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还可以这样踢》永安校尉的小说,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足球还可以这样踢

作者:永安校尉

主角:无

类型:都市

简介:黑白色的记忆里,那是一个球星倍出的年代,他甚至比球王更让人着迷,球技更加炫目,但他却又如流星般逝去,只给足坛留下一个陌生的背影,和一串常人难以企及的记录和技巧的巅峰!他是自由的“精灵”,从不被束缚,而今,他又在另一个身体里指导着一个中国男孩重新来过,他会成功吗?

第一章 可怜的孩子

“凌云,你好好训练吧,其它的事都不要管!乔林叔叔来想办法!”乔林.加西亚看着诸葛凌云一瘸一拐地在坚持训练,心里真的很难受,但仍在安慰着他!

“我会努力的,乔林叔叔,谢谢你!”诸葛凌云感激说道。

”妈妈怎么样了?她醒了没有?我想去看看她,可以吗?”诸葛凌云知道乔林.加西亚刚从医院回来,连忙问道。

”情况好多了,你放心,我会安排好的!你安心训练,下一周就是选拔赛了,你不要分心,一定能选上的!“乔林.加西亚鼓励着凌云。心里却是一阵阵发酸,诸葛凌云是他一手发掘的足球天才,但也是自己一手毁了他;他让自己获得了无数地荣光,现在也面临着失业的窘境,可怜的孩子,希望你能快点好起来。

至于自己如何摆脱现在的窘境,乔林.加西亚也没想过,他只是想大不了自己回西班牙,重新开始一切,现在他只是觉得愧对这个孩子,本来他可以有光明的前程的。

故事还得从诸葛凌云和乔林一起去国际队试训说起,当时诸葛凌云已经获得了当地许多球队的签约机会,但他们仍然决定前往著名的国际队试训。试训很完美,16岁的诸葛凌云在技术、意识、体能各方面都远超同龄人,他获得了签约。

但是,在他们返回的时候,一场车祸摧毁了一切,开车的乔林只是受了轻伤,可是诸葛凌云的双脚都严重受伤,尽管已花完了诸葛凌云母亲所有的钱,连乔林的积蓄也搭上,后期的恢复效果很不好,左脚略短,右脚外翻,医生说能够走路就不错了,更别说踢球。

恢复治疗完成,出院的第二天,尽管走起路来还一颠一颠的,踢球时,两只脚疼痛不已,诸葛凌云就马上开始了训练,因为妈妈还在ICU里,爸爸不在了,他就是这个家里,唯一的男人,唯一的依靠,他要坚持,为了母亲,为了乔林叔叔,也为了自己。

时间不多了,可是一切恢复得却是那么的慢,感受两只脚都不是自己的了,以前轻易可以做出来的动作,如今即使花了十倍的努力却再也做不出来。身体跟不上自己的意识,体能跟不上自己的意识了,这是诸葛凌云近期训练最直观的感觉。

“凌云,我的签证到期了,要回西班牙了,这是我替你办的卡,你拿着!”乔林将自己的所有积蓄存进了卡里,来到诸葛凌云所在破旧运动场,将卡拿给他。

“不用了,乔林叔叔,这是你的钱,你已经帮了我很多了,谢谢!”诸葛凌云推辞了,他不能再用乔林的钱,也知道乔林也需要钱。

“这是以前你参加比赛的进球和助攻的奖金,我偷偷存了下来,你别怪我!”乔林怕诸葛凌云不收,撒谎道,但是作为纯粹的基督徒,教义不允许他撒谎,这是他第一次撒谎,连诸葛凌云这半大小子都看得出来乔林说的是假话。

“那你们也跟我回西班牙吧,那边环境会更好,机会也更多!”乔林想一定要再帮帮这孩子。

“不用了,乔林叔叔,妈妈的身体不允许,她还要在这等爸爸回来,再说了,我还要试训呢,我可是天才,乔林叔叔,你说的!”诸葛凌云婉言拒绝道,因为他知道乔林的日子也不好过。

“那好吧,小凌云,医生说你最需要的就是休息,别再加练了,你的身体会受不了的!”看着诸葛凌云又要返回去训练,乔林劝说道。

“没事的,乔林叔叔,我很好!这几个月都躺在病床上,我都快生锈!我要把这几个月没完成的任务给补回来,下周就是选拔赛了!”诸葛凌云笑着回答。这是以前乔林给他布置的任务,他每天都会坚持完成,还会给自己加量,尽管乔林说他是天才,但他觉得天才更应该勤奋。

“别练了,根本不会再有什么选拔赛,他们不要你了,小凌云,他们说你废了!”乔林实在不愿再看到诸葛凌云这样,本不打算说的话脱口而出,但一说完,他心里就马上后悔不已。

“我知道,乔林叔叔,受伤第二天,他们就向医院了解了情况,你接电话时还故意走到走廊尽头,但我听见了!”

“没事的,我只想试试,看自己能不能恢复,乔林叔叔,你放心吧,我不会做傻事的,我还有我妈妈呢!“诸葛凌云很平静地回应着,但乔林反而更担心了。

因为,每当遇到难事的时候,诸葛凌云都会是这个样子,反而会安慰别人,这或许是他从小独立的结果吧,但背后,小凌云就会更加努力卖命,甚至苛求自己。

”那我走了,你要注意你的身体,我会继续关注你的,如果你不踢球了,也可以到西班牙来找我,继续上学........“乔林唠唠叨叨又说了许多。

”好的,乔林叔叔,我会去找你的!“诸葛凌云像个大人一般,跳起来,拍拍乔林的肩膀,然后捶捶自己的小胸膛,又捶捶乔林的大胸膛。

乔林转身走了,作为一个球探,他收入也不高,做了诸葛凌云几个月的经纪人,反而让他名声大振,现在他必须回到欧洲去了,一是签证到期,二是他真的没钱了,还得回到公司去,可他真的很担心诸葛凌云。

乔林刚走,就有一群人来踢场了,这是巴西各球场很正常的事,球场少,踢球人多,所以踢场的现象很常见,诸葛凌云就是在踢场过程中,被乔林所发现的,带着他跑遍了当地的各个俱乐部进行试训。

一球致胜,哪方进球今天就有权使用球场,比赛很快开始,野球场没有裁判,动作很大,技术很花,节奏很快,正是诸葛凌云喜欢的球场感觉,可是他却找不昔日的状态。

因为每跑一步,双脚好像都在钻心地痛,他没办法集中精力,更不要说完成动作了,但他却仍那么孤傲,队友还是那么相信他,他怎么能辜负队友的信任。

“大哥,足球不是这样踢的!”队长路易斯已罚丢无数个任意球了,诸葛凌云冒着被铲的危险赢得的任意球,他又要踢,诸葛凌云忍不住吐槽道。

“诸葛,你个瘸子,还好意思说我,看看你今天的状态,单刀都不进,你吃屎去吧,你废了,你以为你还是以前的那个‘答案’,见鬼去吧!”

“你要是在这个位置能把球踢进,我就把场上所有的足球都吃了!”路易斯很嚣张。

“这球我踢进了,你还是想想怎么吃球吧!”诸葛凌云强势回应,并准备开始罚球。从6岁开始踢球,10年来,诸葛凌云练习过无数次任意球,内脚背兜射弧圈球,外脚背抽射.落叶球.......,他有无数种方式进球方式,可是今天脚上传来的感觉,脑海里的记忆都让他感到陌生。

“快点罚球,别磨磨蹭蹭的!”诸葛凌云还在找寻那份灵感时,路易斯的催促打断了他的思绪。

找准触球部位,开始助跑,准备发力,触球,发力,提拉.......,罚球的感觉如同天生的一般,这一切的熟悉感觉都回来了,真好!诸葛凌云感受到力量、球感、技巧的完美结合,只听到“嘭”的一声,很沉的触感,足球如箭般离弦呼啸而去,又如弓般在人墙前划出一条美妙弧线,然后一头扎向球门右上方的死角。

诸葛凌云觉得这是他有生以来,踢得最完美的一个任意球之一,但脚上的痛感却在加剧。足球似乎在这一瞬间停滞了,诸葛凌云的意识在逐渐模糊,他无意识沉沉倒下,如同庆祝进球一般。

足球也会骗人的,这世界充满假象,唯有痛楚不会说谎!

痛苦到了极致然后就消失了,那感觉如同一道白光亮到极致,突然便是无尽的黑!

球进了!队友们欢呼声一片,他们向诸葛凌云涌来,叠罗汉式地把他压在身下,却没有发觉的异样。

——

作者有话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足球还可以这样踢》<<<<

第二章 雪上又加霜

突然间,诸葛凌云觉得好像经历了一个世纪那么长,他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也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觉得自己就这样停在云端之上,一切突然之间停滞了,所有人,所有事,还有时间也是如此。

“嘿,小子,你居然触发我的教程,有得你受的了!”

“嗯,身体素质不错,比我当年还好,就是瘦弱了点,看我怎么锤你!”朦朦胧胧中,诸葛凌云好像听到有人在和自己说话,又像是有人在自言自语,那声音很讨厌,很放荡不羁,笑起来也很刺耳。

“凌云,你要挺住啊,快到医院了!一会儿就不疼了!”这是乔林叔叔的声音,终于听到个熟悉的声音了,可是诸葛凌云想喊却什么声音也喊不出来,只是觉得自己的右脚钻心地疼,不一会又完全麻木了。

医院里,诸葛凌云头疼欲裂,只记得自己刚才还在球场上,进球了,之后发生的事情都不记得了。醒来自己便躺在医院里,触目四周,都是无尽的白,灯光是那么的刺眼。右脚上被打上厚厚的夹板,还有点疼,但疼感并不明显。

不一会儿,医生进来了,对他进行了检测,问他是否有家属在。他指了指旁边的ICU病房,回答只有妈妈在这里,挣扎着想坐起来,却发现浑身一点劲也没有,这是麻药过后的正常表现,上一次他经历过了,那感觉是如此的难忘。医生问完,一声不吭就出去了。

吱呀一声,门又开了,乔林拿着一袋东西,闪身进了病房,他很自然地把东西放到床边的柜台上。看到醒来的诸葛凌云要起身,连忙过来把他摁下,劝他不要动。还问诸葛凌云要不要吃苹果,诸葛凌云拒绝了。

两人就这样静静地不知呆了多久,乔林觉得气氛实在是太压抑,表示要出去透透气。

“乔林叔叔,你还是告诉我吧!别像上次那样瞒着我,我也知道你心里难受!”诸葛凌云率先打破了沉默。

“他们说,经过手术,你的左脚膝盖出现了大问题,要进行手术,右脚脚踝应力性骨折,手术后可能你的膝盖不能再承受剧烈运动,右脚恢复起来也会很难!以后,你不能再踢球了,走路可能都........”乔林知道自己也没办法继续隐瞒下去了,只好艰难地说出了实情。他心里知道,对于把踢球当做自己生命一样重要的诸葛凌云来说,这是一个多么巨大地打击,所以他一直不愿意说出口。

“好了,乔林叔叔,上次那个医生也是这么说的,我会好起来的,你看我那么强壮!”或许诸葛凌云有点难以相信这是真的,或许他也是不愿意乔林这么伤心吧!他反而扬起着自己的胳膊,指着鼓起肱二头肌向乔林展示着。

乔林笑了笑,借口自己要出去吸支烟,就飞快地闪身从半掩地门里出去了,诸葛凌云的神情变化是如此之快,或许这才是乔林不想看到的,故作坚强的他在病房哭了起来,泪水和鼻涕打湿了洁白的床单。诸葛凌云心里难受得无以复加,之前所受的苦难仿佛一下子全挤满了他的心头,他呼喊着为什么,想问一问上天,究竟自己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折磨他。

不知道过了多久,乔林听到病房里突然没了声音,他呆了一下,发疯似地撞开了房门。进到房间里,第一眼便看到诸葛凌云好像在喝水,他一掌打掉了诸葛凌云手中的水,掐着他的嘴巴,一边叫嚷着让他吐出来,一边喊着医生救命。

“放开我,乔林叔叔,你掐死我了,我只是喝水!”诸葛凌云一脸胀得通红,挣扎着大喊道。

“你吓死我了,臭小子,对不起,我还以为你吃什么了呢?我再去给你倒水,可别想不开!”乔林连声道歉。

诸葛凌云是个不相信命运的人,也是这样的性格才让他走到了今天,他不相信路就这样断了,一定还会有机会的。可是,医生的诊断书一纸诊断书让他的心中又蒙上了一层阴影。因为诊断书上确实有说手术后,终生都不能从事剧烈运动,甚至医生的建议,连慢跑都不要进行,如果从事相关剧烈运动,双腿负累过重,可能会瘫痪。

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近一个月过去了。乔林回了欧洲,诸葛凌云每天支撑着拐杖往返于自己的病房与母亲的病房之间,几乎快花尽了这些年他和母亲的所有积蓄,他只好给外公和舅舅打了电话,钱的问题才得到了缓解,但他也知道这肯定不是母亲所希望的,倔强的母亲。

母亲病情好了许多,十天前醒来了,可是依然很虚弱,但有逐渐在好转的迹象。但是,诸葛凌云的腿却仍是老样子,肿消了,感受骨头的疼感也在消失,但是却感觉没了力道,双脚都无法发力,尤其是右脚脚踝感觉粗大了许多,左脚的膝盖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了,没有了任何感觉,甚至都没办法偏转。

“右脚骨折的情况已经恢复,但是由于当时受伤太重,个人建议你尽量不要从事剧烈运动。左脚膝盖手术后,内部愈合得不好,主要是陈年老伤太多,抽取积水后,进行磨除骨刺手术,但是愈合比较差,现在从CT上来看,可以左脚会右脚略短一些。”3个月过去了,医生对诸葛凌云的双脚情况进行CT拍片观察后,给了他这样的结论。

“去你的!”诸葛凌云把拍的片狠狠地摔到了地上。再也忍不住心中的痛苦,这3个月来,他努力地恢复,偷偷地锻炼着自己的脚,虽然自己也知道身体反馈的情况,但他没有想到结果会那么糟糕,因为他受过太多的伤,每一次他都熬了过来,每一次他都用意志给自己一个奇迹,会给医生一个奇迹,而这一次,奇迹没有出现。

“不会的,不会是这样的,我还要踢球!我还要养活妈妈!”诸葛凌云将头埋进了被子里,像一只把头埋进沙子的鸵鸟一般,不愿意面对现实,因为现实总是这样的残酷。这里只有他一个人,可是他还是要把哭声埋进被子里,因为他也不想看到那个妥协的自己,以前他总是忍着,现在他忍不住了。人有时候总是将自己努力地蹦成一根弦,而当弦断的时候,总会有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或者彻底沉沦,或者重新崛起!所有人都是人生的主人公,写的都是属于自己的故事,可是谁也不希望自己是那个悲剧的主角。

人常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或许对于诸葛凌云来说,正好印证着这句话吧。雪上加霜,就让它来得更猛烈些吧,我不想做把头埋在沙子里的鸵鸟,因为那是弱者的表现。诸葛凌云心里这样想着,慢慢地松开了被子,看着镜子里苍白的自己,泪痕未干,似乎又在镜子里看到了过去的自己,也看到了未来的自己。

“没事吧,凌云!”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推着轮椅进来了。听到妈妈的声音,诸葛凌云匆忙用水打湿了自己的脸,又连忙拿起毛巾用力擦干了脸上的水珠,努力让自己变得更自如些。

“我没事,妈!”只是想洗洗脸,让自己清醒一下,医院里太闷了,空调吹得让人头晕。

“妈,医生说明天我可以出院了,到时我给你做好吃的,医院的饭菜实在是太难吃了!”诸葛凌云转移着话题。

“妈妈明天也出院了,我刚才都找主治医生了解过了,我身体都好了,你就是不让我出院!”妈妈埋怨着,没发现诸葛凌云的异样。

“好了,好了,明天出院,我们一一起回家!”诸葛凌云安抚着嗔怒的妈妈,心里很甜又很苦,妈妈醒过来了,渡过了危险期,真的让他很高兴,这些年的努力终于没有白费,而自己的脚却又成了这样。不管了,妈妈好了就是最好的消息,大不了以后不踢球了。自己那壮实的身体,成绩又很好,等毕业了还怕找不到好工作!诸葛凌云自我安慰着。心中的惋惜早被喜悦冲得烟消云散。

“激发了我的教程,你还想不踢球了,臭小子,看我怎么收拾你!一切才刚刚开始呢?呵呵,好久都没有这么熟悉的感觉了,这小子一定是块好材料!你就等着大放光彩吧!天才小子!”诸葛凌云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这样的声音,他砰的一声又倒在了病床上,然后昏厥了过去,医院里又是一阵忙碌,还有诸葛凌云妈妈的哭喊声在病房里回荡。

——

作者有话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足球还可以这样踢》<<<<

第三章 最初的梦想

晕倒后,诸葛凌云觉得眼前有着无数的光点掠过,然后又是无尽黑暗,突然无数的光点又汇聚起来,把自己照得睁不开眼睛,好像穿过了无数地岁月一般。如果,这时候有人在病房的话,就会发现他的身上在散发着光芒,整个人在病床上悬浮了起来,光充适了整个病房,然后在窗户玻璃上形成一个巨大的光晕,病房里的一切都在变形,光似乎要吞噬掉这里的一切。

突然,一切归于平静,所有的东西都回归了原位,只是没人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不知道过了多久,诸葛凌云挣开了眼睛,发现自己仍躺在雪白地病床上,母亲就趴在病床的旁边,但周围却变得陌生,但究竟陌生在哪里,他却又说不上来。因为他发生母亲身上穿的衣服怎么那么的奇怪,周围好像所有的物件都不属于他所在的环境一般。

当他的眼光移到墙边的挂历时,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要不就是自己疯掉了,因为上而赫然写的是2000年1月1日。他揉了揉眼睛,希望是自己眼花了,因为他记得今天应该是2020年1月1日才对。

诸葛凌云强撑起了身子,凑近了再看,确实是2000年,不是2020年,而且日历都是暂新的,好像才刚挂上去没多久。诸葛凌云又想,或许这是哪个坏小子的恶作剧吧!可是,除了乔林叔叔,在巴西好像他都不认得谁了,队友?他和他们从来交流就不多,没人会和诸葛凌云这么较真的开玩笑。

“妈妈,妈妈,快起来!”诸葛凌云拍着病床边的母亲,叫喊着。妈妈抬起了疲惫的头,努力地挣开双眼,看着诸葛凌云。

“凌云,你醒了,刚才吓死妈妈了,你从二楼阳台掉了下来,晕了过去,送到医院一直都不醒,医生却说你一点事都没有!”妈妈呢喃地说道。以为他要喝水,回身就给他拿了杯水。水温正好,喝在嘴里满是温馨的味道,虽然带着医院特有的气味。诸葛凌云一脸疑惑地看着妈妈,觉得如此不正常,母亲却毫无知觉,这本身就不正常,到底是怎么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一直反问自己。

“小子,是不是吓了一跳。你看到的没错,你确实回到了20年前!老天对你真不错。”诸葛凌云脑海里忽然响起了一个尖锐的声音,如同鸭子一般。

“谁在说话?你是谁?”诸葛凌云脱口而出。“医生,医生,快来,快来!”母亲大喊着摁响了床铃,又跑到门口大喊着。

“我就在你头脑里,我只是个意识体,别大喊大叫的,别人会认为你疯了,或者见鬼了!”声音再次响起,诸葛凌云没有了之前的惊恐。母亲也带着医生来到了病床,给诸葛凌云仔细地检查着。一通检查,没事!没事怎么会大白天的就说胡话,妈妈嘟嘟囔囔的。

“那你是谁?怎么来的?”诸葛凌云发现自己只要心中一想什么,对方便能感应到自己的想法,便马上又开始发问。然后,那个奇怪的声音就会自动传入自己的识海,就这样一人一意识体沟通了上午,诸葛凌云心中也明白了个大概。原来自己穿越回到了二十年前,然而自己却仍然只是16岁,这一点让他很疑惑,好像母亲也没有变老,反而年轻了许多,是不是两个人一起穿越了,诸葛凌云头脑里一堆的问题,问得对方烦躁不已。

“小子,既然你那么喜欢踢球,重来一次又有什么不好,你的身体好像还是老样子哦。不过,有我在一切都不是问题。那就从明天开始训练吧!”对方唠唠叨叨说了一大堆。诸葛凌云看着自己的脚,似乎还是老样子。

别人穿越了,至少能获得个礼包什么的,或者能力开挂,自己怎么就那么麻烦,还是老样子,不过能再走一次,其实也挺不错,妈妈身体又好了,一切可以重新开始。诸葛凌云心里这样想着。决定明天马上出院。

第二天,诸葛凌云就和妈妈一起办了出院,感觉整个天都是那么的蓝,以前自己好像都没有时间来看看这阳光,这天空,这草地,这花儿,一切又变得那么美好,只是脚还是老样子,还有点一瘸一拐,医生说左脚短了,最好也只能恢复成这样了,诸葛凌云不在乎了。因为,那个他告诉他,他还能踢球,还能成为球星,聊了一天晚上,他逐渐适应了这个意识体的存在,也相信他不会骗自己,毕竟自己一无所有,也没什么好骗的了。不过,幸好,还有妈妈。真好!

训练从来都不会那么简单,而且还是他这样子脚,诸葛凌云一大早就起来了,他进行了适应性的短跑,脚虽然还疼,但还可以忍受。脑中那个意识体似乎释放出一些信息后,又沉睡了,那些都是一些踢球的记忆与动作细节。操场上,只有诸葛凌云一个人一耸一耸地在跑动着,左脚和右脚的不协调影响着他的发力,虽然走路看不出来,一但跑起来,带球起来,动作的不协调就会很明显,这是诸葛凌云训练了几天的最初感受。

改变发力方式,让左脚右脚更均衡,还有就是要充分利用这种不协调,过人的时候才能更让人意想不到。这是那个意识体给诸葛凌云的建议。刚刚苏醒的意识体,说的最多的就是他自己的光辉经历,比如踢球他比球王贝利都厉害,贝利拿了世界杯都是因为有他,依靠他,贝利还要向他学习技术等等。

不吹牛,有时真的会死。这是诸葛凌云对这个意识体究竟是谁没有深究,但觉得这特么也太能吹了,贝利那可是巴西偶像级的人物,他说他是贝利的偶像,诸葛凌云有点恼怒,也有点想吐。对方感受到诸葛凌云这样的想法,就在识海中大骂不已。

“这世界到底怎么了,说个实话都没人信!”意识体感慨万千。诸葛凌云差点就想进去把他大锤特锤一顿,吹牛的人现在都这么牛了,还实话,要不要脸!

哥,当初也是有梦想的人,就是想过谁就过谁,过一遍不行,就再过一遍;哥,当初也是有梦想的人,想拿冠军就拿冠军,第一次参加世界杯就拿冠军了。哥,想喝酒就喝酒,喝完酒我还能踢球,这是哥的快乐,你怎么会懂!识海里的那个意识体在不停地说着自己的光辉历史,就像真的一样。

“你是谁?那么有名,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呢?吹牛的吧。”诸葛凌云对巴西涌现出的球星也算耳熟能详,可是真没听说过这么一号人物。难道是自己孤陋寡闻,他有点怀疑自己了。而当这个意识体用那怪异 的声调说出他的名字和外号时,诸葛凌云的头脑突然轰地一声就炸了,原来是他!

他,就是那只自由的“小鸟”!曾经带着巴西在飞翔,最后却无声的陨落!

——

作者有话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足球还可以这样踢》<<<<

第四章 天才不训练

自从诸葛凌云知道脑中的意识体便是“小鸟”加林查后,心中的敬佩不由得上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因为在巴西可以有人不知道贝利,可以有人不知道马拉多纳,但是只要是踢球的,就没有人不知道“小鸟”加林查的,因为他技术太好了,过人实在是太厉害了,在巴西说到盘带大师人们第一个便会想到就是他。

他就像森林里轻盈、优美而神速飞行的小鸟一般,他虽然天生双腿畸形,手术后也只是勉强可以走路,右腿比左脚短了近6公分。但他凭着自己的毅力和努力,凭着自己对足球的执着与热爱,练就了与众不同的绝技,他的假动作给人以最真的感觉,即使被过了,你也觉得这是一种享受。他参加过两届世界杯,两届世界杯都成功夺冠,还获得了1962年世界杯最佳球员和最佳射手,国家队生涯仅尝一败。他与贝利同时在场的比赛里,从未输过球。2014年世界杯揭幕式主场还以他的名字命名。

诸葛凌云无数看过那些关于他的黑白色的录像,也学习过他的过人,但是只得其形却不得其神,而今,这样的师傅却能够“亲身”指导自己,怎么能不让诸葛凌云雀跃万分。

于是,诸葛凌云便不停地开始问问题,弄得他烦恼不已。一会儿,诸葛凌云便问怎么才能有他这么好的过人技术?一会儿,又问怎么才能看穿别人防守弱点?怎么训练才能提高球感?一个个的问题惹得“小鸟”很是心烦。

“我不训练!我天生就会过人,只是练习过人!停球、冲刺、做动作,然后过人”他这么回答诸葛凌云,一切都是那样的随意。

“那我是不是也可以不训练,只练习过人。”诸葛凌云谄媚道。

“那是你的事,你不是我,我是天才,你不是!”他的回答呛得诸葛凌云气愤不已。但又不得不承认这是事实。巴西有很多的足球天才,但是,也只有一个贝利,也只有一个加林查,一个济科,一个罗纳尔多。

还是好好恢复,好好训练吧,不然以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别说踢球了,能不能好好走路都难说。诸葛凌云心里这么想着。生活还得继续,妈妈还得每天出去做工,而他只能一个人在家好好地恢复,虽然骨头没问题了,但是觉得两只脚都不得劲。就好像树枝被砍了一刀,伤愈了就会留下一个“节疤”一般。

这时候,识海里又响起了声音。“小鸟”说,接受了他的传承,就可以让他的脚恢复,技术就能和他一样好,就当是他让自己恢复了意识的 一个感谢吧。诸葛凌云心中暗喜不已,心想这可能是穿越而来的一些福利吧!心中的庆幸还没来得及消化。

识海“小鸟”又说话了,到时候你的脚有可能就像我这样了,性格也和我一样了,人生可能也和我一样了,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你喜欢喝酒吗?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我可是很挑的,你可别太随便!

就这么几句话就把诸葛凌云吓得够呛,心想原本以为是“合体”,这位大神该不会想“夺舍”吧!诸葛凌云无法接受这样的改变,也不想过一辈子别人的生活和人生。

我不要,诸葛凌云拒绝了“小鸟”的传承,这不是他想要的。

“哈哈哈........吓坏了吧,我很厉害吧!这样就把你骗到了。吓唬你的,小朋友,我只是存在你的意识里,可以传授你一些踢球的经验,不可能替代你,但是可以教坏你,就看你要不要了!”“小鸟”在识海里,发出肆意妄为地笑声,还有那奇怪的声音让人讨厌,让诸葛凌云不由得竖了个中指,暗暗地表达着自己的不满和不忿。什么鬼?这种事情也能拿来开玩笑,吓死我了。

一个月就这么过去了,诸葛凌云的双脚除了医生所说的情况之外,其它的恢复得很好,手术伤口也结了疤,脱了痂,整天都被妈妈强按在家里,他看起来更白了,惹得“小鸟”一直在调侃他有一副好皮囊,估计能吸引更多地巴西辣妹。有时候,晚上诸葛凌云也会出去,“小鸟”强烈要求他去酒吧逛逛,让他感受一下21世纪的酒吧的氛围,诸葛凌云强烈拒绝,还美其名曰,在这里,没到18周岁不可以饮酒。

其实,在巴西,很多年轻人14岁左右喝酒的都大有人在,有的甚至年纪更轻就是个老酒鬼了。“小鸟”在他那个年代是个绝对的资深酒鬼,还因此酒精中毒,毁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可是,一说到酒,识海里的那家伙便会莫明的兴奋起来,说起自己的传奇经历,还说起自己怎么过了那些后卫一遍又一遍的故事。

生活就这样一天天过去,确实 ,“小鸟”从来没有和诸葛凌云说过任何关于训练的事,似乎他真的从来没有训练过,只是踢球、过人、进球一般。

诸葛凌云也想自己有他那样的技术和意识,但他不想过“小鸟”的人生,夏花一般绚烂过后沉沦到谷底,如同流星一般消失在天际,生活就应该是朴实无华的坚守与坚持,体验不一样的人生与境遇。

终于,可以开始训练了,虽然身体的一切都变得陌生不已,但一切都在好转,无论是“小鸟”的经验传授,还是自己意识磨合,诸葛凌云已不知道在自己在头脑里复习过无数遍,也演练过无数遍,所有的动作和技巧都深深的印在了自己的脑海里。梦中,也无数次回忆起自己在球场上驰骋的场景,进球后的宣泄,胜利后的激情。

再多的理论都需要实践来进行论证,再多的梦想也需要努力来实现,否则,一切都是白日做梦罢了,诸葛凌云可不是只是整天只会做白日梦的人,他渴望成功,因为他需要钱,需要实现自己的梦想。

“小鸟”也一样渴望实现自己的梦想。好好地活一回,不要像昙花一般瞬间凋谢,不要像流星一般逝去,想在足球的世界里再一次留下永恒而传奇的印记。经历过酒精、荒淫生活的洗礼,有机会再好好看一看这新的世界,就应该更加辉煌,酒是没办法戒掉的,但我想做一个不“大嘴巴”、不“神预言”的球王,也许可以在这小子身上得以实现。

来接受我的传承吧,小子,这可是一个痛苦开始,每一个人的人生都是从痛苦开始的,这才是最真实的。“小鸟”在识海里发泄着自己的情绪,也树立了自己新的梦想,坚定了自己的信心。于是,两个最有梦想的人,便这样走到了一起!新的故事,新的传奇或许就从这里开始,从这里启航。我来过,我活过,我见证,我走过,我见过,我征服!

——

作者有话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足球还可以这样踢》<<<<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