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吃系统开始拯救世界》点圈的小说,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从吃系统开始拯救世界

作者:点圈

主角:无

类型:都市

简介:自从禁不住诱惑吃了第一个系统开始,袁凌云总是被当成隐世高人。
随手丢一个玩具,吓得高危暴徒含泪俯首
无聊发一句感慨,促使异能高手瞬间突破
当袁凌云终于厌倦了咸鱼,想要做一番事业的时候,所有人感激欢呼:
高人又在拯救世界啦!

第1章 走个路也能遇上天灾

启明市大学城对面的奶茶店,店面不大,除开吧台也只能放下三套桌椅。此时店里没什么客人,只有一对男女在窗边相对而坐。

其中那个男人身边放着他的摄影机,而坐在对面的女人则是一位经常出现在灵异新闻里的记者,专门报道各地发生的超凡事件。

记者小姐时不时地看看表,偶尔还要往窗外看一眼,神色间有些焦虑。

店老板袁凌云身形偏瘦,休闲服松垮垮地穿在身上,此时正百无聊赖地瘫在吧台后面打哈欠。

或许是暖洋洋的天气太容易犯困了,袁凌云心里实在提不起什么干劲儿。只是为了强打精神,在手里用皱巴巴的传单折了一只小纸船打发时间。

传单里是官方在向大众普及,在面对突发的超凡事件时应该如何自救,袁凌云却一眼也没看。

他可不觉得自己能遇得上超凡事件。

袁凌云无聊地把小纸船折好再拆开,重新折好后又拆开,期间偶尔斜眼瞟一眼两位进来歇脚的客人,心中忿忿:

"这两个浓眉大眼的,在我这儿坐了这么半天,居然一杯奶茶也没点。"

“啧!太无耻了!”

"不过,看架势,这俩人是出门采访的,只是或许临时有什么变故,才会来店里暂歇。"

"算了,听说那位记者小姐总是奋斗在超凡现场的第一线,也挺不容易的,她想歇会儿就歇着吧。"

“唉,可惜睡不成午觉,我到底还是吃亏了。”

又过了好一会儿,等袁凌云的小纸船都快要折碎了。终于,对面的男人举起手机示意了一下,记者小姐随即展颜,与他一同站了起来。

她回头向袁凌云道了声谢,就和同伴一起匆匆离开。

袁凌云惆怅地抬眼目送二人出门,随后失望叹气:

“大夏天的,怎么就生意惨淡呢?”

瞄了一眼两人用过的桌子,还很干净,他这才略觉安慰,也好,省的自己还得去收拾了。正要收回视线,袁凌云突然一愣。

一个橘红色的女士皮包,正斜挂在椅背上,正是那个女记者之前坐过的椅子。

袁凌云懊恼地皱了皱眉:“这记者怎么丢三落四的,也不怕把包给丢了?”

袁凌云本不想理会这种无聊事的。但想到女记者离开前的那声善意的道谢,心中纠结了一会儿,到底还是无奈起身,摘下皮包出门找人。

街上行人不多,只有三三两两的大学生聚集在路边笑闹。

初夏午后的阳光有些刺眼,袁凌云眯着眼四下打量,这才发现刚刚的记者二人组,一眨眼的功夫已经走出两个街口了。

如今天地异变,超凡现象频出,无数异能者觉醒,连普通人的身体素质都多有提高,很多人的绝症也都不药而愈了。

可以说,只要不主动作死,基本上想死都难。而记者二人组只是身体机能好些,走的速度快些,倒也十分正常。

袁凌云连忙大声招呼两人,可惜距离隔得实在太远,两人并没有回头。见此,他难免有些沮丧,心中暗叹:

"真是麻烦啊,逃得那么快,这让我怎么追?“

“不过既然都已经出来了,那之前花费的力气可不能浪费,不然我就更亏了。”

“现在路上没什么人,也不容易跟丢,说不定还能追的上。”

“额,这要是还追不上,就干脆不管了,直接回去睡大觉。”

然而,只跑了百来步,袁凌云就又开始气喘吁吁——还真就跟丢了。

想起那两人健步如飞的身影,他心中隐隐泛起一丝羡慕。

实在是自己这副身体过于孱弱。从小就虚弱的厉害,头疼的毛病又越来越严重,钱花的越来越多却怎么都治不好。

连天地异变都治不好的身体虚弱,吃药又有什么用?索性也就放弃了。反正也没有什么远大抱负,袁凌云干脆赖在奶茶店里得过且过。

忽然,原本闷热的空气中,猛地生出一股狂风,带起丝丝冷意,在袁凌云面前卷起一个深色的漩涡。

袁凌云的脚步猛地顿住,惊疑不定地向前看去。

很快的,伴随着空间肉眼可见的震颤,无形的破碎和挤压扭曲之间,让人毛骨悚然的吱嘎碎裂声从漩涡中蔓延开来,猛地灌入耳中,带来如同针刺一般的疼痛。

一股巨力传来,袁凌云被突至的狂风拍得一个踉跄,差点儿摔倒。

皮肤被拍击得隐隐作痛,让身形不稳的他一时间手忙脚乱。

费力的站稳身子,袁凌云茫然间抬头看向漩涡中心,忽见一丝银芒一闪而过。

他瞬间有了某种不好的预感,心中猛地一跳。

空气一滞,天地间霎时变得粘稠。

不知是谁在大喊:

“那是空间乱流,快跑啊,会死人的!”

路上的行人纷纷惊叫着远远避开。

袁凌云顿时面露惊恐,满心震撼,满脑子只剩一连串卧槽。

“这就是那种遇之必死的超凡天灾——空间乱流?这玩意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袁凌云吓得不轻,想要立刻逃走。

可是周围的空气却早已变得艰涩粘稠,让他甚至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顿时心下大骇。

“糟了!我该不会真的要死在这里吧?”

袁凌云只觉得浑身冰冷,头痛欲裂,内心一片绝望。

随着吱嘎声变得密集而嘈杂,细小银芒如同水流般向着袁凌云的方向蜿蜒而来。

袁凌云震惊的看到,一道道裂隙正如蛛网般,瞬间在银芒中蔓延。而裂隙之内,竟绽放出更加刺目的银色光芒。

然而诡异的是,那裂隙之中的刺目银芒,竟然直接指向了自己的方向!银芒吞吐间,有一股无形的力量直接将自己锁定。

大脑一片空白,袁凌云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那道银芒携天地之势,向着自己俯冲而来,直直地刺入身体。

他一下子就僵在那里。

这一瞬,日月暗淡,万物失色。

全世界的时间似乎都暂停了一秒钟。

随后,束缚的力量如同被生生从世间抹去一般。狂风漩涡瞬间土崩瓦解,在飞沙走石间化为清风消散于眼前,空气中的粘稠感随即消失无踪。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从吃系统开始拯救世界》<<<<

第2章 消失的空间乱流

袁凌云耳中一阵隆隆作响,在他眼中,天地万物又重新恢复了色彩,甚至比之前更鲜亮几分。

然而,本该被空间乱流劈得支离破碎的袁凌云,此时依然站在原地,毫发无损。

狂暴的力量不知为何,竟然在袁凌云的体内化为暖意,达成了某种平衡。

他感受着胸口的那股暖意慢慢化开,柔和的气息融入四肢百骸,化为暖流在身体里流淌。

肢体舒缓间,就连之前奔跑带来的疲惫感也在柔和轻抚中,一起消失无踪。

冰冷僵硬的四肢开始回暖。

恍惚了一下,袁凌云觉得自己似乎看到了一处奇特的所在:

在深邃静谧的幽暗空间中,似有无数银色光点正漫天飞舞着,如萤火虫一般忽快忽慢的,向着空间深处的某一个地方缓缓汇聚。

袁凌云看不清楚那深处有什么,却好似感受到那地方所弥散出的古老、苍凉而宏大的气息。

只一瞬,幻象消失,袁凌云恢复了清明。

眼前依然是熟悉的街道,烈日当空。

原本干净的街面上此时已是满地朽叶碎石,惊恐的路人都东倒西歪地瘫在路边。

然而他们明知自己正身处危险之中,却仍旧抑制不住看热闹的本性,忐忑观望。

袁凌云此时感受着胸中仍在跳动的心脏,只觉得不可思议。

都说人在临死前会出现幻觉,而自己,竟然在死亡面前,在那种触之必死的空间乱流下,活了下来?

还没来得及体验劫后余生的喜悦,突然,一声绝望的惊呼声突兀响起。

袁凌云下意识看了过去。

前方不远处的街面上,又有一个同样的狂风漩涡快速聚集着,另有一缕黑芒在漩涡中若隐若现,其内部正酝酿着毁灭的威势。

而在其正下方,几个学生已经被吓得瘫在地上动弹不得,眼看就要被劈成碎片。

“什么?难道又是空间乱流?这玩意儿还会传染?”

又有好心的路人喊那几个学生快些离开,然而袁凌云有了刚才的经历,心里很清楚。

不是这几个学生不想离开,而是已经被粘稠的空气禁锢在空间乱流之下,想跑也跑不了了。

正当袁凌云惊疑不定间,他忽然感觉自己胸口积蓄的那股暖意,也被远处那团激荡酝酿中的威势所惊动,体内好不容易维持住的平衡也瞬间随之打破。

胸口处,还没有融化的大股暖流一下子如同开闸的洪水,瞬间全部涌入体内。

本该平和的暖流一下子变成翻滚的洪流,于体内肆意奔腾,转眼间,竟将他撑得几乎当场爆裂,剧烈的疼痛让他差点晕厥过去。

袁凌云当即大惊失色:

“糟糕,不会真的传染吧?再这么下去,我岂不是要被撑得爆体而亡了?”

“不行,必须想办法把这股力量引出去才行。”

危急时刻,袁凌云忍着剧痛,大脑飞速思考对策。

前方,那新形成的黑芒迅速扩大,携着毁天灭地的气势,猛地朝着下方那几个尖叫的学生劈了下去。

随着黑芒涌动,袁凌云体内的力量洪流瞬间被带动起来,似乎就要破体而去。

机会!

袁凌云福灵心至,用尽全力引导着体内混乱的洪流,同时抬起了手指,指向那劈落而下的黑芒。

果然有用!

只见粗大的银色光柱,从袁凌云的指间激射而出,呼啸着向着黑芒的方向奔涌而去,瞬间击中了空中的黑芒。

一声炸响!

黑芒立刻停止了下落的趋势,顿在半空,两股力量猛地纠缠在一起。

一阵黑白相间的强光闪过,沉闷的雷鸣声中夹杂着刺耳的吱嘎声,响彻天地。

目光可及之处,所有玻璃窗都开始剧烈颤动起来,嗡嗡声伴随着刺耳的吱嘎声,越来越急促轰鸣,很快就盖过了雷鸣之声。

声音越发尖啸刺耳,令人头晕目眩,直到整齐划一的一声巨响:

“啪——”!

刹那间,所有声音都猛地从世间消失,只剩下耳中翁鸣胀痛。全部玻璃已经同时碎成粉末,纷纷扬扬洒落。

一阵风吹过,玻璃粉末汇聚成晶莹的烟尘,折射出无数条绚丽的彩虹,又在风中飘散无踪。

那道停驻在空中无法落下的空间乱流,也逐渐收缩,直至彻底湮灭。

一片静默。

所有人目瞪口呆。

只有一道伟岸的身影,缓缓收回那根创造了奇迹的手指,在绚烂彩虹的余韵中,留下一则震撼人心的神话。

远处,几个与死亡擦肩而过的学生,僵直的身体终于慢慢软了下来,相互依偎着,缓缓滑坐在地。

半晌,其中一个女学生才“哇”地大哭起来。哭声打破了梦幻,人们终于醒悟般的回归现实。

“得救了,我们得救了!”

“这是……竟然又是从超凡现象中活下来了?”

“这空间乱流是假的吧?肯定是假的!”

喃喃自语的声音很快变大,最后整条街都充斥着死里逃生后惊恐又庆幸的发泄声,和认为自己被冒牌超凡现象愚弄了的怒斥声。

只有袁凌云脑子生疼,面色呆滞,心中一片迷茫。

“刚刚那个,难道是我做的?开什么玩笑!”

“整整一条街的碎掉的玻璃窗啊,可千万别让我赔啊!”

“哦对了,他们的注意力应该都被爆炸吸引过去了,而且刚刚风沙那么大,应该没人看见我吧?”

“还有之前那一瞬间的幻觉,那真的就只是幻觉吧?”

袁凌云低头看着自己刚刚大发神威的手指,只觉得无比荒谬。

风渐渐停息,危机解除,袁凌云此时已经从那种奇异状态中回过神儿来。

身体的异样完全消失,之前感受到的那一股环绕周身的舒爽气流,如今依然在体内流转,舒适轻松。

“真是祸不单行啊,没被空间乱流给劈死,却差点儿被撑死了。”

袁凌云拍着胸口自己安慰自己,眼中的迷茫之色仍未褪去。

“说起来,新闻里说的空间乱流好像都是黑色的吧,怎么刚才被我吸收掉的那个是白色的,这种东西难道也会掉色吗?”

“就这么融入身体里,该不会生病吧?”

远处,原本已经离开的记者二人组,不知何时又从人群中挤了出来。

“在那边,快!”

女记者兴奋得双眼放光,快步奔向袁凌云。

“终于找到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从吃系统开始拯救世界》<<<<

第3章 我,文明人,绝不背锅

刚才的那一幕,女记者虽然没看清出手之人的样貌,却是把对方所造成的空间乱流的神奇变化看的清清楚楚。

视超凡为无物,翻手间覆灭空间乱流,这样的操作让自诩见多识广的她,都不免为之震惊。

因为一直在负责超凡事件的采访,所以她很清楚,哪怕是再厉害的超凡者,面对空间乱流,也只能将之提前引爆,无法提前湮灭。

而且期间还会逸散出大量能量残留,造成破坏总是难免。

还从来没有谁能这么干净利落,在瞬间接下空间乱流的攻击,不但没有丝毫的能量逸散,甚至还顺手救下一群学生。

这简直,如同神迹!

女记者兴奋得脸色通红,心里不住地给自己打气:

“这样的高人,哪会是随随便便就能遇到的?今天运气真是太好了,居然让我遇到了这么一个大新闻。”

“只要能把握住这次机会,拿到高人的采访,再加上和大学城那边的刘教授的专访,我的金牌记者的名头或许还能更进一步。”

“无论如何,这次的采访绝对不可以错过!”

女记者激动地攥了攥拳,带着势在必得的气势直奔袁凌云的方向。

她的同事则手忙脚乱地换掉碎裂的镜头,扛着摄影机兴冲冲地跟在后面,同样难掩激动。

摄影师忍不住心中暗喜:

“芸姐可是启明电视台的金牌记者,采访过的超凡事件两只手都数不过来。”

“能让她这么感兴趣的新闻可是相当少见啊,看来这次果然是大新闻。”

“您好,请问您是异能界的前辈高人吧,可以接受我的采访吗?”

一道有些急切的女声从袁凌云的身后响起。或许是声音的主人太过于激动,原本柔和的声音居然带着一丝颤抖。

袁凌云诧异地转过身,只见被自己跟丢了的那两位顾客,此时正忐忑地看着自己,满眼都是期盼之色。

这一幕让袁凌云有些吃惊,心中暗暗吐槽:

“呦呵,居然自己找回来投案自首了?也好,省得我费事。”

“不过,这么期盼找到那个皮包,当时就别落在店里不是更好?”

“害得我还得专程跑一趟。”

想到这里,袁凌云却是脸色一正,刚准备对女记者说明情况,然而女记者在看清袁凌云的脸之后,却一下子愣在了原地。

“这么年轻——怎么会是你?你不是奶茶店的那个老板吗?”

女记者震惊得直接喊了出来,那张秀丽的脸庞上满是惊愕,美眸中闪过浓浓的失望之色。

同时,她心中也开始快速分析:

“怎么会是他?不可能啊……”

“如果他真的是刚才的那个超凡高手,凭他的实力早就能够名利双收了,哪里还用得着开什么奶茶店?”

“是高手和店老板身形相似、站的距离又太近,以至于我看错了?”

“还是距离太远,我一时眼花,不小心跟丢了?”

“总不能是那位高人一时兴起,来和我一个小记者开玩笑的吧?”

女记者顿时觉得,自己对那位高人浓烈真挚的感情,已经被狠狠地背叛了。

她立刻睁大眼睛四下寻找,企图找到某个更符合“强大的超级高手”这一身份和形象的目标,可是却并没有找到其他看起来更像高人的人影。

这里刚刚才爆发过空间乱流,敢现在就靠过来的人也只是极少数,能符合之前那道身影的就只有眼前这一个。

而这段关于高人和超凡话题的采访对女记者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女记者一时间惊疑不定,竟然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自己之前的判断。

在她身后,追过来的摄影师也跟着懵了,小声嘀咕:

“这不是刚才的店老板嘛,刚才那个手撕空间乱流的人会是他吗?”

“这也太搞笑了吧,芸姐,会不会弄错了?”

女记者刘芸也是这么想的,但是自己刚才可是紧盯着那道身影直接就追过来了,真的会弄错吗?

她还是有些不死心,踟蹰片刻,又上前半步,满脸纠结地问道:

“店老板,你真的是超凡高人吗?刚才的攻击是你接下的吗?”

袁凌云还在想这两人胆子真大,空间乱流刚刚过去就敢往这地方跑,结果转眼被眼前两人的问题弄得脑子发懵。

他根本没就想明白对方到底为什么这么问。

“这大街上连个打架斗殴什么的都没有,又哪里来的攻击?”

“他们该不会是没看见之前的空间乱流,只是看路过的人都在害怕,就以为我刚刚在和人打架吧?”

“这可不行,我这么爱好和平的人,可文明了,什么时候打过架?关键是也打不过别人啊。”

“这个锅坚决不能背!”

想到这里,袁凌云立刻一脸正色,严肃反驳道:

“什么高人、攻击的?你可千万不能乱说啊。”

“我刚才就是抬了抬手指而已,别的什么事情都没干。”

袁凌云的语气坚决不容辩驳,任谁看了都会觉得事情就是这么回事儿。

他又见面前这两人的表情变来变去,大概也已经明白刚刚是闹了误会,这会儿有些下不来台,于是赶紧转移话题般,便把手中皮包向前一递:

“给,你的包落在我店里了。我可是为了给你送包,才特地跑这么远的。”

“现在既然误会澄清了,咱们还是早点好聚好散吧。”

即使被误会了,袁凌云也没和他们生气,心里甚至还觉得自己真是蛮大度的,并再次将手向前递了递。

“只是来给我送包的?刚才的人影真的不是你?这么说的确是我弄错了啊。”

刘芸如同说服自己一般地重复着,她失神地盯着眼前的包,失望带给她的打击比失恋更加深重。

“唉,这么看来,他只是一个平凡的奶茶店老板而已,不是刚才那位高人。”

“不过也对,这家伙这么年轻,看上去还懒踏踏的,怎么看也不像是超凡者啊。”

“他这副瘦弱的样子,身体恐怕连一般的普通人都不如吧。”

“真正的高人或许早已经趁乱离开了吧,亏我还以为抓住了一条大新闻,没想到竟然还是错过了。”

刘芸苦着脸叹了口气,眼睁睁看着难得的采访机会从眼前溜走,愈加浓郁的失落感席卷而来。

她现在一点儿也不想理会这个害她弄丢了新闻的店老板,只是神色木然地接过对方一直递到自己面前的皮包,再不肯看对方一眼,随即转头对摄影师说道:

“算了,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咱们还是尽快赶到学校那边吧,刘教授还在等着我们。”

说着,也不管同事的反应,当先转身离去,瘦弱的背影竟显出一丝落寞。

摄影师也重重地叹了口气,抬头最后看了一眼空间乱流曾出现过的位置,惋惜地摇摇头,随即跟着离开了。

见两人失望离去,袁凌云有些尴尬地站在那里,不解地挠了挠头。

“这两人真奇怪啊,明明之前还挺急切的,怎么态度一下子又变得这么冷淡了?”

随着他挠头的动作,头发里瞬间飞起一层白色的玻璃粉末,如同细小的白色烟尘般在空中扩散开来,呛的他一阵咳嗽。

袁凌云心中更是郁闷。

“不是吧,不是昨天才洗的头吗,怎么才一个晚上,头皮屑就变得这么夸张?”

“不对,这是之前落下来的玻璃粉吧,怎么都集中在我身上?”

“算了,我还是赶紧回店里去眯着吧,外面的事太麻烦了,有这时间还不如回去睡个午觉。”

袁凌云用手赶了赶身周漂浮着的玻璃粉末,打算往回溜达。

来的时候用跑的是因为怕追不上人,现在没事了,当然是慢慢走回去。

之前歪在一旁的路人,直到这时才后怕又震惊地重新凑了过来,七嘴八舌地议论道:

“了不得啊,那个年轻人,连空间乱流都能劈,肯定是超凡高人!”

“那是路口奶茶店的老板小袁吧,我还和他外公下过棋呢。他怎么就是高人了?真的假的?”

“刚才那副场景你不是也看见了嘛。一抬手的功夫就把空间乱流给劈没了,不是超凡高手,还能是什么?”

“对了,照这么说,我也想起来了,听说他那个牺牲了的舅舅好像就是个异能者……”

正要离开的刘芸脚步一顿,红唇“啊”地一声惊讶张开,满眼不可置信,随即猛地转身回望,清秀的脸上满是震惊之色。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从吃系统开始拯救世界》<<<<

第4章 没想到啊,竟是隐世高人?

刘芸停步转身的动作太过突兀,后面刚跟上来的摄影师被她吓了一跳,急忙稳住手里的摄影机。

“干嘛啊芸姐,怎么一惊一乍的,我已经没有第二个备用镜头可以换了。”

摄影师无奈抱怨,却见刘芸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反而盯着刚才的方向,恍然大悟地喃喃自语。

“竟然是这样?错了,我们都错了,原来真的是他——果然是他,原来他就是那位高人!”

刘芸低声呢喃,失落的情绪反倒一扫而空,之前的疑点纷纷解开,眼神也随之越来越坚定,越来越明亮。

随着最后一句一锤定音,从前那种独属于她的耀眼自信,此刻也再次回到了她身上。

刘芸抬头看向自己疑惑的同事,目光欣喜而坚定,一字一顿认真解释道:

“我之前看到的果然没错,那个奶茶店老板,的确就是那位轻而易举消灭空间乱流的高人。”

“他之前的拒绝,其实只是在谦虚罢了。”

刘芸的眼中闪过浓烈的欣赏和赞叹,随后更是敬畏道:

“而他之所以这么年轻就能够拥有如此强大的超凡能力,很可能是因为,他的能力是来源于传承。”

摄影师先是疑惑,随后也是满脸震惊:

“超凡能力……原来他就是那位高人!”

点了点头,回想着刚才那次失败的短暂接触,刘芸先是微微蹙眉,继而恍然大悟,万分惋惜地继续感慨道:

“我明白了,我之前问他是不是接下了攻击,高人当时说,‘只是抬了一下手指而已,别的什么事情都没干’。”

“我们之前都看得清楚,在第二道空间乱流出现以后,高人根本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

“他只一抬手,就有一道光芒从他的指尖飞出,直接打在空间乱流上。”

“那道已经成型了的空间乱流,就那么被消灭的干干净净。”

刘芸眼中流转着智慧的光芒,随后苦笑着摇头唏嘘道:

“可笑我们还真的以为他当时什么都没做,和空间乱流的消失毫无关系,只是巧合才出现在那里的。”

唏嘘过后,刘芸抬眼,直直地看向摄影师,脸上已满是毫不掩饰的崇拜,语调甚至因为激动而略微发颤:

“高人他……他打心里就不把空间乱流当成是什么攻击,他甚至觉得自己根本没做什么事!”

“那种强度的可怕天灾,在高人眼中,甚至连麻烦都算不上!”

摄影师也同样震惊回望,颤声道:

“他、他竟然那么厉害吗?”

刘芸顾不上解释,她此时已经因自己挖掘出的大秘密而激动得脸色涨红,崇拜和赞叹几乎要从她眼中溢出来了。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想到自己真的发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手,这次或许不只是头条,恐怕连中央新闻都不再是梦,市级金牌记者、省级、大陆级……

刘芸只觉得一股豪气直冲脑门,灵魂瞬间升华,美眸前所未有的明亮。

“我们立刻回头,这次的新闻一定要拿到!”

刘芸只觉满腔豪情无处释放,立刻招呼着同事急不可耐地往回走。

袁凌云这时也正打算离开,被刘芸紧走几步伸手一拦,给拦了下来。

“高人……店老板,对不起,又打扰您了,能不能耽误您一点点时间,配合我们进行一个简单的采访?”

刘芸按耐住激动的心情,期待中还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患得患失。

“自己两人刚刚可是已经说过采访的请求了,可之后就因为对高人身份的怀疑而主动放弃了。”

“如今却又去而复返,这样的出尔反尔会不会让高人不满?他会不会觉得自己两人是在嘲弄他?”

刘芸心中异常忐忑,对面的袁凌云却更是被这两人前后的反差给晃得摸不着头脑,纳闷儿地直皱眉。

“这两人怎么又回来了,还没完没了呢?”

“刚才还失魂落魄,一副丢了钱的倒霉样子,现在就突然变得和颜悦色起来了,这——该不会是有什么阴谋吧?”

袁凌云心中顿生警惕,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打算先静观其变再做决定。

刘芸能做到金牌记者,显然也不笨,立刻就察觉到了袁凌云的拒绝之意,和表现明显的毫不知情的态度。

这让刘芸心中一动,脑中飞快思索起来。

“这位店老板明明就是那位挥手间消灭空间乱流的超凡高人,但却从一开始就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身份。”

“他甚至宁可故意装傻,也不想让我了解真相。”

“现在也是这样,我已经摆明了要采访他,自然是确信了他的身份。”

“他必然也了解到这一点,却仍然拒绝我的采访,甚至假装对采访的话题毫不知情。”

“就好像……就好像是在故意撇清关系一样。”

“啊!我明白了,他一定是在故意隐藏身份!”

这一刻,像是有一道流光直击刘芸的脑海,让她眼前一亮!

刘芸瞬间脑中一片清明,终于想明白高人这么做的意图了,心中顿生敬意。

“高人这是不想自己超凡者的身份暴露出来,影响他隐入凡尘游历人间的目的啊。”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不慕名利,不求富贵,这……这正是隐世高人的做派啊!”

“没想到啊,店老板他,居然是一位品性高洁的隐世高人!”

“这位可敬的隐世高人,或许是为了更好的体会普通人的平凡生活、或许是用这种融入凡俗的方法进行深层次的感悟。”

“本可以享受万众瞩目的他,选择抛却身份的至酷,甘愿隐在普通的奶茶店里当起了店老板。”

“但是当面前有学生即将在空间乱流中遇难的时候,他甚至顾不上继续隐藏身份,毅然出手,拯救了好几条无辜的生命。”

“如此品性高洁,又心怀众生,如何不令人顶礼膜拜!”

“还好被我看破了真相,挖出事件背后的本质,否则这位让人崇敬的隐世高人,岂不是永远都不会被人所知?”

刘芸一时间竟难以抑制心中的澎湃之情,面带敬仰,眼含激动,漂亮的脸蛋儿也变得红扑扑的。

她丝毫没有因为袁凌云之前的不配合而感到不满,反倒因高人如此的淡泊名利而更添几分崇敬。

“高人啊,这才是真正的隐士高人啊!”

刘芸看向袁凌云的眼中,如同映衬着星光!

作为金牌记者,面对不配合的采访对象,刘芸有很多应对的办法,这根本算不上难题。

高人不想打破平静的生活,如果过度探寻他的秘密,很可能导致采访再次失败。

但如果只问和这次空间乱流有关的问题,毕竟这里这么多人都看见了,所以也就不存在暴露他的秘密的可能。

刘芸眼中有自信一闪而过,再次看向袁凌云,态度比之前更加诚恳两分,姿态也放的更低。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从吃系统开始拯救世界》<<<<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