂风吹过,安诺急忙捏住了裙摆。

裙子虽然长到膝盖下面,但也架不住被风撩起。

偏偏这阵风还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就连天上的云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变成了乌云。

快要下雨了吧?

安诺想着,眼里多了一丝烦躁。

她不喜欢下雨天。

更不喜欢下雨天还在外面走路。

风吹乱了安诺的长发,也迷了她的眼睛。

想抬手揉眼睛,又怕裙摆被风掀起。

无奈,安诺只能站在原地,等风停下来。

言硕在她身后两三米远的地方,看着她小小的一只孤零零的模样站在风中,那样捂着裙摆缩着肩膀的姿势顿时让人生出了一丝心疼。

她就像个小公主,不应该有这么狼狈的时候。

身体又抢在了大脑发射信号前有了行动。

一件宽大的外套将女孩儿整个裹了起来。

安诺转过身,想要睁开眼睛,可是眼里被风吹进了沙砾,稍稍一动,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先别动!”

少年的声音虽然逆着风却依旧传进了安诺的耳朵里,她当真就没敢再乱动。

原本眼睛就睁不开,她像个瞎子,想动都不敢动。

耳边吹乱的发被人用手撩到了耳后,下一秒,安诺就发觉自己被人抱了起来,还是以一种抱小孩儿的姿势。

她惊呼一声,小手胡乱抓住了一只胳膊。

心里微微惊讶,没想到,他外套下的手臂,肌肉竟然这么强劲发达。

安诺的手正好抓在了言硕的肱二头肌上,只不过她的一只手根本抓不过来,说是掐倒还能说得过去。

等感觉不会掉下来之后,安诺才一点点的松开了手。

雨“吧嗒吧嗒”来得有点急。

恍惚中,安诺好像听到了一句,“我先带你找个地方避雨”,但又好像没有听到。

倒不是因为耳边的风声太大,而是,她刚刚走神了。

因为对周围的一切都不熟悉,所以安诺没有办法在闭着眼睛的时候还能分辨出东西南北,只能靠耳朵去听周遭的一切。

不一会儿,她就被放到了地上,紧接着便是身旁的人喊了一句,“妈,拿张小凳子来!”

安诺闻言,心中震惊。

他……他这是把她抱自己家来了?

不过,这也就三五分种的路程吧?

难怪早上会在巷子里遇到了,原来他家就住在这附近呀!

“妈呀,这是个什么情况?”

冯秋媛从厨房出来,顺手拿了门口的一张小椅子走到了廊下。

在看到女孩儿那张脸的时候她被惊艳到了。

这臭小子从哪儿拐回来的小姑娘?

咋长得这么俊俏呢?

言硕忽略了老母亲眼里那些奇奇怪怪的问号,一把抢过她手里的小椅子放在了安诺脚边,“先坐下来。”

安诺点了点头,在言硕的搀扶下,摸索着坐了下来。

瞎子?

冯秋媛眨了眨眼睛,愣了好一会儿才在心里忍不住叹了口气。

可惜了,多俊俏的姑娘呀!

老天爷咋让她生成个瞎子呢?

这难道就是开了门就关了窗的意思?

反正人也看不见,冯秋媛将儿子拉到了一旁,压低了声音,“你小子在搞什么鬼?这姑娘,你打劫来的?”

自己儿子什么德行,冯秋媛还是有自知之明的,除非瞎了眼的肯主动跟他回来,不然谁会看上这么个整天吊儿郎当的混球?

不对,现在可不就是个瞎子吗?

不行,她得赶紧去跟人家姑娘说清楚了,可不能跟了这臭小子,这不是误终身吗?

而且这姑娘才多大,怕是都没有成年了,这就更不行了。

这臭小子难道是想被抓去坐牢吗?

虽然她也经常唠叨要是他学不想上了就赶紧出去打工赚钱讨老婆,可是这也不能找个没长大的……瞎子呀!

“妈,你别管,赶紧去看着你的锅吧,别又把厨房烧了。”

言硕将老母亲往厨房那屋推了推,他可不想让安诺从他妈嘴里听到他有多混。

冯秋媛剐了儿子一眼,还想说点什么,但锅上确实开着火,她只好先去了厨房。

言硕一回头就看到安诺正在用手揉着眼睛,他忙走过去止住了她的手,“别揉,我看一下是不是有东西在眼睛里。”

被少年握住的手指微微蜷缩了起来,触及到他掌心的温度,安诺不由得有些紧张了起来。

他的手,好暖。

言硕小心翼翼的扒开了安诺的眼皮,觉察到安诺的身子往旁边躲,他低声道:“别动!”

果然有东西进去了。

“我去拿根棉签,不能揉。”

安诺闭着眼睛,乖乖点了点头。

言硕家严格意义上讲不算是个四合院,因为大门那一面没有房间,就是一面墙,中间开了一扇大门。

门头上方的遮雨棚很宽,用来躲雨绰绰有余。

雨有点大了,言硕到正屋这一去一回身上就湿了。

不过,他压根没在意。

帮安诺挑掉了眼里的脏东西,他又凑近了吹着了吹,以防还有些他肉眼看不到的灰尘在里面。

只是这一幕刚好被从厨房出来的冯秋媛给看到了。

冯秋媛一愕,下一秒就跨着大步走了过来,也不管手里拿的是什么,上来就在言硕后背敲了一下。

“臭小子,你这是在犯罪知道吗?”

冯秋媛说着还揪着言硕的耳朵,将人拉开到一边,再探头看了看外面路上。

要死了,幸好没人,这万一被谁看到了指不定要传她冯秋媛的儿子那什么未成年少女了。

言硕吃痛的“嘶”了一声,一只手扣着冯秋媛的手腕,把耳朵解救了出来。

“妈!”

言硕急了。

“安诺眼睛里进了东西,我帮她弄出来怎么就是犯罪了?”

此时的安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出给吓到了,她从椅子上起来,小鹿一样的眼睛看着两人。

冯秋媛听儿子这么一说,挑头去看安诺。

哦哟,原来不是个瞎子呀!

这不仅不是个瞎子,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还真是亮得很嘞!

冯秋媛也不觉得尴尬,咧着嘴往安诺跟前走了两步,“姑娘,你,今年多大了呀?”

这话让后边的言硕直接额头一点汗。

安诺抿了抿唇,看着冯秋媛道:“十九。”

冯秋媛放心的“哦”了一声,回过身拍着儿子的肩膀道:“那可以,不犯罪不犯罪,呵呵呵……”

言硕顿觉无语至极!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你是星辰,也是大海》<<<<

第4章 缘分

“妈,锅里烧焦了。”

言硕拉了一把冯秋媛的胳膊,只想着赶紧把人支走。

这妈,怪丢他人的。

冯秋媛鼻子嗅了嗅,还真是嗅到了一丝丝的焦味,忙一拍大腿向着厨房去了。

走到厨房门口,她还不忘冲着安诺笑着喊道:“那个……诺诺啊,等会儿留下吃个便饭啊!”

说完又冲着言硕吼道,“臭小子,还不把诺诺带屋里去!”

诺诺?

言硕心里呵了呵,他妈可是比他还要自来熟。

看着一旁的女孩儿,言硕不确定她愿不愿意留下来。

“那个……”

“你能送我到之前那个巷子口吗?”

安诺抢先说了要说的话。

她对落城的大街小巷还没有熟悉,想回去只能按照原路返回。

言硕就知道她不会留下来,毕竟要是他自己是安诺的话,也不会随便留在一个刚刚认识的半路同学家里吃饭。

“你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言硕也不勉强她留下来,但是外面还下着雨,他想送她。

安诺抿了抿唇,有些丢人,她说不出来具体位置,只能按照原路走回去,看到熟悉的大门才能认出来。

早知道会这样,她应该先把周围的地标都识一遍的,可惜她懒。

“你……你只要送我到那个巷子口就行了。”

见女孩儿垂着头不太愿意透露自己住在什么地方,言硕有些失望了。

她好像不太喜欢他。

“等我,我去屋里拿把伞。”

言硕说完飞快跑去了正屋,十几秒后又飞快的跑了回来。

“走吧!”

……

雨帘下,少年大半个身子都被淋湿了,女孩儿只顾着记周围的路标和建筑并没有注意到他。

熟悉的巷子很快就到了。

原来他家真的就在这附近,难怪去的时候就几分钟的路程。

安诺的脑子里已经有了一张线路图。

从这个巷口往西走两百米,路口右拐再往北走三百米,那个红油漆的大门就是他的家了。

安诺并不是路痴,只是来到落城这三天,今天才是她第一次“出远门”,从来的第一天起她就没出过门。

“伞给你!”

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伞柄,安诺这才注意到了他湿了大半的身子。

澈亮的眸子闪了闪,“你的衣服……”

言硕朝自己身上看了一眼,无所谓的笑道:“没事,快点回去吧!”

说完,他把伞塞到安诺手里,顶着雨,跑了。

伞柄上仍留有余温,安诺不由得想起了他握着她手的那一刹。

伞沿下,女孩儿的嘴角扬起了一抹娇羞的弧度。

……

“小姐,你这是去哪儿了,可吓死我了,我找了一圈都没有看到你人。”

雨已经停了,安诺收了伞递给了迎上来的人。

“没去哪里,就是躲了会儿雨。”

蔷薇“哦”了一声,视线落在了自己手里的伞上,好奇道:“小姐,这伞是哪儿的?”

“同学借的。”

安诺进屋,将书包放在了椅子上。

“收好,要还的。”

蔷薇点了点头,将伞挂在窗户沿上。

“小姐,早上那个男孩子……”

想到那个把她和霍良当成劫匪的少年,蔷薇不禁有些好笑。

“同桌!”

安诺边说边将脚上的鞋脱了,换了双舒适的拖鞋。

“啊?”

蔷薇讶异得张大了嘴巴。

还有这么巧合的事呀?

她家小姐借读第一天,在去学校的路上遇到了即将成为同桌的同学?

关键还被“英雄救美”了,这……缘分呀!

“小姐,你同桌长什么样?帅不?”

被成功激起了好奇心的蔷薇,已经没有了平日里女保镖孤傲冷漠的形象,此时活脱脱是个小八卦。

安诺恬静的脸上多了一丝笑意,“你激动什么,在你心里难道还有比霍良更帅的男人?”

被揶揄了的蔷薇脸上蓦地一红。

“嘿嘿嘿!”

说笑间,蔷薇一拍脑门,“小姐,你的药,怕是已经凉了,我马上再去热一下。”

说完不等安诺点头就跑了。

安诺在一旁的藤椅上坐了下来,身子缓缓躺下,视线落在还挂着水珠的屋檐上。

如果不看她这张脸,她的状态倒像是一位安详的老人家。

落城,或许真的是个适合疗伤的地方。

蔷薇端着药进屋的时候,视线恰好落在了自家小姐手上的白帕子上,隐隐透着些红色。

“小姐,喝药了。”

她强压住内心的酸涩,轻轻唤了声已经在藤椅上眯着的人。

轻盈的睫毛如蝶翼颤了两下,安诺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睁开了眼睛。

“好意思么,比我大,却比我还爱哭。”

见蔷薇偷偷抹着眼泪,安诺开起了玩笑。

可是两人都知道,这个玩笑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还不是心疼你嘛!”

蔷薇嘟着嘴,小声怼了一句。

安诺轻笑了声,端起药碗,眉心皱起停顿两秒,最后一饮而尽。

良药苦口利于病,果然够苦,也不知道要喝到什么时候。

也不知道……喝了能不能好。

谁能想到这个外表看起来恬静如落入凡间的天使的女孩儿,三个月前还在医院里浑身插满了管子,生命垂危。

虽然现在是出院了,可是五脏六腑均因为爆炸的冲击力而受了重创。

碗刚放下,安诺放在书包里的手机就响了。

她没着急接电话,而是示意蔷薇赶紧把桌上的大白兔奶糖拿一颗给她。

等浓郁的香甜味完全包裹住了苦涩的味蕾,安诺这才掏出手机,接通了电话。

“诺诺!”

电话那头是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爸爸!”

安诺轻唤了声,她现在的表情跟她的语气一样,并没有太多的情绪在里面。

亦或者情绪太过复杂,她掩饰得很好,别人看不出来,也听不出来。

“这两天身体怎么样?你非要去落城那么远的地方,爸爸想你都看不到你。”

男人声音里满满的都是对女儿的挂念和担忧。

安诺漫不经心的捻着书包的一根背带,应道:“我很好,爸爸您请放心。”

“好就行,过段时间我让你哥去看看你,顺便让杜老先生再给你配一些药带过去,你可是爸爸最心疼的女儿,一定要快点好起来。”

电话那头的人话音刚落,这头,安诺的脸上终于有了肉眼可见的表情。

她微勾起嘴角,一抹略带苦涩的笑意里又仿佛带着些许讽刺。

重新在躺椅上坐下,女孩儿这才道了声,“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你是星辰,也是大海》<<<<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