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夺笋呐,祖龙偷听我心声!》毛神大大的小说,嬴政,冯征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大秦:夺笋呐,祖龙偷听我心声!

作者:毛神大大

主角:嬴政,冯征

类型:历史

简介:穿越大秦,成为丞相冯去疾侄子冯征,被迫指婚,本想混到秦末造反去。
没想到,却被祖龙偷听我的心声!
秦始皇:“哈哈,赵高,寿宴办的不错,朕对你最满意了!”
冯征:【赵高?他杀的你断子绝孙啊!】
“来人,把赵高拉出去,诛灭九族!”
秦始皇:“徐福,吃了这批丹,朕是不是就能长生不老了?”
冯征:【呵呵,你吃了,你在沙丘就一命呜呼上天,大秦亡国绝种!】
“来人,把徐福……

第1章 吃席?朕刨你家祖坟了?

“陛下驾到!”

“拜见陛下,陛下万年!”

大秦,咸阳城,兰池宫中,一帮大臣,领着一帮家眷子弟,跪倒一片。

在众人之前方,随着一队队的身着黑色轻铠战斗服的黑衣男子持刀护卫,一个头发稍稍有些花白,面色有些沧桑,眼神却异常有神的中老年男子,神色威严的,缓缓走来。

这些护卫,乃是大秦帝国身手最好的超级护卫,也是秦天子的专属护卫,黑龍卫。

而被他们护卫在中间的,不是别人,正是大秦帝国的主人,天下的君主,千古一帝,秦始皇嬴政。

今日,他在决定最后一次出巡东巡天下之前,决定,见一见这些咸阳城的年轻权贵儿郎们。

虽然他的身体,现在还没有出现很大的问题,但是,隐隐约约的,嬴政心里,感觉到,有些有气无力的样子。

为了能够最后一次震慑六国余孽,他不得不选择,再亲自出巡一次!

“都起来吧……”

嬴政坐了下来,看向面前跪倒一片的人,不怒而自威。

“今日,都是一些权贵贵胄子弟,就如同朕的家宴一般即可。”

“多谢陛下!”

【这就是秦始皇啊?唉,这都秦始皇三十六年了,他这一去就回不来了。】

恩?

突然之间,嬴政似乎听到了一个诡异的声音,这声音,仿佛如有人在自己耳旁嘀咕一般!

瞬间!

嬴政脸色一变,顿时一喝,“是何人在?”

什么?

听到嬴政的话,刹那之间,所有的黑龍卫,全都围在一团,将嬴政护卫在中间。

咝……

所有的王公贵族,以及权贵子弟,也全都惊了一跳。

啥情况?

莫非是有刺客?

冯征也是一脸的蒙逼,【咋地啦?啥情况啊?难道是有刺客?我好不容易被带过来见一次秦始皇,不会还出事吧?】

恩?

这声音……

听到这一个神秘的声音再度响起,嬴政心里,不禁一阵凝眉,此人是谁?

他是被带来见朕的?

咝?莫非是……

嬴政随即将威严之目,横扫面前众人。

【卧槽,秦始皇看这边来了,刺客不会就在我们中间吧?】

冯征见状,又是一惊,【我可只是来吃席的,可不想让别人吃成我的席啊!】

恩?

此人,果然在人群之间?

嬴政心里,顿时一阵诧异。

听此人的耳语,却是不像是什么刺客。

但是,也未曾看任何人动了嘴皮子。

莫非是……

嬴政心里顿时一阵诡异,朕是听到了某人的腹语心声?

呵,这还真是个稀奇事。

嬴政心说,这小子到底是谁?

他为何说,朕这一去,就不会回来了?

“恩,可能是看错了,一只野猫罢了……”

嬴政这才一甩龍袖,让黑龍卫退到左右。

面前的众人听了,这才全都舒了口气。

【原来没事啊窝草,吓人!】

冯征心说,【搞得我以为要遇险了……你这老头真的是……不过,看在你堂堂秦始皇还有一年寿命的份上,不跟你多计较了……】

什么?

听到冯征的心声之后,嬴政顿时头皮一麻,心里一沉!

这人是谁?

竟然敢说,朕只有一年寿命了?

咝……

难怪这小子说朕这一去不回来了,莫非是说,朕会死在外面出巡的时候?

嬴政心里顿时一阵无语,是哪个小兔崽子,竟然敢这么咒朕短命?

朕分明吞服金丹,力求长生,你竟然敢说朕只能活一年了?

如此恶毒……

朕是刨你家祖坟了?

不行!

嬴政心说,朕定要把你个小兔崽子给揪出来不可!

“诸位爱卿,还有我老秦的儿郎们,都坐吧。”

嬴政摆了摆手,示意众人都坐下。

冯征也随即要坐,但是,却是被自己的叔叔,大秦的右丞相冯去疾,一脸阴沉的瞪了一眼。

冯征只好一心郁闷的,坐到了最偏的小案板之后,而把自己原来靠前面的位置,让给了冯去疾的儿子,自己的堂兄冯开。

【麻麻地,我说不来吧,你非要带我来,带我来,还给我各种不自在。】

冯征忍不住的心里抱怨,【我爹当时压你一头关我什么事?你如今当了大秦的丞相,各种压迫我这个侄子,说什么我只是抱养来的,还特么让我脱离冯家族籍,入赘一个丑女之家?真是不给人活路!】

恩?

你爹?

丞相?

侄子?

还有,冯家族籍?

听到冯征的心声之后,嬴政瞬间心里一动。

他抬眼扫了眼冯去疾他们的方向,看到了一个自己并未见过的少年,被冯去疾和冯去疾的几个儿子们,挤在了后面角落中。

是他?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大秦:夺笋呐,祖龙偷听我心声!》<<<<

第2章 祖龙大惊!朕的秘密,怎么会有人知道?

这小子,嬴政倒是真的没见过,但是,却自然也有些耳闻。

冯征之父,也是大秦曾经的将军冯远,为大秦立下过不少的战功,而后,不幸战死沙场。

当时的冯征年龄尚幼,朝廷就把这功劳和勋爵,给了冯远的弟弟,也就是冯征的叔叔,冯去疾。

而冯去疾也是趁着这个机会,节节攀升,最后竟然成为了大秦的右丞相。

此人,能力是有,但是,心胸嘛,就未必了。

因为,一直有人不停的说他的闲话,说他是踩着自己哥哥的尸体才上位的,而他哥哥的儿子冯征,却是因此,而不得任何的富贵。

甚至还有人说,是冯去疾,抢夺了冯征的富贵,才有了今日!

冯去疾顿时一恼,认为如果没有了冯征,自然也就没人再会说他的闲话。

于是乎,冯去疾就对外散播,让人说冯征其实只是哥哥冯远抱养来的,根本就不是冯家的人。

之后,更是强行做主,说冯远临终前有遗命,让他务必要入赘出去,因此要把他入赘给咸阳城的另外一户人家。

老爹早死,自己富贵无了,却要入赘,简直是咸阳的笑柄!这让冯征心里十分的郁闷。

而且,更让他郁闷的是,这入赘之家的女儿,据说是丑的远近闻名啊!

所以,冯征的心里,自然是更加的郁闷!

【妈的,反正秦始皇从会稽郡返,病死沙丘之后,大秦还有几年就没了,等到秦二世暴政,秦朝灭亡,天下大乱的时候,我特么也出去起兵去,到时候,谁稀罕你冯家的富贵?】

恩?

什么?

听到冯征的心声之后,嬴政顿时,一阵大惊。

会稽郡?

沙丘?

嬴政心里大惊失色,这次出巡的路途方案,乃是自己昨日晚上,才刚刚敲定的,为什么,冯征会知道,自己要去会稽郡?

而后,会从沙丘一线返回?

这事情,也太鬼了吧?

为了防止提前泄密,再出现张良博浪沙行刺的事情,嬴政后续几次出巡,可是非常小心的。

他的方案,自己写完就存在了咸阳宫之中。

别说冯征了,就连冯去疾这样的当朝丞相,位列三公之人,都绝对不可能提前知道!

咝……

怪异,太怪异!

冯征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他真的有知晓未来的能力?

联想到冯征前面这几句话,嬴政顿时心里一阵沉重。

朕不会真的明年就死了吧?

被人宣告了自己的死期之后,谁心里的滋味,那都是非常的折磨的。

更别说,还有无限抱负的秦始皇了。

等等……

这小子,刚才还说了一句什么?

秦二世……暴政?

这怎么可能?

嬴政心里,不禁十分不解,嘀咕心道,吾儿扶苏,如此宅心仁厚,历次三番,都劝说朕要多行仁德,他被儒家那一套说辞,都给忽悠瘸了,简直是迂腐至极的人。

他,会在即位之后,施行暴政?

这小子胡说的吧?

可是, 这小子连朕的出巡路线都能知晓的如此清楚,这让嬴政心里,大为震惊。

若是他说的秦二世暴政,也是真的的话……

那,难道,吾儿扶苏,会在后世,变成一个暴君?

还是,扶苏当下一切的动作,其实,都是装的?

亦或者……

嬴政心里似乎是想不到第三种可能,当然,或者说,是他更不愿意相信的第三个可能。

那就是,秦二世,不会是扶苏,而是其他人?

可是这不可能啊,如此之多的儿子之中,嬴政只是让扶苏一人从政,其他人无需这么费神,只需要享尽天伦之乐就够了。

而且,自己死后,肯定会下诏让扶苏即位的才对,其他人,怎么可能会有机会?

而且,这小子还说,我大秦,会灭亡?

对这句话,嬴政是绝对不信的。

大秦当下如此强盛,震慑六国,天下归秦,虽北有匈奴之祸,南方百越未完全平定,但是,说到亡国,那根本也不挨着吧?

在他看来,大秦不管如何,哪怕是作一点死,但是只要有强秦的精锐在,哪怕是中原六国遗患继续作孽,只需要关中大军,还有岭南的几十万大军返回中原,势必依旧横扫一切!

不过可惜……

这一点,嬴政是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后世,到底是作了多大的死,竟然几年,就把大秦给作没了。

“陛下。”

就在嬴政思虑之际,右丞相冯去疾,起身举杯,“臣下,恭祝陛下,万年安康。”

“呵呵,冯相有心了。”

嬴政笑了一声,也随即举起了酒杯。

不过,却是并未着急一饮而尽,而是看了眼冯去疾身旁的那些年轻人,淡然悠悠的说道,“那些,都是冯相家中儿郎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大秦:夺笋呐,祖龙偷听我心声!》<<<<

第3章 您可真够不要脸的啊

“回禀陛下,正是。”

听到嬴政的话,冯去疾顿时心里一喜,马上说道,“这两个,都犬子。这是大儿子冯开,快拜见陛下。”

说着,马上推了推冯开。

冯去疾心里欣喜,莫非是,陛下对我冯去疾的儿子,很感兴趣?

不是……是很看好?

若是如此的话,那我儿子日后,定然也能当权贵啊!

“冯开,拜见陛下!”

冯开听了,赶紧向前磕头。

“恩……”

嬴政微微点头,随即又看向一旁,“那个也是?”

“禀陛下,这是微臣的小儿子,叫冯毕。”

听到嬴政的话,冯去疾顿时又是一喜,马上说道。

然后,又赶紧抬手,从背后推了推冯毕。

“冯毕,拜……拜见陛下!”

冯毕见状,也赶紧扑通下跪,“拜见陛下!”

“恩。”

嬴政听罢,也是点了点头。

而冯去疾见状,顿时心里一懵。

看来,陛下,不过是短短的提了一句而已。

“你后方那儿郎,是谁家的?”

嬴政随即,伸手,指了指冯去疾身后的冯征。

顿时!

冯去疾一愣,冯征也是一愣。

【卧槽?问的是我吗?】

冯征心说,【估计也是稍稍一问罢了,反正,这冯去疾自己的儿子秦始皇都不稀罕,又怎么可能是我呢?】

问冯征?

冯去疾心里也是一愣,随即也马上说道,“回禀陛下,这是,亡兄冯远的留子,名叫冯征。”

他心说,陛下肯定也只是随口一问罢了。

毕竟,自己当朝丞相的儿子,陛下也只是随口问了一声,而冯征,不过只是我的一个侄子,陛下听了,又岂能在意?

更何况,这次,冯去疾原本是不想带冯征来的。

不过,是秦始皇下令,凡是三公九卿,权贵之家的家眷儿郎,都要带来瞧一瞧。

再加上,冯去疾想要做出一副,很重视冯征的样子,好让冯征在后续里,顺利的脱离冯家的族籍,入赘别家,于是,就带他前来见一见世面。

反正,冯征一直都庸庸碌碌的,也没什么特长。

“哦?是么?”

出乎冯去疾意料的,嬴政听罢,反倒是表现的有些心奇在意,“是冯远的儿子?忠烈之后啊?”

“这……是……”

冯去疾听罢,顿时一愣。

而冯征听罢,也是一愣。

【秦始皇还记得我那便宜老爹的名字啊?】

冯征心说,【我还以为,他在历史上,没多大的名气,秦始皇肯定是不在意的呢。】

“呵呵,朕且记得冯远!”

听到冯征的心声之后,嬴政心里一动,故意说道,“来来来,让朕看看,这冯远的儿子,竟然都长这么大了?”

卧槽?

啥?

听到嬴政之言,冯去疾顿时诧异。

陛下,竟然如此在意区区一个冯征?

他心说,这倒是出乎了自己的意料。

该不会……陛下是对这小子,有什么欣赏之处吧?

不,不可能……

若是说有的话,冯去疾自己都不信。

因为,冯征从头到尾,并未表现出什么特色和优点来。

冯征听了,心里也惊了。

【不是吧?秦始皇,看我?这还真是让我意外啊……】

“陛下,这……”

冯去疾含笑说道,“臣下斗胆,请陛下恕罪,这孩子,从他父亲亡故之后,我就宠溺惯了,因此,不太会说话,性格也不好,恐怕是扰了陛下的兴致……”

【尼玛的,畜生吧你?】

听到冯去疾的话之后,冯征心里,忍不住骂了一声,【你特么宠溺个鸡儿,你管过我吗?我特么不是一直吃我老爹的抚恤金长大的吗?

而且,还是你家吃剩下的抚恤金!你以为我年龄小,真的就不懂得抚恤金到底该多少吗?竟然在秦始皇面前这么大言不惭,说什么宠爱我,咋地,野生的宠爱啊?】

咝?

这小子……

嬴政听了,顿时心里忍不住一笑。

好你个小滑头啊,这面色平静如常,但是这心里,可真是一通大骂,言语却是如此犀利啊!

“无妨,朕就喜欢小孩子,让他上前。”

嬴政看着冯去疾,淡淡出声。

冯去疾听罢,心里自然不敢违抗,马上转头,一脸复杂的看了眼冯征。

而后,眼神微微一低,似乎是在暗示,让冯征,老实点,装聋作哑,什么都别说。

【咋地,这眼神暗示我,是想让我当个木头,别乱说话呗?】

看到冯去疾的眼神,冯征顿时也就明白了。

【切,还用你说啊?大秦等不了几年就没了,我位卑言轻的,既得不到什么靠谱的富贵,而且,这大秦的富贵也就几年时间,过眼云烟,我求来也作用不大。】

冯征心说,【等下就装装木头,秦始皇自然也就不关注我了。】

【不过,这都不是问题,问题是,该怎么样能和那个丑比解除婚约呢?老子该不会真的要娶她吧?】

【而且,还不算是娶,还特么算是入赘!】

冯征心里抱怨了一通,不过,表面却仍是乖巧木讷的样子,一脸人畜无害的,小心翼翼的来到嬴政的身旁。

“拜见陛下。”

“恩,无须多礼……”

听到刚才冯征心里的抱怨之后,嬴政顿时脸色有些复杂的看了看他。

“回禀陛下,小人今年十六。”

“十六?该许亲了。”

嬴政呵呵一笑,一旁冯去疾听了,眼神一变,马上说道,“陛下说的是,不过家兄临终前,三番五次的叮嘱,让我务必务必,要让冯征入赘出门,说是为了他的福祉。

所以,臣下虽然很是疼爱征儿,但是毕竟长兄如父,其遗命,自然不敢违背。所以,微臣精挑细选之后,已经为他,选了一户好人家了。”

【我特么?还好人家呢?】

听到冯去疾的话,冯征的表面平静,心里却顿时一阵无语吐槽,【你特么睁眼瞎是不是?那女的据说年纪才十四五就快两百斤重了,能直接把我给横装下去!

而且,据说给其他人家说亲几十次都被拒绝,这还是好人家呢?你可做个人吧!

你想让我入赘过去当玩物啊?我先拖延着不娶,等到秦末之后,我特么的第一个跑路!】

恩?

听到冯征心里的抱怨之后,嬴政心里顿时一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大秦:夺笋呐,祖龙偷听我心声!》<<<<

第4章 秦始皇威怒:你在教朕做事

看着冯征这面无表情的面孔,嬴政禁不住笑了一声,“是么?此子,朕倒是看着挺不错的……既然也十六了,朕就封其为伴读郎,出入皇宫,多多伴随朕与大公子扶苏。”

恩……恩?

什么?

听到嬴政的话,冯去疾和冯征两人,顷刻之间,顿时大惊。

【啥玩意?秦始皇,封我当伴读郎?】

冯征心说,【哦,我明白了,大概,这就是陪太子读书的意思吧?不过,为何要挑选我呢?】

为何要挑选冯征呢?

冯去疾的心里,也在纳这个闷。

冯征除了这一双眼睛,近几日来,有些明眸闪动之外,其余的时候,没有任何的才能表现。

陛下,为何会青睐他,反而,不喜欢我自己的两个犬子……不是,儿子呢?

“陛下,这……”

冯去疾听罢,心里一动,马上含笑说道,“此子性格不太好,生怕是,影响和陛下和大公子的心情……不过,冯开和冯毕两个,虽然才能不怎么,但是,脾气性格,还是相当的温和,不若……”

【是吗?我性格不好?】

冯征听了,心里冷笑一声,【你是怕我抢了你儿子的富贵吧?且,你以为我稀罕?】

【而且,扶苏那样,我伴读个屁啊,他一脑子都是迂腐的儒道文化,到被赐死,都没有悔改,我跟他伴读,那连陪太子读书,都算不上!】

【更关键的是,大秦的富贵,求了没用啊,秦二世即位之后,施行暴政,六国复国,天下大乱,秦都被亡国绝种了,这大秦的富贵,还有什么用?】

咝?

听到冯征这几句心里话之后,嬴政顿时一脸冰霜,心里更是大为吃惊!

扶苏迂腐,忠于儒道,这冯征如此年轻,他怎么会知道的?

而且……扶苏,会被赐死?

不,不可能,朕,岂能赐死吾儿?

而秦二世即位之后,施行暴政,六国复国,大秦竟然被亡国绝种?

这怎么可能?

我大秦,天下无敌,岂能会被六国弄个亡国绝种?

等等!

突然之间,嬴政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猛地大惊。

扶苏……

扶苏若是被赐死,那秦二世,又是何人?

这不对啊……

难道,吾儿扶苏,不是秦二世?

那秦二世,到底又是什么人?

是朕的,哪个儿子?

一时之间,嬴政心里,万分惊诧不解。

他凝眉看向冯征,冯征见状,顿时一愣。

【啥啊?这么看着我干啥?】

冯征心说,【你要信我是个性格顽劣的人,那把我给踢到一旁正好,我就咸鱼个一两年,直接跑路,岂不美哉?】

恩?

听到冯征的心声之后,嬴政心里,更加有了一个坚定的想法。

这小子,绝对不能让他走!

而且,要把他给,牢牢困住!

“陛下……”

看到嬴政的表情,有些脸色铁青,冯去疾心里,顿时一阵乐意。

看来,陛下是信了?

“陛下,臣下这就把他领走,陛下若是喜欢,冯开和冯毕都可……”

“恩?”

嬴政听了,转头看了眼冯去疾,语气凝重浑厚,漠然出声道,“丞相,是要教朕识人吗?”

嗡!

听到嬴政的话,冯去疾顿时头皮一麻,脊背一凉,心里顿时大为惶恐。

他赶紧扑通下跪,忙小心翼翼的说道,“陛下恕罪,陛下恕罪,臣下万死不敢有这个意思,臣下对陛下,唯有万般恭敬,生怕有人,影响了陛下分毫的心情。”

“你若如此,那就闭嘴吧,这不是朝政,朕,还无需你如此进言。”

嬴政扫了眼他,平淡的一席话,却是如平地一声雷一般,威严无比,让冯去疾,心里顿时像是被提吊起来,好生的惊怕。

这就是大秦帝王秦始皇的威严,他可以接受百官的进谏,但是,对于冯去疾这种有想要以下犯上替其做主的举动,自然也会引起他的厌恶。

没有人,能凌驾于秦始皇的头上,也不应该凌驾于秦始皇的头上,干涉他的这些决定。

不过,话虽如此,嬴政对朝廷上的议政,也不是听不进言,只要你说的合理,他自然还是会听从。

“诺,臣下领命,臣下万死,多谢陛下饶恕臣下之罪。”

冯去疾听罢,赶紧磕头谢恩。

“从今天开始,冯征你,就当伴读郎吧。”

“诺,多谢陛下。”

听到秦始皇的话,冯征自然赶紧点头谢恩。

【当就当吧……】

冯征心说,【虽然说伴君如伴虎,可我多小心点,装哑巴,不就好了?】

【而且,这在秦始皇的身旁呆一呆,这冯去疾,那也不能把我怎么样了……】

【不过,这秦始皇马上就要东巡了,扶苏估摸着,也要被贬黜到北方上郡找蒙恬了,我的日子,能有多长?不行,我可得机灵点,不能被扶苏牵连着,直接被秦始皇迁怒,把我给杀了才行……等到秦始皇一走,我也找机会开溜去!】

嚯……

听到冯征这小子的心里话之后,嬴政心里,顿时一阵无语气笑。

这小家伙,表面不显山不露水的,却是在打得一手好算盘。

“好,来,朕,与你们这些大秦的后生们,共饮一杯!”

“多谢陛下!”

刷!

所有的权贵,以及权贵子弟,全都起身,恭恭敬敬的,举起了酒杯。

冯去疾也赶紧举起了酒杯,侧目却是看了眼冯征,嘴角微微一抖,心里也是一阵复杂。

等回到冯府之后,冯去疾就马上让人,把冯征给叫了过来。

“拜见叔叔婶婶。”

“恩,来了?呵呵……”

冯去疾短短一笑,一本正经的说道,“今日找你来,可是有要事要告诉你。”

“请叔父教诲。”

冯征心说,找我干啥?肯定是想要告诉我,在皇宫里,我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吧?

呵呵,你以为我傻啊?

“冯征,你今日被陛下赏识,选为伴读郎,那也是因为,你叔父时常向陛下说起你,因而,陛下才会赏识。”

一旁,冯去疾的夫人周氏,一副臃肿模样,看着冯征,快言快语的说道,“你可不要忘了,这是你叔父,为你挣来的恩典,而要当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啊!”

说着,瞪着冯征,心里却是一阵怨气。

凭什么自己的两个儿子,不能被陛下赏识,偏偏就是这个小子?

这陛下,到底是看重这小子哪一点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大秦:夺笋呐,祖龙偷听我心声!》<<<<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