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拯救废柴宿主计划》人间AI的小说,王子骞,张小满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快穿:拯救废柴宿主计划

作者:人间AI

主角:王子骞,张小满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沙雕+治愈+快穿+搞笑
又名,《在平行世界里社会性死亡一百次》,
又又名,《疯狂社死的胖妹如何面对学霸》,
又又又名,《心理治疗,我能行》。
“你已经死亡,是否完成任务,换取重生的机会... ...”
雪幸回答:“不要!”
世界1:校园、社会性死亡、高能预警、名场面。世界2:精神病院、娱乐圈揭秘、二胎弟弟、练习生出道、热搜。世界3:富二代、闺蜜、哲学思想、出轨。世界4:游戏主播、健身。等多个世界。

第1章 高中生张小满1

雪幸已经在这个名叫张小满的胖女孩身体里,被整整囚禁了整整三天三夜。

她被束缚住手脚绑在一张床上,面前除了黑暗虚空,就是一个白色的屏幕。屏幕不小,有五十寸,上面空无一物,只有一片白色的雪花。

这个张小满的身体实在不怎么样,身高155厘米,体重150斤,比起雪幸之前那副姣好的容貌,削瘦修长的身材差太远了。她们唯一相似的就是都是长发。

雪幸就像个气球被绑在白色床上。

她一直等着,等着眼前的荧光屏给她答案。骤然,荧光屏亮起来,中间出现一行字;

“你已经死亡,是否完成任务,换取重生的机会......”

“不要!”

未等屏幕上的字跳完整,雪幸就大喊拒绝。

雪幸知道自己死了,可她一点也不觉得害怕,反而是解脱。反正,从她有记忆开始,每一天都是活受罪。

她的死是自己选择的,或者说,是被迫选择的。雪幸曾经试图剥离家庭和学院对她的伤害,但却如同幽灵缠身始终无法摆脱。

雪幸的母亲在她出生时就去世了,五岁那年父亲再娶,第二年弟弟降世,她再没有好日子过。从上小学开始,她就每天都要干活和带弟弟,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吃的比猪差。父亲和后妈的全部心思只在供养弟弟。

对此,少年的雪幸无法排解,初一时就患上了抑郁症,曾经整夜失眠,毫无食欲。

读大三时,雪幸的父亲投资的项目暴雷,欠下了一百万的外债。那以后雪幸再没从父母手里要到一分钱过,完全靠着每天打三份工给自己赚学费和生活费。她做过理货员、服务员,卖过奶茶。

而父亲找她只有一件事:要钱。

家里欠债以后,雪幸负担了弟弟的生活费。打三份工都变得捉襟见肘,入不敷出。

有次,她在招聘网站上看见要ktv服务生,给客人倒酒、陪唱歌一晚上能挣下500块钱,等于打30个小时的苦工。

她没有犹豫,立即报名通过选拔,在一家ktv陪客人唱歌到凌晨,两点回宿舍睡觉,六点起床去24小时便利店兼职,九点进学校上课。

谁能想到,这段时光是她生前最后的平静时光。

大三下半学期同学们都懒懒散散。有天她夜里回宿舍,看见两个同班男生还在外面晃荡。

雪幸刻意从后面绕过去,就听见不远处那个叫王子骞的男生说:“找漂亮点的鸡一个晚上要3000块钱。我想找个女朋友。”

时隔不到一周,王子骞就和雪幸表白了。雪幸看着这个高高帅帅的男同学却有着那样龌龊的心思,当场就拒绝。

隔天,雪幸回学校开晨会,一进校门,周围的同学都对她指指点点。一个外班的男生更是问她,“你长得不赖,一晚上多少钱?”

雪幸落荒而逃,进了班级才发现,走廊的墙上,教室的墙上贴满了她给客人倒酒的照片,照片上写着不堪入目的脏话。

是那个表白失败的男同学王子骞干的。

她发疯地想把照片从墙上、桌上撕下来,班里的同学围着她嘻嘻哈哈,嘲笑她。她很害怕,冲开人群逃了出去。

要一个女生社会性死亡很容易,只要造谣,告诉周围人,她是一个“鸡”就行。别人不会去考证这是不是谣言。

不论男女都会围在一起痛骂做“鸡”的女生。其他女生还会表明证明自己是一个清清白白好姑娘,和雪幸这样的“脏鸡”不一样。

雪幸一边痛哭一边跑,泪水模糊了眼前,让她几乎看不清道路。逃到公共汽车站想要回家,这时手机响了一下。

她低头一看短信:“银行转出:6724.3元,余额:0元。”

这是她全部的钱,只够交下个学期的学费和住宿费,生活费还要再挣。

她的卡和密码只有父亲知道。雪幸急忙打电话询问父亲。

手机里只有父亲冰冷冷地话:“这点钱来兴师问罪?你弟弟初三要上培训班......”

雪幸几乎没有力气去反驳父亲的话,紧握手机的手垂下来,她知道自己的人生走到了尽头。

站在顶楼,雪幸紧张万分,谁能想到,就这样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她这一生都在苦苦挣扎着求生,如今已经没有余地了!

她打了一个恶心,自从她得了抑郁症后一紧张就会恶心。

以往她都是背着人偷偷作恶心的,刚才她下意识的想把干呕化作咳嗽。可是,最后一次了,让她肆无忌惮地恶心吧。

肆无忌惮地恶心这个世界!

没有父母的爱,没有朋友。什么都没有,就这样结束这一切!干干净净!

雪幸往前跨了一大步,坠进虚空。

可是,雪幸并未归于黑暗,她的意识尚在,居然穿进了一个长得很普通的胖妹妹身体里。在雪幸眼里,胖妹妹的身体很臃肿,嗓音也难听。

虽然她活着的时候美丽窈窕,从不愿意对其他女生进行身体羞辱,但150斤才一米五十五的女孩实在太胖了。

她之前想从床上挣扎着起来,却感觉自己弹性很好,就是个小皮球。

听到她斩钉截铁地说:“不要。”

屏幕黑了,随后跳出一行话;“你出生的这天,我感觉很幸福。”

雪幸瞪着张小满那双被脂肪堆积,而挤得很小的眼睛,并不明白没头没尾的这是什么,只见屏幕上慢悠悠飘下一片雪花,随后两片、三片,直到雪花覆盖满整个屏幕。

屏幕里出现了一个雪夜,慢慢走进镜头的一个女人,是雪幸的母亲。天黑雪滑下班回家,怀孕的她走的很小心。

突然,雪幸的母亲被一辆酒后驾驶,开得歪歪斜斜地小轿车迎面撞倒了。

醉酒后脚步虚浮的男司机发现四下无人,慌忙逃窜,开车远远的肇事逃逸。

雪幸的母亲在地上爬行,苦苦挣扎,身下的血拖了一地,雪水混着血水,冰冷凄惨,鲜红刺眼。

“......不论是谁,救救我......”她的母亲哀嚎着,四周寂静无声,只有雪花飘落。逐渐地,她支撑不住,只剩下喃喃:“如果真的有神......如果神能听见我,只要......救救我的孩子......”

如此艰难痛苦中,母亲生下了孩子,望着臂弯中的孩子,她对着女儿轻声说:“你出生的这天,我感觉很幸福。”

有人发现了雪地中的死去的母亲和女婴。急救人员赶来,她们抱出了死去母亲怀中还在熟睡的女婴。

雪幸的全名叫林雪幸,从小她就不喜欢这个名字,因为听起来像隔壁国家的名字风格。小时候因为雪幸这个名字,总被小朋友嘲笑。直到今天,她才明白自己名字的涵义。

雪中的幸福。

被所有人抛弃了,她以为自己的心不会再痛苦,却浑身震颤到发抖,从呜呜咽咽的抽泣到嚎啕大哭。

原来这个世界上,曾经有人那么强烈深沉的爱过自己。

“你出生的这天,我感觉很幸福。”

屏幕无声的黯淡又亮起,只见上面跳出一行字:“你出生的那天,神也很高兴。”

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还以屏幕和系统的模样出现在世人眼前。

“你是神?既然这世界上有神,为什么我要遭受那么多不公?人在作恶的时候,你为什么从不出现?”雪幸由悲伤瞬间转为愤怒,质问眼前的屏幕。

屏幕本就是无声的,只会在上面跳字,根本不会理睬她的愤怒。

雪幸怀疑,她面对的一切不是神。屏幕不是神,只是神设置好的程序。当雪幸不同意成为张小满,那屏幕就会根据程序播放曾经存在于世界的某个画面,唤起她的求生欲。

半晌之后,屏幕上有跳出一行完整的黑字;“你已经死亡,是否完成任务,换取重生的机会。如果二次拒绝,你就会彻底死亡,魂飞魄散。”

雪幸颤巍巍地长出一口气。

“我接受。”

她的生命是母亲哀求神,用她的命换的,她是那么爱自己。她不愿意轻易放弃了。

雪幸不在乎自己会在别的世界遇到什么,也不在乎神会给她挖坑,反正她活着的这些年,每天都是咬牙往前挪。

在黑暗中走钢索一样的恐惧,不知道何时才会结束。

在她接受的瞬间,屏幕上就出现一大段话,好像早就准备好,迫不及待等着她同意后马上就发。

要求:

“1、进入到小说的世界中,让男主之一爱上你,并且你也爱上男主之一。”

“2、在小说的世界中,社会性死亡一百次。”

雪幸看到第二点要求,心里往下一沉。

被王子骞害得自己社会性死亡一次,已经够可怕的,居然还要社会性死亡一百次。这是嫌她之前死的不够惨,在那里玩自己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快穿:拯救废柴宿主计划》<<<<

第2章 高中生张小满2

“双男主:利希禹和诸赫。均为张小满的高三同班同学。”

“利希禹为白清市第一高中学霸,身高181cm,体重65kg,天蝎座,血型A,年龄18岁。”

“诸赫为白清市第一高中校霸,身高183cm,体重68kg,狮子座,血型O,年龄18岁。”

张小满身高155cm,体重75kg,他们三个还是同班同学。这身高、体重,张小满和利希禹、诸赫摆在一起根本就是公开处刑!

随后同时跳出了利希禹、诸赫两人的照片,都穿着类似小西装的衣服,是校服的一种。

一个学校能有礼服校服,说明第一高中的校服不止一套,还有运动服校服,春秋冬三季校服。

只一眼就能知道,他们真的腰一下都是腿,两个人都是长腿帅哥。

利希禹的照片看上去清俊冷清,平视镜头,表情严肃。校服和校裤都是笔挺,可见其性格也是一丝不苟,做什么都认真。

而诸赫对着镜头有点微微侧头,眼睛也看上去更为细长,桀骜不羁。外套没有扣上,直接露出里面的不平整的衬衫。

“你有没有搞错啊?给我这样的身材和长相,让我去攻略两个都像是漫画里走出的美少年?”雪幸被气笑了。

如果给她以前那副好看的身体让她重新回到十六、七岁,姑且可以一战。现在,就张小满这身材长相,这是在搞什么?

在她原来的世界,男人都是颜狗,到这里又能好到哪里去?

屏幕根本不理她,只一个劲出字;

“故事发生地区:J国白清市,只存在于平行世界的虚构小说。”

“本篇偏向玛丽苏小说,女主张小满比较其他人,更能得到双男主的相遇的机会和好感。”

“利希禹和诸赫曾经是一起长大的好朋友。五岁时,利希禹的父母离异,母亲远赴国外,几乎不回来。”

“诸赫十五岁时,父母突然离异。半年后,利希禹的父亲利涵宇迎娶了诸赫的母亲姜芸,导致利希禹和诸赫友情破裂。诸赫因此和利希禹反目成仇,处处针对这位儿时好友利希禹。而利希禹一直因为愧疚而隐忍。”

雪幸明白了,校霸诸赫一直欺负学霸利希禹,但是学霸一直默默忍受。

为什么学霸、校霸莫名有种cp感,貌似可以嗑cp啊?想想吧,清冷美少年学霸默默忍受,眼睛红红却很倔强,而校霸那个带着坏小子神情的酷哥凝视着他。

雪幸赶紧摇摇头,驱散心里这奇奇怪怪的念头。

都说胖胖的妹子会比较乐观,难道因为身材的缘故,她换了一副身躯,性格也有一点变化了?

雪幸自己的身体因为有抑郁症,所以非常厌食,吃不下饭去,搞得身体很瘦弱,加上常年打工劳累,让她的身体越发纤弱。一米六十五的她,只有83斤,是偶像剧女演员的身材。

“如今,他们就读同一个班级,关系却丝毫没有好转。”

“张小满喜欢恐怖小说,经常放学就一头钻进恐怖小说书店里看书。一次在书店里遇见了利希禹,没想到他也喜欢恐怖小说,是同好。高冷的利希禹为了和她抢同一本恐怖小说,活生生打起来。张小满靠着体重扑倒了利希禹,成功抢到了书逃跑,留下磕破手肘的利希禹。”

“慌忙出逃时,张小满又撞倒在街上逃跑的诸赫。诸赫作为校霸为了保护同学,正被一群混混追打,慌忙中和张小满猛烈撞击在一起,一时倒地没起来,被来寻衅滋事的小混混们团团围住。已经逃跑的张小满想着同班同学遇到了危险,去而复返,按下了手机中的报警铃声,成功哄骗了小混混,驱离了他们。”

“第二天......”

没想到剧情会是这样子,雪幸目瞪狗呆,等了半天第二天怎么样了。

结果许久屏幕里只有那一行黑色的字体,第二天。

“第二天怎么了?你倒是出来啊?”

“目前剧情只到这里,余下需要你来填补。”

半晌,屏幕上才出现这样的话语。

原来居然是一本烂尾小说,连烂尾都算不上,只是开了一个头。要在她们那个世界里面小说搞成这样要被读者骂死,如果有读者的话,作者一定会被骂:“太监!”

果不其然,屏幕上又有:“本系统会在关键时刻提醒你,让你不过于跳脱出大纲。”

雪幸原本以为自己会是宿主之类,但准确的说,她是这本玛丽苏小说的参与者,是一整个主创人员,而且必须按照屏幕给出的框架继续往下创作。

目前,雪幸知道的大致框架,让双男主之一爱上她,并且她要不断的社死。

举例子说明,等于现在只有一个大纲、人设和开头三万字,并且屏幕系统会在一边监督她,不许她超出大纲。

接收完剧情信息,雪幸就感觉到眼前一阵刺眼的白光,她“刷”的睁开眼,几乎是与此同时,头顶上响起一声暴喝。

“张小满,你怎么又在课堂上睡觉!”

雪幸条件反射似得弹起来,还来不及埋怨为什么不打招呼,就把她踢进这个世界。

她发现自己的嘴角亮晶晶,有一丝像线一样的东西挂在她嘴角。

是口水!

张小满上课睡觉,姿势不好,嘴巴半张着,睡着有口水从嘴里落下。此刻在九月底温暖明亮的阳光下,那一丝长长的口水被照射的闪闪发光。

雪幸猛地站起来,口水拖了老长,极为富有黏性的拖延到课桌的课本上。课本上已经湿了一大片。

班上众人回头望见,都一个个哄堂大笑。有个离得近的女同学差点笑得从椅子上摔下来。

雪幸在哄笑声中,尴尬的拳头都硬了,头皮直发麻。

中年女老师离得她很近,叹了一口气,道:“转学来一中已经快一个月了吧,怎么还不适应这里的教学氛围。”

张小满居然还是转校生,怎么之前提都不提。

雪幸刚想找系统屏幕兴师问罪,结果,屏幕立马出现在她眼前,上面出现了:“社会性死亡一次。”

原来这就是社会性死亡一百次中的第一次。如果是这种程度的社死,还不算太糟糕。

虽然尴尬,却没有恶意。之前,雪幸的人生充满了恶意。

女老师推了推眼镜,从雪幸边上走回讲台后,“张小满,下一道题目你回答,选什么?”

雪幸四下望望,这节是英语课,边上一个同学的课本上写了一个F,她下意识的说选:“F”。

又是一阵同学们的狂笑。

老师在笑声中无奈,道:“ABCD,一共四个选项,你选F?”

雪幸不由得脚趾蜷缩起来,尴尬的在地上为自己抠出了一座梦幻芭比城堡。

屏幕又出现,“社会性死亡一次。”

她每社死一次,屏幕就会自动跳一次。同学们没有反映,可见这个屏幕只能自己看见。

老师宽容的让张小满坐下,她颤颤巍巍地坐下。张小满的身体太重,太鼓胀,让雪幸很不习惯。

吸了口气忍不住看一眼周围,同学们笑过她以后就结束了,没有谁表现出太多恶意,这让她松了口气。

环顾四周,只有两个人不受到刚才的影响。

一个是坐在最后一排的男生,他正趴着睡觉,看不见脸,好像方才也没能吵醒他。他的头发呈棕色,在一色黑头发的同学中很扎眼。

另一个,只一眼便能看出他是谁。

他便是利希禹,像是ps上去的。周围的人群是嬉闹还是安静,都和他无关。他孤独的就像是p上去的。他的美貌也像是被ps过的一样。

雪幸忍不住盯着这个挺拔又清瘦的侧影入了神。

或许,是她凝视的太过长久被人察觉,利希禹抬头,回看了她一眼。

金秋的阳光打在他完美的脸上,衬托出闪烁微光的白皙肌肤,透着雕像般的冷峻。他有着乌黑深邃的眼眸,高挺的鼻梁,绝美的嘴唇,堪称奇迹般的美好容颜。

利希禹只是冷冷清清地瞥了她一眼,又把目光收敛回书本上,反应非常漠然。

按照剧情,昨天他们在书店里抢书,不小心撞倒了一排排的书架。张小满意外摔倒,使用泰山压顶大法,完全压制了利希禹才抢走了书。也不知道利希禹最后是怎么善后的,书店老板是不是让他赔偿了?

利希禹的手上还贴着创口贴,胳膊肘还绑着绷带,雪幸心里居然隐隐有些愧疚。

昨天才打架到不可收拾,今天不应该反应这么冷淡,起码要有一个愤怒的眼神才对吧。要不一会下课问问,系统屏幕应该也支持自己多多接触男主利希禹。

她对于这个世界和张小满的了解实在太少了。但是在上英语课不能太出格,她在张小满的桌肚中的书包里翻着。

翻到一张成绩单,是上个月,月考的五门课的成绩单,她所有功课都是勉强及格,排名第二十四名。

第二十四名,这个成绩应该还行吧。

等等,张小满坐在第几排来着?

她坐在第四排,班里一共有六排,四行,意味着高三(2)班......

班上一共才二十四名学生!

她居然是最后一名!

虚拟世界的一中果然依旧是全市最好的高中了,就连班上最后一名也能门门都及格。

雪幸只能带着怨气,翻着白眼这样想。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快穿:拯救废柴宿主计划》<<<<

第3章 高中生张小满3

系统屏幕是什么坑爹玩意啊,是个胖妞就算了,脑子怎么也不好使,考最后一名。

张小满没有好颜值,还是一个学渣,她要靠什么吸引男主们啊。

这玛丽苏女主怎么和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啊!

玛丽苏女主不应该拥有绝世美貌,长着七彩斑斓的头发,紫色的瞳孔,流着五颜六色的眼泪,含着金汤匙出生。还没生出来就拥有万亿身价吗?

怎么会是这样?

见鬼!

难怪写不下了,烂尾了找她续下去。

死撑活挨,终于等到了下课音乐响起,雪幸刚想站起来去找学霸利希禹,一道阴影挡住了她。

诸赫一脸不善,厉声道,“喂,我的项链!”

他的头发呈棕色,原来就是上课睡觉的学生。老师都不叫他起来,可见老师知道他的恶名,大概已经打算放弃他了。

“什么项链?”

“你失忆了吗?”校霸一声吼,班里抖三抖。

边上的同学都害怕的推推搡搡跑出去了。

雪幸紧张的左顾右盼,悄声道:“系统啊,屏幕啊,来点提示啊。”

校霸诸赫气势惊人地嚷道:“你给我大声点!”

屏幕出现:“昨天你在街上撞倒了诸赫,导致诸赫的项链缠到了张小满的秋季校服扣子上,被扯断。诸赫的项链绕在扣子上被张小满带走,目前已断的项链在家中。”

“提示:如果归还诸赫断掉的项链,他会更生气,严重影响你们的好感度。建议修好再还。”

原来如此。

雪幸挺直了身子,小肚子瞬间弹出来,诸赫急忙后退。

她不慌不忙,不卑不亢,吱声:“在家里,明天带给你。”

“不要忘记。”他不耐烦地丢下一句话。

雪幸看着他,他人真的很高,酷帅是真的,嚣张跋扈也是真的。他有一对细长桃花眼,嘴角向上显得骄傲,鼻梁高挺,下颌有些尖。转身离去的时候走路还带风。

诸赫走了,利希禹早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利希禹太冷漠,并且不待见她;诸赫像个小混混,还找她麻烦。

真是。

逆风开局。

大逆风烂开局。

雪幸拐过楼梯口,想要熟悉熟悉这个虚拟又平行世界中的学校环境,发现原本跑没影子的学霸利希禹,被人堵在偏僻人少的楼梯间。

堵住他的是两个女同学,其中一个脸色羞红低着头,双手却高高举着一个精美的礼物盒子。低眉颔首,礼物举到眉间,颇有点举案齐眉的意思。

只听她含着羞,含着欣喜,道:“今天是我的十八岁生日,我想送礼物给你。”

那声音好听的如黄莺出谷,那白皙的小脸好看的如荷花一样。

情敌出没!

雪幸心里一惊。

她早该想到的,利希禹是学霸,又是帅哥,喜欢他的女生肯定是一堆一堆排着队的,怎么可能轮到自己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呢?

雪幸在心里啐了自己一口,怎么能说自己是癞蛤蟆呢?就算自己是母癞蛤蟆,她也得把双男主变成公癞蛤蟆。

J国的白清市有女生满十八岁,会向自己喜欢的男生表白的传统。算是为自己的成年准备的新开始。

学校在这方面说不上反对也谈不上支持,从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她找了个墙角,准备偷听偷看,期望厚实的墙角可以挡住她超重肥大的身躯。

漂亮女生的话出口许久,学霸利希禹都没有反应。

雪幸这个角度只能看见他的修长好看的背影,和女生羞红的额头。

“希禹?”女生带着疑惑问道。

不料,学霸利希禹冷淡开口,“希禹什么希禹?我全名叫利希禹,你和我很熟吗?只叫我名字?”

这气势汹汹的架势,一点不输校霸。

女生被他的话噎住,后退了半步,像是不敢相信,大大的眼睛里写满了委屈,真是我见犹怜。

她这个长相和反应才像言情小说里的女主啊。雪幸在墙角赞叹的点点头。

学霸利希禹凝视了她手中的礼物几秒钟,女生的手逐渐放下,变得颤抖。

不知道里面的礼物是什么,但光看包装就知道女生很用心。

金色的纸箔严实包裹着一个四方四正的盒子,包装纸外裹着粉色的绸缎带子,带子被完美的系成一个蝴蝶结,十字交叉的带子上还别着一支红色的玫瑰。玫瑰开得正热烈。

这个美丽的女生昨晚一定怀揣着甜蜜和幸福,一遍遍的整理礼物和包装。也许,把礼物整晚放在床头,也许,紧张的一晚没睡。

利希禹不咸不淡地说:“礼物花了不少心思和时间。”乍一听,像是夸奖对面的女孩子很用心。

他面前的女生听闻此话,顿时觉得一切都峰回路转。

谁料,利希禹话锋一转,语气凌厉起来,“有那个闲功夫,不知道多背几个单词?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浪费时间。都高三了!还不知道要好好努力学习?”

说完,学霸利希禹头也不回的迅速走下楼。

漂亮女生的表情,说被五雷轰顶了都不为过。

雪幸替人尴尬的毛病又犯了,恨不得自己也找个洞赶紧钻下去。

难顶!

两个男主都很难搞。

上课铃声响起,是一段跟温柔的音乐。下课铃之前听过,是一段很活泼的音乐,不是雪幸以前学校那种老式刺耳的铃声。

又三节课后,终于到了午餐时间。雪幸从包里摸出了饭卡准备去食堂吃饭。

这个学校吃饭的食堂比较像大学食堂,有两个窗口,学生们依次排队从窗口前端菜。菜的品种很多,而且每一盘菜都有白清市的教育部门补贴,卖给学生很便宜。

雪幸排在队伍最后面等待买饭,看着前面的同学买了牙签肉、盐酥鸡、口水蛙,那香喷喷的味道,和每个同学脸上的笑容。

骤然,雪幸喉头打哽,脸色也变了。

那个恶魔又来了。

名为抑郁症的恶魔。

雪幸上了四节课,其实已经很饿了。抑郁症引起的厌食症就是这样,胃里饿的犹如饥饿的火焰在熊熊燃烧,可是食物到了眼前,再好吃的,再想吃的食物到了眼前,只剩下恶心。

雪幸以为自己换了身体,换了世界,能躲过“恶魔”,但是从她看见食物反胃开始,她就明白自己还是没能躲过那个“恶魔”。

她饿极了,真的好饿,饿的想哭,却还是看见菜想吐。

那种绝望,非亲身经历者不能感受。

在她死前的那个世界,没有人知道她的痛苦。

她在大学里舍不得买饭吃,偷偷带一点馒头、大饼躲到边上去吃。吃饭变成了受刑,只能每顿鼓励自己拼命吞咽下去。

而在家里,她做完饭就扒一点菜,端着小碗去厨房吃饭。家里的桌子是给爸爸、后妈和弟弟用的。

如果她上桌吃饭,爸爸就会不停的数落她。继母和弟弟在边上挖苦嘲讽。这是他们一家的固定节目。

穿成张小满以后,雪幸自然不用受这个苦。学校的饭卡是张小满爸妈给充好的,每个月都非常充足的。电子钱包里,每个月都有两千块钱零用钱,远远超出一个高中生应该有得零用钱。

这笔钱,每个月不会多下来,因为张小满会全部把它吃掉。

胖子大多数都是吃出来的,尤其是张小满这种超重体形。这些不是肉,是爸爸妈妈爱女儿的幸福肥。

雪幸转身出了食堂,去边上的小卖部买点东西,打算一会躲起来偷偷吃,不让同学们看到她对着食物打恶心想吐。

小卖部里琳琅满目,她犹豫着。最后买了一小桶方便面泡了开水,毕竟已经节约习惯了。

抱着一小桶泡面上了高三(2)班教室,发觉有些同学已经吃完,正在里面嬉笑打闹。她想另找一个地方,躲起来吃饭。

这时屏幕出现:“利希禹正在顶楼天台午休,建议去那里。”

果然和雪幸想的一样,这个故事是有大纲的,剧情走到中午,大纲的主线就来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快穿:拯救废柴宿主计划》<<<<

第4章 高中生张小满

她不太想试探大纲的底线在哪里,或者违反大纲去搞第三个男主。她有抑郁症,性格就不是惹事生非的那种。

像是发现她的犹疑,屏幕又出现:“顶楼天台是中午学校人最少的场所。”

于她的身体,于剧情需要,她都必须去人少的地方。

雪幸转身上天台,万万没想到六层楼一口气爬上去,吃力的离谱。这张小满的身体素质居然还不如以前削瘦的自己。

她上了天台,费力的喘息,累的和吐舌头的狗一样。

顶楼天台有唯一的木头凳子,利希禹修长的身体正平躺在上面休息,占满整条长凳子。

听到了粗重的喘气和重重的脚步声,利希禹疲惫的睁开眼睛,长睫毛如羽扇翕动,发现同班的张小满局正促不安地抱着泡面桶站在楼梯口。

他没有犹豫,立即从长凳上爬起来,坐到一端,把一大半椅子让给了张小满。

雪幸对他的印象瞬间改观。

之前利希禹严词拒绝对他告白女生。雪幸觉得攻略他希望不大。

但是,他昨天因自己受伤遭殃,还能自发自觉的让座,可见人虽然冷酷无情,但是很有教养,人品不错。

利希禹昨天被张小满撞倒,她逃跑了,自己却留下来收拾惨剧。

老板要不是看他们都是高中生,否则早就报警抓他们了。

饶是如此,利希禹昨天在书店把倒了的架子扶起,把掉落的书摆回原位,一个人辛苦整理到下半夜。外加,给受害老板道歉一刻钟。

他受了伤,不但因为被张小满撞击倒地,伤了胳膊肘,还因为被新书纸张划破了手。

雪幸走到利希禹跟前,想要郑重道歉,但阳光下的利希禹美好的宛如透明,美得亦幻亦真。她一瞬间被美色击中,不知道说什么好。

“那个,这个......”她低头看着自己的大象腿,埋怨起自己。

“对不起,昨天的事情真的对不起。”雪幸深深鞠躬,非常带有诚意地道歉。

利希禹抬起沉重地眼皮,看着眼前的“大皮球”对着自己鞠躬。他实在太累了,就“嗯”了一声,算是接受了道歉。

雪幸抱着泡面桶,在他右侧的木质长凳上,小心翼翼地坐下。

尽管她已经很“轻手轻脚”的坐下。

但利希禹还是感觉到身下的长凳有力量的一震,闻到很重的五香牛肉味泡面。他不由得往左边挪去,坐在长凳最左侧的边缘。

雪幸望着利希禹腹诽,啊,他这种性格的人昨天是怎么会和自己打起来的?

望着利希禹头一点一点,明显又睡着了,雪幸从牙缝里挤出字眼,悄声道:“屏幕,我想看昨天和他打架的具体内容。”

屏幕有问必答地亮起,开始播放昨日的画面。雪幸端着泡面,一边吃一边津津有味地看“剧”。

昨日的剧情转移了雪幸的注意力,她的反胃没有那么严重。

昨天晚上放学后,他们在书店巧遇,看中了同一本书,齐齐动手拿住了书本。由于他们两人谁都不肯放手,争夺中书架震动,但是不至于到要倒掉的水平。

最高处的书受到底下的抖动,带来的晃动最为强烈,所以张小满头顶上一本之前客人没有插好的书,将要落下。

张小满没有看见自己头顶上将来的危险,但是边上的利希禹看见了,立即伸右手去挡。

张小满见利希禹对她出手,又听闻学霸利希禹一向冷酷无情,以为他要揍自己,哪里肯吃这个亏。

张小满合身用足力道,向利希禹扑去。毫无准备的利希禹被她扑住,后背重重撞向身后的书架。

由于书店为了多放书架,多摆下书籍,书架和书架之间的距离过近。导致利希禹后背撞倒一个书架,后面的书架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一个挨着一个倒下。

雪幸吃着泡面,看着书架排山倒海似得倒成一边,心里一阵卧槽,嗤笑出声。

她嘴巴里弯弯曲曲的泡面,顺着她出气的鼻孔出来,挂在了她的鼻孔里。

一条长长的泡面,一半挂在她鼻孔外的嘴巴上,一半在她吸气的鼻孔里。

“啊,好辣,鼻孔好辣啊!”

边上的女生一直叽里咕噜,吵到了他,利希禹不满的睁开眼,却看见如此震惊的一幕:

一个鼻孔里长出五香牛肉味泡面的胖女生,坐在他右边,正打算挖鼻孔。

“啊!”利希禹往左侧缩去,“你,你,你把它拉出来。不是,你把它扯出来。”

一向冷漠的利希禹手舞足蹈,指挥着还在哀嚎,鼻孔好辣的张小满。

张小满出面条的鼻孔是左边,所以她用右手大拇指摁住右边鼻孔,想靠着擤鼻涕一样出气,把面条擤出来。

“啊,不要。啊。你转过去啊。”利希禹悲惨的捂上自己的眼睛。他有点洁癖,实在无法忍受这种刺激性极强的画面。

张小满猛然起身,想要离开利希禹,背过身去处理挂在她鼻孔上的泡面。

利希禹坐在左侧最边缘,比他重多了的张小满骤然起身,木长凳失去了平衡,重心全部倒向利希禹那边。

凳子一侧的利希禹一头栽倒在地。

很多时候,人生就是这样一张长凳,上面不是杯具就是餐具。

他昨天摔倒伤了右手肘,今天摔倒伤了左手肘。

雪幸心里实在愧疚,也顾不上辣鼻孔的泡面,急忙跨两步过去,想要扶起摔倒的利希禹。手中的泡面本就没有端稳,随着她的动作,一半洋洋洒洒泼出去,尽数甩在利希禹干净整洁的校服和校裤上。

张小满鼻孔里的泡面也不合时宜地,安然落下,掉在她校服前衣襟上。

“你别过来!”利希禹不顾形象,已经完全没有形象了,连滚带爬,从雪幸面前逃走。

雪幸看着他踉踉跄跄跑到楼梯口,担心他会摔倒。谁知逼近楼梯口,要下楼时,利希禹突然强行板正了身子,迈着一如从前,冷冽、端正的步伐,强撑着下了楼。

屏幕如约而至,上写:“社会性死亡一次。”

一阵冷风吹过,雪幸只觉得自己的左鼻孔有些许凉意。她嘴角抽动,道:“已经这么惨了,社死能算两次吗?”

“没有权限。”屏幕上闪动的字如此冷酷无情。

下午引起了一阵不小轰动,从上小学开始就不论刮风下雪,寒暑晴雨,即使发烧到四十度,都从不迟到早退的学霸利希禹,居然请假了。

甚至连老师都没有见到突然“生病”的利希禹,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偷偷溜进班主任办公室,留下请假条,然后消失不见。

雪幸心里更愧疚了,任务不任务的另说,昨天误会他要揍自己,所以害他遭殃。今天想和他道歉,最后居然搞成这样。

她发誓要好好补偿利希禹。

终于煎熬到了放学,才一出校门,正想着怎么回去,屏幕也没有告诉她。

就见,张小满的父亲张强开车来接女儿放学。

都高中了还要爸爸放学接回家,这种事情雪幸以前想都不敢去想。

上了张强的小轿车,雪幸觉得自己对张小满的父母了解不多,这一天下来事情是一桩接着一桩,她没功夫了解。

从一中到家,车上要半个小时多,后排的雪幸低声唤屏幕,赶紧给她补一下张小满父母的信息。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快穿:拯救废柴宿主计划》<<<<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